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史论坛>三 燕 文 化 漫谈

三 燕 文 化 漫谈

发布时间:2021-06-17    阅读:76

漫谈

孙国平


何谓“三燕文化”

 

  “三燕文化”一名,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于辽西地区流行,后来在辽宁、乃至全国,甚至在东北亚,十分知名。在近年来,有的学者在讲“三燕文化”时,引经据典,滔滔不绝而又生动活泼,像讲故事一样,把三燕历史与“三燕文化”等同起来。实际上,“三燕文化”与三燕历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讲三燕历史是指三燕时期的不同历史人物,他们的经历、他们的特点、他们的功绩;每个不同历史阶段的社会发展、演变过程;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政权更迭,等等,可以讲得生动曲折、活灵活现。而“三燕文化”虽然与三燕历史密不可分,但它所涉及的内容和研究的方法与三燕历史完全不同。

  一、什么是“三燕”

  所谓“三燕”,这是一种历史学的范畴。是指东晋十六国时期在中国北方的东部鲜卑慕容部在以今朝阳为中心,先后建立起的前燕、后燕、北燕三个地方政权。朝阳史学界把这三个以今朝阳为中心的燕国政权,统称为“三燕”。

  在“三燕”政权中,前燕、后燕均是以鲜卑慕容氏为中心,执掌政权者为鲜卑慕容氏。而“北燕”则是以汉人冯氏为执政者。北燕政权掌权者冯跋,本为长乐信都人,即今河北冀州人。因躲避战乱,随祖父冯和迁至山西上党。其父冯安在西燕慕容永处任将军。永被慕容垂灭,冯跋遂东迁和龙(今朝阳),家于长谷(今北票市西官营子)。因跟随慕容氏,史书记载其“遂同夷俗”,成为鲜卑化的汉人,故与慕容燕国并列。

  “三燕”中的前燕,从慕容皝称燕王(东晋咸康三年,公元337年)始,历慕容儁、慕容玮,于公元37O年被前秦战败,玮投降,共历25年。后燕,自慕容垂乘淝水之战前秦失败之机,于公元384年复国,历慕容宝、慕容盛,至慕容熙、慕容云被杀,共历25年。

    “北燕”,自冯践于公元409年继位,至冯弘于公元436年被北魏所灭,共历27年。

      史学界为了区分三个燕国政权,分別以“前燕”“后燕”“北燕”而称之,统称为“三燕”。若不计三燕政权中断十四年(期间为前秦统治)时间,三燕共历99年。

  二、什么是“三燕文化”

  “三燕文化”是近40年以来,朝阳考古学界新命名的一种考古学文化。在考古研究中,一般将同一历史时期、并且具有共同特征的考古新发现,包括各种遗迹、遗物在内,统称之为这个时期的文化。“三燕文化”即是三燕时期遗留下来的各种遗迹和遗物的总称。这是一种考古学文化。

  在慕容皩称燕王之前,慕容鲜卑还经历有慕容廆、慕容涉归、木延和莫护跋。慕容莫护跋于魏明帝曹叡青龙二年(234)率其部众入居辽西。于景初二年(238)协助司马懿征讨辽东公孙渊有功,拜为率义王,开始建国于棘城之北。

  在考古发现中,在今北票大板、八家子、章吉营子等乡镇境内,发掘出一大批三燕之前的鲜卑遗迹和遗物,亦即莫护跋至慕容皝称燕王之前的遗物和遗迹,考古学界则把这些遗物和遗迹全部并入“三燕文化”范畴。

  三燕文化上限自魏初(234)始,下限至北燕灭亡(436),共历二百余年时间。

 

                           三燕文化的主要遗存

 

  迄今己发现了大批的三燕文化的遗迹和遗物。现作一简述:

  一、三燕文化遗迹

  1.城市遗址

  大棘城遗址。经多次考古调查,己被确定于今北票市章吉营子乡三官营子村东的“庙台子”。因此地在民国时期有当地人在这块地上建有一座小庙,所以当地人把这里称为庙台子。

  此处遗址。高出当地周围耕地约近10米。西面隔村庄有三官营子,那里有时令河由东南向西北流过,注入大凌河。此河即史书所记的“黑石谷”。遗址东、南、北三面均是大凌河冲积平原,东约500米处是丘陵地段,北约千米之外,有大凌河自西向东流过。遗址周边不见有城墙痕迹,这应是与“棘”有关,依城名推断,当时是以棘束篱围城。整个遗址面积,南北长在800米、宽在600米左右。在遗址地面,1995年调查时,还保留有很多夏家店下层文化、战国、三燕时期的陶片,并有三燕时期的砖块遗存。而在2018年调查时,遗址周边己砌上红砖围墙,院内辟为养殖场。仅在城址周边和断崖上能采集到陶片和砖块。

