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近现代朝阳>从“杀马扣槽”到“镜子山突围”

从“杀马扣槽”到“镜子山突围”

发布时间:2021-06-21    阅读:235

“杀马扣槽”到“镜子山突围”

——1935年朝阳县民间抗战片段

苑青双

1933225日关东军攻陷朝阳到“8·15”光复之后,朝阳人民的抗日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其中,1935年的抗日斗争最为激烈悲壮,著名的“杀马扣槽”作战和“镜子山突围”,书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

当时有四支义勇军队伍团结作战。王震,朝阳县二车户沟人(今朝阳县尚志乡),晚清民初当地自发成立联庄会,被乡邻推举为会长。9·18”事变后,王震领导联庄会参加了以保家卫国为宗旨的抗日救国义勇军。刘振东,朝阳县小马场人(今朝阳县七道岭乡),被人诬告入狱关押五年,出狱后,一气之下投身绿林。刘振东杀富济贫、抱打不平,“9·18”事变后,这支绿林队伍立刻汇入义勇军行列与日伪军开战。苑九占,祖籍朝阳县根德村付贾窝铺,1902年出生,20世纪初随祖父迁居朝阳县东梁村转角庙子(今阜新县东梁镇转角庙子)。因家事无处伸冤便投身绿林。“9·18”事变后,苑九占部投靠栾天林,在辽西与日伪军作战。栾天林,1899年出生在朝阳县黑城子村栾家窑(今北票市泉巨永乡栾家窑)。栾天林青年时参加了奉系军队。1930年,栾天林脱离奉军部队,带领穷哥们在南海(锦州海边)盐滩占领一席之地谋生。“9·18”事变后,他带领这支队伍,建立“东北农民抗日拥张(学良)铁血军”,高举抗日大旗,与日军开战。这四支抗日队伍相互协作,引起日伪当局高度重视,便抓紧部署所辖各警察署、警察所、分驻所积极准备武装力量,严阵以待。

马兰廷是朝阳县二十家子警察署署长,曹荣轩是锦西县虹螺岘警察署署长,二人曾是义勇军骨干成员,与王震、刘振东等义勇军首领有交情。1932年初,马兰廷、曹荣轩与杜清和、毕占一先后投靠日本人当了汉奸。为了讨好日本人使自己进一步升迁,马兰廷、曹荣轩多次劝说、诱降王震、刘振东投降日军。19356月,日本人武山向马兰廷提出诱降刘振东、王震事宜,并催促尽快落实。马兰廷与义勇军接触,刘振东、王震知道是计,不予理睬。后马兰廷多次来信言说:他需要与义勇军共谋保国之事,不想刘、王这样没有胆量“不敢见大天”。刘振东、王震被激怒,率200多人前往朝阳与日本人谈判。日伪当局用欺骗手段接收了刘振东、王震等200多人。之后,沁布多尔济、戴景贤等命令警察局与日本宪兵队,将这股义勇军将士手臂刺字并押进朝阳监狱。刘振东、王震大悔,立刻组织暴动,日伪警察和日本宪兵立刻把这200多人押解到朝阳城北狼山,开枪扫射。刘振东、王震等部分义勇军将士逃出,从此和马兰廷结下不共戴天之仇。

19357月,苑九占部挥师老家(朝阳锦西边界),根德村伪警察所警察逃得无影无踪,苑九占把总部设在这个伪警察所。热东辽西各部义勇军纷纷聚集在此。王震、刘振东为报马兰廷、曹荣轩离间之仇,提出打掉二十家子、虹螺岘两个伪警察署的建议,一个“杀马扣槽”作战计划形成(马:马兰廷;槽:曹荣轩)。

193586日夜,王震、刘振东、李树祯、苑九占义勇军部联合对二十家子镇伪警察署开展攻击。经过数小时的激战,二十家子伪警察署被攻克,伪警察署长马兰廷及马兰廷的儿子马振东被活捉。义勇军将马振东击毙于二十家子河套。马兰廷要求回老家,对义勇军说“别把我打死在路上”。刘振东答应了他的要求,用绳子一头捆着马兰廷的双手,另一头系在刘振东的马脖子上,挥鞭向马兰廷家乡走去。马兰廷的鞋跑丢了,脚踢破了,不能行走,刘振东把马兰廷放到毛驴背上,驮到马兰廷的老家大林腰子(现在属朝阳县东大屯乡所辖)。刘振东命人写个“汉奸马兰廷如此下场”的牌子,挂在马兰廷的脖子上,然后开枪把马兰廷击毙。王震在这次战斗中牺牲。

驻朝阳伪军44团团副(绰号“高二绝户”)率部前来增援,义勇军各部早已影无踪迹。苑九占、刘振东二部向阜新方向撤退,“高二绝户”率部沿路追击。苑九战请求栾天林增援阻击,栾天林则建议苑九占伪装疲惫状败逃,然后伏击。苑、刘二部边败边逃,一路狼藉。“高二绝户”贪功心切,一味穷追。当追至蒙古营十八台南老鹞子山坳处,被埋伏在此的义勇军猛烈伏击。经3个多小时激战,阻击战完胜,击毙俘虏敌军150余人,缴获战马百余匹,各类长短枪械110余支,机枪2挺,山炮一门。40余名伪军侥幸逃脱。

