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民俗风情>朝阳年俗

朝阳年俗

发布时间:2021-02-25    阅读:63

                                                 

                                               朝阳年俗

                                              

                                              魏德广  段洪恩

 

旧时在我国东北,进了腊月,地里的活就基本忙完了,农活没有了,就开始准备过年了,所以有“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的说法。因为在我们朝阳,从腊八开始,每隔几天就是一个节令,每个节令都有一个说法。

有这样的民谣,唱出了人们忙年的喜悦,也记录了人们忙年的过程:“黑天盼,白天盼,一盼盼到二十三。二十三,过小年;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年猪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啃骨头;三十晚上闹一宿;初一出门去磕头,一路磕出锛儿娄头……”。虽然在执行上不是严格按照上面所说的那样做,但这些事情都是必做的。

还有“新年来到,丫头要花,小子要炮,老头要顶新毡帽,老婆要个新裹脚。”

过年就是一个忙忙碌碌的过程。就在这忙忙碌碌的过程中人们体味着快乐、体味着浓浓的年味儿。

在我们朝阳,常住人口主要是汉族和蒙古族,并且很多民俗都是由蒙古族的传统沿袭过来的,经过多年的蒙汉文化融合、互补,给很多的民俗又赋予了新的内容。于是,朝阳的年俗就显得既有传统色彩,又有民族特色,也有推陈出新。让我们先从腊八说起:

腊八节  根据许慎的《说文解字》记载:“冬至后三戌日腊祭百神。”冬至后第三个戍日曾是腊日,如此便沿袭下来。有资料显示到南北朝时期才固定在了旧历腊月初八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同时也有驱鬼逐疫之意。此后,关于腊八的传说很多,有起于佛教说,起于岳飞说,起于朱元璋说,起于秦始皇修长城说……等等,到清代,腊八节已经成为了皇宫盛典,民间自然无不效仿,因而也派生出许多与腊八有关的民俗来:如安徽人吃腊八豆腐、陕西人吃麦仁饭、广西人吃糍粑等,但最多的还是腊八粥和腊八蒜,在我们朝阳,这两种东西已经成为了多年一直延续的传统。

腊八粥  古籍中和网络上关于腊八粥的传说也是因为各地的风俗和产物不同五花八门。总体来说许多地方都是用江()米或者大黄米、豇豆、莲子、栗子、大枣、花生、葡萄干等,放在一锅里熬成粥。因为里面粘米比较多,容易糊锅,所以这种粥做出来比较稀,易于消化。

我们朝阳人给腊八粥叫黏干饭。黏干饭是用大黄米淘洗干净,在锅里放适量的水,一般是没过两三指。点旺火,开锅之后,随着米粒的鼓胀,汤也渐渐见稠,这时就要变小火,如果汤寛就要用勺子撇出一些,米粒开花时就要不停地用铲子,插着锅底,不停地翻动,以防洼锅。这时,当黏干饭越来越稠越来越黏,用铲子一铲能堆成堆的时候,黏干饭就快要馇好了,再放进事先煮好的豇豆、红小豆、大枣,这黏干饭就算做成了。按个人喜好,可以放些白糖、红糖,有的人还喜欢放些荤油。俗话说,心急吃不了黏干饭。黏干饭吃的时候,要晾一晾,温度适合了才能吃,否则会烫坏人的口腔或者喉咙。朝阳盛产黍子,因为穷,却很难凑齐八种食材,朝阳独有的黏干饭做法在别处基本没有。

腊八蒜  腊八蒜的来历据说是过去买卖家到了年根底下,都要结账,给对方送一瓶腊八蒜,以预示要结账的意思。腊八蒜酸甜可口,深受大人孩子的喜爱。腊八这一天,都要早早地起来,太阳刚刚冒红,就要将头一天扒好的蒜,放在小坛子、罐头瓶或广口瓶里,用陈醋泡上,做成腊八蒜。据说只有这一天泡的腊八蒜,蒜才能变绿,才好吃。到了大年三十,腊八醋泡了二十几天,蒜变得微绿,原本辣的蒜也变得微酸,那醋也变得有些辣味,用腊八醋蘸饺子吃,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腊八蒜最好用紫皮蒜,有资料说,紫皮蒜色素的提取物含硫量明显比普通蒜提取物的含硫量高,表明色素是一类含硫的非叶绿素化合物,并且“腊八蒜”的这两种色素的提取物都显示出比普通大蒜提取物高的抗氧化活性。这提示大蒜经过“腊八蒜”的加工,不仅优化了风味,而且功能活性可能也得到优化。腊八蒜还有诸多保健功能:有解腻祛腥、助消化的作用;抗氧化活性优于人参,常食能延缓衰老,还能有效地防治铅中毒。还有,普通大蒜性温,多食生热,且有刺激性,因此阴虚火旺、口舌目有疾者忌食,但是腊八蒜经过醋的处理,已经发生了性味的变化,没有这些禁忌。

蒸粘干粮  腊八粥是粘的,豆包年糕也是粘的,所以叫蒸粘干粮。为了过年前后做饭方便,每家都要蒸许多年糕和豆包,放在院里见不到太阳的地方在缸里冻上,吃的时候拿几个出来放锅里一熥。这是一件很费事的活儿,要先淘米,等米半湿半干的时候,才能放在碾子上轧,有的村子碾子少,经常轧面轧到后半夜。还要烀豆子烀枣,邻居之间互相帮忙是必然的。蒸豆包要用长柴火,一是蒸豆包火要旺,要一气蒸熟。俗话说:“大气上了房,蒸干粮不用尝。”就是说的蒸豆包和蒸年糕。再说忙忙活活,谁也顾不上直个劲地添柴火。二是图个长趟,图个吉利。有的人家在蒸完黏豆包之后,还要撒一两锅年糕。为啥叫撒年糕呢?因为,撒年糕得在粉好的黄米面中,细心地拌上水,以手攥面团松开就散为度。之后锅里置平屉,铺上平屉布,撒一层烀熟的豇豆,撒些黄米面,撒个三五层后,就可以光撒黄米面,直到一巴掌厚为止。有的人家还要在黄米面中拌入一味中药姜黄,不光颜色好看,据说还可以暖胃。

