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思想文化>喀左及国内早期青铜器铭文考释(1)

喀左及国内早期青铜器铭文考释(1)

发布时间:2021-06-22    阅读:184

                           喀左及国内早期青铜器铭文考释(1

                                         张洪波

                注:文章中的青铜文字因无法录入,故空缺

    上世纪辽宁省喀左县山嘴子镇马厂沟,平方子镇山湾子、 北洞、坤都营子乡小波汰沟,大城子镇咕噜沟发现六批青铜器窖藏,出土青铜容器62件,其中大部分青铜器上有铭文,学者们对铭文也进行过考证,因早期时代判定存在错位,文明起源地又误认黄河流域,加之研究方法上落后,破译出的文字不可能都十分准确。随着中国文明源头在辽宁牛河梁被发现,重新认识喀左青铜器的使用主人和时代问题就已迫在眉睫,重新破解这几批青铜器文字内容已是大势所趋,经过复位研究,同时参考夏商移民带到北京、安阳、周原、泰山、洛阳等各地青铜器铭文,基本可确定这六批青铜器铭文大部分是夏、先商时期铸造,少部分为早商时期,个别可早到五帝时期。打破了传统的中原地区是文明源头说法,初步理清了青铜文字来源、流向、时代以及研究方法上所存在的问题。由此提高了我国学界对中华文明史研究的深入认识。

、喀左青铜器及人文地理环境分析

1.马厂沟青铜器窖藏

1955512日,热河省凌源县山嘴子乡(今属喀左县)海岛营子村民唐永兴等人,在马厂沟小转山子种地时发现青铜器窖藏,共计十六件,鼎、盂、壶、尊 、盘各一件,甗、卣、罍各两件,簋三件,另有两件出土时击碎,铜器上多有重复焊接和烟熏火燎痕迹,发现鲧、禹(夏)、盘庚、中国等铭文。铜器窖藏埋在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内,附近城圈子、大转山子、黑山头的发现也属这一时期遗址。

2.山湾子青铜器窖藏

197412月,喀左县平房子乡山湾子村民,在平整土地时发现一处青铜器窖藏,出土铜器二十二件,鼎、鬲、盂、尊、卣、盘状器各一件,甗、罍各三件,簋十件,其中十五件有铭文,铭文有后稷、河伯、后羿、少康、杼、槐(芬)、芒、不降、发,地名有阳翟、西王母、安邑。在窖藏西、东北一公里左右分别发现有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

3.北洞青铜器窖藏

197336日,喀左县平房子乡北洞村民,在村东南小山挖石头时发现青铜器窖藏,出土青铜器六件,其中罍五件,瓿一件。发现夏君王不降、商迁都邢铭文。同年528日,考古人在一号窖藏东北3.5米处发现二号坑窖藏,出土青铜器六件,方鼎、罍、簋、带嘴鉢形器各一件,圆鼎两件,发现夏君王启、扃、商王迁都相、耿铭文。窖藏附近山坡、临河平地分布有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和墓葬。

4.小波汰沟青铜器窖藏

1979年,喀左县坤都营子乡小波汰沟村民发现青铜器窖藏,出土青铜器十件,圆鼎、夔纹鼎、簋、盘、铃首匕各一件,罍五件。此窖藏材料一直未见正规发表,从其它刊物综合报道中可知铭文,有颛顼、夏篡政君王后羿、寒浞,先商君王王亥、上甲微、地名奄等。笔者沿着小波汰沟村北调查,在沟壑两旁发现两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

5.咕噜沟青铜器窖藏

1941年,在喀左县大城子镇咕噜沟村发现青铜鼎两件,铭文不详,铜器也不知去向,铜鼎出土于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北部边缘。

喀左六批青铜器窖藏,附近都发现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北洞两批窖藏填土内还伴有夏家店下层文化陶片,马厂沟窖藏就埋在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内,表明这几批青铜器应与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有直接关系。有学者认为喀左青铜器是因战争从中原带过来的,笔者认为如果是因战争没必要携带重器。也有学者认为青铜器主人是魏营子文化类型,如是,可窖藏附近并没有发现魏营子类型文化遗存,这种可能性也不大。纵观夏家店下层文化时代,早期可接近牛河梁红山文化,晚期郭大顺先生认为丰下遗址晚期相当于二里岗文化时期。碳十四测定也支持许多遗址结束于商代中期。这样使我们联想到喀左青铜器窖藏,可能是盘庚离开辽西前特意为后人留下的。

喀左青铜器属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可行性分析。夏家店下层文化分布于西拉木伦河以南,辽河以西,渤海以北,永定河以东,中心地区在辽宁喀左、凌源两县,考古资料证实在牛河梁红山文化时期,就已发现冶炼坩埚遗址和小件铜器,牛河梁文化二期以后墓葬随玉现象剧增,应是青铜器出现的又一佐证,朝阳半拉山子红山墓玉芯从规整圆弧痕迹看应是金属工具所为。《史记·孝武本纪》记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珣应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龙七十余人。”首山、荆山其意挖下部分能看见远处,综合分析建昌县老大杖子乡南天门符合这个条件,山顶两侧石壁凹下部分确系人工凿成,山石含铜很高,看上去发绿如青铜色,山北阳坡又有明显人工挖沟痕迹,下挖不知是否会有居住址或炼铜址。《左传·宣公三年》“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枚,铸鼎象物”。此“物”多数学者认为指动物,喀左青铜器不仅有动物纹饰、动物铸件,甚至铸造整体鸭形动物,这种鸭形器可能就是最初所称的鼎,而鸭形器在全国其它地区都不见。出土的青铜器纹饰、器型在红山、夏家店下层文化中都能找到原形,而与全国其它同期文化比较确相去甚远。综合分析喀左青铜器无论是从矿石原料来源、青铜冶炼遗址,史书记载与现代遗迹吻合,器形、纹饰同陶器的仿制,还是遗址内或墓葬出土,诸多条件都能支持喀左青铜器归属夏家店下层文化范围。

