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朝阳神秘太岁秘藏“龙城风水局”

朝阳神秘太岁秘藏“龙城风水局”

发布时间:2017-06-01    阅读:1877

文章摘自某微信平台,在此向本 文作者致谢

近日,朝阳市北塔博物馆与朝阳市太岁文化研究会合作,将张玖忠等人收藏的珍稀太岁向广大市民做公益性展出,这是自2001年 起,朝阳普及、宣传、拓展太岁文化的一个高潮,也将长久以来鲜为人知的“三燕隐秘”公诸于众:慕容慧眼识“风水”,千年龙城“太岁”出!


                              正文:

    

1朝阳屡出太岁耐人寻味


太岁古称“视肉”、“聚肉”、“肉灵芝”,据传,尧、舜、禹等上古诸帝皆食用过,有一种说法称,秦始皇派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赴海外仙山所寻的“长生不老药”,就包括太岁。关于太岁的药用功效,在《山海经》、《抱朴子》、《本草纲目》 、《神农百草经》等典籍中多有记载;诸如“太岁头上动土”等传说、掌故、奇闻,在民间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2017年5月展于朝阳北塔博物馆,由张玖忠收藏的太岁(张松摄)


现代科学发现,太岁是介于原生物与真菌之间的一种大型粘细菌复合体,生物专家称它为“盲支”,处于生 命演化的一个岔道口上:往左,会发展到植物界;往右,会发展到动物界;原地不动,就会变成像蘑菇灵芝一样的真菌类,为自然界中非植物、非动物和非菌类的第四种生命形式。太岁,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古生物活体标本,是人类和一切动植物的祖先,它产生 的年代可以上溯到距今五亿两千万年前地质年代的寒武纪,对探索生命起源及生物进化史的寻根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因稀少罕见,任何一地出太岁,都是新闻,若某地接连不断屡出太岁,就更加耐人寻味 了。十几年来,在三燕王朝腹地的朝阳、北票地区特别是三燕国都龙城(今朝阳老城区),仅公开报道为世人所知的出土太岁,就不下十例,这仅仅是巧合吗?这千年龙城之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神秘玄机呢?


由朝阳凤凰山俯瞰“龙城风水”(资料片)

              

2龙城为何称为“福德之地”?


国内地名千奇百怪,但以“龙城”自居者却鲜寡罕有。“龙城”者,必是山川形胜地,自古帝王都,若无此背景,却窃号龙城大名,在礼法森严的古代封建社会便是大不敬,是 自不量力的狂妄!

如今国内享有“龙城”尊号的城市有五家:甘肃的天水、山东的诸城、江苏的常州、广西的柳州、山西的太原,这些城市确是藏龙卧虎之地,但“龙城”只是它们的别号,在传世的历史典籍里,在 中国古代的行政区域图中,真正标有“龙城”字样的城市其实只有一家:今天的辽宁朝阳市。


朝阳北塔,前身为北魏冯太后所修的“思燕浮屠”,这一带地下屡出太岁(张松摄)


关于龙城的修建,在《晋书》及《十六国春秋辑补》中 有这样的记载:“晋咸康七年(公元341年),燕太祖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龙城之西,所谓福德之地也。使阳裕、唐柱等,可营制规模,筑龙城。”第二年,即咸康八年(公元342年),慕容皝将都城由棘城(今北票章吉营子三官村)迁往龙城,今日朝阳的城市历史由此 奠定。那么,慕容皝为何选择龙城为国都?他所说的“福德之地”,又该如何释义呢?