年糕年糕,取义年年高。即日子红红火火,一年更比一年高。年糕因为谐音“年高”,再加上有着变化多端的口味,可以蒸、可以炸、可以炒菜,几乎成了春节时家家必备的应景食品。年糕的式样有方块状的黄、白年糕,象征着黄金、白银,寄寓新年发财的意思,也受到人们的欢迎。

在大凌河川,都是自家蒸自家的,每家蒸三五锅豆包,一锅年糕就可以了。而小凌河川则不同,当地给豆包叫“饽饽”,每一家都讲蒸几十斤米的,文革期间粮食缺,在粘米面里掺上许多玉米面,没有豆子,用酸菜做馅儿,也尽可能多蒸些。改革开放包产到户以后的几年,生活富裕了,就更加变得奢侈了。笔者下乡曾经看到,都是三五家女人互相帮忙,每家蒸一天或者两天。十冬腊月天里,蒸饽饽的人家都是敞着窗户门,热气不断地从门窗里飘出来,院子里大盖帘上满满的都是金黄色的和小孩子拳头大小的饽饽(豆包),据讲,有的富裕人家竟然一次蒸三斗米(约150斤)的,烧得炕席甚至炕上的毡子都糊了。其实是一种无谓的浪费,吃不了开春就只好喂猪了。估计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没有了。在吃豆包的时候,蒙古族人还有一个和别的民族不同的特殊吃法,趁热在豆包上面挖一个孔,放进去红糖和猪油,融化以后吃起来又香又甜。

赶年集  如果说蒸豆包是女人的活儿,那赶集就是男人的活儿了。年前赶集,有的是互通有无,把家里暂时吃不了用不了的东西拿到集市上去卖掉,然后顺便买回来家里过年需要的东西。买东西最普遍的是鞭炮花炮和挂钱、红纸,即使是在日子过得很紧的“文革”期间,这些东西都是每家必备的。最穷的人家也要少买一点叫迎迎节气,而且越是穷的人家越要在屋里贴满挂钱,期盼挂钱能给家里来年带来好运。其次就是买吃的穿的了,吃的无非是猪肉、羊肉、梨、枣之类的,过去农村几乎家家养猪,买猪肉的人很少。也有很多赶集的人不是为了买东西,就是穷逛,碰上亲朋好友在一起聊一会,或者是通过熟人打听一下长时间不见面的亲朋好友的消息,在没有电话的年代,赶集也是采集信息传播信息开阔眼界的一种最有效的方式。

穷汉子集,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农村集市的最后一天,被称为“穷汉子集”。

意思是有些穷人过不起年,但是,这一天也必须赶集置办点年货。“穷汉子集”的说法早已成为历史。但是这一习俗却被保留下来。到年根底下,一些买卖人要甩货,价格便宜,生活不富裕的、单位事情多时间紧张的、买过年的东西有遗漏的,仍有人赶“穷汉子集”。

写春联  “文革”前,春联没有卖的,都是手写。每到腊月二十三前后,村里写毛笔字比较好的人家里就来来往往人不断了,送红纸的人说着客气话把红纸留下,过几天再说几句感激话把对联取走,而写对联的人,虽然还要家人帮着裁纸,自己还要起早贪黑地写,还要根据各家各户的不同情况,选择合适的句子,一连忙好几天,但心里还是高兴,因为能为村里人写对联是一种荣耀,既显示了自己的存在感,也得到了诸多的语言鼓励,这毕竟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据说,“文革”一度不让贴对子(春联)。朝阳三岔口有一位农民有一股犟劲,就用毛主席的老三篇写成了对子,贴在门上。上联是:“为人民服务纪念”,下联是:“白求恩愚公移山”。

扎灯笼  据有关资料介绍,灯笼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代就有人开始使用了。红灯笼用来烘托节日的喜庆气氛,白灯笼用于夜间的照明。二十四史系列的《宋书》中就有“床头有土鄣,壁上挂葛灯笼”的记载,可见当时灯笼已经在民间被大量使用了。文革前手电筒也算是贵重物品,一般人家是买不起的。所以,自己做灯笼就成了一种时尚。都是就地取材,取细木棍或者秫秸,用火烤软,扎出一个灯笼模子,在外边糊上一层红纸或者白纸,一个灯笼的雏形就出来了,安好灯笼座拴上灯笼绳,里面坐上蜡烛或者是煤油灯,就可以拎着满街跑了。如果是参加灯会,那灯笼就要做得精细些,可以多费点功夫,做得形状复杂一点,如:西瓜灯、菠萝灯、金鱼灯、鲤鱼灯、兔子灯、老虎灯,从三角的一直到八角的,可以举着的,算起来应该有几十种。有的还在灯笼上贴上彩色的剪纸作品,也有的写上“富贵吉祥”“大吉大利”等喜庆的字句。城里的要比农村的花样多些,农村的多是白色的普通灯笼,小孩子们提着满街跑,一不小心烧着了,灯笼寿终正寝。

竖灯笼杆子  朝阳人进了腊月还要忙着竖灯笼杆子。一般要选细高的树干,或者用几节树干接起来。灯笼杆子顶上还做了一个横撑,用一个斜拉子拉住。上边还有一个小滑轮,滑轮上穿着一根细长的麻绳,还坠着一个钩子,这是准备挂灯笼的。竖灯笼杆子时要招呼左邻右舍帮忙,在院里正房的边上的园子里,把灯笼杆子戳起来,大家七手八脚地用铁线牢牢地绑在树桩子上,转眼之间,一根灯笼杆子就这样高高地竖起来了。

朝阳人竖灯笼杆的习俗始于何年何月,众说纷纭,一时难以考证。但据老人们讲,自打解放以前就已经十分盛行了。有的是挂一个红灯笼,有的是挂一串比较小的红灯笼。解放后,有的人家还在灯笼杆子上插一面小红旗,也有的绑上几根松枝。家家院里挂灯笼,初一到十五彻夜不息,直到正月十六再把灯降下来。