青铜文字内容释译

喀左青铜器文字时间跨度长,从五帝到早商时期。来源复杂,有五帝时期铭文,夏系铭文,夷系铭文,商系铭文。内容广泛有人名、地名、事件和历史传说。本文拟分三个时期,打破单位界限,重新按时代组合分叙。五帝时期,喀左发现材料较少,借用全国其它地区材料做补充介绍。夏朝时期,按夏系君王表先后顺序排列介绍,空缺借用其它地区材料,夷系后羿、寒浞铭文放到夏系同期排列。商系铭文发现较少,这里将先商部分放到商系一并介绍。本地没有的君王铭文,本文结合全国发现对已识铭文做适当补充介绍。

1 .五帝时期铭文  

 

           鲧父癸铭文,马厂沟出土,原报告识“鱼父癸”。字典上说鲧是一种大鱼,禹的父亲。《鲧禹神话考》“鲧乃大鱼,属黑暗神,处蒙昧期”。《鲧禹治洪水神话的重新阐释》“认为鲧是鱼,禹是蜥蜴”。《山海经· 海内经》“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命祝融杀鲧于羽郊”。考黄帝至盘庚时期,所有帝王大臣中只有鲧有鱼偏旁,鲧治水失败恐怕与修水库养鱼有关,不懂引渠灌溉农田,后被舜赶出阳城。如果是捕获一条鱼没必要把他铭记到青铜器上,再者也不会把鱼称为父亲。因此这条鱼不可能是简单的鱼符号,代表人名可能性较大。鲧在世时自命不凡,很可能把水库能生长大鱼作为人生辉煌业绩加以标榜,因此我们把这个字释鲧。鲧被流放羽山不久就已去世,这说明禹为父做铜簋很可能还在五帝时期。父癸是儿女为父做器时间,癸时是天干中最后一段。鲧铭文在北京,河北易县,山东青州,陕西扶风、岐山、凤翔,河南鹤壁都有发现,其中安阳殷墟孝民屯M1713商墓,集中发现国鲧铭文。《殷周金文集成》2117为鲧和昆仑丘铭文,透露出羽山可能就在昆仑山附近。

 

     后稷尊铭文,山湾子出土。后稷又名弃,帝喾元妃姜嫄氏之子,曾被帝尧推举为“农师”,舜命其后稷。《史记·周本纪》“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淮南子·坠形训》“后稷垅在建木西,其人死复苏,其半鱼,在其间”。《诗经·大雅·民生》介绍后稷怎样收获、脱粒、加工成熟食品,把它们放在祭祀的豆器里,尊祖配天,香喷喷的熟食,很快连上帝也高兴享受。铭文剖析,外形像半个鱼,符合《淮南子》记载,上部三个标记,两次转折性人生,一次弧线遇人溜走,这与《周本纪》记载一致。往豆形器里放干粮形状,与《诗经》记载也吻合,下边竖道可能意巨人迹,由此我们认为此铭文就是后稷。

鲧、后稷作为五帝时期大臣身份,还留下许多带铭文青铜器,可想与此同时期君王尧、舜会有更多铭文青铜器,史书记载黄帝时期已铸造三个青铜鼎,是否有铭文? 少昊、颛顼、帝喾铭文又以啥形式出现? 笔者本着当时君王政绩、名称含义、造字原则做如下探讨。

 

                 黄帝作为中华民族人文始祖,历史即使留下名字就应有其相应的标记,鲧标记是鱼,黄帝标记可能性最大的就该从龙、凤、龟、麟四神中任选其一,黄帝出生于轩辕丘,有学者认为轩辕与天鼋同意,天鼋就是龟,龟既能在水里又能在陆地,长寿神灵,黄帝都城积石龟遗迹长达100多米可谓气势磅礴、雄伟壮观,牛河梁红山文化中心大墓,老人双手各握一玉龟,象征手握神灵,或许这些现象应该影响到黄帝标记。《国语·周语下》“我姬氏出自天鼋”。此话也道出黄帝标记可能就是龟。《说文解字》序:“黄帝之史官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仓颉之初作书也,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古圣先王受命应箓,则有龟字效灵”。“颉有四目,仰观垂象,因俪乌龟之迹,遂定书字之形”。龟(黄帝)铭文,在北京平谷县刘家河商墓铜鼎上有过发现(如图),此鼎造型古朴,罐形状同牛河梁红山文化第五地点出土陶罐外形相似,具有明显早期特征,雒有仓把它列为早期铭文青铜器,青铜器具有长期保存功能,无论商墓还是周墓都可能出土早期青铜器,此器虽在商墓出土,但器型、单个图形铭文及鸟兽之迹都符合早期特点,说明这件铜鼎很可能就是黄帝时期铸造,传至后人南迁把它带到北京一带,到了商朝时期作陪葬品下葬。黄帝铭文在河南罗山县天湖村M11也有过发现,喀左小波汰沟、甘肃灵台县白草坡、安阳发现的龟铭文从形状上看可能要略晚一些。

 

