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民俗风情>凌河两岸的土平房

凌河两岸的土平房

发布时间:2022-01-21    阅读:293

凌河两岸的土平房

段洪恩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对老师说过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和渴望,觉得那应该是神仙过的日子。等我搬进城里,工作在楼里,居住在楼里的时候,才发现,楼房其实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也是有很多缺点的。尤其是年龄大了以后,更觉得这楼房好像缺点在不断地增加。比如,一栋楼每年都有搬家的,来了新住户就要重新装修,那刺耳的电锤声电锯声敲打声最少要响半个月,让全楼的人都睡不成中午觉;不讲究的人家吃完海鲜,把鲍鱼壳鱼骨头就放在门外,几天也顾不得扔,进了楼道,就好像进了厕所;下水道三天两头被破抹布烂袜子给堵了,通开之前谁家都不能用水,有了大小便,不管是风天雨天,都要跑出去找公共厕所。凡此种种不胜其烦,于是便想起了在农村住土平房的时候:三间老辈子留下的老屋,院内一口老井,炕上一个火盆儿,火盆儿里埋着几个手指粗的待熟的小地瓜,香味慢慢飘向屋内的每个角落……

    然而,每当回到老家的时候,看见绝大多数的土坯房都被替换成了锃明瓦亮的“北京平”,仅存的几户土坯房,也换上了彩钢瓦的屋顶,住户再也不用体验几年一次的抹房之苦了。走进屋里,也是现代气息浓郁,土暖气,地板砖,煤气灶,电风扇,哪还有过去的影子?

    其实,在过去人们的生活水平还不高,钢铁水泥玻璃还是奢侈品的时候,土平房还是有很多的优点的。那时,土平房在北方特别是东北很普遍,但各地的条件和风俗不一样,土平房也略有区别。下面就按大凌河川的情况回忆一下我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平房。

    土平房其实应该叫土坯房才对,因为它的主要建筑材料是以土为主的,而且不论是外墙还是屋里的炕、锅台、炉子、隔壁墙都是土坯垒成。一是保温好,只要是把窗户挡严,冬天呼啸的北风是很难吹透厚厚的墙壁和屋顶的,在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条件下,靠烧火做饭时火炕散发出来的余热,室内温度可以保持在10度左右,起码不会冻坏人;二是夏天太阳把过多的热量喷洒在大地上的时候,厚厚的墙壁和屋顶既能挡住紫外线的侵袭,还能让没有铺地板砖的屋地上散发出来的凉气减少损失,让屋内的人不会感到特别的热。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环保,因为它的绝大多数建筑材料都是就地取材,只有土、秸秆、木头和糊窗户的纸,这些对环境不能造成任何的污染。所以说,虽然时代进步了,土坯房基本上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很快就要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忘记它曾经为人们服务了几千年,为人们繁衍子嗣认识自然改造自然不断走向进步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

    别看土坯房简陋,但是在以前生产力低下的时候,要搭建一间土坯房,那还是很困难的。虽然是原材料大都就地取材,花钱不多,但是,用工却不少,时间也很长。

首先是备料。

    第一步是备木料。土坯房的过梁(在朝阳南部叫过梁,北部叫梁坨)、檩子、门窗口料,都必须是干透了的,不然的话容易变形。梁坨一般选榆木或柳木,直径要在一尺以上,形状最好是鱼脊型,否则的话,笔直的梁坨还要在上边栽高低不等的数个立柱,以保证土坯房的房脊是鱼脊型;而檩木就需要笔直的了,粗细直径在五寸以上就可以了;门窗口料一般都是陈年的老木头,榆木的最好,杨柳木次之,因为本地松树少见,所以很少有人家用松木做门窗。在我的老家有铁路穿村而过,有人就去偷铁路换下来的旧枕木做窗扇窗棂,因为枕木是用沥青泡过的,而且中间还有道钉眼子,可用的部分不但短而且还有很大的沥青味儿,讲究的人家是不用的,只有穷人家没有办法才带着被铁路警察来家里寻赃的隐患去冒险的。

    第二步是起石头。虽然土坯房基本上都是土,但地基却必须是石头的,因为一到夏天的连阴天,积水会把地基泡软,房屋就会有倒塌的危险,而石头是不怕水泡的,所以,房屋的地基以及地面上一尺左右,都是石头砌的。农村山多,石头不缺。很多地方都用不着炸药,只是拿几把铁锤几根钎子几根撬棍,找一个石窝,就可以把石头起下来,然后用车拉回家,如果是三间房,有十几车就足够了。