早先年,傍晚天黑时,会在灯笼里点上蜡烛,从除夕到正月十五晚上灯笼都要点亮,彻夜不熄,预示着日子过得红火兴旺。在辽西农村还有高挂红灯笼能辟邪消灾的说法。

在穷困的年代,人们既买不起灯笼,也无处去买,各家各户全都是到供销社买张红纸自己糊灯笼。灯笼架子也都是就地取材,高粱秸、荆稍条子、细麻绳、竹批子都是扎灯笼架子的好材料。糊出的灯笼虽说不大周正,但是一旦点燃蜡烛高高地挂起来,在夜色中亮堂堂的,煞是好看,洋溢着一种喜气。自打改革,条件好了,里面都扯上电线放红灯泡了,红色的纸灯笼也变成红绸布的了。

杀年猪  有一段歌谣:“小孩儿小孩儿你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人们为啥偏要在过了腊八才杀猪呢?一是杀得太早,天不冷,在没有冰箱的情况下,肉冻不瓷实,放不住。那时候农村家家生活都比较困难,主要是往闲屋的大缸里冻,上边扣一口破锅再放上一块石头,防止猫和狗偷吃。另外,杀早了,馋孩子天天吵着要吃肉,不给做就哭就闹,没等过年就“锯割”没了,过年的时候就没有肉吃了。

杀年猪在农家算是一件比较隆重的大事,要请左邻右舍、乡里乡亲来吃杀猪菜。杀猪菜就是酸菜、猪肉、粉条炖上一锅,猪血、白菜再炖上一锅,烫上老烧酒,老老少少,炕上炕下,大家边吃边喝边唠,显得混合。在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平日有些“过节儿的”人家也要请。大家围坐在一起,开言透语地一唠,或者酒盅一碰,一片云彩也就散了,也算是一年一度消除隔阂的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

中国人讲究和睦邻里。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过去不少的人家住的就是对面屋,那就像是一家人似的,有点儿大事小情,用不着说话就办了。那时候的猪都不大,这一顿就要吃下去五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左右,大家轮流请,男人们天天吃喝得红光满面,只可惜女人和孩子们只有对着空气中飘来的香味抽鼻子解馋了。

扫房  俗话说“二十四,扫房子”。也有的日历牌上也标有扫房日。但是,扫房也不一定在这一天。一是临近年根,诸事繁多;二是人们还有个说道,叫做:“不能叫灶王爷顶着尘土上天庭。”所以腊八一过,人们选个晴朗无风的日子就开始扫房了。有人把扫房称为扫尘、扫年。起源于古代驱除瘟疫、扫除不祥的仪式。据《吕氏春秋》记载,我国在尧舜时代就有春节扫尘的风俗。因“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的涵义,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过去是扫扫四壁、屋顶、揭去墙上的旧年画,重新糊上窗户纸,揭去旧春联、旧挂钱,为在除夕之前换上新的做好准备工作。还要把没有用的旧家具旧筷子旧碗之类不值钱的东西扔掉一些,让它们也来一个新陈代谢,以此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除了扫房之外,家家户户都要打扫院子、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擦门窗玻璃。

祭灶  农历腊月二十三,称为“小年”,中国地域广阔民族众多,由于习俗的不同,小年的时间也不一样。南方人二十四过小年,北方人二十三过。不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灶王爷都要在小年这一天上天去向玉皇大帝汇报所在人家的情况。灶王爷的传说在民间传播很广,其说也是五花八门,在此不做赘述。但灶王爷的作用都是一样的。所以,每家灶台后的灶王爷画像旁边的对联都是“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从这一天起,节日气氛升温。按照习俗,这一天也是祭灶的日子。一进腊月门,就有人卖糖瓜。糖瓜就是用麦芽糖拉制成的瓜形的糖果,黏性很大,作用是为了粘住灶王爷的嘴,上天不说坏话。于是也有一句歇后语:灶王爷吃糖瓜——稳拿。对于灶王爷的来历,说起来源远流长。在我国的民间诸神中,灶神的资格算是很老的。 

 祭灶,在我国是一项民间影响大、流传广的习俗。

 辞灶,一般都在黄昏入夜时举行。 家里的男人在灶房,摆上桌子,向设在锅台后神龛中的灶王爷敬香,并供上糖瓜、芝麻糖、红枣、栗子等。然后还摆上秫秸扎成的马和喂牲口的草料。用糖瓜供奉灶王爷,是让他老人家甜甜嘴。有的地方,还将糖瓜涂在灶王爷嘴的四周,并边涂边说:“好话多说,不好话别说。”这是用糖瓜堵住灶王爷的嘴,让他别说坏话。之后将灶王爷、马和草料一起焚化,并烧上一些黄表纸(纸钱—路费)、放几个高声(升)炮,送灶王爷上天,祭灶活动就结束了。

 据说唐宋时祭灶的供品是相当丰富的。宋代诗人范成大的《祭灶词》对当时民间祭灶作了极其生动的描写:“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可见,如今的辞灶比那时候要简化多了。

 腊月二十三日的祭灶与过年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在一周后年三十晚上,灶王爷便带着一家人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与其他诸神一同来到人间。灶王爷被认为是为天上诸神引路的。其他诸神在过完年后再度升天,只有灶王爷会长久地留在人家的厨房内。迎接诸神的仪式称为“接神”,对灶王爷来说叫做“接灶”。接灶一般在除夕,仪式较简单,换上新灶灯,在灶龛前燃香礼拜就大事完毕了。