无独有偶,据传当年拥有神奇法力、可洞悉古今的西域高僧佛图澄也曾告诫后赵皇帝石虎,明言慕容皝所建燕国乃“福德之国, 未可伐”,石虎不听,惨遭大败。


燕太祖慕容皝称龙城乃“福德之地”,话中蕴含无限玄妙(资料片)


按常理,称人为“福德之人”易于理解,代指某 人品行端正、积德行善之意,但称某地为“福德之地”,便未免抽象了,是指此地富饶多产,还是山川秀丽呢?由古人对龙城山水的生动描述,或许能探明原委。

在出土于今朝阳市北部的唐调露(唐高宗年号) 元年的《韩相墓志》中,是这样描述千年前的龙城风貌的:“东瞻狼水,北敞凤阳;前距黄龙,傍□(此字残缺,不详)翠陆”。文中所提的“狼水”,乃今辽西大凌河。

出土于朝阳市南郊的唐龙朔(唐高宗年号) 元年的《孙道墓志》,对龙城山川更是不吝溢美之词:“东拒龙岭,慕丹霞而绚绮;西连龙岫,接翠黛而浮烟。”墓志中所说的“龙岭”,即今朝阳凤凰山,古称“龙山”。

出土于朝阳的长寿(武周年号)二 年《骆英墓志》中亦云:“东临峻阜,望龙首以贯云;西眺平岗,睹鸡鸣而并雾。背长城而镇其后,百雉之扈弥存;面狼水以涌其前,万丈之波不绝”。

民国《朝阳县志》卷4《疆域》谓朝阳“南襟渤海,北 带流沙,西倚建凌,东通辽沈。山则凤凰、麒麟、古槐、云蒙、青鸾、和龙重捍于近遥;水则大凌、小凌、老河、潢河、牤牛、水獭叠环乎前后”。


三燕龙城(今朝阳老城区)城门遗址,秘藏神奇风水局(张松摄)


据朝阳学者陈守义分析,这些词采烂漫的描述背后,展现的是一幅生机盎然、聚纳天地精华的龙城风水图! 为此,陈守义做了如下阐述:

古代城市建设通常以山川形胜、物产丰饶、交通便宜等“地利”为硬件要求,但在具体实践中,影响早期王城法式及汉魏以来都城模式的根本因素,往往来自阴阳休咎(休咎指吉凶善 恶)的文化理念与宗法伦理的礼制思想。古代以卜宅、占墓、相地为主要内容的风水术发端于商周以前,成熟于两晋。《周礼·夏官》有“土方氏”,专司“以土地相宅而建邦国都鄙(都鄙指周代公卿、大夫、王族的采邑、封地)”。相宅,讲求地形匹配和数理协调。 按照这样的标准衡量,龙城的自然环境极具典型性。现存史料中,最早注意到这一点的是《塔子沟纪略》:“三座塔在土默特贝子旗境内,即契丹柳城、兴中府,左披凤凰山,右披狼山,前履大凌河,纡迥相向,自西南而趋于东北,山环水绕,于平原之中筑土为城。” 所谓墉山而城,堑川而池,属于难得一见的形势款式。

传统的形势之法有必备的五大要素,即龙、砂、水、穴、向,是为“五常”,“吉地”要求龙真、砂秀、水抱、穴的、向吉。龙城四面环山,众水拥护,城 东有凤凰山,雄浑浩荡,郁郁苍苍;城西越过狼山有大青山,绵延数百里,镇峰高耸,不可一世。狼山尤为重要,这座不起眼的小山,正是所谓的“乾冈”,决定了王宫的基本位置。山峦既是关防屏蔽,在传统五行匹配的宇宙体系里,更是龙兴文脉。


朝阳凤凰山景致,古称“龙山”(张松摄)


“天之四灵,以正四方,王者制宫阙殿阁取法焉”,所谓四灵,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已成为三燕时 期广泛流行的表现题材。龙城的环境设置也深受这种观念支配,推测“龙山”就是当时留下的一个印记,其他失传的三面灵山,依次应为白虎、朱雀、玄武,山名应分别有“虎”、“凤”、“龟”的字样。也就是说,除龙山,即今朝阳凤凰山外,在古龙城(今朝阳市) 的西、北、南三个方位,还应有虎山、凤山、龟山等三座灵山,环围住位于中心的吉瑞福地。