              少昊铭文。少昊是五帝之一,黄帝之子,母亲嫘祖,出生时,天空有五只凤凰,颜色各异,是按五方的颜色红、黄、青、白、玄而生成的,飞落在少昊氏的院里,因此他又称为凤鸟氏。少昊开始以玄鸟即燕子,作为本部的图腾,后改为凤鸟为族神,崇拜凤鸟图腾,取凤鸿氏之女为妻,在位时设五鸟官,这可能暗示少昊铭文是凤(鸟)。此铭文构图分析,黄帝当时有四妃,嫘祖住龟部,彤鱼氏住龙部,方雷氏住凤部,嫫母住麟部,少昊本生于龟部,长大后黄帝把他送到凤部培养,又取凤女为妻,以凤为标记本应在常理之中。少昊铭文(《殷周金文集成》(以下简称《集成》)5007,顶部网格会意生母嫘祖发明了布,中间鸟会意岳母方雷氏图腾,如今凤鸟遗迹还存,鸟头朝东南,羽翼朝西,与图形铭文一致,下边树杈形三个圈点可能意立,意思立有帝位。昊字,天是山上居住的意思,凤部内就垒个圆形石堆,可能暗示这里是天下老大。全国发现鸟形铭文几十件,其中鸟头朝右的可能就是代表少昊,鸟头朝左的可能是代表地名阳翟,燕子标记可能是少昊另一种表现形式。

       颛顼罍铭文,小波汰沟青铜器窖藏出土。颛顼是五帝之一,黄帝孙,昌意之子,可能是黄帝次妃彤鱼氏之后,一生两大贡献,发明八卦和在不周山打败共工。据《淮南子·天文训》记载:“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淮南子·览冥训》“古往之时,四级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级正”。颛顼一生伟大的闪光点就是在不周山上打败共工。《集成》7018        

上边取意山,下边形似而或共字,像水坝上站个人,可能寓意共工与之争主,一物拦腰斩断,两边掉下,总体又像个人,外边各有一个立字,可能寓意颛顼创立八卦和补天两项重大功绩。颛顼铭文在安阳郭家庄、梅园庄、陕西长安、凤翔、山西曲沃等地墓葬都有过出土。

 

               帝喾铭文。帝喾五帝之一,蟜极之子,颛顼侄儿,司马迁《史记》中说他:“普施利物,聪以致远,明以察微,顺天之意,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服从”。帝喾铭文《集成》5007分析,由于帝喾口碑非常好,人们可互相转告,所以上边取意舌形,下边立是上帝位,左右各有两个上下连立乳房形,多数学者认为乳房形是臣字,两乳意两女相连,四乳可能寓意帝喾众目所归,并有四妃的意思,一边两个也可能寓意四妃居住在两个地方,传说帝喾四妃,原妃姜嫄,次妃庆都、简狄、常仪。舌形、乳形铭文常有发现,可能是帝喾铭文。

 

             堯(尧)铭文,堯为五帝之一,帝喾之子。堯字,会意从垚从兀,垚是土高,兀高耸突出。《说文》“堯,高也”。《宋书·符瑞志》尧帝,“修坛场于河、洛,择良日,率舜等升首山,遵河渚。……乃有龙马衔甲,赤文绿色,临坛而止,吐《甲图》而去,其图以白玉为检,赤玉为字,泥以黄金,约以青绳”。铭文分析,圆包上三个叉,或许寓意泥土有三种颜色,意圆包向下延伸一部分,这和实际情况也一样。另有高起柱形文字如《集成》8708可能也是堯(尧)铭文。

 

                舜铭文,舜,五帝之一,名重华。舜字,百度汉语解释,舜,舜草也,从舛,也象蔓连向背之形,本意一种蔓草。蔓,细长不能直立的枝茎。《说文》“楚谓之?秦谓之蔓,蔓地连华,象形”。舜又名重华,重华有赞美之意。重,有两层的意思,华同花,两位如花之女亭亭玉立,可能也暗意尧赐二女给舜做为妻子。铭文分析,上边是草蔓纹相连组合代表舜,下边中间是一杆大旗,大旗中间一圈代表国,圈上右侧花骨朵送给舜,左侧人代表尧,右边两人代表尧女娥皇、女英。《尚书?尧典》尧“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尧禅位于舜,赐二女为妻传说广泛流传,此铭文刚好与这次历史事件恰好吻合。有关尧禅大旗、妻二女铭文,陕西扶风、长安,湖南湘潭,河南安阳等地均有发现。洛阳地区还出土过单独草蔓铭文,安阳轧钢厂等地发现中间手持旗,两旁有“眼睛”(乳房)

铭文,这应该是尧禅位舜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2 .夏朝铭文

夏朝应从大禹治水后迁都阳翟开始,之前在阳城属五帝时期,与大禹一起治水的皋陶(偃侯)、伯矩(益)、合(河)伯之前都处于五帝时期,之后处于夏朝时期在此一并叙述。夏朝君王从禹开始,历经启、太康、仲康、相、少康、杼、槐(芬)、芒、泄、不降、扃、廑(胤甲)、孔甲、皋、发、履癸。夷系君王后羿、寒浞分政、代政于太康、仲康、相时期。喀左青铜器发现禹、启(商字)、太康、后羿、寒浞、少康、杼、槐、芒、不降、扃、皋、发及与禹一起治水诸元大将铭文。不知何故没有留下仲康、相、泄、廑、孔甲、桀铭文,是没有发现?还是已发现被人卖掉?不得而知。为了叙述研究的连贯性暂时将喀左未发现君王铭文用其它地区替代。

 

