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近现代朝阳>晚清民国时期孙氏三杰

晚清民国时期孙氏三杰

发布时间:2022-01-21    阅读:358

晚清民国时期孙氏三杰

李道新

    有一种说法,晚清民国时期朝阳“纪家经济孙家政治”,又有另一种说法朝阳“滕家文章孙家诗”。纪家是指木头城子、台子一带的纪家,是个大富人家;滕家是指朝阳城内撰写诉讼等文章的滕氏兄弟;孙家就是龙城区联合镇山嘴子村的孙氏家族,主要是指考中举人、进士的孙宝璋、孙宝琮、孙宝珊三个亲兄弟。下面就来说说这孙氏三兄弟。

    朝阳市龙城区联合镇山嘴村是一个山清水秀、物产丰富、人杰地灵的小山村。这里有一个在清代嘉庆年间由山东登州府荣成县孤山后仁义村(今山东省威海市所辖荣成市靖海镇孙家卧龙屯)迁徙到这里孙氏家族。这个家族在清代有孙宝璋、孙宝琮、孙宝珊三兄弟考中进士、举人,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清代嘉庆年间,山东水患严重、满洲八旗子弟大量圈占土地、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嘉庆十八年(1813年)又爆发了天理教起义,山东人民饥寒交迫,饿殍遍野。破产农民和灾民不得不冒着危险“闯关东”,他们亲戚相引,邻里相迁,大量涌入东北、蒙古东部地区。孙氏家族的一支,在孙文盛的带领下,辗转迁徙到辽西的山嘴村。他率领家人“开垦蒙荒,披荆斩棘,树兿五谷”,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生活。经过几代人的顽强拼搏,“至曾孙荣贵,务农勤俭,家业日盛”。孙荣贵有孙宝璋、孙宝琮、孙宝珊三个儿子,他把三个儿子的教育当做家族兴旺、光宗耀祖的职责。他深刻地认识到,只有教育好子女,使其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能实现人生的价值。于是,他“先择当地名儒宿学为西席,课授子弟,及学业稍进益,博访词翰名贵为师傅,虽远在都城或外省,必多方延至,日供珍馐,隆礼待遇,稍有拂逆,必虚心折节,礼敬优渥,使之感动而后已。以是拥皋比者掬诚教授,日夕讲贯。于经籍文字无不深源,指示不吝金针”。在名师的教导下,孙氏三兄弟“学问精进,倍于寻常”。孙宝珊、孙宝琮、孙宝璋三兄弟分别于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光绪二年(1876年)、光绪五年(1879年)考中举人,孙宝琮又在光绪三年(1877)年考中进士。

 

     一、举人孙宝璋

    孙宝璋(1849-1930年),字炳南,号礼臣,又号圭臣。清道光二十九年二月二十四日(1849318日)生于直隶承德府朝阳县西六十里山嘴村(今朝阳市龙城区联合镇山嘴村)。清光绪二年(1876年)他考取了己卯科第六名贡生,光绪五年(1879年)孙宝璋以承德府府学廪生的身份参加了己卯科顺天乡试,中式第五十名举人,覆试一等第三十六名。