  龙城遗址。即今朝阳城的老城区。是于公元341年由前燕王慕容皝派阳裕设计和督建。2002年以前,还有部分东城墙、北城墙保存。城之四门位置还可辨认。现在大凌河右堤路,即是当年的东城墙。今华府万国后边的营州路东端,是东城门处。东都家园北侧与金叶帝王花园交界处西延至古城香园北缘,即是当时的北城墙。今古城香园“喜来坊”楼下,是北城门旧址。今北街小学前面的“长青路”,是当年的北护城河。现剪子胡同东边缘,向南延伸至柳城路,是西城墙位置。现在的剪子胡同,是当年的护城河。清咸丰年间,因义和团进城,后来住在西城墙外的商号捐资,将西城墙由今营州路北约100米处向外延伸,将西城门重修在今中心医院东侧的营州路处。在新华路与五一街交汇处,于康德年间因修铁路,建火车站,在此处新开一城门,名康德门,后改新华门。向西通向火车站。今新华路一名,概由此起。南街小学南缘,向东延伸至大凌河堤坝,是南城墙。今胜利桥北侧约50米处,是当时南城门。柳城路下,是南护城河。全城占地约56万平方米。龙城建城,历北魏、隋唐、辽金元,直至2002年,位置始终未有迁移。龙城在当时,除有四门外,城内街道纵横,南北门与东西门直线相对。城中略偏东北处,建有“和龙宫”,是为三燕宫殿区。今位于营州路北侧仍保留一块空地,是当年龙城内和龙宫的正门“弘光门”遗址。在城内东北角建有白雀园,在城内西南角建有慕容家族宗庙。

  大板城址。位于今北票市大板镇大板村。址处白石水库淹没区。于20007月—200210月,由辽宁省考古研究所派人进行了勘探和部分发掘,发现有三组大型建筑遗址和遗址外的环壕。建筑规模十分宏大,布局严谨。在建筑遗址中,保留有磉墩、围墙、间、踏道、排水管道等。建筑遗址排列有序,主次分明,又互相对衬。出土有大批建筑材料,有板瓦、瓦当,瓦当当面图案全部为几何莲瓣纹。还发现有一块陶文瓦,在一块筒瓦残块背面刻有“令使”二字。还出土有陶器,主要有陶量和陶盏等。在陶量肩部刻有“二升”二字。还出土一件石跌,在石趺的覆盆部位刻有莲花纹,下部方座四面刻水波纹。根据这处城址的地理位置和建筑遗址的规模,推断它是莫护跋入居辽西后的“始建国于棘城之北”和“始建王府于棘城之北”(《十六国春秋·前燕录》、《晋书·慕容廆载记》)的遗址。

  五佛洞城址。地址在今朝阳县羊山镇五佛洞村东南村外的小凌河西岸。1975年调查时,还略见有城墙痕迹,但今皆己不存。城址面积约在800×700平方米之间。在城址内地表,散布有大批魏晋时期的建筑材料和陶器残片。建筑材料主要有板瓦、筒瓦残块,陶器有罐、瓮等残片。城址保存完好。

  凡城遗址。凡城,根据地表散布的陶器残片得知始设于战国,历秦、汉。东汉末年,曹操东征乌桓,在此城外与三郡乌桓大战,获全胜。在《汉书》和《后汉书》中凡城无载。三燕时,凡城在史籍中多有提及。城址在今喀左县白塔子乡境内。

  2.其他建筑遗址

  龙翔佛寺遗址。地点在今凤凰山南山门口东北侧山顶,隔山沟与龙翔佛寺遗址相对的悬崖上,凿有摩崖石龛72个。此石龛现已经过清理,内放置有石雕佛像。当时开凿石龛是为安置龙翔佛寺住持和尚骨灰。清理时,龛内己积满淤土,在龛内底部横置一砖,砖上放陶盆或陶罐,内放骨灰。根据旅游局张海波先生收藏的两块石龛内被清理出的砖的形制断定,分别是三燕和北魏两个时代的砖。有关龙翔佛寺遗址的考证文章,本人己于2004年在《朝阳社会科学论丛》上发表。在2009年由宗教出版社出版的《辽代佛塔·中国佛舍利崇拜》一书中,本人论文《三燕之佛教》中亦有提及。2006年再次调查龙翔佛寺遗址时,在距龙翔佛寺遗址东北约千米的“长脖梁”北端,亦发现有北魏至唐代的砖块保存。推定为这应是一座小塔,或是龙翔佛寺和尚的墓塔。即住在龙翔佛寺的僧人,在寺院烧拜佛祖,转向西南拜师祖,再向东北拜师父。

