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民俗风情>绚丽多彩的建平剪纸

绚丽多彩的建平剪纸

发布时间:2022-01-21    阅读:288

绚丽多彩的建平剪纸

国元令

 

  建平县厚重的文化积淀,淳朴的民俗风情,孕育出一支绚丽多姿、独具魅力的民间艺术之花——剪纸。建平剪纸艺术特征可以概括为,粗砺而不粗俗,繁富而不繁缛,典雅而含情趣,精致而富韵味。

        2006年,建平剪纸被辽宁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08年,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2009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1.剪纸的历史渊源与艺术价值

    剪纸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符号,在表现形式上有着美化生活、寄寓吉祥、祝祷幸福的显著特征。剪纸用自己特定的艺术语言,在玲珑剔透的形式中塑造、展现艺术形象,达到虚实相生、明暗分明的艺术效果,传达出传统文化和现实生活的内涵和本质。剪纸艺术在古朴中蕴藉灵动,在传承中富有创新,以其特有的普及性、实用性、审美性,成为符合民众心理需要的具有象征意义的艺术载体。

    民间剪纸手工艺术自产生以来,就有其自身的艺术规律和发展历程。在纸发明以前,人们运用薄片材料,通过雕、镂、剔、刻、剪等技法,在金箔、皮革、丝帛甚至树叶上剪刻艺术纹样,被视为剪纸艺术的雏形或初级阶段。

    《史记》中的“剪桐封弟”故事,记述了西周初期,成王用梧桐叶剪成“圭”赐其弟叔虞,封他到唐为侯,即为后来载入史册的唐叔虞,此为剪刻的最直接的记载。战国时期出现的皮革镂花(湖北江凌望山一号楚墓出土文物之一)、银箔镂空刻花(河南辉县固围村战国遗址出土文物之一),都与剪纸同出一辙,它们的出现为民间剪纸的形成奠定了坚实基础。

    魏晋时期,宗教活动和民俗活动的发展推动了剪纸的兴起。据记载,东晋时,每逢佛涅槃日,民间流行剪通草花献佛。《荆楚岁时记》记载,荆楚地区(今湖北、湖南一带)流行一种“镂金剪彩”的习俗。每逢人日(正月初七),家家“剪彩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贴屏风,亦戴之头鬓;又造华胜(把丝绢剪成花卉形的装饰)以相遗(赠送)”。“立春日,悉剪彩为燕以戴之,贴宜春二字。”这些民俗活动促使剪纸在日常生活中得到广泛应用。

    宋元时期,随着手工业和商业的繁荣,剪纸艺术进入蓬勃发展的时期。当时的剪纸活动,除了立春、人日、元旦、端午、七夕外,重阳也有剪“春幡春胜”“钗头彩胜”习俗,人们还常把剪纸作为礼品的点缀。

    明清时期,剪纸艺术逐渐走向成熟并达到鼎盛。在此期间,民间剪纸的运用范围更为广泛,举凡民间灯彩上的花饰,扇面上的纹饰,以及刺绣的花样等,大都是以剪纸作为主要形式。在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是将剪纸作为装饰家居的饰物,以抒发美好情感,美化居家环境。

    我国最早的剪纸作品,是1967年考古学家在新疆吐鲁番盆地的阿斯塔那古北朝墓群中发现的两张团花剪纸,作品以麻料纸为材料,属于折叠型祭祀剪纸。此剪纸的发现,为我国的剪纸形成提供了实物佐证。

    旧时,女红曾是标志传统女性完美的一个重要标志。作为女红的必修课——剪纸,则成为女孩子从小必须学习的手工技艺。她们从前辈或姐妹那里获寻学习剪纸的范本,通过临剪、重剪、画剪,描绘自己熟悉而热爱的自然景物,如鱼虫鸟兽、花草树木、亭桥楼榭等,经过不断反复实践,最后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随手剪出新的作品,最终将其运用到女红制作中。

    现在,剪纸艺术的应用更为广泛,贴在窗上的称作“窗花”,贴在门上的称作“门笺”“挂笺”或“挂钱”,贴在墙上或炕头边的称作“炕围花”,贴在天花板或顶棚上的称作“棚顶花”。还有的用于枕头、鞋面、兜肚、门帘和衣袖、衣领上的刺绣花样,或用于嫁妆、礼品、供品、祭品中的装饰点缀等。

