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从女神庙解读牛河梁红山 文化时期的建筑与陶衍生

从女神庙解读牛河梁红山 文化时期的建筑与陶衍生

发布时间:2022-01-21    阅读:273

从女神庙解读牛河梁红山

文化时期的建筑与陶衍生

 

赵国远

 

中华民族建筑的发展过程是从穴居到半地穴再到地面建筑。穴居是指旧时器时代的天然洞穴,半地穴式建筑是新石器时代开始出现,在建造半地穴式房屋时,氏族先民对其形体,功能结构以及排列分布都十分考量,当生产力水平达到一定高度半地穴式建筑则被地面建筑所取代。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的建筑无论在技术上和艺术上都达到了一定高的水平,成为世界建筑史上同时期最富有民族特征的建筑之一。

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的建筑形制。以西辽河流域的牛河梁红山文化女神庙建筑为例,它是至今为止最早的半地穴式建筑案例之一,它向我们展示了远古社会房屋建筑的最基本的形式。远看,是个座落在溪水旁坡岗上的“一”和“土”字型窝铺,近瞧,窝铺开口处分别有一个通往“土”字建筑的向下斜坡和通往“一”字建筑的向下台阶,两个相对的小门道通往室内。室内是半地穴,室内地面要比室外地面低,平整坚硬而光滑,是一层人工仔细加工的硬土层。“一”字建筑室内平整,“土”字建筑建在坡地上,所以室内也略有坡度。整个建筑外形采取红粘土,草拌泥混合多次涂抹滚压而成,上用黄排草覆盖增加房屋的坚固耐用性。

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建筑理念,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解读,一是红山文化信仰;二是女神庙建筑方法及技术含量;三是女神庙建筑功能区划分及周边环境布局。

1、红山文化信仰

何为牛河梁红山文化信仰,笔者认为那就是崇拜天地神明和祭祀祖先的自觉行为。流传几千年的传统习俗文化深深植根于中华民族血脉,不但影响着先民的思想与行为,在当今社会仍旧保留遗存着大量民俗习惯。如除夕,上元节祭天,中元节祭地,下元节祭水,腊祭祭祖先等等。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彰显了华夏五千年传统习俗文化对后世的影响。五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这里设坛建庙,庙坛冢金字塔等发现充分证实了阶级社会的形成。

为什么女神庙建筑由“一”和“土”两部分组成?《易经》讲到“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天地之大德曰生、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易经》和《说文解字》所说的“土”都指的“地”,《说文解字》说的“土”:“地之吐(吐生万物)生物者也。二象地之下、地之中,中间的一竖如植物从地里长出来的样子”。《说文解字》对地的解释:“元气初分,轻清阳为天,重浊阴为地,万物所陈列也”。我们谈论的“盘古开天”说。地不仅生万物,为万物母……。通过这些解释说明,可以断言“土”型制的建筑中供奉的“西北室女娲娘娘(也称母祖、老母或地母),东北室供奉伏羲”。二者都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先祖。为什么这么说呢?源于女系氏族生殖崇拜。社会发展是以母系社会开始的,最开始的母系社会顾名思义就是母权制。在女娲崇拜以及其所演化出的种种传说与礼俗中,尤其是在牛河梁女神庙出土的女神像可以清楚地看到,女性崇拜并不在于异性个体对生命个体带来的快感,而在于其创造生命的功能。在牛河梁出土的玉猪龙形体上看,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胚胎”,预示的生命的开始,这种崇拜乃是极强烈的生殖欲望的体现。可见佩戴玉猪龙的人具有通天地,掌握生殖大权的特殊人物。“女娲卜天说”乃是对巨大生殖意义的阐释与颂扬。以上是庙宇建造格局起因之一。

《道德经》第四十二章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老子的宇宙生成论。他的宇宙生成观也来自五千年红山文化。这里老子所说的“一”、“二”、“三”,是指“道”创生万物的过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二、土),也可以理解为“天、地、人、万物”。这一理念早在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从女神庙建造上都体现得十分清楚。“土”型多单室建筑,我们称之为母祖庙(先祖庙、地母庙、老母庙、娲皇庙都可以),称女神庙不太贴切,原因是神属于中性身,而在母祖庙里出土文物却是女性硕大乳房残块,是母系社会最具说服力的物证。笔者认为南单室称太阳神庙(天神殿),为何如此分析和划分?源于祖先对天地的朴素思想。“土”代表地,“一”代表天,牛河梁红山文化主持祭天地的人就是那时的最具神权和族权的族群首领“巫”,“巫”字原本造字写法是上“一”横,代表天,下“一”横代表地,天地中间是“人”,意思是说通天地的有神通的人,只有她能够穿越庙宇之间,也只有她可以行使女娲占卜天地的权利。这也正是女神庙修建只能一两人通行的根本原因,两个单体建筑相距很小的原因所在。综上所述,源于红山文化信仰,庙宇建筑型制就约定俗成建造出了自己的风格。

