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红山文化中的地母文化因素

红山文化中的地母文化因素

发布时间:2021-06-17    阅读:73

红山文化中的地母文化因素

雷广臻

      笔者认为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地母文化,其主旨在生。

    《易经》讲的“天地之大德曰生”一语,说的是天地自然最大的特性就是生生不息。故《易传·序卦》说“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生的本义是新芽破土而出(草木破土萌发)。《说文解字》释“生,进也。象草木生出土上。”《易经》和《说文解字》所说的土都是指地。《说文解字》说土(地):“地之吐(吐生万物)生物者也。二象地之下、地之中,物出形也。上下两横的“二”,象地之下、地之中,中间的一竖“丨”,像植物从地面长出的样子。地是什么?《说文解字》说:“元气初分,轻清阳为天,重浊阴为地。万物所陈列也 ”。 宇宙间浑沌的元气初分之时,轻清的阳气上升为天,重浊的阴气下沉为地。地是万物陈列的所在。地不仅生万物,为万物母,而且能承载万物,故《易经》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地生万物,地(土)就有了地母的意义。地生万物,如母亲生子,这里就有了两种生出的意义,一是生万物,一是生人丁。上述的内容,在红山文化都有实物,主要是动物形玉器、陶筒形器和女性塑像。展示这些实物,可加深对地母文化的理解,同时可窥出地母文化的原初状态。

    一、红山文化生生不已的动物

红山文化生生不已的动物,主要有玉龟(鳖)、玉鱼、玉鸮、玉鹄、玉蝉(蚕)等,展示的是生命。

   玉龟()。玉龟()的出土地主要集中于朝阳牛河梁遗址、阜新胡头沟遗址。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21号墓出土的玉龟,龟壳状,平面近椭圆形,龟背隆起,上起三道棱脊,并琢出规整的龟背纹。龟之头、足、尾皆作蜷缩于龟甲内状,造型逼真。龟背与腹之间琢有楔形槽。牛河梁遗址第五地点一号冢1号墓出土的玉龟,头部呈三角形,眼部微凸,颈部、四肢、尾部皆琢出,体形圆满,背部之平面近椭圆形,略隆起,腹部平直,表面光素无纹,精细逼真。阜新胡头沟遗址1号墓出土的玉龟,淡绿色玉质,表面局部沁成黄褐色。头部近三角形,颈部前伸,以概括的棱线表示目和口。四足为弧状略凸,作收缩爬行状,短尖尾,背部近圆形。通体光素无纹,体较窄。

    观察牛河梁第五地点出土的两件玉龟时发现,两件玉龟大小、头部、尾部有明显差别,一玉龟的腹部有一明显的凹陷,有手指肚大小。腹部有凹陷这一奇特现象证明玉龟与生物龟一致,“腹部有凹陷当为公龟”。5000多年前,中国人不仅认识了龟的重要,并区分了公母,而且通过雕琢玉龟表现了、保留了对公母、雌雄的认知,其实是对生的认知。由科技部立项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第二阶段“红山玉器工艺”课题组日前到辽宁省博物馆考察。课题组负责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邓聪等古玉专家,在发现牛河梁红山文化出土的玉龟竟分公母的物证之后,经反复实验又发现公母玉龟是摞起来使用的。

    专家们研究玉龟的使用方法,进行了摞加实验,当把母玉龟置于公玉龟之上时,母玉龟就会滑落下来;当把公玉龟置于母玉龟之上时,公玉龟腹部的凹陷稳稳地卡在母玉龟背上,就不会滑落。反复试验都是如此。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邓聪等古玉专家认真观察玉龟的腹部和背部,发现了公母玉龟摞起来使用的微痕,经放大数倍拍照,微痕清晰地显现出来。公母玉龟摞起来使用,也是象征生之意义。

    玉鱼。巴林右旗那斯台遗址、阜新胡头沟遗址都出土了玉鱼。那斯台遗址出土的玉鱼,琢制不甚规整。葱白色玉质。扁圆锥体,双目对透成孔,口部呈凹坑状,颈部有一周阴刻弦纹。左侧有一条沟痕,右侧为两条,尾端渐收为钝尖形。胡头沟遗址3号墓出土的是一对绿松石鱼。两件质料、形制基本相同。整体呈扁片状,圆头,拱背,翘尾,腹下凸出一鳍,尾部上翘,头部钻一孔为目。