          2.建平剪纸的艺术特点及魅力

    建平县地处辽河文明与黄河文明的对冲带,独特的地理环境,浓郁的文化氛围,形成了建平以萨满文化为主体、蒙汉文化相结合的粗犷、浪漫的剪纸艺术。自春秋到明清,有山戎、东胡、匈奴、鲜卑、乌桓、蒙古、契丹等少数民族在此地居住,而尤以蒙古族居留时间最久,这必然会给剪纸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提供重要的基础条件和厚重的文化积淀。清中叶以来,大批汉民出关来至建平,带来山东、山西、河北、天津、陕西等地的剪纸艺术形式,并与当地剪纸艺术相融合,逐渐形成建平特有的剪纸风格。

    建平剪纸产生于生活,应用于民间,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显著特征。一是多服务于百姓的节日庆典、婚丧嫁娶,以表现百姓的喜怒哀乐为主,具有通俗性、实用性和时令性的特征;二是地处塞外,有相当一部分先民多是游牧民族,因而剪纸作品具有造型粗犷、大胆、浪漫的独特地域性的特点,同时保留了某些特殊的文化符号,又具有对历史风俗的解读性特征;三是与内蒙古接壤,境内蒙、回、满等游牧民族与汉人杂居,形成了剪纸文化多元性的特征;四是受萨满崇拜、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等文化遗存的影响,具有神秘性的特征;五是构图不受空间束缚,多为二维空间和三维空间构图,有利于表现故事、传说,形成其叙事性的特征;六是造型不受客观物象的束缚,随心所欲,恣意挥洒,形成其造型手法,具有主观性的特点。

    建平剪纸作品在艺术上运用对立统一手法,将线与面进行巧妙结合,相互衬托,对比强烈,富有韵律感。所剪事物粗犷中透着清秀,拙朴中藏着精巧,夸张中附着含蓄,作品玲珑剔透,纯朴可爱。尤其动物剪纸,构思浪漫而不浮夸,造型严谨而不拘泥,动作神态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在建平剪纸中,珍禽异兽、花草虫鱼、山水树木、传说故事、生命树、嬷嬷神等作品,寄托了作者和普通百姓对生活的美好愿望与希冀。艺人们有定规而不受拘束,有传承而富于创新,运用阴剪和阳剪手法,巧用大块和细线手法,擅用锯齿纹和月牙纹,凭藉一双双巧手剪出粗犷而精巧、简约而不单调、质朴而灵秀、生动且传神的艺术作品。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远古图腾的崇拜,是建平民间剪纸所表达的主要内容。而表现这些充满民俗、信仰、哲学的主题,只能从主观出发去想象,这就使剪纸的形象可以因形就势,信手拈来,而其所塑造、描绘之内心物象的艺术语言也极具夸张性。

    建平剪纸造型的夸张是对繁杂内容条理化、规范化的过程,不是对自然客观的简单描摹。因此,建平剪纸中的形象比原型更突出、更生动、更形象、更引人注目。这源于充实丰富的生活实际,是由大的历史文化背景和生存环境所决定的。同时,对生活素材进行去粗取精、删繁就简的处理,是建平剪纸造型的基础。剔除非本质的东西,突出有特征、有个性的部分,化复杂为单纯而进行艺术再创造,这是建平剪纸常用的夸张手法。即在省略的基础上强调物象的本质属性和特征,对物象最特殊的部分作扩大、缩小、伸长、加粗等处理,使形象更具特征性和艺术魅力。例如,在建平很多剪纸作品中,人物的面部造型几乎只能看到眼睛。这是因为在人们的观念中,眼睛是心灵之窗,是最能传神、最有魅力的人体器官,所以艺人常对人的眼睛进行夸张处理。

    建平剪纸在体现物象特征的同时,更重视装饰美。艺人力求在装饰美的效果中表现出百姓的理想、愿望和精神追求。为了使需突出的部分更明确、更集中、更引人注目,创作者往往在物象上添加一些纹饰,以达到完美的装饰性目的。这种求美的意愿也成为夸张的内容之一,如表现人物时,在人物的衣服上缀满花朵;描绘动物时,将动物的毛皮夸张成漩涡状,或在其身上直接添加图案,这就使原本普通的形象变得通透生动,体现出很强的装饰性。