    第三步是取土。既然是土坯房,用土量那是很大的。农村每一个自然村都有一个土场。因为那时候每家每户垫猪圈羊圈牛圈脱坯抹房搭炕沤粪等许多生产生活中都需要用土,所以,土场是每个村子都必须有的。所谓的土场,就是在离村比较近的地方,找一个土层厚的山或者是土坎子,前边要有一个比较大的空场,春夏秋冬都不可以种作物,便于村民来拉土或者用毛驴驼土的时候车可以互相错开。盖房子的人家,都是提前在冬季或者春季预备好老大的一堆土,以备盖房子时随时取用。

    第四步是备秫秸。因为秫秸是农村最常见也是最廉价的保温材料,所以,是家家户户铺房顶必用的建筑材料。在使用上分为两种:一种是比较粗比较直的,要选出来择去叶子做勒笆用,余下的要打成捆,做铺房箔用。捆的粗细可以根据家庭的经济实力而定,因为一家不能有很多的秫秸,想做得厚一点就要买或者和邻居借,才能满足要求。所以条件差的只捆成直径三寸左右厚,而条件好的人家最厚可以捆到直径八寸左右,再讲究点的人家还要在捆子的一头把秫秸用镰刀削出一个鸭嘴来,为的是看起来美观。

    第五步是脱坯。脱坯的原料主要是土和穰秸,穰秸相当于水泥里的钢筋,起到防裂和增加抗拉能力的作用。最好的穰秸是黍子(也有的地方叫糜子)的秸秆,不但表面不是很光滑,易于和土黏合,而且柔韧不易腐烂,次一点的是黄白草,但是这两种草不但表面比较光滑,而且秸秆有些硬,还有些扎手,再次一点的是高粱叶和玉米叶,虽然有柔韧性,但是韧性差。坯一般分三个规格。一种是大坯,主要是做炕面用,因为炕面容易被小孩子蹦塌或被重物压塌,所以要多用一些穰秸,同时还要考虑取暖问题,又不能做得太厚;另一种是小坯,比大坯稍微厚一些,但是面积小一些,做间壁子墙和码炕洞子用;还有一种是立坯,比以上的两种坯都要小,主要做垒墙用。

    做完以上准备,就可以确定动工的日子了。那时候,绝大多数人家都不是自己确定日子的,需要找阴阳先生给确定,报酬一般是一只鸡或者一瓶散装白酒或者两瓶水果罐头或者2斤点心,只有家庭状况特别好的人家才会给五毛或者一块钱。阴阳先生不必上门,只需按照天干地支简单推算一下,就可以确定日子和动工的时辰,然后神神秘秘煞有介事地亲口告诉你或者是写个纸条给你,就算完成任务。也许是因为受好事成双这句话的影响,阴阳先生看的日子都是双日子,基本上没有单日子。因为那时候盖房绝大多数人家都会选择在春季盖房,而春季都是晴朗而且无雨的季节,阴阳先生看的日子当然也就都是好日子。也有的阴阳先生见求卜者带来的礼物太少或者是和求卜者有过过节,故意给选个不好的时辰,故意造成主人财物的浪费,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见。

    选好了动工的日子,就要提前请瓦匠和木匠了,那时候的木匠和瓦匠不多,不提前预约就不能按期开工,在绝大多数人都很迷信的年代,错过了时辰是很可怕的,都怕弄错了时辰跑了运气影响今后的日子。所以,在开工的前一天,主家都要去木匠瓦匠家去再次叮嘱一遍。