    玉鸮。那斯台遗址、辽宁阜新胡头沟遗址、阜新福兴地乡、喀左东山嘴遗址、朝阳牛河梁遗址均有玉鸮出土。巴林右旗那斯台遗址玉鸮,作攀附状双爪。黄绿色玉,圆头隐起,双短耳呈钝尖状外凸,耳下浅浮雕圆眼,喙部较短,尖端钝圆。双翅及尾平展,表面以数道隐起弦纹表示翅羽纹,线条简练,尾部上端饰三角形纹。爪部外凸明显,上装饰短阴线。背面平整,有三组交叉隧孔。喀左东山嘴遗址玉鸮,玉质分为两层,表层为绿松石质,较薄,底层为黑色石皮。呈扁平体展翅形,头部凸出,尾翼舒张,无爪。以浅细的阴刻线纹琢出目、耳、喙等部,双翅、尾翼上的羽毛用数道浅凹槽状的“瓦沟纹”表示。背面横钻一组隧孔。胡头沟遗址1号墓出土玉鸮,淡绿色玉,表面有大片黄白色沁痕。作正面展翅状,头部外凸,近似三角形,圆尖状双耳竖起。翅膀较窄,略内收,扇形尾,以宽浅的阴线琢出翅尾表面的羽纹。背面斜钻一隧孔。牛河梁遗址第十六地点4号墓出土玉鹄,淡绿色玉质,局部沁蚀为白色。整器为板块状,尺寸较大。鹄作伏卧回顾状,长颈弯曲,圆凸眼较大,高冠,疣鼻,扁喙带钩。双翅内收,尾翼下耷,爪部隐露,翅羽纹的层次感较强。背面有四组对钻隧孔。

  玉蝉。内蒙古巴林右旗那斯台、宝力格遗址出土玉蝉五件。整体形制相近。那斯台遗址的玉蝉,黄绿色,两端沁为红褐色。略呈圆柱体,顶部为椭圆形,较为平整,圆眼略外凸,口微张,双乳凸状触角,较短。腹部内收,上腹部以一组减地凸起回字纹表示双翼,下腹部饰以两道凸弦纹,下部光素无纹,尾部上翘,呈尖圆形。两侧有对穿圆孔。     

其他还有玉蚕、玉蝈蝈、玉蝗虫等。

红山文化通过生生不已的动物,展示生命,也是展示当时大地提供给人类的生存环境(生物圈)。

    二、红山文化生生不已的植物

    笔者发表的《陶筒形器——红山文化最精彩的故事》一文,揭示了红山文化的植物崇拜现象——大地之生。

红山文化圆形冢或方形冢、圆形坛或方形坛在其边界置无盖、无底的直筒形陶器,称陶筒形器。许多陶筒形器朝向人们能观赏的一侧,外表往往绘黑彩,题材丰富,有勾连花卉纹、垂磷纹及各种几何纹,多有“云水纹”的影子。陶筒形器存在和使用时间长,在红山文化早、中、晚期积石冢均有发现,反映了红山文化时期高度发达的文明成就,讲述了红山文化最精彩的故事。明晰陶筒形器的基本社会功能,对中华上古社会崇生的情况会豁然开朗。

    红山文化陶筒形器集中发现于牛河梁遗址第一地点、第二地点、第五地点、第十六地点,喀左东山嘴遗址方形基址,阜新胡头沟遗址M1等已发掘的遗址点。自红山文化陶筒形器发现以来,对于其分型、性质和功能,学者认识多有不同,主要有“陶鼓说”“火焰盛放器”“有机结合天、地、人三者器物”“器物底座说”“祭具和标识说”  “礼器说”“宗教用器说”“祭祀法器说”等。

    对陶筒形器本质有再认识的必要。成排立置、组成一个圆界或方界、围合一个空间是陶筒形器的基本用途。 界,一个区域的边限。立界,能区分界内界外,分出你我。汉语中有一个“壝”字,诠释了这种情况:陶筒形器组成了坛墠的围墙。后人用土或用石块做坛墠的围墙,红山文化则用陶筒形器来做围墙(壝)。上文已述,考古学家在红山文化的许多遗址清理出了陶筒形器围墙。甲骨文的“囗”(音wéi)字也表述了上述意义。“壝”和“囗”字所表述的意义是否有文献根据?《周礼·春官·鬯人》记载:“凡祭祀社壝用大罍”。罍,瓦罍,盛装精美饮料的陶器,从字面上理解,与我们说的陶筒形器不是同一种器皿。《周礼》的记载只是一个线索,“凡祭祀社壝用大罍”,用陶器,那么沿着这个线索思考,红山文化是否用陶筒形器作社壝呢?从目前考古发现来看,还没有发现“社壝用大罍”的实例,只在红山文化诸多遗址中发现了用陶筒形器做“社壝”的情况。

    用陶筒形器为一个空间区域立界,其意义发生了什么变化?1973年在清理辽宁阜新胡头沟红山文化遗址时发现11个彩陶筒形器成一排直立放置石砌圆圈外侧,残缺器口上盖一至三层薄石板。有的筒形器内放置一二块河卵石。1993年又发现了67件陶筒形器,每米距离间置三件。陶筒形器走向与石墙一致略成弧形。石围圈外侧陶筒形器圈中心部位是一座墓,有多件玉器随葬。陶筒形器圈自然围合了墓葬所在的空间。应当说石围圈与墓葬有更直接的关系。石围圈与墓葬组成了一个围合空间,陶筒形器圈又围合了上述空间。重要的是“又”围合,意义是什么?陶筒形器圈为这个围合空间赋予了社的含义。