    建平剪纸的创作过程,是通过艺术手法,由现实生活的“真”、人性的“善”向艺术的“美”演进、深化的过程,是创作者的思想感情、审美心理和对美的追求、创造、体现的过程。建平剪纸的表现内容多来源于现实生活,并且大多反映劳动人民身边的生活、事物。但建平剪纸并非只是对其作品所要表现的物象进行简单、直观的模拟与描摩,而是超越客观现实,通过夸张和变形以改变物象的性质、形式等来改变自然原形的惯常标准。处于长期对生活的观察和领悟,再经过不断地实践,艺人深谙剪纸的规律,将平衡、参差、疏密以及不规则的线条、不对称的图形等自由组合,构成美妙的旋律和节奏,增添艺术情趣,丰富艺术形象。

    建平剪纸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创作者把他们对生活、自然的认识、感悟,以剪纸这种特殊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是内心情感的一种真实表达。因此,这种艺术形式重在神似,而不是形似。同时,受剪纸工艺的限制,不可能采取完全写实的手法,只能采用突出表现物象轮廓特征的手法,运用变形、抽象、夸张等手段,以突出表现物象的特征。因此夸张、抽象和变形成为建平剪纸中最常用的表达语言之一。

    建平剪纸所使用的工具十分传统,主要有剪刀、刻刀与香炷。材料以大红纸为主,也常用宣纸、直绒纸、亮光纸以及各类彩纸。近年来,建平剪纸引进了现代科学技术,不但提高了生产效率,也促进了剪纸艺术的发展与提高。

        3.建平剪纸的题材及用途

    建平剪纸的题材广泛,内容繁富,包罗万象。有流传久远的历史故事,有美妙的神话传说,有舞台上的戏曲人物,有虚幻的神秘世界,有现实的真实写照,有真诚的祈福祝颂……

    建平远古民族多信仰萨满教,体现在剪纸上,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以“万物有灵”为主要表现内容的生命树、嬷嬷神、柳树等萨满剪纸;二是以生殖崇拜为表现题材的剪纸。对生殖器以及多子动植物的崇拜,主要通过一些同生殖器相关的特定文化符号来进行表述。在《抓髻娃娃》《骑鸡娃娃》《葫芦娃娃》《鱼卧莲》等传统作品中,鸡、蛇之类是男性生殖器的艺术符号。葫芦等造型,则用以表示女阴。有些剪纸造型独特,甚至直接与红山遗址出土玉猪龙等的造型不谋而合。建平剪纸省级传承人朱瑞莲的剪纸《龙戏珠》中龙的造型,就是集猪头、鹿角、蛇身、鸡爪、凤尾于一身,体现了龙、猪图腾文化在辽西的复合和艺术的原生状态。

    从用途上看,建平剪纸可分为节庆时令用装饰剪纸、婚丧嫁娶用礼俗剪纸、巫术信仰趋吉避邪用宗教剪纸以及作为女红绣品的“花样”剪纸等。

    节庆时令或装饰剪纸有顶棚花、炕围花、墙花、窗花、门楣的挂笺(挂钱)等,尤以挂笺(挂钱儿)的使用最为广泛。每年春节时候,几乎家家都会张贴,市场销售已形成规模化;婚丧嫁娶类题材,有洞房贴的喜字,屋顶的棚花,寿宴用的寿花,丧事用的棺头、棺尾、棺梆和棺盖装饰剪纸等。具体如《鸳鸯戏莲》《鲤鱼卧莲》《和合二仙》《子孙繁衍》以及《榴生百子》等,既可用于婚礼和新房,也可用于日常装饰。寿宴用题材多表现祝福内容,如《福禄寿禧》《福鹿同春》《椿萱并茂》等。丧事所用剪纸,一方面表达亲人的缅怀之情,另一方面体现慰籍死者亡灵之意。

        4.建平剪纸的文化价值及现状

    建平剪纸艺术已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具有重要的文化传承价值。

    研究价值。通过建平剪纸,可以解读从远古流传下来的文化符号,了解龙凤文化与猪龙文化的演变过程,了解蒙、满、回等少数民族与汉民族文化相融合的历史过程。

    历史价值。建平剪纸应时而为,应事而做,其特有的叙事性真实地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风俗、事件、礼仪、传说以及自然生物等,具有有较高的历史价值。