    开工的这天,木匠瓦匠都要提前来到,瓦匠先用石块打好地基,因为在文革前的那些年,农村人很少见到炸药和钎子之类的东西,所以石头大多是在河套捡来的河卵石,要想把河卵石摆放得整齐牢固,必须要有多年垒墙经验的人才能垒好。到了阴阳先生说好的时辰,其实这时候的时辰就是以“掌作(木瓦工的头儿)”的说的为准了。要立架上梁,梁驼上还要挂上一串用红头绳穿好的铜钱,实在没有铜钱的也要找几个五分的硬币挂上,图的是个吉利。还要在架好的门框上贴上一副对联,一般都是写着“吉日上梁增百福,良辰立柱纳千祥”之类的吉祥话,也有的还在梁驼上贴一个横批“上梁大吉”。这个时候,东家要有礼物送上,一般是点心酒或者是瓜果梨桃等一些吃的东西,工匠们也会一边吃着喝着,一边向主人说一些恭喜的话,其时也会有不请自来的“念喜”的人上前或者是吹一段喇叭曲子或者是打一段呱嗒板子,然后唱一段喜歌,诸如“脚蹬云梯步步高,手攀花枝摘仙桃,要问徒儿哪里去,我到金梁走一遭,眼望高高一条龙,摇头摆尾往上行,行到空中定了位,就等主人来挂红,挂红挂在九龙头,年年五谷大丰收,挂红挂在九龙尾,清官爱民清如水,各位抬头仔细看,来了福禄寿三仙,还有刘海撒金钱,一撒金二撒银,三撒驴骡马成群,主人坐进金銮殿,荣华富贵万万年”。已经传了多年不知道是什么人编的喜歌。为了不耽误干活,主人就会很快拿出点零钱把人打发走,上梁仪式就算结束。其实立架也分规格,富裕一点的人家是四梁八柱,即三间房子有四根梁驼,八根柱子,而有些比较穷的人家,没有钱买梁驼,檩木直接压在墙上,叫压硬山。立架其实就是立一个门框而已。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实打实的了。因为地基已经打好,地面到窗台的部分还是要用石头来砌,因为这部分是裸露在地面上的,所以不但要整齐牢固,还要平整好看,不能让石头呲牙咧嘴。旧时农村的能工巧匠里就有一种人叫“垒匠”也叫“垒手”,虽然这个名字土得掉渣,只是民间一种约定俗成的叫法,但他们的功夫却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不管是一堆圆圆扁扁的河卵石,还是呲牙咧嘴的不规则石头,经他们的手垒起来,也是整齐划一,而且只用挂一条线做标准,不用水平仪吊坠之类的工具(那时候农村人也没有这样的东西)。1978年前后,笔者曾经亲眼见过一位同学的父亲给自己的菜园子垒墙,墙面刀切一样平整,过路人无不交口称赞。可惜,这些人如今都已经作古,基本上没有留下继承人,由于新材料新工艺的出现,这项手艺也用不着了。

    石头或土坯垒到窗台高的时候,就开始安窗户框了。安窗户框之前要先安窗台板,条件好的人家窗台板是一块约半寸厚的木板,略长于窗户框略宽于墙,以便今后在窗台上摆放一些随手可取的日常用具如剪刀烟笸箩等。条件差的人家没有木板,就只好以土坯来代替了,在上边抹一层细泥,然后糊上一层纸。再次一点的人家,连报纸也没有,一遇雨天潲进雨来,窗台就变成了一滩泥,晴天的时候还要重抹一遍。窗户扇子一般是分成上下两扇的,下半扇可以摘下来,而上半扇可以掫上去,用挂钩挂住。窗棂也是分档次的,虽然没有南方人做得那么精细,但也分复杂的和简单的。复杂的可以做成盘肠型菱形铜钱型几种,需要技术高的木匠才能做,而简单的就是方格型,一般的木匠就可以做。