  黄金作坊遗址。地址在今朝阳县柳城镇袁家台子村西。没有进行发掘,详情不知,仅在调查时,在地表和浅土层中采集到三鹿纹金牌饰陶范等遗物。三鹿纹金牌饰,在义县保安寺、双塔区木匠营子、朝阳县田草沟鲜卑墓中均有出土。其形制、规格、纹样与陶范内模完全一致。

  龙腾苑遗址。位于今双塔区他拉皋镇木匠营子村。这是中国北方最早的一处皇家园林遗址。按史书记载,龙腾苑分东苑和西苑。根据考古调查,东苑以建筑为主,有甘露殿、逍遥宫、景云山、清凉池。“连房数百,观阁相交”(《十六囯春秋·后燕录》)。西苑以人工湖“曲光海”为主,并有亭、台、廊、榭等建筑。

  墓地。到目前为止,己发现三燕时期的墓地有20多处。其中大型墓地有朝阳县袁家台子、王坟山、姚金沟、田草沟;北票市有大板营子、喇嘛洞、房身沟、西官营子等地。出土有灰陶器、釉陶器、瓷器、金器、银器、铜器、铁器、蚌器、铅锡器等,十分丰富。时代由慕容莫护跋入居辽西开始, 历前燕、后燕,直至北燕灭亡。

  另外,除上述遗址外,在朝阳县黑牛营子乡务本营子还发现三燕时期佛教寺院遗址。在今朝阳县木头城子镇金宝山、龙城区大平房镇塔营子,均发现有三燕时期大型聚落遗址。

  二、三燕文化遗物

  三燕时期遗物十分丰富,种类繁多。主要有:

  1.陶器

  在墓中出土的陶器,很大一部分是冥器,但也有很多实用器。

  灰陶器。器型主要有壶、罐、盆、奁、甑等。陶器表面多为磨光,并饰有水波纹、垂帐纹、暗格纹。器底有模压痕迹。陶质为泥质。冥器多为灰陶,器型普遍较小,是以实用器按比例进行的缩小。其纹饰和器型与实用器相同。

  夹砂陶。仅在早期的鲜卑墓中有随葬,陶质夹细砂,陶色多为浅褐色和灰黑色。多为大口罐,罐沿附加有指掐纹。

  釉陶器。陶质较坚硬,与后来的缸胎相近。多为茶末釉,亦有酱釉和黑釉。有酒具,小口罐,双系罐,四系罐,奁等。还有动物塑像。

  另外,还有一种白陶器,器表无釉,胎白色。出土数量不多。

  2 . 瓷器

  出土数量不多,均为青瓷, 有鸡首壶和折沿洗。当属江南产品。

  3 . 铜器

  主要是生活用具。有釜,甑,魁,鐎斗等。还有大批马具。其中有鞍桥饰、带饰、马蹬、带卡、节钩、箭箙饰、铃、泡饰等。

  4 . 铁器

  种类较多,有釜、钳、钻、穿、锤、刀、剑、矛、马铠、马胄、兜鍪等。

  5 . 金器

  分作服饰和首饰两大类。服饰有步摇、冠饰、山题、牌饰、扣、缀片等。首饰有耳墜、耳环、手镯、臂钏、戒指、指环、顶针等。

  6 . 银器

  有发钗、耳环、耳墜、指环、手镯等。

  7 . 蚌器

  目前所发现的蚌器主要用作马具中作带饰。制作十分精细。

  8 . 铅锡器

  已发现的铅锡器,主要用作动物雕像。

  三燕古墓中出土的遗物有很多制作很精美,尤以金器和马具制作更加精美。采用镂、雕、錾、刻、鎚鍱等多种工艺制作而成。所有出土遗物中,既有鲜卑民族的艺术风格和制作工艺,又融合进了先进的汉文化艺术内容。在一件镂、雕、錾、锤工艺精美的鎏金马鞍桥饰的背面,还錾刻了汉人工匠的名字“郭丑”二字。

 

                            三燕文化的特点

 

  一、时代性

  慕容鲜卑自魏初(约234)入居辽西始,历前燕、后燕、北燕,在北燕太兴六年(436)灭亡,共计202年时间。在所发现的三燕文化中,仅限于这200年之间,提前或其后,均不见有三燕文化的遗物和遗迹发现。

  二、民族性

  在三燕文化遗物中,虽有汉民族和其他民族文化融入,但仍以鲜卑人的文化传统为主。其中马具、金步摇、月牙形金佩饰、山题、三鹿纹金牌饰、耳墜、戒指、夹砂陶罐、灰陶器几何纹暗格纹、铜釜、铜魁、鐎斗,还有墓葬形制、葬俗、毁器等,都显示出鲜卑人的传统文化特征。