        禹簋铭文,马厂沟青铜器窖藏出土,原报告蔡簋。此字外形像大,头似斧头形,左脚似掉下。考虑到盘庚迁殷以前君王与大有关只有大禹,传说大禹有三件宝,河图、定海神针和开山斧,传说禹治水过程中,亲赴前线抡起开山斧,日不暇食,夜不暇寝,足不暇履,赵国华《鲧禹治洪水神话的重新阐释》一文“认为鲧是鱼,禹是蜥蜴”。字像大、形像蜥蜴、像虫、像斧头,掉脚都符合禹特征,因此我们确认此字就是禹。《尔雅·释诂》“夏,大也”。《说文通训定声》“夏,此字本宜训大也”。《左传·襄公二十九年》为之歌《秦》“此之谓夏声,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之旧乎”。由此看来西周之前大、夏(下)、禹是一个字。由于生产方式从狩猎到农业的转变,夏人从山上搬到山下居住,大禹、夏字由此而生。夏是我国第一个王朝,禹作为中国历史上著名君王,在青铜器上一直找不到对应文字,不能不说是学界一大遗憾。全国出土大形铭文十三件,人形铭文八十多件,可能都是夏禹,细分大的形状可能代表夏,寓意脚掉下(夏),人的形状代表禹,只有禹才够人物。《集成》1996

铭文,象一个人站在水渠上,接过一杆大旗,这应该是禹治水成功后,舜禅位禹铭文。陕西绥德、天津蓟县出土的“天”铭文铜器,可能都是现存的禹器,学界应尽早加以甄别。

 

   匽侯盂铭文,也称皋陶盂,马厂沟青铜器窖藏出土。《帝王世纪》上说皋陶“生于曲阜少昊之墟,曲阜,偃地,舜帝因而赐皋陶为偃姓”。《尚书·虞书》云:“帝舜三年,帝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汝作土,五刑有服,五服三就’”。《论衡·是应》记载:“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今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铭文构成分析,第一字,外框弯曲,意皋陶生于河水弯曲之地。中字可能代表一个地方曲阜,也许是代表钟山来人,有传说曲阜长着一棵黄连树,一天皋陶母亲女修看飞来一只巨大玄鸟,栖落在黄连树上,分娩下一颗巨大的鸟蛋,女修吞下后怀孕,数月后生皋陶,这实则是一曲爱情故事,玄鸟可能来自冀州凤部方雷氏玄孙,是皋陶之父,圆圈代表少昊后裔,玄鸟蛋是皋陶出生标记。二字侯,三字作,五字盂,四字,根据历史记载和字形分析应称“豸法”,此字右半部下是一个眼睛,上一个三角,左半部上有直有斜(曲)线,下部是害字,传说皋陶在判案过程中遇有疑难大案,使用一种叫獬豸的独角兽来帮助判决。古人也不可能愚蠢到用动物意识来一锤定音,真相可能是重大案情由当时最高统治者舜带上独角帽来裁决。《山海经·西山经》图片中间男性头戴一角帽,两边二女可能是指娥皇、女英,这个男性可能就是舜。史书也有“匽侯作饙盂”等类似记载。皋陶(偃侯)铭文,北京房山县琉璃河西周墓伯矩鬲铭文记载:“匽侯赐伯矩用作父乙宝尊彝”。1967年北京城郊出土匽侯器上铸“匽侯赐亚(国)贝作父辛尊彝”。伯矩是匽侯之子,夏朝人,凭此这完全可以断定此匽侯并非西周之燕侯也。同出的匽侯铭文在安阳等商周墓葬也常有出土。

 

    伯矩甗铭文,山湾子出土。伯矩是皋陶子,伯矩可能是伯益分称,大禹治水重要骨干之一。《吕氏春秋?勿躬篇》“伯益作井”。刘歆《山海经表》认为《山海经》是伯益所著,《论衡·别通篇》“禹、益并治洪水,禹主治水,益主记异物,海外山表,无远不至,以所闻见作《山海经》”。伯矩不但发明了凿井技术,与禹一起成功治水,还著述了我国历史上第一部书《山海经》,因多有丰富政治经验,所以后人尊其伯益。舜帝赐伯益赢姓,禹也“举益,任之政”。春秋战国时秦、赵两国都以伯益为祖先,金文秦字可能模仿矩字而成。铭文“伯矩作宝尊彝”目前学界认识较统一,不做多叙。伯矩铭文,在北京琉璃河M251中出土的铜鬲、铜盘上有伯矩铭文,美国一铜壶上有“伯矩作宝尊彝”铭文。

 

     合(河)伯簋铭文,山湾子窖藏出土。大禹时期曾任治水“设计师”,《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我是河伯之女,名柳花,与诸弟出游,是有一男子,自言天帝子解慕漱,诱我与熊心山下,鸭绿边室中私之,既往不返,父母责我无媒而从人,遂谛居优渤水,金娃异之,幽闭于室中,……。”中朝两国历史上分别介绍河伯传说,并毫不掩饰河伯的风流人生,寻花问柳一词恐怕就是源出于此。铭文分析,第一字两个人有箭头指向到一个地方去,两个人应指河伯与柳花,人下边又像个小屋,合字可能就是由此创作。为了雅观,另外合伯为治河也确实做出了突出贡献,后人用字主要为纪念治河中的贡献,而摒弃了花花公子一面。全句“合伯作宝尊彝”。

 