    窗台以上部分就不能用石头了,原因之一是那时候火药钎子撬棍等十分缺乏,垒墙的石头基本上都是捡来的,要凑齐一堆盖房子的石头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原因之二是石头没有土墙保温效果好。所以,窗台以上就要用土做主要原料了。人们把这种工艺叫“垛墙”。顾名思义,就是把和好的泥一点一点地垛上去。垛墙之前要先润土,就是把事先预备好的土堆成池状,然后再把里边灌满水,在水里放上穰秸,绝大多数是黍子秸,因为黍子秸柔韧而且有韧性,和土有亲和力。也有极少数人家没有黍子秸,就用高粱叶玉米叶子,但是效果和黍子秸秆比就差多了。润土的道理和如今的饧面一样,就是让水能够充分渗透到土里和穰秸里,增加这三种原料的亲和度,防止和泥的时候出现生泥。等土润好了,就开始和泥。和泥是一个力气活也是个技术活,和泥的人大多是脱光了膀子,下身只穿一个大裤衩子,光着脚站在泥堆前,手拿一把二股叉,连刨带砸,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把土、水、穰秸充分搅拌均匀,同时尽可能挤出泥里的空气,让泥变得紧实又不软不硬。因为硬了会使墙出现空隙不结实,而软了则会使垛上的泥溜下来,垛不成墙。垛墙的时候,垛墙的“墙把式”站在墙上,由下边的人把和好的泥用二股叉连叉带泥一起扔上去,“墙把式”接过来,把泥一坨一坨码上。一般情况下,码到一尺左右的时候就要停下来,让泥自然干燥一两天,再垛第二层,以免上边过多的重量把下面压塌。这个时候,“墙把式”还要用小叉子“刷墙”,这里所说的“刷”是修理的意思,就是把垛完的墙用小叉子去掉多余的泥和穰秸,使墙看来上下整齐划一。同时,还会在靠屋里的那面墙上比炕略高的地方挖出几个小洞,谓之“灯窝”以便于放置煤油灯。如果是没有阴雨天的正常天气,十天左右垛墙就能达到预定高度,接下来就可以安放檩木和封潲了。因为立柱时梁驼已经架好,此时安放檩木就比较简单了。檩木也是根据主家的贫富有五檩的有七檩的,檩木也分杨柳木、榆木和松木,在北方多是以杨柳木为主。封潲就是把两边的山墙随着檩木的摆放高低,用土坯垒出鱼脊形状,为房顶的鱼脊型做出雏形。

    封潲完毕就等于盖屋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待里外的墙都干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封顶了。封顶也叫勒笆,是盖屋最隆重的一个日子。勒笆的日子一般不用阴阳先生看,主家根据具体情况定就可以了,但是事先要通知亲朋好友以及同村人。那天早上,亲朋好友及街坊邻居都来帮工,而且是天刚刚亮不吃早饭就要来,说是勒笆,其实要经过勒笆、铺顶、上土、抹房四个程序。勒笆是每个檩子中间一个人,每人手里一团麻线,俗称经子,将经过选择去了叶子的秫秸(有能力弄到苇子的人家用苇子)勒成帘子,平整铺在檩子上,做这项工作的基本上是女人。然后是铺秫秸捆,前边房檐的一面秫秸为了美观,要事先用镰刀削成鸭嘴型,捆成方方正正的小捆,由大家公认的细心人来摆放。而后边的秫秸捆基本上都是圆的,只要是一个挨着一个挤紧就可以了。接下来是上土,就是把事先预备好的干土在秫秸捆上压半尺左右,秫秸捆是第一个保温层,这层土是第二个保温层。最后是抹泥,这层泥必须是熟土的泥,所谓的熟土,就是不能用刚刚从土场挖回来的土,要用已经被使用过的土,一般是搭炕用过的旧坯,也有已经倒塌的墙壁锅台的土,因为这样的土颗粒之间的缝隙小,水浇上去不容易渗漏,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保证房屋不漏雨。在地上和好的熟土穰秸泥,由几位壮汉通过接力的方式扔到房顶上,抹上约三寸厚,还要给房子前后加上一层约半米长二寸厚的秫秸房檐,再按照灶台的数量搭好烟囱,整个过程就算是完毕了。此时时间大约是早上的九点左右,临时锅灶的饸饹出锅,大家每人盛一碗,浇上卤子,稀里哗啦吃完,各自散去。

    到中午后,房上抹的泥已经半干,可以站住人了,房主人还要上房把事先收集好的灶灰均匀地洒满房顶,用碌碡压房顶,以增加泥的紧密度,保证房子不漏。新屋就此落成。

    土平房最大的缺点是下雨会使房顶上的泥土流失很快,每二三年就要抹一次房,而且雨后都要用碌碡压房,把雨水浸暄了的房顶再次压紧压实,才能保持下次下雨房子不漏。而且秫秸房檐风吹日晒雨淋也会腐烂很快,每隔三五年还要换一回房檐。

    土坯房过时了,犹如碾子被粉碎机取代了,煤油灯被电灯取代了,毛驴被电动车取代了。但是,那时候的东西都是绿色的,村里村外没有一点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现在呢?村头,河边,垃圾无处不在。每当遇到问题的时候,人们就会想起“回归自然”这句话,但是,过惯了现代生活的人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回归自然?这还真是一个值得人们好好思索的问题。

                              (作者:朝阳县工会退休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