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物览胜>关帝庙及庙内三宝

关帝庙及庙内三宝

发布时间:2021-06-25    阅读:124

关帝庙及庙内三宝

段洪恩

                                   关

  位于市内北大街距离大凌河坝上路约100米处,有一座关帝庙,整个院落占地约4100平方米,是在一座已经废弃的庙宇旧址上翻建的,其旧址辽代称之为灵感寺,元代称之为大法通寺,明代因战乱废弃,原庙建造年代已无据可考,但根据历史上庙宇修建习惯以及现存的其他佐证推断,建造年代约在北魏与隋唐时期,主要依据是1963年在清理院内已经倒塌多年的东塔(朝阳三塔之一,现已倒塌只剩塔基)地宫出土的《东塔经幢》记载,该塔曾经在辽开泰六年(公元1017年)再建,名曰“无垢净光大陀罗尼舍利塔”,2013年,朝阳县博物馆工作人员对塔基清理时又发现,塔基底座里有汉砖及唐砖被砌在了塔基里,而且还有废弃的粘有白灰的旧砖块,还有早于辽代的建筑构件以及唐代莲花钩头(也叫猫头,一种扣在瓦脊上的半圆形瓦头),更加证实了东塔被二次修建过。又根据古代建筑原理,先有庙后有塔或塔庙同建的原理,可以推定,在魏唐时期,此处就有名字不详的古代建筑。

  至清初,由山西一在朝阳经商的曹姓大户倡导发动当地一些大户商贾集资,于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至乾隆36年(公元1771年)在此旧址修建关帝庙3间,并在殿内塑关公像及关平周仓像,又在中轴线上建棂星门、牌楼、马殿、仪仗殿,还在关帝庙前增设卷棚。又建附属建筑药王殿、财神殿、佛殿(18罗汉殿)、观音殿。东西配房各三间,东伙房西廊坊各五间。院内11道月墙,单独成6个院落。由剃度僧人照钵为住持,负责维护管理。期间香火旺盛,成为朝阳一景,一直到清末照钵坐化老去。

  1949年后,因为历史的原因,僧人被有关部门遣散,关帝庙被当做了朝阳市医药公司和百货公司仓库,但庙内文物没有遭到破坏。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受“破四旧”的影响,庙内很多文物都遭到了破坏,尤其是一些泥塑的佛像等,基本上都没有了。而且,当时因为很多人都没有房子住,这两个系统的职工和文化部门的人就陆续搬进了庙内佛殿居住,使庙内的整体格局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一直到1984年,在上级有关部门的关注和过问下,朝阳县成立了县文物管理所,将关帝庙交给文物管理所管理使用,并于1984731日采取强制措施将庙内住户全部迁出。同时在辽宁省政府已经拨付专款的基础上,增拨专项经费,开始对关帝庙的庙宇及遭到严重破坏的东西进行抢救性归位和修复。1984年首先修复了棂星门和牌楼,1985年修复了马殿、仪仗殿、东西配殿,1986年修复了观音殿、东伙房、西廊坊,1992年修复了关帝殿的关羽关平周仓三尊像和财神殿的财神以及药王殿的药王、火神、马王塑像。经过八年的努力,关帝庙大体上恢复了原样,在1992年下半年开始对外开放。1993年,又恢复了佛殿的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十八罗汉佛像,还恢复了观音殿的铜观音佛、弥勒佛、地藏王菩萨像,1995年恢复了钟楼。2003年,由于城市改造,四周建筑及路面都高出了关帝庙,为防止水患,又把棂星门和门前的石狮子以及牌楼整体抬高了1.4米。

  关帝庙内的附属建筑原有钟楼及牌坊明柱和石雕蟠龙旗杆两根,东侧一根已倒掉多年,现仅存旗杆座,西侧一根也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被拦腰震断,仅剩石雕蟠龙杆和底座共6米,还有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的铁狮子一对,嘉庆九年(1804年)紫铜大钟一口,嘉庆11年(公元1806年)紫铜大鼎一口,药王殿和财神殿门前石雕垂花门楼各一座,在石雕垂花门楼两侧各有九幅石雕栏板,东侧为佛教八宝分别是轮、螺、伞、盖、花、瓶、鱼、长,另一幅为日月乾坤太极图。财神殿9幅为吉祥瑞兽,把各种动物的优点集中到9种动物身上,表示为吉祥如意万事顺心。