    启铭文,北洞窖藏出土。启是大禹之子,夏朝第二任君王,在位39年。《汉书·武帝纪》颜师古注引《淮南子》“禹治洪水,通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渐而去。至嵩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考禹妻涂山氏为姑娘时住九尾狐,婚后住嵩山。铭文  是大人上有一小孩,之上有两个地方,阐明从路途中生下来小孩,下边的人形是大禹,启字有尸人形,有口地方为造字也提供原始线索。查阅史书记载,商中期以前君王只有启是半路而生,由此这字念启较为适宜,此字可能是夏代的启字。铭文  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文字简化时代可能要晚一点。铭文  人形头上绕一半弧,进一步简化,与早商祖乙鼎同铸一器上,说明这是商朝启字。启铭文全国发现231件,分布于北京房山,河南安阳、洛阳、郑州、鹿邑,陕西长安、扶风、西安、岐山、麟游,山东费县、长青,甘肃灵台、天水,安徽寿县。其中妇好墓就发现二十几件启铭文。铭文分铸在鼎、簋、鬲、甗、豆、爵、斝、觯、尊、觚、卣、罍等不同器物上,常有国启、禹启组词铭文。

 

           “太康失国”铭文,山湾子窖藏出土。太康是帝启长子,夏朝第三任君王,在位2年。《史记·夏本纪二》“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据记载,太康即位后,沉湎于声色酒食之中,政事不修,促使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外部四夷叛乱。东夷族有穷氏首领后羿看到夏朝内部矛盾重重,趁太康外出狩猎数月不归之际,拒太康于都城之外,自己掌控了夏朝政权。铭文分析,外框似麻将白板一半,此字是国字,后续论证,国字不全寓意为丢国,中间是一鹿,代表狩猎,因狩猎丢失国家那只有太康。铭文    《集成》10727,失国框内,似三个站人,左右意嫔妃,中间人因荒淫而丢国,这也应指太康。太康执政时间短,目前留下铭文不多,陕西渭南发现太康失国铭文。山东藤县出土鹿铭文,此外洛阳出土一铜簋《集成》3604铭文,其意也是丑化太康虽有两妃仍然荒淫无度。

     仲康铭文。仲康是帝启四子,夏朝第四任君王,在位18年,傀儡帝王,实权操纵在后羿手中。《史记·夏本纪》“太康崩,弟中康立,是为帝中康,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铭文分析,仲康是在后羿自立八年后,由夏朝大老力推,并签“丧权辱国”条约的条件下登上君王位置,所以左侧人侧身弯曲,挺不起个来,不象禹、启那样正面直立,右边像水渠里立一棍,也像有人用手拔棍、撅棍样子,水渠代表国,棍代表君王,有人、有中,整个画面与仲康实际处境吻合。仲康铭文由于是傀儡帝王、一国有二主的特殊性,铭文可能有几种表现形式,主要形式铭文,在安阳殷墟第八墓区商墓M1572铜爵、铜觚上有仲康铭文,安阳大司空南地,济南大辛庄、刘家庄,山西灵石县旌介村,湖北随县西周墓等也有仲康铭文出土。其次右侧羿(手)辅佐一棍,左侧半分天下或三分天下铭文在安阳地区多有发现。仲康时期胤侯伐羲和作为重大事件被《史记》记载下来,铭文原则上会有,还需考古学界留心辨认。

   相铭文。相是姒仲康子,夏朝第五任君王,在位28年。统治期间因权力纷争所迫,先后迁都商丘、斟寻、帝丘,后来都城被寒浇攻陷,相自杀身亡,《今本竹书纪年》介绍相“死于帝相二十八年,终年五十八岁”。相铭文比较复杂,先商时期有一位君王叫相土,与相时代大体一致,早商时期又设都城也叫相。夏相所铸铭文与夷系丑化所铸铭文又有区别。铭文分析,北洞祖乙鼎铭文都相是一个眼睛,史书记载先商相土“作乘马”这说明相土标记很可能是马,由此分析两只眼睛铭文可能代表夏相。单眼相和浞在方框内组合可能夷系铸造。双眼相铭文发现39件,河北定州北庄子商墓,丰镐地区、海岱地区都有出土。单眼下侧身曲腿可能也是相铭文   ,发现20多件,可能是寒浞动员灭夏,为提升士气所作。近邻喀左的宁城县店子镇小黑石沟西周时期墓葬,也曾出土过相铭文,什么原因值得深思。

 

    “嫦娥奔月”簋铭文,山湾子青铜窖藏出土。后羿推翻夏朝三代君王太康,辅佐四代仲康、五代相为王,实际大权仍由后羿控制,统治28年。铭文分析,铭文第一字,上边似一个人,又象一只大手,此字与后母戊方鼎“后”字上半部分相似,下边两个出头王字相连,又像羽毛的羽字,两王相连可能意味是一奶同胞,夏商时期能同时统治两个君王的人只有后羿。第二个字作上有一小亡字,应意逃走,整个字释给离家出走的人作器。第三字是“羲”,第四字是“女”,女性羲和只有发现十二月的常羲,也就是经常独居的嫦娥。后三字“宝”“尊”“彝”。通篇内容释译为后羿为奔月嫦娥做彝器。此铭文发现解决了三大历史疑惑,1.历史上确有和嫦娥奔月其相似的有关事件。2.后羿、嫦娥属夏朝时期人,而非帝尧时人。3.后羿也叫帝俊,历史上帝俊并非一人。

 

铭文  ,小波汰沟青铜器窖藏出土。罍铭文虽略有模糊,但基本可断其意,宝盖下中心地区控制四个君王,这里只有后羿具备条件,推翻一个君王太康,傀儡两个君王仲康、相,分权给寒浞统揽朝纲,分字下两个脚趾形,更符合后羿重视寒浞,“父庚”释译帝相时后羿子为弘扬其父伟大功绩而作的器皿,史书记载帝相八年后羿及儿子被害,这说明此器制作于帝相八年以前。

