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一绝>泉盛河酒之今昔

泉盛河酒之今昔

发布时间:2022-01-21    阅读:171

泉盛河酒之今昔

孙恩文

 

  不说酒色好,不夸酒味醇,乾隆喝一口,笑开抬头纹。这是一首在辽宁朝阳流传比较广的关于泉盛河酒的民谣。当然,有民谣传唱的地方,肯定也少不了泉盛河酒。多少年来,在辽宁朝阳以及周围省市,泉盛河酒一直是畅销品种。有人会问,中国的酒厂成千上万,泉盛河酒有什么独特的魅力,能够持续不断地受消费者青睐?这先要从泉盛河酒酿酒的水泉盛河说起。

    在朝阳市龙城区联合镇下麻地村,也就是现在的泉盛河酒厂所在地,有一条河叫泉盛河,因为河的源头是一个很大的泉眼而得名。河水清亮甘甜,河沙松软细腻,河鱼成群结队,河边绿柳成行,村里人引河水浇地种菜,虽不能大富大贵,日子过得也算是平静安详,让邻村人羡慕。如今这条河因为该地区的水位整体下降,已经成为了地下河,但就地打井打出来的水,仍然水质良好,优于其它地方的井水。1992年,经辽宁省地矿局矿泉水检测中心严格检测鉴定,古泉水中的锶含量竟然高达每升1.23毫克,可谓举世罕见,此外,偏硅酸、锂、锌、碘等含量分别达到了国家优质矿泉水标准,是不可多得的酿造白酒的上等水源。

    名山藏宝未见世,终有进山寻宝人。

    据《承德府志》和《朝阳县志》记载:“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山西闹灾荒,有曹氏三兄弟,身怀酿酒技艺,出山海关谋生,选中水泉子村(今朝阳市龙城区联合乡下麻地村泉盛河村民组),围泉造井,修筑茅屋,垒燥烧酒,取酒号泉盛合。”“……曹氏兄弟,与西五家子村孙兴财主合资,于水泉子村开一家烧锅,其酒号谓泉盛合。后来曹氏兄弟进三座塔厅街内(原朝阳老城),创办数家烧锅作坊。”   民间传说和史志记载基本吻合。

    传说清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山西省遭遇灾荒,汾阳县泉盛合村酒作坊破产,为活命,作坊主曹氏兄弟三人不得不放下生意,随逃难人群一起闯关东,寻找立足之地。边行走边乞讨来到下麻地村时,发现这里四面环山,森林茂密,土地肥沃,空气清新,不免感叹,如能在此耕织自给,应当就是神仙日子。流连至日落,叩一农户借宿,受到热情接待,更觉此地不但风景独特且民风淳朴生活平静,又多添了几分羡慕。睡前聊天,听孙姓房东讲门前小河叫“泉盛河”时,更是兴奋不已。山西老家的村名叫“泉盛合”,与此地相隔2000余里,竟然村名河名相同,不禁喜从中来:难道这是上天故意安排的吗?还是神仙指路,让我三兄弟借地重生?第二天清晨,三兄弟便早早来到泉盛河边,掬水入口,细品味道,凭多年的酿酒经验,觉得泉盛河水优于老家的井水,如用此水酿酒,必出佳酿。遂向房东说出三兄弟底细以及眼前的想法,没想房东听后比他们还兴奋,说,此地居民多为蒙古族人,蒙古族人好酒是多年老祖宗留下的传统,然本地没有酒作坊,各家酒葫芦里装的都是外来的小贩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贩来的劣质酒,不但价格贵而且还掺水。如果本地能有酒作坊,且能酿出好酒,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于是,房东便邀本村十几户当家人至家,经商议,由孙氏房东出资购买酿酒工具,算作入股,再由房东作保,各家集资给曹家三兄弟做酿酒本钱,出酒以后,以酒偿债。如不能酿出好酒,则三兄弟轮流去各家做长工还债。此议不偏不倚,成功则皆大欢喜,不成功有救济办法,出资者没有损失,曹氏兄弟也有了落脚的机会,对谁也没有坏处,在场人无一有异议,令曹家兄弟非常感动,当场磕头跪谢,酒作坊即日开张。