  1988年,关帝庙被辽宁省人民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一对琉璃望天吼

  据文物界权威人士讲,这对望天吼属于清三彩,为清代佛教供奉之物,而且是从宫内流出,在全国绝无仅有。原为四只,其中一对在北京,一对在朝阳。北京的两只,其中一只在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流失已经不知所踪,另一只在清政府衰退时被太监盗走卖到了杭州,此后不知去向。目前国内仅存朝阳这两只,可见弥足珍贵。这两只吼为陶瓷质地,外挂一层釉彩,通高400厘米。须弥座高230厘米,吼高170厘米,琉璃座长90厘米,宽65厘米,腰长62厘米,宽38厘米,蹲坐在须弥座上。须弥座下部正面雕一龙头,龙头两侧雕有如意花纹,如意花纹上雕有双层俯莲,俯莲上为蟠龙束腰,两侧束腰下方雕有灵山海水,东侧束腰正面下方雕有海水宝塔,其余图案皆为二龙戏珠。束腰上雕有双层仰莲,仰莲的上层四面各雕有两条赤龙,龙首皆向右侧。再上层为双层双瓣仰莲圆形座,须弥座上的望天吼,吼首仰起,张口,口内含宝珠,四肢立起,后肢弯曲,呈蹲坐状。头长双角,毛发为紫色。项戴金铃,形态神奇,做工十分精湛。

相传这对望天吼制作于清代,是地方少数民族(民族不详,现已无据可考)向清廷敬献的贡品。来到关帝庙安身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在乾隆年间,关帝庙的主持僧照钵为修建关帝庙外出化缘,途中和私访的乾隆皇帝及随身大臣相遇,数日同行相处甚好,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临分手时,照钵问乾隆,家住何方及姓氏,以后怎么样才能见到?乾隆回答,你以后可以到北京大院找我。此后不久,照钵到了京城,到处找叫北京大院的地方,一连多日竟然没有找到,心中郁闷。在斋饭馆就餐的时候,一边吃饭一边自言自语,北京大院到底在什么地方?什么样子的院子是最大的?恰巧被一个跑堂的听见,就挖苦他说,北京最大的院子是皇宫,可那不是你去的地方。照钵一想也是,那确实不是自己能去的地方。但他见朋友心切,还是经常去皇宫外转,希望能碰见老朋友。巧的是,有一天,还真的在御花园北门遇见了私访归来的乾隆,就把照钵领进了皇宫。在皇宫内,照钵对宫内的两对琉璃望天吼爱慕有加,临走的时候,乾隆说想送给他一件礼物作为纪念,照钵说,别的不想要什么,就想要一对琉璃望天吼,乾隆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并派人将一对望天吼送到了朝阳。另一种说法是,关帝庙里的主持通过贿赂清宫的太监用钱买来的。据后人考证,根据乾隆48年《重修关帝庙碑》记载,有“皇上派太监那公修缮关帝庙”之说,推测应该是皇上所赐,多数专家同意第一种说法。

    1963年,辽宁省副省长王梓木来朝阳视察文化工作,说这对东西属于非常珍贵的文物,不宜放在朝阳,建议应该提高存放等级。此后,被辽宁省博物馆运走,放在省博物馆收藏。然而,被运送到省博物馆提高保管等级的这对望天吼,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没有躲过浩劫,被红卫兵当做“四旧”砸成了几十块碎片。好在省博物馆有人冒险将碎片仔细保存了下来,浩劫过后将其粘贴复原,放在了大门前,供游人观览。1992年,关帝庙对外开放,经朝阳县与文化部门多次协商,省文化厅终于同意将望天吼物归原主,移交给朝阳县博物馆。运回途中,因缺乏经验,致使黏合部位全部开裂散落,经朝阳县博物馆工作人员历时多日,重新黏合复原,放回原石雕吼座上,让这件历经磨难的宝物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成为关帝庙的镇店之宝。

清代铜钟

  嘉庆七年(公元1803年)铸造。通高1.6米,口径1.25米,厚约0.05米,重约一吨。属国家一级文物。

  此鐘的独特之处在于,历史上的绝大多数钟都是一次浇注成型,而此钟却是先浇注出钟坯,然后由人工雕刻出文字和图案,做工可谓之繁杂细致别出心裁。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科学研究价值。

  钟口由八个荷叶组成,在4个方位的荷叶上,雕有4个圆月形状的撞击点。叶上雕有8尖状凸弦纹,尖状弦上又有一凸弦纹,纹上雕有四窗四钱眼,四窗由八角四竖组成,四钱眼内刻有铭文,从右向左依次为:京都打磨厂北官圆钟李北厂,铸匠李镛,同男长发率孙焕虔造;直隶古北口外,承德府朝阳县居住户铺户居民閤会众善人等;本庙主持僧同弟子照钫、照钵、照钲、门徒普宇、普岱、普岘等9人敬立。凤凰山延寿寺,凤凰山朝阳洞,牤牛营长安寺,麒麟山闻仙洞。

  其上又雕一大二小凸弦纹一周,弦纹上又雕二窗二碑四钱眼图案,正面碑,碑下为双莲须弥座,碑左碑右雕有飞龙各一条,碑首雕一正面飞龙,碑文阴刻“大清嘉庆七年九月诚造”。钱眼内阴刻铭文,从右向左依次为:法轮常转,皇图永固,帝道遐昌,佛日增辉。背面碑周围的图案与正面相同,碑文阴刻“关帝庙铜钟一口永远供奉”。