铭文  。全国发现25件,天地之间独有一只手可能也是后羿铭文。

学界通识的“箙”  铭文。发现15件,从组合字分析应指后羿。后羿铭文在山东黄县、青州(后叙),安阳武官村、西北岗,洛阳北窑,河北蒿城,湖北京山,甘肃灵台等地都有出土,从分布发现看,给人的感觉商系人可接受夷系铭文,夏系后人抵制夷系铭文。

    浞杀后羿罍铭文,小波汰沟青铜器窖藏出土。寒浞夏朝篡政君王,帝相8年杀后羿获得半分天下,帝相28年灭,相独揽大权,在位60年。铭文分析,上边是两足,夏商君王有足字只有寒浞,下边倒立人寓意被害,中间两手是后羿标志,器皿象簋,簋里有半下水,欲把后羿放到水里煮掉,这与历史记载寒浞杀后羿并用锅煮叫其子食吻合,此铭文应可能是寒浞为灭掉后羿庆功,为了震慑它族所做。寒浞铭文有一足、两足、四足、浞相分国、浞和斟鄩等形式出现,约70多器,多集中出土在安阳西北岗及其附近地区,陕西泾阳、岐山、长安也有零星出土。寒浞两子寒浇、寒豷历史也较有名,猪的形象可能是豷,安阳孝民屯M613铜爵土堆状铭文可能是寒浇。

   “少康中兴”罍铭文,山湾子青铜器窖藏出土。少康夏朝第六任君王,在位21年,少年立志复仇,得到先商王权帮助,中年在伯靡等辅佐下一举夺回夏政权。铭文分析,少康之前辈,太康、仲康,相三任君王都受制于后羿、寒浞管辖,全国各地还出土许多撅棍铭文,应该就是会意太康、仲康、相昏庸无能,政权不能立柱,夷系人铸文讽刺其被撅。少康夺回政权后,为了表彰重振雄风,渠水旁有人辅佐再度立起中心大旗,且神采飞扬,由此我们认为方罍中铭文应代表“少康中兴”。以前学界把此字释为史字,多有商榷之疑,夏商金文,有学者认为单字铭文较早,多是人名、地名,人名除君王外还有个别有著名大臣,夏朝不见有史官之称,到了早商时期虽设有史官,但也没有重大影响人物,不可能铸个史字与常规君王相提并论。少康铭文青铜器,在全国发现102件,单铭文80件,复合铭文22件,集中发现于山东滕州前掌大,此外在北京房山琉璃河、安阳殷墟、河南辉县,陕西宝鸡、武功、长安、长武、耀县,四川彭县,山东泗水等地也都有过发现。

     杼、槐、芒铜卣铭文,山湾子青铜器窖藏出土。杼、槐铭文铸在器盖,芒铭文铸在器底。杼,又名舆,夏朝第七任君王,少康子,在位有17年、27年之说。《世本·作篇》“杼作甲,杼作矛”。《竹书纪年·帝少康与帝杼》“八年,征于东海及三寿,得一狐九尾”。《国语·鲁语上》“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后杼六年迁老邱”。铭文分析,第一字竖棍上方像戈,下方像矛,两个圈可能象征发明圆形战甲或抵挡两倍杀伤力,整个外形又像车,与后杼名舆,好战人生标记吻合。辽宁凌海市水手营子青铜戈与杼字上部形状基本相同,这为史书记载征于东海(辽河平原)找出遗物证据。铜卣提梁两端各铸一羊头,反映杼居昆仑山老丘,昆仑墟“其状如羊”的历史记载。山湾子杼铭文,在北京房山,河南安阳、孟津、辉县、浚县,山东滕州,河北无极、新乐等地都有过出土,但数量不是很多。帝杼作为夏朝能力较强君王之一,在位时间也不短,不可能留下铭文太少,如果按山湾子铭文分析,戈很可能是杼的简化铭文,戈铭文发现较多,邹衡统计160多器,河南安阳、汝南、上蔡、辉县、罗山,山西灵石、天马,湖南宁乡、湘潭、衡阳,湖北随县、新洲,山东长清,陕西宝鸡、铜川、长安、泾阳、武功、岐山,甘肃庆阳,北京房山,江苏扬州,四川乐山都有出土。戈形状铭文又分两种,有带穗和不带穗之分,可能不都是杼铭文,寒浞子寒戏也有戈字,《春秋左传·襄公四年》“浞因羿室,生浇及豷,……处浇于过,处豷于戈”,这里又有戈国。《史记·夏本纪》所云“禹为姒姓,其后分封,……戈氏”。郑樵《通志·氏族略二》“戈氏,夏时诸侯豷之国也,少康灭之,其地在宋郑之间,子孙以国为氏”。由此笔者认为无穗戈是戈国可能性较大。带有中穗的戈可能是杼标记,穗像中会意只有武力才能弘扬父亲少康功绩,陈梦家认为“卜辞的四戈疑是四或(國)”,笔者认为有其道理,是否有一部分戈铭文是國还有待深入研究。

      槐,又称帝芬、后芬,夏朝第八任君王,杼子,在位44年。铭文分析,外形上边一个地方立一棍,棍下一个点,中间如鸟之两翼,之下是个手,下边像分腿鬲。由于上个字是杼,第二个字很可能是槐,史书记载后槐十六年,曾发生一场边境争端,雒汭诸侯伯用,商辖诸侯,与河邑诸侯冯夷,夏辖诸侯,因边境界石发生纠纷,伯用说界石埋在大梨树以东三里,冯夷的人把界石移到大梨树以西三里,侵占了他们六里地,冯夷与伯用说法恰好相反。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姒槐得知后,立刻宣召二人入朝,从中调和,将界石移到与大梨树平行的位置,双方各让一步,平息了这场一触即发的战争。历史作为帝芬时期重大事件把它记载下来,分析铭文应该是这一历史背景再现,上边棍代表大梨树,点代表界石,圈代表地方,中间是矛盾起因,下边是裁判结果。三、四字释“父丁”。帝芬铭文可能也上、下两部分开使用,主要以下半部分鬲形为主,出土约170器,集中发现于山西灵石三座商墓中,出土52件青铜器,其中34件有芬铭文,此外在陕西长安张家坡、沣西铜网厂、渭南、扶风,甘肃灵台,河南安阳、洛阳,山东黄县刘庄,北京琉璃河黄土坡等地都有芬铭文出土。