    出酒的那天,满村人都来看热闹。还没等酒从酿酒器里流出来,满院子就飘满了令人陶醉的酒香,很多人就不由自主地在抽鼻子,先让肚子里的酒虫尝尝鲜。当第一缕带着醇香的涓涓细流终于流出来的时候,就有人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掌去接,迫不及待地送嘴里品尝,不一会儿,就有人因不胜酒力东倒西歪手舞足蹈了,还有人高喊,太好喝了,神酒,真是神酒啊。虽然结果是事先预料到的,但曹家三兄弟还是激动得紧紧抱在一起,庆祝他们一路来三个月的辛苦流浪到此结束。经众人商议,将酒作坊取名“泉盛号”,酒名叫作“泉盛合酒”,应该是取山西老家“泉盛合”之名。又因这里是全盛河泉水酿造的美酒,后来改为“泉盛河酒”。

    酒香不怕巷子深,自此,神酒的香味儿就在这个山旮旯的小院子里弥漫到了附近的十里八村以至于百里之外,更有酒贩子把酒卖到了河北的承德秦皇岛石家庄以及山东的济南和吉林的长春。依靠天时地利人和,曹家三兄弟在这里娶妻生子扎下了根,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户。泉盛河村的人也依靠给曹家打工为曹家卖酒逐渐富裕起来。

    毕竟下麻地村离当时的朝阳府(现朝阳市,晋时燕国慕容皝曾在此建都,此后历代也在此设州府县,因城内有古塔三座,曾称“三座塔厅”)衙有60多里路,一遇雨雪天气,道路泥泞,车马淤阻于路不能行,交通不便利,经常影响原料的购入和产品的销售。曹家三兄弟都是有眼光的人,他们知道,要想把买卖做大,就必须把酒作坊挪到交通便利的地方去,就有了在朝阳城里建分号的想法。数年后,已经家底殷实的曹家兄弟又在朝阳府衙所在地置地盖屋,成立分号,扩大酿酒规模,增加产量。使泉盛河酒得到了更多的人认知和喜欢。

    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乾隆皇帝去盛京拜祖途经朝阳,夜宿城内佑顺寺。当地官员将泉盛河美酒作为本地特产奉上,乾隆皇帝饮后,精神焕发,神采飞扬,挥笔为佑顺寺题写了“真如妙觉”的匾额,并钦定泉盛河为贡酒,每年送一定数量的泉盛河酒进京。1784年重阳节,乾隆皇帝在宫中款待文武老臣,畅饮泉盛河酒后,醉态龙钟的老臣们,齐赞好酒,齐呼皇帝万万岁。乾隆皇帝大悦,御笔挥舞了 “酒醉清朝府,惟有泉盛河”的条幅。并令官差篆刻成匾额,快马送到朝阳府衙,将匾额披红挂彩挂在了泉盛河酒作坊的正门檐下,更为曹氏三兄弟和泉盛河酒抬高了身价。

    到光绪年间,不知是曹家兄弟想攀高结贵还是什么原因,竟然吸纳孙宝璋为合伙人,共同经营酒作坊。孙宝璋老家山嘴子村,和下麻地村只有一山之隔。此人是清末民国初当地一名人,其兄弟三人孙宝璋、孙宝琮、孙宝珊先后考中举人或进士,分别在深圳、山西、河南、山东等地做过县令或府官及军职,进士宝琮曾任内阁中书职。依照当时的朝廷规定,考中举人进士者可以在门前立旗杆,时至今日,朝阳市龙城区联合镇山嘴子村孙家的老屋门前,还存有8根旗杆的石雕座子。孙宝璋三十岁官河南临颍县知县,赈奖加知州衔,赏戴花翎。他在任期间“摧抑强豪,重修文庙,爱民勤政,卓著勋声”。后因办事疏忽遭人弹劾。五十岁时,重新得到朝廷任用,委为军装局负责人及广东新安知县之职。辛亥革命后,卸职返回故里,成为泉盛号的合伙人。后有资料记载,泉盛号为联合乡山嘴子孙宝璋开办,当属误记。不管怎么说,因孙宝璋的加入,孙家显赫的身世无疑更让泉盛河酒的身份上了一层楼,有人推波助澜,给泉盛河酒叫做“举人酒”“进士酒”,读书人无论是参加乡试会试殿试,不但出发前要喝泉盛河酒,还要带上泉盛河酒送给沿途的亲朋好友,借此提高命中率。一时间,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好面子的穷人,都以喝泉盛河酒为荣。世人的虚荣心态,泉盛河酒的上乘质量,在当时的朝阳周围刮起了一阵旋风,街边闲汉打赌,都说,谁要是输了买两坛泉盛河酒。更有一大户人家儿子结婚,婚宴菜当然是上等,但酒是新郎父亲从外地带回来的所谓名酒,自以为借此可以提高婚宴档次,没想竟然引起了女方送亲队伍的集体推桌罢宴,问其缘由,说,为什么没有泉盛河酒?难道是看娘家人不像(地位低品味低的意思)吗?吓得主人赶紧找来管家,火速去购泉盛河酒,将所谓的外地名酒换下,才算平息了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波。