孙宝璋中举后,考取了孝廉方正知县,官河南临颍县知县,赈奖加知州衔,赏戴花翎。从此,走上了仕途。他在任期间“摧抑强豪,重修文庙,爱民勤政,卓著勋声”。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卓著勋声”的官员,在“重修文庙”时,其参与修庙事宜的书役以捐资修庙为由,贪污了大笔修庙资金。孙宝璋因此受到牵连而落人口实,遭人弹劾。光绪十七年十一月十六日(18911221日),清光绪帝谕“临颍县知县孙宝璋,勒捐科罚,罔顾民艰,修理衙署,派令书役捐办,尤属糊涂荒谬。蒋斌,孙宝璋均着即行革职”。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不甘寂寞的孙宝璋投奔河南督军鹿滋帅,在鹿滋帅的推荐下,在驻防胶州湾的清军守将章高元处营务处任职,开始一段军旅生涯。这期间发生了德军入侵青岛的重大事件。德国为实现其“东进”的侵略扩张野心,189711命令东洋舰队驶入胶州湾,不久,德军占领了青岛。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德《胶澳租借条约》,使青岛成为了德国的殖民地。孙宝璋《爪鸿集》卷六详细记载了1897年十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三日(农历)德军入侵,撤防青岛的全过程。面对穷凶极恶的德国侵略者,孙宝璋“手擎宝刀,誓以身殉”,“枪林身当危地,曾无惧马革”,“稳扎固守,寸步未移”,抱着必死的信念,决心誓死抗击德国侵略者,捍卫祖国领土。但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清军未发一弹一炮便痛失青岛。孙宝璋对此痛心不已,遂以诗言志。“筹款无方兵力单,目前息事且偷安。夷情险恶真鹰瞬,世变新奇竟损肝。专主和盘惟割土,粗通洋务便迁官”。“枢府成谋不用兵,欧夷窥破长骄横。强要租借违公法,立黜疆臣循敌情。恫吓有方来战舰,相冲无力许和盟。小民偏于洋人抗,螳臂当车奋臂争”。其悲愤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德军占领青岛后,孙宝璋“随同航海赴京,别图报效”。此时爆发了著名的“戊戌变法运动”,紧接着“公车上书”活动即在清光绪24年(1898年)918日,孙宝璋抱着富国强兵的志向以四万余字的《条陈实务策》上书朝廷,建言献策,可以说这是“公车上书”前后最长的上书条陈。上述四册被称为“督察院代表已革临颍县知县孙宝璋条陈”。每册均贴有签条:“第一册所陈皆筹饷之策,拟请留备预览。其饷章宜归一律一条,应请旨饬下兵部议奏”;“第二册所陈皆练兵之策,拟请留备预览。其饷章宜归一律一条,应请旨饬下兵部议奏”;第三册所陈多议论,拟请留备预览。其学堂工艺矿物凡四条,应请旨饬下大学堂,农工商总局,矿物总局议奏;第四册所陈多系议论,且有已见施行者,拟请留条预览。其论热河兵末积弊一条,应请旨饬下热河都统查奏”。孙宝璋的条陈从筹饷、练兵、学堂、工艺、矿物、热河军队的积弊等多方面研究分析,提出了具体方略,是一篇十分有见地的条陈。然而,因戊戌变法失败,此四件签条未形成谕旨。虽未形成谕旨,但孙宝璋提出的比较有见地的建议仍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可见孙宝璋对维新变法尽到了力量。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孙宝璋经鹿滋帅举荐,投右翼先锋军陈雨人,委为军装局负责人。大概是孙宝璋关心时政,锐意进取的缘故,他被“赏还原衔,前花翎知州衔”。不久即“改官广东,补新安知县,署防城海康县篆务”。新安县是今广东省深圳市的旧称,位于今深圳市南山区南头天桥北。海康县为今雷州市的别称。孙宝璋不仅做新安的知县,还负责海康县的政务。在此任职期间,他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政绩突出。但又因其内弟丛某贪污案受到牵连,被罢职回家。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五月至六月,孙宝璋先后联合其胞弟内阁中书孙宝琮、朝阳县举人邓锦雯、建昌县举人马之望以及当地的生员,候补训导、候补巡检、侭先把总、候补县丞、商民、耆民等,联合保释深陷朝阳县铧子沟民教不合一案的邓莱峰。后经马玉昆上书荣禄:“该邑绅士,前河南临颍县知县孙宝璋等,会同八行商民出具保状,保其永不滋事”。孙宝璋对抗洋领袖十分同情赞许,并为保释邓莱峰而奔走呼号。

    孙宝璋除在政界、军界任职外,还开办实业,承揽税收事务。曾在清光绪年间还开办过泉盛号酒厂。“泉盛号,位于联合乡下麻地,生产烧酒,开设于光绪年间,有23名工人,年产烧酒5万斤,产值5万多元。联合乡山嘴子孙宝璋开办。” 孙宝璋因开设酒厂,增加了大量财富。又在朝阳县城承包“外商税”(即城外捐税)。民国时期,朝阳县设有征收局,负责各种税捐。大约在此期间,孙宝璋承包“外商税”,所赢甚多,收入甚丰。先后干了八年,后经别人抬高承包税额,宝璋才被拱下台。孙宝璋还凭借任职多年的经验,包揽诉讼, 帮助别人打官司,也增加了个人收入。