  再上又一弦文,纹上雕刻双重俯莲瓣,莲瓣尾处内收,前后左右刻有4个传音孔,再上弦纹逐渐收为圆顶,顶上为钟钮,钮为双首四足一龙身桥型钮。

  文革期间,被人当做废铜卖到了废品收购站,在收购站打算把铜钟化作铜锭的时候,发现溶化炉的入口太小,必须砸碎才能送进去。于是就让工人用大锤把它砸碎,但是,在砸的过程中,铜钟因为质量很好,几番下来,并没有出现一点裂痕,而且发出的声音很大,震得工人耳朵疼。于是就放弃了原来的想法,将铜钟扔在了一边任凭风吹日晒。此举被好事者编成了故事,说铜钟是有灵性的东西,有神灵保佑,凡人想砸碎它根本就不可能,砸它的人耳朵都怎么样怎么样了,为铜钟增添了一层又一层的神秘。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对铜钟动歪心思了。一直到1976年,故事传到当时的一位很有责任感使命感的干部县文保组长陈瑞峰这里的时候,在当时政治环境还很恶劣的情况下,他冒着很有可能被人指责为保护“四旧”的风险,出面和收购站交涉,希望能把这件珍贵的文物送还给关帝庙。但收购站认为送还不可以,必须按照收购价赎回。于是经陈组长几次和上级部门请示,最后由政府出资600元人民币,将铜钟购回放在了市内佑顺寺。1992年,佑顺寺和关帝庙已经分别归朝阳市和朝阳县管理。经朝阳县政府征得市有关部门同意,才将铜钟以及一对铁狮子运回了关帝庙,将铜钟挂在了关帝庙东侧的钟楼上,供游人观赏。

石雕伏听甬及男女侍甬

  国家一级文物,制作年代为辽代。此类文物,始于唐代盛行于宋代。伏听甬的作用类似于警卫,匍匐在地,全神贯注,是专职倾听地府外部动静的神煞甬。而侍甬属仆人类。曾有规定,必须是四品以上官员才可以享用,但因为是埋在地下的东西,民间有钱人也频频效仿,所以,后人考古也不能认定墓中有此物墓主人就是四品以上官员。

  1988年,位于朝阳市东南18公里的朝阳县孙家湾乡(现双塔区孙家湾镇)平房店村一农民在春天整地的时候,挖出来一个洞,下去一看,里边有六个石人,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朽烂东西,感到晦气,就把六个石人捡起来扔到了地旁的水沟里,并将事情说给了村里人。有村民觉得他扔掉的应该是文物,就报告了乡政府,由乡政府报告了县文物管理所。经文物管理所专业人员勘查,该洞没有墓志,根据墓内现存的一个棺床、一个不完整人体骨架、一个铁矛、六个石人、三块画像石以及画像石和石人的脸部特征及发髻特征分析,应为辽代早期下级军官墓。墓内已被移出的六个石人为:

  两件石伏听,均为俯卧状。因1975年在江西南丰县出土的宋政和八年随葬同类素胎瓷甬其底座墨书“伏听”二字,随俗也称之为伏听甬。

  一件面向左侧,短发,睁眼闭口,右耳贴地,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双腿弯曲跪地。身着长袍,腰束双道带,袍下微漏足尖。通长61厘米,通高16.5厘米,通宽30厘米。另一件面向右侧,左耳贴地,发中分,屈肘前伸,双手平置于头两侧,服饰与前件相同。通长61.5厘米,通高17厘米,通宽30厘米。其作用相当于主人的内卫,通过趴在地上可以听到远处的声音,

两件男石侍甬,发中分,头顶带束双髻,足穿尖头鞋,立于长方板型石座上,其中一件内着袍服,外罩对襟短服,袖子较宽,上印朱红色六瓣牡丹团花,袖手于胸前,上搭一巾,折成条状。座高9厘米,带座通高80厘米。另一件身穿团领短袖袍服,上印朱红色牡丹团花。叉手于胸前。座高4.5厘米,通高67.2厘米。

  两件石女侍女甬。发中分,涂成黑色,足穿尖头鞋,立于长方板型石座上。其中一件以带束双髻于耳后,身着立领偏襟窄袖袍服,束腰带,打结于前,叉手于胸前。座高4.5厘米,带座通高63厘米。另一件头顶以带束双髻,内着长裙,外罩对襟窄袖服,上印朱红色十瓣团花,鞋呈团型,双手相叠置于胸前,左手在上,掌心托一钵型物,座高4.5厘米,带座通高60厘米。

  此六件石甬,在以往的辽代出土文物中应属不可多得的珍品,其中两件“伏听”,对研究辽代葬仪制度及古代墓葬中“明器神煞”的沿革变化提供了重要材料线索。

  (此文参照了孙国平、杜守昌、张丽丹1992年作品“辽宁朝阳孙家湾辽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