俗语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说法。有些地方,女人是不祭灶的,有男女避嫌之说。祭灶的饮食,民间多讲究吃饺子,取意“送行饺子接风的面”。 民谚有“二十三,不吃炒,大年初一 一锅倒”的说法。有些地区祭灶这天除吃灶糖之外,火烧也是很有特色的节令食品。在我们朝阳,这一天各家祭灶的时候,会有乞丐或者是喜欢恶作剧扮作乞丐的年轻人,三五成群进院讨要食品,这时候主人都会拿出糖瓜、馒头、瓜子花生之类的食品送给他们,并且客气地送到门外。老人讲,在这个时候,对进院的任何人都要笑脸相迎,否则来年家里就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和汉族祭灶相比,蒙古族人的祭灶就显得隆重多了。据学者推断,因蒙古族人是朝阳最早的原居民之一,所以,朝阳的祭灶应该是和族人“祭火”结合起来的。因为游牧民族野外生活的传统,三块石头就是灶,中间点火煮食物,所以,蒙古族人对火的崇拜是非常虔诚的,他们最早的祭火很复杂,有资料记载,从规模上分有户祭、公祭和庙祭,从时间上分有日祭、月祭、季祭和大祭,从等级上分平民祭火在腊月二十三,而贵族祭火却是在腊月二十四。长期以来,一直延续不断,2014年,鄂托克前旗的一次圣火祭祀仪式,因为规模宏大,祭祀器具供品完备,参加人数众多,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认证为“最大规模的民间祭火”。2019年的“小年”,北票市马友营蒙古族自治乡的蒙古居民,也恢复了中断多年的祭火活动,在传统的基础上又融入了新的现代因素,让本地人再次看到了蒙古族人祭火的盛况。由此可见,朝阳的祭灶完全是蒙族人祭火的简化版基础上又添加了汉族的一些传统因素,是蒙汉民俗混合交融的结果。

 贴对子、春条和挂钱 过年要贴春联,这是中国过年的一个很古老的传统。朝阳人管春联叫对子,有的在二十九的早上贴,有的在三十中午贴。俗话说:“二十九,贴倒有”。 火红的对子贴在门框上,显得喜兴红火。民间讲究有神必贴,每门必贴,每物必贴。神灵前的对联特别讲究,多为敬仰和祈福之言。常见的有天地神联:“天恩深似海,地德重如山”;土地神联:“土中生白玉,地内出黄金”;财神联:“天上财源主,人间福禄神”;井神联:“井能通四海,家可达三江”。

 有的人家门口要倒贴福字,以示福到家门。门上的横批下面还要贴三层挂钱,表示钱多钱厚的意思。朝阳的习俗是,窗户上要贴绿色的挂钱,说这样会不害眼病。关于挂钱,唐诗人韦庄在《春盘》诗中这样描述:"雪圃乍开红果甲,彩幡新剪绿杨丝,殷勤为作宜春曲,题向花笺贴绣楣。"晚唐段成式《酉阳杂俎》:"立春日,士大夫之家,剪纸为小幡,或悬于佳人之首,或缀于花下,又剪为春蝶、春钱、春胜戏之。"苏轼在《分类东坡诗》中云:"萧索东风两鬓华,年年幡胜剪宫花"。可见,古人对挂钱也是很喜爱的。只是现在人们大多住进了楼房,贴挂钱的地方少了,但是,在一些民间艺人的手里,已经把挂钱的 “刻”发展为“剪”“贴”“折”多种形式,把挂钱已经演变成了剪纸艺术,近年来,已经有很多人剪裁出非常精美的剪纸作品,还有的出省出国去做剪纸表演,为这项古老的艺术赋予了新的生命。

 除了对子之外,人们还要写一些春条贴在相应的地方。比如粮食茓子要贴“五谷丰登”,猪圈门上要贴“肥猪满圈”,鸡窝要贴“金鸡满架”,马棚要贴上“六畜兴旺”,车上要贴“车行千里,人马平安”。 院内贴“满院生金”,树上贴“根深叶茂”,屋里的正面墙上贴上“抬头见喜”,大门外对着门口要贴上“出门见喜”。就连水井和碾子、磨盘都要贴上“井泉兴旺”、“白虎大吉”、“青龙大吉”等。

 春条  “春条”一词本指春日花木的枝条,宋代诗人杨备早有“春条拂岸柳如金,一鉴澄空照底深”之句。后来,百姓将一些相对随意随心的红纸条比喻为春条。春条可谓春联的姊妹。写春条用纸一般是从红纸的最长边裁下来的边边溜溜窄条,约三四指宽,小短条半尺上下,大长条三四尺长,上书吉祥话、顺口溜之类,内容皆为美好希冀与真挚祝福。春条可贴在院门口、影壁、轩厅堂榭、炕头等处,所以朝阳人也叫炕帖

 春条是老朝阳人过年的必备。春条,可以是一些吉祥话、顺口溜,也可以是一家人一年的“纲领”。比如说:“宜入新春好,琐碎孬遭少,养猪大似象,耗子已死完,大吉大利!”“宜入新春乐,财神炕上坐,出门就见喜,五谷垛成垛,大吉大利!”春条词句是与时俱进的,合作化时期:宜入新春乐,办好合作社,地里多上粪,粮食打得多。再有粉碎四人帮后的:宜入新年春光好,白面饺子豆饽饽,酸白二菜炒得好,黄白二酒随便喝。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涌现出:“宜入新春乐无边,改革大道宽又宽,人民币装满箱,粮食堆成山,幸福平安。”“宜入新春乐,塑料大棚一座座,养殖种植齐发展,四季发财乐呵呵,平安吉祥!”