  三、地域性

  根据目前己发现的三燕文化范围,是以今朝阳为中心,向外辅射,在锦州、北票、敖汉一带亦有三燕文化遗迹和遗物发现。在河南安阳、山东青州虽有些发现,应是南燕遗物。山西长子县亦有鲜卑遗迹,但属西燕遗迹。而三燕文化分布,仅以朝阳为中心。

  四、唯一性

  朝阳有四大文化,其中化石一项,在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很多地区均有发现,而朝阳化石,仅以种类和数量而著称。红山文化,在今赤峰发现数量更加丰富,早期、中期、晚期遗存均有。在阜新更有先红山文化和早期红山文化遗存。在锦州、河北北部亦有发现。佛教文化,其发源地、中心地均不在朝阳,朝阳发现燃灯佛和释迦佛舍利,同出一城,但在沈阳、杭州、北京、扶风均曾出土佛舍利。唯三燕文化是以朝阳为中心,在朝阳保存的三燕文化时期遗迹最多,出土的遗物也最丰富。

  世人要参观、考察、研究三燕文化,只有到朝阳来才能完成,其它地区仅是凤毛麟角。所以,三燕文化是今朝阳境内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具有唯一性。

  五、影响性

  在朝鲜半岛的三国时代,在日本的古坟时代,均曾发现有与三燕文化十分相近或相同的遗物,诸如在韩国釜山褔泉洞墓地出土的环首刀、金冠饰、马胄、铠甲等,在陕川玉田、高灵等地出土的铠甲、马胄、环首刀、金耳墜、箭箙饰等,以及伽耶出土的马具等,与三燕文化遗物有的完全相同,有的十分相近。但在时间上晚于三燕文化,相当于五世纪初到六世纪初。再如日本,奈良县大阪发现很多此时古墓,出土的马具、金牌饰、金耳墜、铜鐎斗、铜镜、三环铃、甲胄等遗物,与三燕文化遗物有的完全相同,有的十分近似。包括滕之木古坟中的石棺形制,与鲜卑人的木棺形制相同。时代晚于三燕文化,相当于中国的南北朝时期。此说明,我们的三燕文化明显的影响到了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包括上世纪80年代在平壤发现的佟寿墓,墓中壁画风格和内容,与三燕文化密切相关。

  六、延续性

  在前、后、北燕之外,几乎与之同时,还有立国于山东、河南一带的南燕,有建国于山西的西燕。更有活动于青海、甘肃一带的吐谷浑国。吐谷浑自建国到灭亡,共历500年。

  今日,慕容后裔己遍布全国各地。其中青海湟中县有慕容后人开发的慕容古寨旅游景区,在景区内除有各种传统建筑、传统作坊外,还有以传统方法酿制青稞酒的作坊。称为酩   文化,已被青海省公布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慕容家族后人慕兰成为酩   文化传承人。辽宁慕容久成又在开发慕容家米、慕容宴酒等产品。

  在广东,当年冯业率家南迁至高州,后冯宝与当地俚人冼氏结亲,今又创出“冯冼文化”。冯氏后人今亦遍布全国各地。酩   文化也好,冯冼文化也好,时隔1500年,三燕文化并没有中断,还在延续。

 

                     三燕文化之最

 

  三燕文化既是朝阳的四大文化之一,又是中国北方的一种考古学文化。纵观三燕文化的考古发现,再与中国北方其它考古学文化相比较,三燕文化有着其它考古学文化所不能相比拟的特点,特别是有着它自身的独特之处,还有着中国北方考古学文化中的“之最”。

  一、中国北方最早的都城遗址

  众所周知,在中国北方,在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草原上,有元代上都遗址。在今沈阳、辽阳、抚顺新宾,有清前期的都城盛京、东京与赫图阿拉。但这些都城,与前燕、后燕、北燕都城相比,要晚上一千多年。即使当时的高句丽,在吉林集安县有凡都城,但高句丽并未立国称帝,而是前燕附属。故凡都不能称为都城。

  三燕时期的都城,其一是大棘城,城址虽己被后人另辟他用,但地下遗存保存完好。其二是龙城,即今朝阳市老城区,自慕容皝始建龙城始,直至公元2002年,其位置始终沒有变动。城中和龙宫的弘光门遗址仍在原样保存。另外,还有今河北临漳、北京城区西南隅,还曾作过前燕慕容儁时期的都城。河北定县亦曾一度成为后燕慕容垂时期的都城。