龙城的水资源十分丰富。据旧志记载,除大凌河而外,龙城周边还有大小河流若干,川流环抱,清流潺湲(yuán,水 流声),现已干涸。大凌河“为一邑风水之冠”,水道自南而北,至龙山脚下屈曲回顾,流经城东恰成一“S”形,两岸如两仪,冲阳和阴,龙水相配,正是山水凝结、内敛围合的龙脉止聚之所,完全符合诸吉齐备的风水格局。


朝阳凤凰山云接寺,也称“中寺”(张松摄)


按上述记载与分析,再思龙城太岁成因之谜,颇有启示。目前对太岁生成环境的解释尚无明确说法,只笼统 而知,太岁对地域环境、土壤成分等方面要求较高,野生太岁一般生长在海拔较高的地方,有三个不喜欢:不喜欢高温、不喜欢糖、不喜欢很多的细菌。以此标准,平原低洼之地、高温湿热之地、土壤含糖量高之地以及周边自然环境复杂、脏污之地,太岁均难生成,而 像慕容皝选定的龙城山水,诸般条件均与太岁所需相符,自然成为太岁的家园,也必是人类繁衍生息的乐土,这或许就是史书中指称龙城乃“福德之地”的不宣之秘吧。


玄机重重的朝阳太岁,内含一段横亘千年的龙城隐秘(张松摄)

          

3慕容精通堪舆术  三燕盛产“阴阳 家”


朝阳地下频频现身的太岁,从一个侧面验证了昔日龙城的绝佳风水,更鲜为人知的是,以慕容皝为代表的慕容权贵及其麾下众多谋臣,居然多是高森莫测、精通堪舆之学的 阴阳家,史书中留下了他们能未卜先知、参破天机的种种惊人记录,在今人看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2017年3月底,慕容燕国后人慕晓亮(左)与慕明玺(右)代表慕容家族回先祖故都龙城考察(冯永谦摄)


慕容吐谷浑在别离辽西家乡之际,能以马行走的方向占卜吉凶,并能准确预见后世子孙 的前程;慕容垂请占梦者破解自己的“诡异梦谜”,居然神奇地躲过了敌人设下的致命埋伏;后赵大军包围慕容国都,双方实力对比悬殊,城内人人惊惧,但左常侍黄泓居然望出敌军“败气”,且惊人预言,人多势众的赵军已是外强中干,两日必败、必当奔溃,果如其 言;后燕军师支昙猛,回首军后黑云翻滚,即料定敌兵不久将至,须加倍提防,怎奈慕容宝不听其劝,导致参合陂之战的燕军覆灭……诸如此类的例子,在三燕历史中比比皆是。由于酷爱占卜、望气秘术,慕容皝以帝王之尊,竟一度想占有谋士高诩家藏的占侯“佳书” ,未能如愿。

龙城新都,是由谙熟风水,笃信符谶的慕容皝亲自选定的,他为慕容家族奠定了一座山奇水秀的“阴阳宅”。随后,以迁都为契机,慕容皝不仅顺利实现了政治重心的全面转移,且为逐鹿中原做足 了舆论铺垫,使前燕以全新的霸主形象昭显于世。继而,慕容皝之子慕容儁走出东北,战胜石赵和冉魏,统一了幽、冀、并、豫、兖、青、齐诸州,最终把慕容家族的帝王梦变成了现实。


4太岁文化回溯龙城千年光阴


千年岁月弹指而过,近期,随着慕容、冯氏等三燕后人的相继回归,龙城起源再度成为朝阳街谈巷议的焦点话题,而那些曾见证过三燕国都不朽光阴的神奇太岁,也作为一种深远重厚的记忆符号,正式登台亮相,不禁引动了人们对那段传奇岁 月的悠悠追思。