 有的人家还要贴“斗方”也叫“门叶”,为正方形,多贴在贴于门板上端中心部位、家具、影壁中间。斗方一般是四个字、五个字或是合体字,比如:“日进斗金”、“招财进宝”,字呈十字线排列,贴时直角朝下,犹如菱形。

 在贴春联的同时,一些人家要在屋门上、墙壁上、门楣上贴上大大小小的“福”字。春节贴“福”字,是我国民间由来已久的风俗。“福”字指福气、福运,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对美好未来的祝愿。为了更充分地体现这种向往和祝愿,有的人干脆将“福”字倒过来贴,表示“幸福已到”“福气已到”。民间还有将“福”字精描细做成各种图案的,图案有寿星、寿桃、鲤鱼跳龙门、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

贴窗花  在民间人们还喜欢在窗户上贴上各种剪纸——窗花。窗花不仅烘托了喜庆的节日气氛,也集装饰性、欣赏性和实用性于一体。窗花其实也是来源于挂钱儿的变种,属于剪纸艺术。“文革”前,有些心灵手巧的农家女人,在腊月里,剪几个窗花,拿到集市上去卖,也能换回几挂鞭或者是几斤菜来。本来是一种很普及的民间艺术,千百年来深受人们的喜爱,但是,现在已经朝精尖度发展了,民间已经不多见了。可喜的是,朝阳县东大道乡的几个小学在2017年就把剪纸作为了一门课程引入了课堂,鼓励和引导小学生学习剪纸艺术,使得这项艺术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与发展。

 年画和门神  春节贴年画和门神,在朝阳城乡十分普遍,俗话说:“老太太挎筐,一样一张。”就是说的过年揭年画时的情形。解放初期,一直到“文革”之前,年画一直是家家户户过年必不可少的。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过年不贴年画,能叫过年吗?

 门神,即司门守卫之神,是农历新年贴于门上的一种画类。《山海经》、《风俗通义》、《重修纬书集成》、《三教源流搜神大全》等典籍都有记载。 作为民间信仰的守卫门户的神灵,人们将其神像贴于门上,用以驱邪避鬼、卫家宅、保平安、助功利、降吉祥等,是中国民间深受人们欢迎的守护神。 按照传统习俗,每到春节前夕,家家户户都要买两个门神贴在屋门上,祈福来年。在门神的传说中,有钟馗的传说,神荼和郁垒二神的传说在民间也早有流传,民间流传最多的武将门神,当属开唐名将秦琼和敬德。到了“文革”时期,新的门神画破四旧立四新,画的是解放军和民兵,如今又改回来了,仍然是神荼和郁垒、秦琼和敬德。不过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贴门神的人家已经不多了。

年画是我国的一种古老的民间艺术,反映了人民朴素的风俗和信仰,寄托着他们对未来的希望。“文革”以前,朝阳一进腊月在集市上也有卖木版年画的,也有灶王爷、门神和神马。木版年画大多印刷粗糙,套色的很少,许多都是一个颜色,有“连年有余”“金玉满堂”“富贵长春”等。“连年有余”就是一个梳着髽髻的娃娃,手里拿着一朵莲花,怀里抱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金鱼,十分喜兴,人见人爱,基本上每家墙上都有这张画。在集市上,卖年画的画棚,挤满了买年画的人。卖年画的,举起年画样子,一边讲着年画的情形,一边夸赞着。有看中的,就买下来。随着就有三五个人跟着揭几张。后来,年画由新华书店经营,年画一直发行到乡下的供销社。一进腊月,新华书店年画门市的屋子里就挤满了选购年画的人。年画上贴着几号几号,人看好了号,就一张张让售货员给揭下来。售货员也会悄悄藏起一些人们喜欢的年画来,留作“走后门”。屋子里贴上几张年画,红红火火的年味一下子就出来了。浓墨重彩的年画给千家万户平添了许多兴旺欢乐的喜庆气氛。粉碎四人帮之后,年画一度再次兴盛。

 年夜饭  又称“团圆饭”,这是一年中最后的一顿饭,这顿饭以后就要告别旧岁迎来新岁了。人们无论相隔多远,无论工作有多忙,都希望回到家中吃上这一顿团团圆圆的年夜饭。有实在不能回家的,家人们也为他留一个位子,留一副碗筷,表示家人没有忘记他,在精神上已经与他团聚。从南到北,由西向东,还得说北方人特别是朝阳人最为讲究。吃年夜饭之前最重要的活动是接神祭祖,朝阳叫请家堂,摆上供奉。开饭前,要劈劈啪啪放一阵鞭炮,据说是驱灾避邪,一切鬼祟就都不敢进村了。然后,每家出一个年轻人,成群结队,提着灯笼,到各自的祖坟附近,恭恭敬敬地朝祖坟的方向喊:“老祖宗,回家过年了。”然后回到家里的“家堂”牌子前磕头,此时家里人已经在“家堂”牌子前放好了供品烧上了香点上了蜡烛。这就等于把老祖宗请回来了。由于各地的习俗有区别,有的是在饭前,有的是在饭后,但都是在太阳下山之后。

 有些人家,还要在院子里铺上些芝麻秸,踩下去发出轻微的响声,名为“踩祟”,有把鬼祟踩在脚下的意思。

 年夜饭的饭菜繁简是以自家的经济条件而定的,但仍有着较为固定的套路。如按照尊长老幼入座,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不准打骂孩子等。在菜肴上尽最大的努力使其丰盛,宁可剩下,而取“顿顿有余”、“年年有余”的口彩,预示着来年丰衣足食,席间还要多说吉利话,以求皆大欢喜。

团圆饭的菜肴无一定菜谱,朝阳人一般是八个碟或者十个碟加一个火锅。火锅热气腾腾,说明日子红红火火。家家的菜中一定有道鱼,年年有余,图个喜庆。菜中有蘑菇炖小鸡、扣肘子、溜排骨,还要有凉菜、炒菜等。最后多为一道甜食,在朝阳多为拔丝山药、拔丝地瓜,祝福往后的日子甜甜蜜蜜。这一顿饭中,不会喝酒的也要喝一点,一般是喝一点葡萄酒、桂花酒。会喝酒的就要喝讲究一点的高度的白酒,诸如五粮液 、凌塔酒、啤酒。

 年夜饭早已超出超出了“吃”的范围,而在于那份人与人之间的温馨,它温暖在一家人的问候和温情中。既有对即将逝去的旧岁的留恋之情,也有对新的一年的希望之意。

 除夕  除夕夜多数人往往通宵不眠,叫守岁。苏轼的《守岁》:“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就是这一情形的写照。