  二、中国北方最早的佛教寺院遗址

  公元345年,前燕慕容皝下令在今凤凰山上修建了“龙翔佛寺”。根据考古调查,龙翔佛寺自始建一直沿用到唐。辽时由山上迁至山下。龙翔佛寺曾走出很多高僧,曾赴西天取经的昙无竭,就应是龙翔佛寺的一位高僧。这是中国北方有藉可查的最早的佛教寺院,比高句丽在集安修建的肖门寺、伊弗兰寺早十七年。今龙翔佛寺遗址尤存。

  三、中国北方最早的皇陵

  三燕时期,自前燕慕容皝称燕王,到慕容儁称帝,再到北燕灭亡,先后共经历十二位帝(王),其中慕容祥、慕容麟、慕容云称帝不足一年,慕容宝、慕容盛称帝不足二年。其余在位时间算是较长一些。这些人(王)死后,在《十六国春秋》中仅有五位(王)的陵墓见于记载。这五位(王)分别是慕容皝,陵曰“龙平”;慕容儁,陵曰“龙陵”;慕容垂,陵曰“宣平”;慕容熙,陵曰“徽平”;冯跋陵墓叫“长谷陵”。其余不见有记。这五位(王)除慕容垂的陵墓埋在河北外,余下四位的陵墓全部在今朝阳境内。这是目前己知的中国北方最早的皇陵。

  在中国北方,在内蒙古有辽代皇陵,有元初的成吉思汗陵,还有沈阳清初皇太极与努尔哈赤陵。但这些陵墓,要比三燕皇陵晚一千多年。

  四、中国北方最早的皇家园林遗址

  中国北方最早的皇家园林是后燕时期慕容熙为他的皇后和宠妃符氏姐妹修建的花园,名曰“龙腾苑”。苑中有假山、人工湖和亭台楼榭等建筑。按照史书记载,龙腾苑分为东苑和西苑,规模宏大,“广袤十余里,观阁相交,连房数百。”东苑以景云山为中心,有“甘露殿、逍遥宫”等建筑,还有小型人工湖“清凉池”。西苑以大型人工湖“曲光海”为主,建有廊庑亭榭。

  今虽己隔1600年,但龙腾苑中遗址仍保存完好。曲光海位置犹存。地址在今双塔区他拉皋镇木匠营子村。

  五、中国最早的马镫实物

  在考古发现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三国以前的马镫实物。当时人们骑马出行或打仗,上马时要脚踏人背或脚踩上马石。在南京一座西晋墓中,曾出土有陶马俑,在马的左侧,有陶塑三角形马镫一只,是贴塑在马左侧腹部。还末见有马镫实物。

  在三燕古墓里,有很多随葬马具的实例。在前燕的古墓里,有以铜板制成的长柄马镫,但只是单只。在朝阳县十二台(今柳城镇)砖厂一座鲜卑大墓里,就曾出土这样一只马镫,同出有很多马具中的带饰、带卡、鞍桥饰件,还有金步摇、金镯等。到了后燕和北燕时期,在十二台的姚金沟一座鲜卑大墓里和北燕冯素弗墓里,均出土有以鎏金铜片包木芯的马蹬。这种马镫,镫柄变短,镫内包有以桑木制成的木芯。这两种马镫,己是目前己知的最早的马镫实物。

  六、慕容鲜卑的最高崇拜

  在文献记载中,慕容鲜卑将都城迁到龙城后,自己境内的主要名胜和主要建筑,包括自己的陵墓,在名种上都冠上一个“龙”字。例如,在公元341年开始新建都城,称作“龙城”;把龙城东面最高的一座山峰叫“龙山”;把他们所居住的宫殿叫“和龙宫”;于公元345年慕容皝下令在龙山修建一座佛教寺院,命名为“龙翔佛寺”;慕容皝死后,把自己的陵墓叫“龙平陵”;慕容儁死后,干脆为自己的陵墓起名叫“龙陵”;慕容熙为他的皇妃和皇后修建了一座园林式的花园,又起名叫“龙腾苑”。

  在考古发现的三燕时期的马具中,马鞍的前、后桥上安装的鎏金饰片上,经过镂、雕、錾刻,形成不同形状的龙纹,制作十分精美。由此可以断定,慕容鲜卑的最高崇拜,非龙莫属。

  在三燕文化中,还有一些。“最早”,诸如金步摇、种桑养蚕、官办大学、梯形木棺等。在此不作赘述。

三燕文化之谜

 

  三燕文化,既是朝阳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又是中国北方独具地域特色的考古学文化。在三燕文化研究中,我们发现,它还有很多末解之谜,至今没做解开。这其中主要有:

  一、金源之谜

  在三燕文化遗物中,有很多黄金饰品,诸如:金步摇、山题、月牙形金牌饰、方形镂空金牌饰、三鹿纹金牌饰、金耳墜、金耳环、金镯、金戒指、金指环、金顶针、金扣、菱形金片、金臂钏等。目前己发现的所有三燕时期的马具,包括铜制马鞍桥、銮铃、带饰、带卡、套管缀叶铜泡饰、箭菔饰、马镫等,外表均采用鎏金工艺。

  1975年本人曾在银行收回一副金镯和一件顶花状金步摇,当时请银行工作人员作了鉴定,结果是黄金含量为85%

  1991年,田草沟墓地中一座鲜卑墓被当地农民挖开,从农民手中一次性收回黄金饰品750克。

  可见,当时的鲜卑慕容部,对黄金饰品的喜爱程度有多高。

  这些黄金,是采自哪里?即是黄金之源在何地,目前还是一个谜。

  二、皇陵之谜

  三燕时期,共有四位帝(王)葬于朝阳,其中慕容皝陵在《十六国春秋》记载中,只有八个字:“葬于龙山,陵曰龙平”。前燕皇帝慕容儁死后,史书记载只有四个字:“墓号龙陵”。在《资治通鉴》中,对慕容儁龙陵记载中,胡三省注曰:“陵在龙城,因以为名”。后燕皇帝慕容熙,被高云所杀后,《十六国春秋》记载:“及其诸子同殡城北”。还有,北燕天王冯践,因病重,其弟冯宏带兵携武器闯入宫中,受惊吓而死。葬于长谷陵。今知长谷是初时冯跋迁居辽西投燕,安家于长谷。即今北票市西官营子。1965年曾在西官营子姜家山(今将军山)发现冯素弗墓。按此推,冯跋也应葬于此地。但冯跋陵墓位于冯素弗墓于何方,又相距几何,还无从得知。上述龙平陵、龙陵、徽平陵、长谷陵具体位置在哪,至今还不得而知,成为一谜。

  三、历史地名之谜

  在《十六国春秋》《前燕录》《后燕录》《北燕录》中,还有《晋书·慕容廆载记》《慕容皝载记》《慕容儁载记》《慕容垂载记》等记载中,提及辽西附近地名300多个,诸如令支、柳城、龙城、棘城、凡城、昌黎等,今己知其所在,另有近300多处还不知其所在,仅知史书中记载有城名,但不知城址在哪里?在考古调查中,知今朝阳县羊山镇五佛洞有一座此时城址,但城名如何,因无考古证据,还无法定论。在今朝阳县木头城子金宝山、龙城区大平房镇塔营子,各有一处大型魏晋时期遗址,当时此地又以何为名,今概不得其详。

  以上历史地名,至今还是一项末解之谜。

           

                            三燕文化开发利用

 

      我们今天研究历史文化,最终目的是为经济发展服务,起到助推和引领经济发展的作用。朝阳是一座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历史文化名城,开发旅游,早已是迫在眉睫。而朝阳开发旅游,唯有打造文化品牌,舍此而无它。三燕文化是一项具有重大开发价值的地域文化。

       一、修建“慕容大寨”

   要进行三燕文化开发,就必须先确定出三燕文化的载体。也就是要有三燕文化开发和展示的场地。为了能和青海省“慕容古寨”起到遥相呼应的作用,我们可以把新开发的三燕文化载体命名为“慕容大营”或“慕容大寨”。

      有关慕容大营或慕容大寨的地点选择,三燕时期的龙城遗址现已被群楼覆盖地下,不可能在龙城旧址上开发。三燕时期和龙宫的“弘光门”遗址虽仍在原地保存,但因面积太小,远不能适应建设慕容大营的需要。这必须重新选择新的地点。有关选择新建慕容大营或慕容大寨的地点,一是要与三燕文化遗迹有关的地域;二是要交通方便,距离城区较近;三是不能超越双塔区范围。最好确定在他拉皋镇木匠营子村,或是选择在孙家湾镇十五家子村。

      选择木匠营子村的理由,一是木匠营子村有后燕时期的龙腾苑遗址和徽平陵;二是距离城区很近,且交通方便。

  选择十五家子村的理由一是东距前燕早期都城“大棘城”遗址很近,不足5公里,又与龙城相距不远;二是十五家子北牌楼地还有鲜卑墓群保留;三是这里水源充足,没有污染,十五家子河两岸既有平地,又有山丘,地理形势优越。