    回到朝阳后的孙宝璋比较热心公益事业。光绪年间重修关帝庙时,孙宝璋与其他乡绅捐资修庙,并应主持所请撰写了《众绅商捐资重修关帝庙碑记》、《两世募化重修关帝庙落成碑记》两篇碑记。孙宝璋所撰的碑文“文辞精妙,书法工致”。其碑文有叙有议,简明扼要,其字端正方严,醇古浑厚,文章与书法俱佳,相得益彰,指墨间传递着学人雍容大度的书生气息。现在,这两块由孙宝璋撰书的石碑仍矗立在朝阳县文管所(朝阳关帝庙)院内。

    民国十八年(1929年),年近八十岁的孙宝璋还参加了《朝阳县志》的纂修。当年,周铁铮任朝阳县县长,当时正赶上热河省知府催促各县增修县志。于是周铁铮“筹经费二千圆,延聘邑内知名人士,克期开局纂修”。《朝阳县志》在清光绪二年时曾修过。据《朝阳县志?职衔名》记载,“监修,朝阳县县长,周铁铮。纂修:举人孝廉方正历河南广东各省知县,孙庆璋(孙宝璋后用名);举人第一届国会议员历任本县知事,沈鸣诗;举人荐任补用,赵鸿儒......采访,中学毕业生,孙树柽”。

    孙宝璋在诗歌创作上也有较深的造诣。留有《爪鸿集》11卷五册,仅在1897-1899年所写的《回访诗抄》就有百余首。如《过汤阴谒岳王庙 》“奇冤三字古今伤,偶过汤阴谒岳王。一代伟人桑梓重,千秋庙祀藻蘋香。奸臣铁像空遗臭,庸主金牌自速亡。含恨九泉灵不没,潇潇松柏咽风凉”。《感遇》“ 际会风云久未逢,等闲岁月付萍踪。门前谁敢题凡鸟,海上何特起蛰龙。偶破愁城村市酒,频惊梦境寺鸣钟。炎天昼永浑无事,稗说翻看页数重”。《阜城驲早尖》写名妓银顺“怀抱琵琶唱六么,小蛮风度最苗条。金莲印迹双弓履,玉柳传神一捻腰。笑粲朱樱知意属,曲拈红豆想魂销”。

    孙宝璋之子孙树海也颇有政绩。《朝阳县志》记载“孙树海,字冠芳,孙宝璋子。清代赈捐知县,分发河南,补上蔡县知事,调署淇县。民国遵新章,考取知县,仍汉南厡省,历署商邱、虞城、宁陵等县。宁陵任内,以请免黄河滩地加租银一万余两,乡民感德,城外立碑,以志不朽”。

    二、进士孙宝琮

    孙宝琮(1852-1884年),字子方,号璧臣,行二。以直隶承德府府学廪膳生身份参加丙子科顺天乡试,中式第五十八名举人(中举时年二十五岁),覆试二等第二十六名,清光绪三年(1877年)孙宝琮参加丁丑科会试,中式第一百零五名贡士,殿试三甲第一百名联捷进士,朝考入选。

    据《朝阳县志》记载“孙宝琮。字璧臣,宝璋弟。会榜下以内阁中书用。截取同知,补潮州黄冈同知,属高州梅录通判,颇有惠政”。孙宝琮在潮州黄冈(今广东省饶平县黄冈镇)任同知和高州(今广东省茂名市)梅菉通判(辅助知府政务,分掌粮盐都捕)时,管理地方的盐、粮、捕盗、江防、海疆、河工、水利以及清理军籍、扶绥民夷等大量事物。在任期间勤政爱民、打击豪强,政绩突出。