 关于除夕的由来有一种传说:是古时候有个凶恶的怪兽叫年,我们的祖先曾遭受这种最凶猛的野兽的威胁,它每到岁末便出来害人。后来,人们发现,年怕三种东西,红颜色、火光、响声。于是在冬天人们在自家门上挂上红颜色的桃木板,门口烧火堆,夜里通宵不睡,敲敲打打。这天夜里,“年”闯进村庄,见到家家有红色和火光,听见震天的响声,吓得跑回深山,再也不敢出来。夜过去了,人们互相祝贺道喜,大家张灯结彩,饮酒摆宴,庆祝胜利。 于是,以后的年三十晚上,家家户户贴红春联,燃放爆竹,来驱除年兽。以求新的一年安宁,这种习俗从此流传下来,年三十晚上便称为除夕了。

 守岁  俗名“熬年”。除夕守岁是最重要的年俗活动之一,守岁之俗由来已久。最早记载见于西晋周处的《风土志》:除夕之夜,各相与赠送,称为“馈岁”;酒食相邀,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称为“分岁”;大家终夜不眠,以待天明,称曰“守岁”。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除夕之夜,全家团聚在一起,吃过年夜饭,点起蜡烛或油灯,围坐炉旁闲聊,等着辞旧迎新的时刻,通宵守夜,象征着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驱走,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这种习俗后来逐渐盛行,到唐朝初期,唐太宗李世民写有“守岁”诗:“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直到今天,人们还习惯在除夕之夜守岁迎新。

 古时守岁有两种含义:年长者守岁为“辞旧岁”,有珍爱光阴的意思;年轻人守岁,是为延长父母寿命。自汉代以来,新旧年交替的时刻一般为夜半时分。

 民间在除夕有守岁的习惯。守岁从吃年夜饭开始,这顿年夜饭要慢慢地吃,从掌灯时分入席,有的人家一直要吃到深夜。根据宗懔《荆楚时岁记》的记载,至少在南北朝时已经有吃年夜饭的习俗。

 在这大年三十的晚上,家人团圆,欢聚一堂。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茶点瓜果放满一桌。大年摆供,苹果一大盘是少不了的,这叫作“平平安安”。在朝阳很多人家都要供一盆饭,年前做好,要供过年,叫作隔年饭或接年饭,是年年有剩饭,一年到头吃不完,今年还吃昔年粮的意思。这盆隔年饭一般用大米和小米混合起来煮,俗话叫“二米子饭”,是为了有黄有白,这叫作“有金有银,金银满盆”的“金银饭”。有的人家还要做接年的菜,鸡渣咸菜。就是把整个白条鸡连骨头剁碎、咸菜疙瘩切成丁,放上一些佐料,熬成一锅咸菜鸡丁。有的人家还要在窗户前摆上一棵大白菜和几根葱,以求新春迎百财,孩子聪明。

不少地方在守岁时所备的糕点瓜果,都是想讨个吉利的口彩:吃枣(春来早),吃柿饼(事事如意),吃花生(长生不老),吃年糕(一年比一年高)。除夕之夜,一家老小,边吃边乐,谈笑畅叙。也有的俗户人家打扑克、打麻将,喧哗笑闹之声汇成了除夕欢乐的高潮。通宵守夜,象征着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驱走,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

1984年,春节晚会走进了千家万户,大年三十看春晚成了人们过春节必不可少的节目。大多数人家的守岁也随着春晚节目的结束而结束,成了半拉子守岁了。

 压岁钱  守岁时还有一个内容,就是大人要给孩子压岁钱,根据孩子年龄和大人辈分以及宽裕程度,给孩子的压岁钱数量不等,改革开放前家家贫困,压岁钱一般就是几角几分,现在人们富裕起来了,压岁钱几十几百,甚至成千上万。因为亲友年夜见不到亲友的孩子,年后拜年相见,也给亲友孩子压岁钱。压岁钱,谐音压祟钱,“祟”就是不吉利的东西,意味着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岁。同时也是为了让孩子们过年快乐,加强亲友之间以及与孩子的感情。

 放爆竹  不论是城市还是农村,无论日子过得穷富,这过年的鞭炮都是要放的,为的是送穷、驱邪、纳祥。一进腊月,都会有稀稀拉拉的爆竹声响起,集市上,卖鞭炮的小摊子也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一字摆开,不时点燃一个“二踢脚”,用响声来聚拢人气和勾起人们的购买欲,炸开的纸屑随着北风飘洒下来、淡淡的硝烟味还不等散尽,摊子前就会堆满了人。在我国民间有“开门爆竹”一说。即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以“劈劈啪啪”的爆竹声除旧迎新。在《诗经·小雅·庭燎》篇中,就有“庭燎之光”的记载。所谓“庭燎”就是用竹竿之类制作的火炬,竹竿燃烧后,竹节里的空气膨胀,竹腔爆裂,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这也就是“爆竹”的由来。爆竹是我国特产,亦称“爆仗”“炮仗”“鞭炮”。其起源很早,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放爆竹可以创造出喜庆热闹的气氛,是节日的一种娱乐活动,给人们带来欢愉和吉利。有人说,没放炮仗就等于没过年。前些年,总觉得缺少年味。但是随着爆竹制作工艺越来越进步,爆竹的燃放造成的环境污染和噪音污染也越来越严重,每年越来越稀少的鞭炮声,预示着这种古老的民俗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和缠小脚留辫子一样,被越来越重视环境的人类逐渐淡忘。

发纸  朝阳除夕之夜(年午后上)煮好饺子之后,有一个重要的仪式,就是“发纸”,这是年夜守岁的高潮。原则上在半夜12点(子时)进行,有“交子时”祝贺子孙新的一年兴旺和发放纸钱孝敬鬼神之意,是辞旧迎新的节点活动。事先在庭院摆设供桌,供桌中央摆着神位,另有香炉、烛台及各类供品,先生香、烧纸、斟酒、鸣放鞭炮、敬拜天地诸神,再按次序叩拜门神、灶神、家堂、祖先,然后到屋内远中各处烧些黄表纸,意味给各种神仙发些纸钱。这些祭祀活动结束后,本家晚辈依次给长辈叩头拜年。经济不富裕的人家,搬张小饭桌,摆上饽饽、水饺、米饭、酒菜等,在院子里放几挂小鞭,烧几张纸钱,祭拜完天地诸神,再回屋祭祀祖宗,然后全家人吃饺子。现在的朝阳城里多数人家就把这个活动化简到只放烟花鞭炮了,图个热闹,算作发纸的仪式。