苑九占欲挥师虹螺岘。栾天林要求苑九占支援首先攻打作恶多端的伪黑城子王府。苑九占与蓝天林二部曾经于1934915日攻打过伪黑城子王府,未攻克。此时1935818日,苑九占、刘振东等部义勇军2000余人与栾天林部联合,再度出击攻打黑城子蒙奸王公贝子府。苑九占等18人化妆赶集的农民潜入城里,先遣队接近城门,打开城门。大批义勇军鱼贯而入,义勇军部与黑城子伪军展开巷战,义勇军大胜,毙伤日伪军数十人,缴获武器若干。

苑九占、刘振东部经过短暂潜伏休整后,又回到根德驻扎,筹划攻打虹螺岘曹荣轩部,实施“扣槽”。热东、辽西各路义勇军又纷纷聚集于此。据说当时国民政府来过两名“特派员”指导这支队伍。因这些义勇军所部多系热河沦陷后入关、被蒋介石根据与日本关东军签署的《塘沽协定》遣散的,所以对国民政府心存不满,两名“特派员”不受义勇军待见便撤回关里。

  十月初,“扣槽”作战开始,苑九占、刘振东、赵清泉(原王震部副职)、李树祯等部数千人浩浩荡荡向虹螺岘开进。曹荣轩部早已布下重兵等待,双方在虹螺岘外围交火,战斗十分激烈。从锦西、锦州方向赶来的伪军讨伐队和虹螺岘守敌攻防严密,义勇军部没有任何进展。就在战斗十分焦灼时,从奉天方向赶来的关东军松井讨伐连队铺天盖地袭来(松井讨伐连队系关东军团级编制,有军士近3800人,武器配备精良,战迹遍布整个东北,卢沟桥事变后,松井讨伐连队被派遣冀中作战,是关东军的尖刀部队),另有伪军骑兵某部18团及各处日伪军配合听由松井指挥协同作战。

义勇军立刻撤出战斗,向西迂回。敌军利用飞机汽车大炮等精良战争武器作战,四面围追堵截,义勇军只能在崇山峻岭中逃脱。义勇军又撤至根德。此刻,苑九占、刘振东已经感到了这次大战的残酷及后果。苑九占急于找家乡苑氏各户商量寄存隐藏武器及军用物资钱财之事,苑氏各户族人不敢收寄。东升的苑九和收寄掩藏了义勇军的这批钱财物资武器(后来苑九占刘振东部在极端困苦时,也没有取要这些武器财物,苑、刘牺牲后,苑九和用这批物资财物招兵买马,与日伪作战)。日伪军得知义勇军在根德及周边地区隐藏休整,急调兵围剿,苑九占、刘振东立刻率部向西大柏山一带撤退。

日军凭借飞机侦察、数十辆汽车及骑兵队以及精良武器压制义勇军,义勇军只能找险竣山地撤退。将士和马匹失去了战斗能力,部队快速减员。长时间被顽敌追缴不得休息,将士疲惫至极,义勇军只能抽空稍作休息,以恢复体力。在将士休息时,苑九占点燃艾蒿火绳,夹在手指间,预计好火绳燃烧时间,待火绳烧到手指时即启程转移。将士们吃不上一顿饱饭,有时刚刚埋锅做饭,便有追兵赶到,战士们只能从锅中捞出生饭,一边撤退一边用衣襟等兜着饭吃,当时,秋雨淅沥,道路泥泞,天气寒冷,战斗随时发生,义勇军将士们踩着泥泞山路,顶着寒冷的秋雨,和敌人顽强战斗,艰苦程度难以想象。

107日,苑九占、刘振东部义勇军只剩下近千名战士,当队伍快接近大柏山撤至羊山沟附近时,与松井讨伐连队正面相遇。双方立刻交火,战斗十分激烈。义勇军伤亡百余人,损失惨重。苑、刘二人率部边打边撤,走山岭高坡,转头向东往小马场刘振东家乡方向撤退。不料义勇军刚撤到目的地便被敌军四面合围,七道岭小马场均为平缓坡地,义勇军突围还得折头西撤前往大柏山方向。

1935109日,千余名官兵的义勇军队伍在扬沙岭与坡田少佐所率日伪军正面相遇,双方开始交战,互有伤亡。

1013日午后,松井讨伐队及横尾等率领的日军、伪军及警察队,前来增援。义勇军被赶入大柏山唐家仗子的镜子山上。苑九占、刘振东组织部队拼死抵抗,激战三十多个小时,弹尽粮绝。

1014日深夜,苑九占、刘振东召集所部600余人悄悄开会。刘振东说:“弟兄们,对不起了!大家跟着受苦了,眼下的路只有一条,就是突围!我们有命就活,没命就死”!士兵们相互私语“镜子山,静止山,地名犯绝啊”!苑九占接着说:“弟兄们,死,不可怕,因为我们死的干净!就是死了变成鬼,我们也要守护家乡的这片土地”!会议决定立刻突围。镜子山悬崖高耸无法攀爬,东南西北均被敌军重重合围。义勇军将士只能悄悄摸向沟口。一声令下,600多义勇军将士一起向镜子山下的沟口冲锋。霎时,沟口布满的敌人机枪骤响,镜子山流域杀声震天,尸体遍布沟谷,血流成河。苑九占、刘振东等数十名将士突围成功(苑九占、刘振东逃往北京隐遁,后又潜回家乡,率部与日伪军开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其他军士均壮烈牺牲。日军前田中尉等28人被击毙。

这就是朝阳抗战史上著名的“杀马扣槽”和“镜子山突围”。朝阳抗日英雄们用生命和鲜血在中国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烈士的英灵与山河同在,朝阳人民的英雄气概震古烁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