 

    芒铭文,芒又作荒,也称荒如。夏朝第九任君王,帝槐子,在位18年。《竹书纪年》“后荒即位元年,以玄圭宾于河”。“十三年,东狩于海,获大鱼”。铭文分析,大荒山是因有山洞口而名之,亡会意没了山石的洞口,荒如亦然。芒时获大鱼,可能用船,姒芒也可能用这项重大发明做标记,考虑鱼标记已被鲧占用,芒把挖成空洞鱼船作为标记也在情理之中。嫦娥奔月铭文亡字与芒字也很接近。芒铭文铸在器底与铸在器盖上杼、槐铭文同为一器,如果按顺序排列这字称芒可能性也较大,二、三字“父甲”,甲应是一年初时为父亲作器。芒铭文青铜器发现不是很多,可能与芒偏爱玩乐有关,个别铭文铸有“淫乱国芒”。芒铭文共计出土26件,主要发现于安阳侯家庄西北岗、武官村,山东长清等地。

 

   泄,帝芒子,夏朝第十任君王,在位25年。《后汉书·东夷传》注引《竹书纪年》“后泄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通鉴外纪》“后泄二十一年,加畎夷等爵命”。铭文分析,形状似心,内有两横,外有六须与心相连,六须可能代表六夷与国家一心,心下有豁口意泄有六夷支持可放下心来潇洒,世字也是三竖两横,因此我们认为此字是泄字。个别泄铭文横放,上有一酒坛,两边一男一女对酒当歌,可能寓意六夷归顺之意,帝王可放心嗜酒发泄。泄铭文出土约30件,集中出土于河南罗山蟒张和天湖村商代墓地,有学者释此字为“息”字,商代墓葬出土春秋才有的息国铭文好像不符合逻辑,况且有关商代文献中也不见有息国记载。其它铭文出土于安阳郭家庄、刘家庄,陕西岐山京当,北京琉璃河等地。 铭文,发现90件,口字上三竖,下三竖图案可能也应是泄铭文。

 

    不降父甲簋铭文,山湾子青铜器窖藏出土。不降,又称后降,夏朝第十一任君王,帝泄子,在位59年。《说文》“降,下也”。《尚书·禹贡》“是降丘宅土”。《诗经·大雅·公刘》“复降在原”。铭文分析,第一字似山上站立一人不下来,降,商朝时期金文左边似竖立三个台阶,右边会意从上方下来,此铭文我们把它放回当时地理环境分析好像更容易理解些,不降住在帝丘,也称老丘、昆仑丘,遗址位于山近顶处,原都城斟寻在山下,可能是当时人们动员君王迁都山下原来旧址,不降坚持己见而出现此铭文。这也与金文图案和史书记载意思吻合。姒不降自小天资聪明,长大文武双全,深受后人爱戴。发现姒不降铭文97件,河南安阳、洛阳、商丘、鹿邑,河北迁安、灵寿,山东曲阜、费县、长青、临朐,山西曲沃,陕西宝鸡、扶风、岐山、武功、陇县,湖北襄樊、荆州、鄂城、随县,湖南宁乡、湘潭、湘乡都有过出土。

    扃父辛鼎铭文,器底有“作宝尊彝”铭文,北洞二号青铜器窖藏出土。姒扃,又称夏扃,帝泄子,姒不降弟,夏朝第十二任君王,在位18年,执政期间,对周边敌对势力保持不轻易出兵,以免损耗国力,从而使夏朝国力达到顶峰。铭文分析,第一字像个门洞,外用棍子挡上。《说文》“扃,外闭之关也”。《吕氏春秋通诠·审分览·君守》“故曰中欲不出谓之扃,外欲不入谓之闭”。此字门外用棍子挡上恰好反映了扃的防御型强国政策,形与冏也相近,因此我们认为此字是扃字,二、三字“父辛”。扃铭文青铜器发现317件,其中有明确出土地点58件,集中出在安阳地区,郭家庄商M26出土7件青铜器,其中有5 件扃铭文,其它在河南洛阳、郑州、鹤壁、浚县、信阳,河北迁安、灵寿,陕西宝鸡、长安、扶风、岐山、凤翔,山西曲沃,山东临朐、胶州,湖北襄樊、荆州、鄂城也都有出土。

    廑。《集成》9142,帝扃子,夏朝第十三任君王,在位8年。《竹书纪年》(帝廑)“八年,天有妖孽,十日竝出,其年陟”。铭文分析,廑,小屋廑,临时性居所,“堇”意为暂短的。图案长方形像个小屋,下边两只手托起,禹时十年九潦,有把水关住的意思。廑铭文发现较少可能是在位时间较短,又无多大政绩,铭文集中发现在殷墟西区墓地,其中孝民屯M907出土6件青铜器有5件廑铭文,其它在山东省新泰市发现一例泄、廑同铸一器铭文。