发纸的另一个重要仪式就是“接财神”,据说财神爷在每年的子时到人间体察民情,为一些心地善良品德好的人赐福。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抢着迎财神。有的人家专设财神牌位,挂财神像。迎神时,先点着香,到院子里向外鞠躬礼拜,口中念道:“迎财神,接财神,把财神接到家里头。”返身回屋将香插到财神牌位前的香炉里,就算是将财神迎进了家。旧时有的人为迎到财神,提早发纸,不到零点时刻,就开始发纸,叫“抢发”。

年夜饺子  在我国的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说法:“好吃不如饺子,坐着不如躺着”,把饺子抬上了很高的地位。其实饺子有面有肉有菜,可荤可素,变化万千,应该算是不错的健康食品。饺子历史悠久,远在公元五世纪,饺子已经是黄河流域的普通面食。当时的饺子“形如偃月,天下通食”。唐代的饺子,已经和今天的饺子一模一样了。但那时叫做馄饨,宋代已有“角子”一词。可见饺子的历史源远流长。

 因为春节的第一顿饺子必须在大年三十夜里十二点以前包完,这个时辰在古代是“子时”,为取“更岁交子”之意,原来写作角子的“角”到明清时便写作“饺”了。 饺子成为春节不可缺少的节日食品,究其原因:一是饺子形如元宝,人们在春节吃饺子取“招财进宝”之意,二是饺子有馅,便于人们把各种吉祥的东西包到馅里,以寄托人们对新的一年的祈望。在包饺子时,人们常常将硬币、金如意、糖、花生、枣和栗子等包进馅里。吃到钱的人意味着新的一年发财,吃到糖的人,预示着来年的日子更甜美,吃到花生的人预示着将健康长寿,吃到枣和栗子的人将早生贵子。什么馅的饺子还有口彩:韭菜馅饺子,取意天长地久;芹菜馅饺子,勤勤快快;羊肉馅饺子,喜气洋洋。

 在我们朝阳有的地方,大年初一的饺子也要在三十晚上包出来。大年初一就不再动刀、动菜板子。寓意是初一是吉祥日子,动刀就是动杀气。其实也是为了节约时间,大年初一尽情的多玩一会。

 送财神  送财神是因为年夜有迎财神的习惯,所以从除夕刚入夜起,就有送财神的,手拿着一张纸印的财神在门外喊:“送财神啦!”这时主人为了吉利,便出门迎接财神,同时,赏钱给送财神的人。后面还跟着几个吹喇叭的和敲锣鼓的,挨家逐户地送财神爷像,以便讨赏钱。每到人家门口,就喊:“送财神来啦!”就唱起“左厢堆满金银库,右边财宝满屋堆”,“财神爷一来,添福增财,金银财宝滚进来”等等。乡间,送财神的人多是敛一些过年的干粮,也有人管这些人叫“敛豆包”。近年来,送财神不等到年夜了,一进腊月,城里就有人敲门送财神了,其目的是挣几个俏钱,和讨饭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经常受到不礼貌的对待,吃“闭门羹”和挨训斥也是在所难免的。   

 接神  因为民族习惯的不同,各地接神的时间亦不大一致。有的子时一到就开始举行仪式,有的到子正之时,即午夜零点开始接神,有的则在“子正”之后方接。祭灶后,诸神都回天宫,不理人间俗事,到除夕子时后,在新一年开始时,又降临人间理事。接神的仪式在天地桌前举行,至于接何神,神从何方来,要预先查好“宪书”,由全家中的最长者主持。先要焚香烧纸,磕头作揖,然后带领全家举香在院中按方位接神,接神时鞭炮齐鸣,气氛极其浓烈。在大凌河流域也叫“发纸”。接神后,将芝麻秸从大门口铺到屋门,有的铺在甬道上,人在上面行走,噼啪作响,称为“踩岁”,亦叫“踩祟”,取新春开始驱除邪祟之意。

 拜年  春节里的一项重要活动,是到亲朋好友家和邻里祝贺新春,俗称拜年。据资料记载,汉族人拜年之风汉代已有,唐宋之后十分盛行。清孔尚任的诗“萧疏白发不盈颠,守岁围炉竟废眠。 剪烛催干宵夜酒,倾囊分遍买春钱。 听烧爆竹童心在,看换桃符老兴偏。 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就把守岁拜年描述得很具体。

 在我们朝阳,家里的小辈给长辈拜年,都是在吃完辞岁的饺子之后,给父母等近亲长辈、兄嫂拜年,磕头,作揖,问吉祥。到新年的初一,人们都早早起来,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打扮得整整齐齐,出门去走亲访友,相互拜年,恭祝来年大吉大利。拜年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是同族长带领若干人挨家挨户地拜年;有的是同事相邀几个人去拜年;也有大家聚在一起相互祝贺的。由于登门拜年费时费力,后来一些上层人物和士大夫便使用名帖相互投贺,由此发展出来后来的“贺年片”。