   慕容大营(大寨)内的房舍建筑,要完全仿照北魏时期的建筑样式,亦可参考唐以前的建筑样式。

  在慕容大营(大寨),以阙为门,营内建筑要有楼、台、殿、阁、廊、庑、亭、榭、云墙、石径,最高不超三层。在设计上,要高低错落,配以魚塘、莲池以及北方各种綠植花草。

  营(寨)内有馆驿、游乐场、中医养生馆、武馆、马场、箭靶、歌厅、舞池、手工作坊、酒坊、酒肆等。手工作坊可开设多种传统手工项目,有银匠、铜匠、铁匠、锡匠、机匠、木匠、锔匠、画匠、染匠、石匠铺等。如银匠铺可做金银首饰、生活器皿、茶具、酒具等;铁匠铺可锻打菜刀、剪刀,甚至古代兵器,包括三燕时期环首刀、矛、剑等;画匠铺在过去只做纸车、纸马、纸人等,我们可以把画匠铺延伸到美朮、书法、彩绘、壁画等;染匠铺,可用传统方法染布,如麻花布、蜡染、扎染,做汉服、唐装等;酒坊可与青海慕容古寨联合,以传统方法酿制青稞酒、高梁酒,还可与永椿酒业联合开发。完全以手工操作,使用传统工艺。既可让游客参观、品尝,又可直接销售。

  在慕容大营,除上述开发项目外,还要有三燕文化展示,旅游纪念品展销,朝阳土特产品展销,更要有慕容餐饮、慕容宗祠、冯氏宗庙等。在大营里,工作人员和服务人员着装、礼仪均符合三燕时代要求,游人进入大营,有穿越三燕时代之感。

  二、慕容餐饮的开发

  在考古发现中,有很多关于慕容餐饮的器物,诸如餐具、酒具、炊具、厨具等。在鲜卑古墓中还出土有牛骨、铜魁中盛装的羊骨,还有魚骨的发现,甚至古墓中还有庖厨的壁画。为开发慕容餐饮提供了充分的证据。应该说,慕容餐饮的开发,是朝阳地域文化的一大特色。

  在开发中,应注重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餐饮的环境,应尽力符合魏晋时期的特点,如墙壁装饰、室内工艺品摆放、餐桌形式等要贴近魏晋时代;第二是餐具的使用,尽力符合三燕时期特点,诸如彩瓷、青花瓷、不锈钢餐具一概不用。多选用釉陶、醤釉瓷、青釉瓷、茶末釉陶、醬釉陶器等。第三是食材选用,少用玉米,多选用中国传统食粮,如小米、大米、麦面、髙梁、黍谷、乔麦等。在果蔬方面,亦选用中国传统果蔬。在肉食方面,猪、羊、牛、马、驴、鹿、狍、兔、鸡、鸭、鹅等,包括各种魚虾之类,均可作为餐饮食材。第四是服务接待礼仪,应模仿鲜卑礼仪接待客人。最低也要用中国传统礼仪。第五是服务人员服饰,皆穿着三燕时期服装迊接客人,也可头戴步摇。第六是在客人用餐期间,尽力配有音乐演奏,以中国传统丝竹之乐演奏中国传统乐曲,为客人增加环境气氛。最后还要考虑烹饪方法,多以传统手艺制作,诸如炖全羊、 醤汤魚、大炖菜等。让用餐客人进入餐厅,有重回三燕社会的感觉。

  三、朝阳当地土特产的开发

  朝阳有很多具有地方持色农副产品,诸如小米、高粱米、大黄米、小黄米、黍谷米、乔麦、豆类、杏仁、绿豆粉丝、大枣(包括金丝蜜、铃铛枣)等及其深加工产品。再加以包装。其中黍谷一项,应有深远前景。只是谷种难寻,只要找到,就当大面积种植。

  四、桑柘文化开发

  在西晋时期,朝阳这个地方已无桑蚕业。到慕容廆时,与晋通好,在江南吴地求得桑种(见《晋书·载记》卷一百二十四),这里又开始栽种桑,有蚕养殖。到慕容皝时,还要“躬巡郡县,劝课农桑”(《晋书·慕容皝载记》卷一百)。而到北燕冯跋时,就曾下诏说:“桑柘之益,有生之本。此土少桑,人未见其利,可令百姓人植桑一百根,柘二十根。”(《晋书·冯跋载记》)

  桑、柘本为同科,柘实属野生之桑。一株桑树,全树皆宝。桑叶、桑枝、桑皮、桑葚皆可入药。桑叶还可养蚕。桑葚还可充饥。在诸多果蔬之中,唯桑葚可代粮充饥。在后燕慕容垂时,就曾有用桑葚充当军粮的记载,《资治通鉴·晋纪》卷一百六中,就有这样一段记载:“燕秦相持经年,幽冀大饥,人相食,邑落瀟条。燕之军士多饿死,燕王垂禁民养蚕,以桑葚为军粮。”可见,桑柘之益,实属大焉。在今朝阳县西五家子乡三道沟村炮手沟村边,今有一桑,枝繁叶茂,每年结果无数,当地称桑果为“桑苟”。树干需五个半人才能抱拢。据当地村民介绍,此树己经林业专家鉴定,树龄为1700年,正可以“慕容桑”称之。