2017年4月12日,朝阳市博物馆馆长尚晓波(左一)在龙城遗址向回辽祭祖的北燕冯氏后人讲述龙城的沧桑岁月(张松摄)


据朝阳县文管所副所长张振军回忆,2007年,位于当年三燕龙城宫城附近的朝阳北大街(当地人称为大小什字街)进行路面改造时,施工队从地下数米处挖出一团肉乎乎的东西,当时以为是“胶坨子”,被挖坑浅埋,后被再度挖出甩在路边。有细心人观察, 发现这“胶坨子”居然有毛孔,会动,能呼吸,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太岁吗?恰好,县文管所的孙玉铁、邱金辉路过,建议持有者将太岁放到县文管所保存,此人听从。由于太岁既非文物,又非化石,目前很难对其进行明确的身份界定,因此,目前朝阳、北票地区发现的 太岁均由私人收藏,张玖忠就是其中一位。


曾藏于朝阳县文管所(今朝阳关帝庙)库房内的太岁,出于朝阳老城区,原三燕龙城宫城区地下(张松摄)


张玖忠说,他以前对太岁了解不多,但一次特殊的经历,使他突然对太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前几年,有人给他弄了一瓶“太岁水”,问他敢不敢喝?张玖忠说自己没那个忌讳,就喝了半瓶,将剩下的半瓶放到角落里,一晃两年过后,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喝剩下的半瓶 太岁水居然清亮如昨!盛夏时节,他将鲜肉放入浸泡太岁的水中,数周之内不腐不坏;用太岁水浇花,一时枝繁叶茂……从此,张玖忠走上了“收藏太岁”之路,目前在朝阳北塔博物馆展出的两尊太岁,均与他有关。

第一尊于2013年10月1日清晨,由李某在朝阳市双塔区长宝乡梨树沟村牤牛河中发现,直径约45厘米,厚约13厘米,重约10公斤,呈圆柱状、有围沿,经长时间浸泡后,表皮呈淡黄色,肉质纯白色,用手触摸感觉皮质较硬,外形酷似生日蛋糕。

第二尊于2014年9月9日,刘某在朝阳市龙城区大平房镇东平房村一树林草丛中发现,外表呈浅灰色、肉质白色,皮质较硬,用手触摸有弹性,直径约65厘米,厚约10厘米,重约21公斤,有围沿,形状完整,在其表面呈 现形象逼真、双目炯炯有神的寿星脸庞形状。经辽宁省微生物研究院专家鉴定为“太岁肉灵芝”,年龄千岁以上,是朝阳目前发现的体积最大、重量最重、并呈现寿星脸庞形状的惊世绝品“太岁”。

张玖忠收藏太 岁后,曾委托专家对太岁及太岁水进行科学鉴定,由吉林省水文水质研究院、长春谱瑞检测咨询有限公司出台的报告可知,在50余项指标检测中,太岁水均达到安全饮用标准。这之后,不少人来找他、求他,理由五花八门,有人要养花养草,有人要美容养颜,还有个黑 龙江人千里迢迢登门拜访,说母亲身患绝症,能否剁下一块“太岁肉”为母治病……张玖忠说,太岁并没有民间传言的那么神秘恐怖,太岁水正常饮用没有问题,但太岁究竟能否治病,治怎样的病,还须做进一步的探讨研究。太岁水,他可以给,但太岁肉,他不能动! 因为朝阳太岁不只是一种珍稀的自然遗存,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深厚的朝阳文化的象征与缩影。保护太岁、爱护太岁,是每一位热爱家乡、珍重传统的朝阳人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朝阳学界及相关部门也认识到,揭 开太岁的神秘面纱,客观地宣传、开发太岁内含的现实价值与历史价值,势在必行。2017年,是“三燕文化回归年”,由三燕后人的盛大回归,界定、拔升三燕文化的历史高度;由朝阳太岁的对外推介,回溯、展示古都龙城的千年光阴,可谓机不可失,亦正逢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