      凡是红山文化遗址有陶筒形器内置或外置排列的均有这种含义。

      红山文化陶筒形器上无盖、下无底,正好植于土里,植物培育在其中,植物生长出来扎根于土地、伸向蓝天、长在阳光里。如上文所说,陶筒形器在人们观赏不到的地方不作处理,可观赏到的地方(一般是朝外的一面)则饰以彩绘,其中有许多“云水纹”。用陶筒形器置于冢坛的外围,具有“示”的意义——给人看。这种情况下坛更具有了社的性质,而且不是一般的坛社,而是植物的社,生命的社,物候的社,一言以蔽之,可称为“稷社”,与“社稷”不同的只是两个字顺序不一样。此亦正合社之本意。《说文解字》说:“社,地主也,从示土”。土则为生长农作物的土地。《礼记·郊特牲》说:“社祭土。”封土为社,其原初的一种形态,当为红山文化陶筒形器的围合空间。

    陶筒形器与其培育的植物为祭物。红山文化时期是原始农业发展壮大的时期。此时期当与神农、黄帝时期相当。“神农尝百草”,为较早的农业“科学实验”。尝百草,一为甄别草本植物哪些可以为食物,二为考察哪些草本植物可以入药。关于黄帝的记载,常有令今人惊奇的句子。如《大戴礼》记黄帝“治五气”(《大戴礼记详诂》第28页)“时播百谷草木”。此时布种百谷草木,就是原始农业了。《史记》也有类似的记载,黄帝“有土德之瑞”。如上文说,土就是原初的社。红山文化农业发展壮大期与神农、黄帝时期重合,说明古文献关于农业起源发展壮大事迹的记载,在今天有了考古学资料的支撑。古文献把一个时期的伟大成就浓缩为一个或几个人物的业绩,正合了古人的思维和传述通例。

    神农、黄帝时期的农业成就通过神农、黄帝的事迹表述出来,在红山文化等考古遗址体现出来。距今8000年的兴隆洼文化遗址浮选出了谷粒,河北磁山文化有谷物储藏,红山文化发现了蚕玉器等。在农业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对培育谷物等的极强崇拜期,培育谷物等的实验由重要人物掌握,本身也是神圣的事业。龙文化也应运而生。培植出的谷物等要用于祭祀,与其器皿一起要展示出来,于是我们可以结论说,红山文化的陶筒形器本原上有一个确切的用途:培育谷物等植物。

    墓或冢的外围置陶筒形器,用其围合一个空间,用其培育植物,用其及其中的植物祭祀,有中国传统文献的支持。中国古代有以血、人或动物、玉器、精美饮品祀社的传统和记载,也有用谷物祭祀的传统和记载。《礼记·郊特牲》记:“唯为社事单出里,唯为社田国人毕作,唯为社丘乘共粢盛,所以报本反始也。”古人解释:粢,稷也,祭祀用谷物;稷曰明粢,在器曰盛,用以报本反始;也有人把粢解释为“六谷”。报本反始,回复到根本——吃饭是本,祖宗是始。红山文化陶筒形器当为“报本反始”的重器,其所育物,当为生长中的谷物等植物。

    陶筒形器讲出了5000年前的一则精彩故事:稷社产生了,社稷观念产生了,“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老子·道德经》)。土地极其重要,圣物由此育出,生生不已,五谷丰登,吾族永昌。

    坛社、稷社产生时期或之后,红山文化由对环境万物和物候的崇拜,产生了龙形器和龙的观念;由对食物的崇拜推进到用生长着的植物祭祀,陶筒形器承载了农业发达、人丁兴旺、生命绵延的特殊使命,为敬天保民思想的产生打下了基础。

坛社、稷社及其观念的产生,是人们重视土地、重视环境、重视生存资源、重视生产生活、重视社会组织管理的反映和结果。

     三、红山文化生生不已的人母

    喀左东山嘴遗址圆形台基址附近出有两件孕妇陶塑像,展示了人母之生(人之生)。

  孕妇陶塑像残高分别为5厘米和5.8厘米,均为裸体立像,一尊修长,一尊丰满,且有双手或单手抚腹之举。腹部凸起,臂部肥大,女性的重要部位均给予了夸张的表现,尤其女性特征乳房和生殖器官突出外显。孕妇陶塑像通体打磨光滑,整个形象表现为孕妇的特征。还出土了相当于真人二分之一的大型盘膝正坐陶塑人像的腿部残块。这些陶像直接表达了生育、生育崇拜观念,还直接表达了生殖神圣的理念。

    红山文化生生不已的动物,生生不已的植物,生生不已的人母,构成了红山文化中地母文化的基本要素。这些要素的核心是敬天(地与天对待)、法祖、贵人、重生。重生,一是重视生命之所由出——土地、人母(包括祖宗);二是重视人生存的环境,土地和动物、植物;三是重视生活、生命,万物生生的目的是让人类生生不已。

 

                                    (作者:朝阳师专二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