    孔甲《集成》10698,不降子,夏朝第十四任君王,在位9年。《竹书纪年》“帝孔甲,元年乙巳,帝即位,居西河”。“王好事鬼神,肆行淫乱,诸侯化之,夏政始衰”。铭文分析,国字下少一横,说明国家丢失四分之一,太康时国丢了一半为半国形,国框内蝎子背上有甲字,蝎子旁站立两变形姬,蝎尾下有鼓起丁字提示,联想孔字右半部分与蝎子尾部相似,鬼字,也有蝎子尾部形状。蝎子背部起道,白天潜伏,夜里出没,这说明鬼神出自于蝎子这一特殊属性,结合孔甲性情荒淫,国政衰微,因此认为蝎子做孔甲标记可能性最大。孔甲铭文发现26件,多以蝎子标记出现,山西翼城凤家坡、安阳大司空、山东滕州市前掌大等地都有过出土,河南正阳县傅寨乡国甲铭文可能也指孔甲。

 

    皋父丁铭文,山湾子青铜器窖藏出土。姒皋,又名苟、昊,孔甲子,夏朝第十五任君王,在位11年。铭文分析,《说文通训定声》“皋,此字当训洋边地也。从白,白者,日未出时,出生微光也”。从字形上分析,刚要出来的大日(太阳)。苟,像人口一样。皋铭文象口象日形,且与马厂沟皋陶簋铭文圆圈相似,有说姒皋小时候祖父要求他向皋陶学习,并以此为样板,山湾子姒不降铭文旁一小圈可能是皋铭文,恰好说明这一历史的真实性。皋称帝后以此为标记也算完成祖辈期望。皋铭文在殷墟西区,山西灵石,陕西麟游,北京昌平都有出土,安阳出土的夏君王表上也有皋铭文,《集成》上也有较多收集,但多数学者恐怕认为皋铭文就是个小圆圈而没能引起足够重视。

     發父戊簋铭文,山湾子青铜器窖藏出土。發,姒皋子,夏朝第十六任君王,在位7年。《竹书纪年》(后发)“元年乙酉,帝即位,诸侯宾于王门,再保庸会于上池,诸夷入舞”。铭文分析,第一字模糊象弓形,两边下垂两殳,殳姓来源云,炎帝子殳,箭靶的发明者。弓形常与国、昆仑丘、安邑  组成词组,也能说明此图形是帝發。發铭文发现79件,单弓形25件,人手持弓形4件,与国组合3件,与姒组合2件,与昆仑丘、羊头组合15件,双弓并立似双人跳舞30件,这可能是帝發赏赐纳贡诸夷标志。姒,学界多译子字,值得商榷,左手上扬是子,右手上扬可能是姒。姒發铭文在河南安阳小屯、五官村,山西长治等地都有过出土。

    履癸铭文,戚家庄出土。后人称其夏桀,姒发子,夏朝第十七任君王,也是夏朝最后一位帝王,在位52年。《竹书纪年》(夏桀)“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铭文分析,《说文》“履,足所依也”。“癸,象水从四方流入地中之形,癸承壬,象人足”。分析象人,脚分叉,鞋可垫脚,综合分析夏桀喜好建造宫室,其标志很可能选用树木,桀字偏旁也有木,树外形有枝叉下有根结,其意稳坐江山,桀或许发明类似柱脚石一样东西,解决了房屋下沉问题,因此称履。桀铭文发现约50件,主题有树木图案,还有辅佐或推翻夏桀图案,桀荒淫无度,  民愿与日同落图案。夏桀虽然在位时间较长,本该应有数量众多,分布地域广的铜器,但因其是昏庸荒淫丢国之君,无论是夏系、商系还是夷系后裔都不愿意保留桀器,仅在殷墟戚家庄,陕西长安张家坡,河北满城要庄,洛阳塔西,宝鸡竹园沟出土过桀铭文,或许也是作为反面教材而保留,喀左至今还没发现桀的任何文字信息。

 

     国簋铭文,山湾子出土。涉此铭文青铜器全国发现多达700件,高于夏朝君王铭文几倍甚至几十倍,多数学者都释此字为“亚”字,值得商榷,查阅史书没见过“亚”字在中国历史上有如此频繁使用率,再者亚字和其他文字组合也念不成句,不知为何先学们毫无察觉。铭文分析,此图形像麻将中的白板,依据伏羲发明八卦原理,也许是指国的八个方向。辽西先秦或史前遗址常有石块垒成方形、圆形外框,可能是国字最初形状来源。《拾遗记》说,黄帝“使九行之土,以统万国”。《战国策·齐四》“古大禹之时,诸侯万国”。《山海经》海经、大荒经记载国名就有50多个,因此高频率使用的铭文首先要想到国,何况国又有方框的明显遗痕。鲧从阳城东迁到阳翟后,《世本》云:“鲧作城郭”。如今阳翟城东墙还裸露夯土痕迹,或许周围夯土城墙能保留国的原始形状,从发现来看方框国铭文可能出现于夏朝,大量使用于商代。

 

     “阳西安”甗铭文,山湾子出土。此青铜甗与山湾子伯矩甗形状、纹饰大体相似,参考年代应是夏朝初期所铸。铭文分析,第一字中间像侧做一人,左侧一耳朵,右侧一日,合起来应是阳字。翟字有人有王,比王还好的人应是禹,合起来会意应该是夏都阳翟。第二个字,左侧母字,右侧上王字,下象禾苗叶子朝向西,会意女儿嫁给西王,合意西王母,西王母五帝时期可能为人名,后来改为地名。第三字“安”(邑),西王母亲住的地方肯定会安全,所以称安邑,后三字“作宝彝”。此铭文中没出现斟鄩、老丘、西河这些后期地名,这说明应该是夏朝初期所铸。(待续) 


下一篇:扬州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