  然而时至今日,在朝阳境内,却极少养桑。而今葫芦岛市南票区虹螺岘镇虹南村,全村人家家种桑,树龄大者百年,较大者30年,最年轻者亦超十年。而当地村民,一户能有10亩桑林之家,每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桑葚不仅可以鲜食,还可酿酒,亦可泡酒。当地自酿桑葚酒,每斤价格均在20元左右。凡自熟落地桑葚,当地全部用来酿酒。树熟者供游人采摘。

  若在朝阳的双塔区境内,选择一地,或一村或几村,连片栽种桑树,从首栽桑苗,到第三年结果,第五年进入旺果期。可亩产桑果千余公斤,仅桑葚一项,每亩年可收入万元左右。且栽种桑树成本较低,每年除施肥、剪枝之外,不需大量投入,管理比较粗放。《补农书》中说:“种稻为田,种桑为地。田忙而地闲”。是说种桑要比种地收入高出几倍,而且资金与劳力投入要比种地节省得多。

  还有,若栽桑成功,桑果成熟,可接待游人釆摘,落地果还可酿酒,泡酒。还可进行深加工,如桑葚干、桑葚饮、桑叶茶、桑叶菜、桑叶饮、桑叶食品等,桑叶还可养蚕,蚕可剿丝,蚕蛹可作食品。桑枝除药用外,还可栽培食用菌。

  新辟桑园,命名“桑柘文化园。”在园内,把宣传桑柘之益的内容制成图画,再把慕容求桑一亊写成文字,配以图片,制成宣传板。让凡进园采摘游人,都能了解桑柘益处,了解桑柘历史。把桑葚釆摘活动和饮用桑葚酒、桑果饮料、桑叶饮料的行为,溶进历史文化的内容,也使这些活动成为一种文化。

  五、与域外和三燕文化有关的文化对接

  在山东青州,曾是南燕都城。南燕称帝慕容德,是慕容皝少子。今山东青州己完成《南燕春秋》的电视剧制作。可派专家去青州考察,进行对接,并将其做法作为朝阳三燕文化的宣传借鉴。

  在广东茂名、高州,曾是北燕后人冯宝为官之地,与当地俚人冼氏联姻,全面改善岭南落后面貌,创出“冯冼文化。”当地人为纪念冯冼二人,在广东、海南等地,修建有3000多座冯冼庙。每年冯氏后人都要举行祭奠活动。至今,茂名党政部门为茂名城市定位语还是采用冼氏名句“唯用一好心”,称为“好心茂名”。于201912月,由广东运来冯冼雕像,立于北票市博物馆前广场。冯氏曾在龙城称天王,而龙城遗址又在双塔区中心,今冯冼后人与双塔区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冯冼后人于2018年起,多次来朝阳寻根,双塔区应把三燕文化与冯冼文化进行对接,加强两地交流,增加经济往来,并将朝阳土特产销往广东乃至全国有冯冼后人之处,也可借冯冼后人之手,全面推销朝阳土特产品。

  在今青海,曾是吐谷浑西迁之地。吐谷浑建国有520年历史,创出吐谷浑文化。而吐谷浑又是慕容廆长兄。今天,在湟中县有慕容后人开发出“慕容古寨”旅游景区,其中以传统古法酿制青稞酒,己成为一种“酩馏文化”。而且成为青海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慕容后人慕兰成为“酩馏文化”非遗传承人。朝阳应尽快与青海省有关方面进行联络,使我们的三燕文化与吐谷浑文化和“酩馏文化”进行对接,加强交流,最终促成两地间文化与经济方面的交流。

  三燕文化,不仅是朝阳的地域文化,更是全中国的一种文化。三燕时期的慕容后人、冯氏后人,今己遍布全国各地。要把三燕文化做大、做强,让国人,甚至地球人都能了解三燕文化。今天我们宣传三燕文化,实际就是在宣传中国传统文化。慕容家族与冯氏家族,在历史上曾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宣传三燕文化的形式多种多样,可请一些文学家,创作出有关三燕文化的诗歌、散文、小说、故事,出版发行。请历史学家写出三燕历史的专著,请剧作家编写出剧本,拍成电视剧播放,更可制作出三燕文化的纪录片,进行不同形式的宣传。这样就会很快提高朝阳的知名度,提高三燕文化的知名度,把三燕文化宣传到全世界,就会引来更多的游人和学者来朝阳旅游、参观、考察,也会引来更多的人到朝阳投资开发朝阳经济。

 

                            (作者:朝阳市文化局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