    孙宝琮在任内阁中书时,曾与其兄孙宝璋等联合保释深陷朝阳县铧子沟民教不合一案的邓莱峰。孙宝琮还参与了清光绪二年(1876年)《朝阳县志》的编纂,据《朝阳县志?沈鸣诗序》“维光绪二年(1876年),县令汤补臣毅然招集绅衿十余人,发册采访,并聘任邑先达孙璧翁(孙宝琮)、党鸾翁与诗家伯(沈芝),莅局编纂。可惜,他参与编纂的《朝阳县志》稿件后来丢失。孙宝琮还写了很多诗词歌赋,现存试贴诗两首,《赋得秋风起兮白云飞》、《露烟嫩蕊浦江春》。

    孙宝琮之死充满传奇色彩。孙宝琮广东黄冈为官时,属下有一个小吏欺男霸女、贪赃枉法、无恶不作、民愤极大。但这个小吏有一亲戚在朝廷担任要职,孙宝琮的几位前任因忌惮这位朝廷官员的权威,任其胡作非为,不敢招惹。孙宝琮在任时多次接到民众举报,也素知这个小吏的恶行。遂请示小吏在朝为官的亲戚,如何处置该小吏。这位朝廷官员有意偏袒,并敷衍孙宝琮,说随你处置。孙宝琮为伸张正义,立案审查,搜集其罪证,最后将这个罪恶满盈的恶霸处死。小吏在朝为官的亲戚(有说是李鸿章)遂怀恨在心,寻机报复。这年,孙宝琮的父亲孙荣贵去世,孙宝琮匆忙从广东回朝阳山嘴葬亲。待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朝中传来圣旨叫他去见朝廷,入朝时辫子根部扎的白孝带外扎红头绳以作掩饰,但当跪拜慈禧太后时露出了红头绳裹着的白孝带,受到相关朝臣的非议,按当时的规矩,此为大不敬,遭到申斥,并令其回家丁忧三年。朝廷的那位官员终于找到伺机报复孙宝琮的机会,于是,假传圣旨,派兵将孙宝琮斩杀于古北口。孙宝琮的随从,只得将其尸首缝合后,运回山嘴村埋葬。

     三、举人孙宝珊

    孙宝珊(1855-1917年),字蕴川,字铁樵,号献臣,行三。生于咸丰甲寅年五月十三日。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以直隶承德府附学生身份参加癸酉科顺天乡试,中式第二十五名举人(中举时年二十岁)。中举后,赈捐内阁中书,截取陕西同知,补定远厅同知,属郿县事。赈将赏戴花翎。辛亥革命后,归里,服务相邦,积劳病殁。

    孙宝珊才华横溢,他的三篇举人试卷《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所以行之者一也》、《孟子曰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深刻阐述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点,文笔流畅,鞭辟入里。他还善于写诗赋,现存试贴诗《湖南密涵万象虚》一首和《凤鸣岐山赋》一篇。现存有《清沟西五家子梁碑文》和《题兴中州道鲁华都也先公平治道途碑记》。

    山嘴孙氏三兄弟祖上由山东荣成迁徙而来,因勤劳节俭,家道逐渐兴隆,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户。其父孙荣贵是清朝贡生,十分重视教育,到处聘请名师大儒,教授三个儿子。三兄弟勤勉好学,二十几岁就考中举人进士。三个亲兄弟都中举人进士,这在东北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三兄弟才华横溢,文采飞扬,为朝阳文学史留下了宝贵财富。他们做官勤政爱民,做了许多有益百姓的好事,特别是他们刚正不阿,敢于惩治恶霸和不轨之徒,以至于孙宝琮遭受诬害。孙宝璋竟然在德国侵占山东半岛和戊戌变法运动中表现出了强烈的爱国热情和进取精神。由于家道昌隆,山嘴孙氏兄弟在朝阳做了如修路、修庙、修史、施粥、送粮、助讼等许多善事,受到了家乡人民的广泛赞誉。孙氏三兄弟的事迹,反映了朝阳人聪明好学、正直善良、嫉恶如仇、视死如归的民风民志,是我们应该引以为傲的杰出人物。

 

(作者:龙城区博物馆原馆长、研究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