2.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建筑方法及技术含量

女神庙如何建造才坚固耐用?大体分七步实施。第一步挖地槽。先民按巫师执意在吉日吉时,在选好地点,用特殊的宗教仪轨,举办一次开工仪式。然后放线挖地槽,这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半地穴(如今在民间仍有开匡打地基之说)。然后平整夯实;第二步用木杆在地槽周边和中间立柱,同时将屋顶用木杆搭建,固定牢固,形成房屋整体框架结构,也就是完成房屋骨架搭建过程;第三步将秸秆围在整个框架周围和屋顶,并用草绳固定,值得一提的是,屋顶用秸秆填充半弧形,民间称发穴,增加整个建筑牢固性;第四步是房屋涂泥技术,主要是用来防止透风,防雨防漏防火。采用牛河梁特有的高粘度的红粘土,和成泥抹在秸秆上,再用泥巴做成的泥钉板在泥墙压实,这是抹泥的第一道工序,称“打底泥”;第五步待泥巴晾八成干的时候,再抹二遍,同样办法用泥丁板压实,这个环节称加固,晾干八成,再抹第三遍泥巴,同时把墙体压抹光滑美观,这个环节称压面;第六步撤去木杆,待泥巴干透后,放入柴草将秸秆点燃烧制,使整个建筑浑然一体分外坚固;第七步检查裂缝用粘泥浆加以修补,再将屋顶用黄排草排起来,防止雨雪沙石和风吹日晒,到这为止房屋就基本建造好了。然后是室内塑神像,由于室内空间小,所塑神像属于半浮雕。待神像塑好后,为神像面部和唇部涂上天然的红色石料。把室内墙体用泥抹光滑,在内壁上用石料颜料画出彩色纹理。地面用粘土打压平,神庙就完成了。

先民半地穴式民居也是采取这样原理建造。值得提出的是半地穴民居因为体量很小,所以在规模上、用工程序等方面就没有那么复杂繁琐了,即便一个比较大的居室,也不过只容下三四人,正常的也就是一两人,无论居住空间大小,地面都要用草木灰(炉灰)铺垫一定厚度,而且还要掺和粘土压实,这样才会起到防潮保暖作用。由于体量和做工质量等方面因素,才够在四五千年后留下遗址。牛河梁石臼等生产生活文物的发现足以证明这是先民的居住址。

3.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建筑的必然性和对后来民居建筑的影响

为什么说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建筑是一种必然现象。其一,红山文化信仰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决定了女神庙的建筑格局。其二,气候条件变化和先民们对大自然的驾驭能力决定要这样建筑。在红山文化时期,由于南北方温差、湿度不同,四季分明,昼夜和四季温差有明显变化,这就使先民对居住条件有了很高的要求,从洞穴居住转化到半地穴居住,改变了居住环境,提升了居住质量。而且也避免了寒冷和野兽的侵袭与干扰。其三,建筑的原材料单一匮乏但却实用又很廉价,这就是牛河梁特有的粘土。女神庙和民居建筑也将粘土与火的完美结合,创造了人类赖以生存的古建筑和陶制品,这也让先民学会了用以避风、遮雨、加固房屋,并逐渐发展为制作陶器、砖瓦,以及掺杂砂石的夹砂建筑墙体和夹砂陶制品,也学会了用炉灰防湿防潮的方法。

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建筑对民宿建筑的影响。由于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先民从半地穴建筑中走了出来,走向了地面建筑。但其建筑风格和手段还延续着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建筑理念。这里主要指黄河以北地区,在近代和现在比较偏远的山区,我们仍然能够看到用泥垛起的泥墙和用泥捶的房顶,还有用粘土夯实的地面,这些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耳熟能详。

红山文化陶与红山文化时期的建筑孰先孰后无从考证,或许陶发明远远早于建筑。陶最初的制作一定是从模具开始。个人认为葫芦是最好的实物证据。葫芦最初应该用于盛黍谷、盛水、装猎物,为了使葫芦经久耐用,先民们在葫芦外涂抹黄粘泥,把涂有粘土的葫芦泥罐里外放上柴草用火烧,最后葫芦被烧毁,留下了完美的陶罐,结果泥层被烧结成坚硬如石的陶质,发明了陶器。先民发现经过烧制的陶器完全不漏水,这样的陶罐不但能盛黍米食物,能装水,还可以烧煮食物。先民还发现打碎了的陶罐,在屋顶漏雨时,用破碎的陶片盖住屋顶破损处,省力而且简单,先民由此得到启发,烧制专门用来覆盖屋顶的陶片,从而发明了瓦。由于先民对制陶工艺的不断掌握,后来又发明了陶碗、陶盆、缸等其它实用器皿,还有大量的祭祀器皿,乃至于生产生活工具等等。

总之,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女神庙建筑、民宿建筑,乃至于牛河梁陶之品的衍生发展,无论在技术上和艺术上都达到了一定高的水平,成为世界建筑史上同时期最富有民族特征的建筑之一,使红山文化时期成为半地穴民宿和陶制品广泛应用的重要时代。这一建筑格局的出现正是当时先民的思维进步所致,是远古建筑和陶的发展一次飞跃,也是人类文明的一次重大进步过程。

(作者:凌源市历史文化研究分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