    据《朝阳县志》载:“民国十二年,泉盛河烧锅作坊,有伙计13人、杂役7人,烧锅主人孙宝璋,计资产值5400块银元。”这就是说,自1689年曹氏兄弟与孙财主联办的泉盛河烧锅作坊延续了240来年,酒业一直处于兴盛的状况,而后又兴隆一段时间。

    遗憾的是,1933年,日寇的铁蹄踏进了朝阳,刚刚冒头的朝阳工商业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早期,泉盛河就因为质量和名气,也深受日本人的喜爱,并且曾注册了“三洋”的商标而远销到了日本。但动荡的时代老百姓的生活没有任何的保障,倾巢之下没有完卵,侵略者的巧取豪夺,汉奸的敲诈勒索,原材料的供应不足,运输的炮火阻隔,让经营者焦头烂额苦不堪言,终于在二年后辞掉伙计卖掉厂房,忍泪含悲远走他乡。从此,朝阳企业界一颗明星,在残酷环境的摧残下灰飞烟灭无影无踪。多年后,在朝阳的街头巷尾,一些老酒徒在回忆起已经失踪的泉盛河酒的时候,都免不了眯着眼睛晃着脑袋咽着唾沫喃喃地说:“那滋味儿,那感觉,找不到了啊。”真可谓是“昔日威名今还在,却无佳酿任君尝”,泉盛号消失了,泉盛河酒却长时间的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久久不能散去。

    其实,泉盛河酒一直没有断,泉盛河附近原来在酒厂干过的不甘寂寞的人为了摆脱贫困,壮着胆子在泉盛河掘井取水(因多年干旱,泉盛河已经变成了干河套),采用泉盛河的造酒技艺,悄悄酿造售卖。“土改”时酒作坊停业闲置,1958年后,“政社合一”,将原来的酒作坊的设施运到公社驻地,建起公社农场,烧酒同时经营种养殖业。19621970年,酒作坊所在地改为学校或青年点。1970年,公社粮库办起了朝阳县泉盛河酒厂(厂长周坤),日产2吨酒。1985年,联合乡又办起了公社泉盛河酒厂(厂长周明臣,至1990年停业),而后潘姓、孙姓人兴办个体小酒厂,都是沿用泉盛河酒酿造技艺。

    令人欣喜的是,文革终结之后,改革开放之初,就有人寻踪来到泉盛河老作坊的故地——龙城区联合镇下麻地村,开始用这里的优质水源和吸纳原泉盛河酒厂的老员工烧酒,但都是以与乡政府(最早叫人民公社)合作和承包的方式经营,产权的纠缠不清,经营理念的分歧,管理的不完善,资金的不充足,都让重启后的酒厂总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迈不开脚步,扩大不了生产规模,也打不开外地销路,几次走不出瓶颈,都让经营者知难而退,承包者几易其人,总是处于小打小闹的状态,有时候盈利甚微,大多数时候还是亏损。

    直到2005年,生在酿酒世家有商业头脑有战略眼光的外地企业家马思源发现了这块被埋藏许久的璞玉,在别人带有惊讶和疑问的眼光下收购了“泉盛河”商标,通过挖掘整理泉盛河酒老的酿造工艺和储存方法,实现传统工艺和现代方法的有机结合,在产品上,开发出高中档三个档次和不同度数的多类品种,主要产清香型、浓香型白酒,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在规模上,注入大量资金,搞好基础建设,年产量1000多吨。在销售上,立足本地面向全国,远销内蒙、湖北、黑龙江和辽宁的大连、盘锦等许多地方。从而让泉盛河的酒香在这个不起眼的山旮旯里再一次向四周弥漫开来。

    现如今,泉盛河酒酿造技艺被列入“朝阳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荣获“辽宁省著名商标”、“辽宁名酒”、“辽宁省优质白酒”、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奖”、“朝阳老字号”、“朝阳市农业龙头企业”、“消费者信得过品牌”等多项殊荣,早在2006年就顺利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2012年获“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地标产品)。

 

(作者单位: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下一篇:御 赐 牡 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