    审美价值。建平剪纸属民间美术范畴,造型上融合红山文化彩陶、玉器的质朴、粗犷、博大之气,体现着建平民间、民俗生产、生活的乡土气息,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审美价值。

    娱乐价值。建平剪纸多流传于民间,是老百姓的自娱自乐手段之一。在建平县的很多乡镇,至今仍然有许多人将剪纸作为一种娱乐形式,既丰富了民间的文化生活,又提升了民众的审美情趣。

    收藏价值。建平县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使建平剪纸的题材、样式、作品相对稳定,保留着一些独特的文化符号,故有民间文化“活化石”之称谓。作为一种艺术品,剪纸有一定的保存价值和升值空间,是收藏爱好者的最佳选择之一。

    马场镇位于建平县境北部,该镇剪纸以萨满文化为主体,以辽西地区独特的民族、民俗、民间文化特色为内涵,具有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的特点,充分吸取中国传统剪纸精髓,同时融合多民族剪纸艺术风格,题材广泛,造型生动。马场剪纸造型疏密有致,刀工细致入微,点染绚丽多彩,手法娴熟而大巧若拙,粗犷质朴而精细传神,每一件作品均线条细腻,玲珑剔透,寓意深刻,在国内外颇具影响。

    早在20世纪60年代,马场就涌现出以赵连秀、沈凤云等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民间剪纸艺人。已故艺人赵连秀,一生创作出两千余幅优秀剪纸作品,曾有《五福捧寿》等多幅作品在北京展出。沈凤云、孙玉芝等人被辽宁省文化厅命名为“优秀民间艺人”。张立忠、张素珍、陈佰祥等十余名剪纸艺人的作品,参加过省或国家级展出并获奖。近年来,马场镇先后购进12台激光雕刻机,为打造当地的剪纸产业奠定了基础。

    建平县剪纸活动历史悠久,传承有序。19818月,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为万寿扎塞营子小学生陈嵘,拍摄了新闻纪录片《山村小巧手》在全国各地播映,报道其学习剪纸艺术的过程及成果。《中国少年报》曾在头版报导了陈嵘的事迹。陈嵘的剪纸作品曾在《中国儿童》《中国时代》《新少年》《好孩子》《辽宁日报》等报刊发表。

    朱瑞莲的《龙戏珠》《金龙盘玉柱》《二龙戏珠》《鲤鱼戏莲》《麒麟送子》等二百余幅作品先后参加过国家、省、市、县展出。2000年,其作品曾被中央电视台文艺晚会作为片头使用。《金龙盘玉柱》《送子》分别被《中国剪纸百年经典》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荟萃》收录。杨智宏、陈嵘等5人被命名为“辽宁省优秀民间艺人”。 聋人教师王海伟在第四届全国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中,获剪纸项目第一名,被国家人力资源部和社会保障部授予“全国职业技术能手”称号。同时,被辽宁省总工会授予“五一劳动奖章”。建平县剪纸艺人曾两次到新疆进行艺术交流,将剪纸艺术在少数民族地区广泛传播。在第二届“神州风韵”全国剪纸大赛中,杨智宏被命名为“十大神剪”,她的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大赛中获得金奖。受立陶宛共和国邀请,杨智宏曾赴该国考纳斯市举办个人展览,同时在4个城市的高等院校里举办剪纸讲座,并接受了立陶宛国家电视台、考纳斯市电视台的采访,为宣传剪纸艺术、促进两国的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

    为了大力弘扬剪纸艺术,建平县博爱学校教师张宝春,编辑出版了乡土教材《剪纸艺术解读》,在全县中小学广泛使用。杨智宏先后出版《萨满剪纸》《吉祥剪纸》《生肖剪纸》《抓髻娃娃》等系列剪纸专著。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了《建平剪纸》一书,将建平剪纸艺术推向全国。中央电视台CCTV发现之旅”为建平剪纸录制了专题节目。

        20054月,建平剪纸被省文化厅列为首批“辽宁省民族民间保护试点项目”。建平县先后被辽宁省文化厅命名为“辽宁省民间剪纸艺术基地”,被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命名为“中国剪纸艺术创作基地”,曾4次被文化和旅游部评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剪纸)之乡”。

                                                                      (作者单位:建平县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