 民间互访拜年的形式,根据彼此的关系,大体可分为:一是走亲戚拜年磕头,给长辈们拜年,初二必须带礼物到岳父家拜年,可以逗留吃饭、玩耍。二是礼节性的拜访,如给同事、朋友拜年,如与主人系平辈则只须拱手一揖而已,如比自己年长,仍应主动问候,这种情况寒暄两句客套话就要告辞,主人受拜后,应择日回拜。三是感谢性的拜访。凡一年来对人家欠情的,就要买些礼物送去,借拜年之机,表示谢意。四是串门式的拜访。对于左邻右舍的街坊,素日没有多大来往,但见面 都能说得来,见面彼此一抱拳说:“恭禧发财”、“过年好”,在屋里坐一会儿而已,无甚过多礼节。古时有拜年和贺年之分:拜年是向长辈叩岁;贺年是平辈相互道贺。现在,有些机关、团休、企业、学校,大家聚在一起相互祝贺,称之为“团拜”。拜年是中国民间的传统习俗,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 古时“拜年”一词原有的含义是为长者拜贺新年,包括向长者叩头施礼、祝贺新年如意、问候生活安好等内容。遇有同辈亲友,也要施礼道贺。 随着时代的发展,在以往的拜年方式外,又兴起了电话拜年和短信拜年、手机短信拜年等。 本来,拜年是老百姓沟通感情增进交往的一种非常可行的方式,可惜的是,最近十几年,成了下属给领导拜年的时候行贿受贿的一种方式,给这一古老的民俗蒙上了一层污秽,不能不说是一件很让人遗憾的事情。

占岁  旧时民间以进入正月初几日的天气阴晴来占卜本年年成。其说始于汉东方朔的《岁占》,谓岁后八日,一日为鸡日,二日为犬,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八日为谷。

      占岁在朝阳有:“一鸡二鸭,猫三狗四,猪五羊六,人七马八,九果十菜”,十一是庄稼会的说法。如果当日晴朗,则所主之物繁育,当日阴,所主之日不昌。后代沿其习,认为初一至十一,皆以天气清朗,无风无雪为吉。在朝阳还有“正月十五打月影”的民俗。即在正月十五的晚上十一点,在院中立一根一尺长的木棍,之后用尺子量月亮的影子,以影子的长短来占卜一年的收成。后代由占岁发展成一系列的祭祀、庆祝活动。有初一不杀鸡,初二不杀狗,初三不杀猪……初七不行刑的风俗。

聚财 俗传正月初一为扫帚生日,这一天不能动用扫帚,否则会扫走运气、破财,而把“扫帚星”引来,招致霉运。假使非要扫地不可,须从外头扫到里边。这一天也不能往外泼水倒垃圾,怕因此破财。朝阳许多地方还保存着这一习俗,大年夜扫除干净,年初一不用扫帚,不倒垃圾,备一大桶,以盛废水,当日不外泼。

 祭财神 正月初五祭财神。有说是户神、灶神、土神、门神、行神。也有说是由“刘海戏金蟾”演化而来。更有财神即五路神之说。所谓五路,指东西南北中,意为出门五路,皆可得财。来源于清代顾禄《清嘉录》:“正月初五日,为路头神诞辰,金锣爆竹,牲醴必陈,以争先为利市,必早起迎之,谓之接路头。” 朝阳城里人基本沿袭了顾禄的说法,在正月初五这一天,都有到关岳庙拜财神的习俗,市内的关帝庙每年的这一天都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烧香磕头的成群结队络绎不绝,成了朝阳市内一景。

 烤百龄火  正月十二烤“百龄火”的习俗是从中原传入的,传说这天是老鼠娶亲的日子,用柏树枝子点燃篝火,可以灭鼠,在火中投入废弃不用的旧家具,可以“避祸”,可以使人长命百岁。此习俗只是在朝阳的少部分地方流行。

  阎王忌  正月十三的阎王忌,是根据传说阎王爷有十三个儿子,吹嘘说,就是每月死一个,到了年底还能剩一个,不想从正月初一开始,每天死一个,到了正月十三,十三个儿子全部死尽的故事而来。阎王爷说大话都遭了天谴,老百姓就更不该说大话趾高气扬了。所以有“正月十三阎王忌,拉屎尿尿都不利”的说法,说这一天最好什么也不要做。也有唐代风水大师杨筠松“二十八星宿”推论说,只不过是传说而已,目的是为了告诫成功人士和有钱人应该适当约束自己的言行,不要趾高气扬蔑视老百姓。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民众素质的普遍提高,这一习俗已经被绝大多数人所摒弃。但这个故事还是被老百姓不断地讲给子孙后代,流传至今。

 顺星节  传说中有正月初八这一天是天上诸星下界的日子,富裕的人家要在院内摆108盏灯,不富裕的人家也要根据经济条件摆最少九盏,代表日、月、罗候、计都和金、木、水、火、土九颗星拜星,拜星后由家庭主妇将等分别放到屋内和院内的犄角旮旯,这时长辈开始向晚辈讲“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道理,教育晚辈珍惜时光。也有说是为了纪念“八仙”的,因为“八仙”经常为民间老百姓解危济困,所以民间在正月初八这天要纪念他们。在朝阳地区,撒灯的传统由于蒙汉民族习惯不同,大凌河流域小凌河流域风俗不同,在正月初八、正月十三、正月十四、正月十五的都有,具体做法是,富裕的家庭是将蜡烛截成半寸长的小节,点燃后放在胡同口、碾道里、院子四角、让其燃尽后自灭;一般家庭是找一堆高粱帽子或者是谷糠,拌上火油,再找一些硬纸或者是纸壳,包上拌好的可燃物,放在约定俗成应该放的地方,一个个点燃,以上的两种做法在北方农村都有很大的风险,在风高物燥没有雪的日子,很容易引起火灾,所以,这时候总有些上了年纪的人自觉地在街上巡逻,及时将刮走的灯踩灭,直到看不见一点火星为止。

 元宵节  其来历历史记载不一,有说是由汉代为庆祝平息“诸吕之乱”而来;也有说源于道教的“三元”而来,还有说源于佛教,其源头已无从考证,但从汉代以来,元宵节一直是老百姓非常重视的一个节日。也是一个浪漫的节日,在封建的传统社会中,也给未婚男女相识提供了一个机会,传统社会的年轻女孩不允许出外自由活动,但是过节却可以结伴出来游玩,元宵节赏花灯正好是一个交谊的机会,未婚男女借着赏花灯也顺便可以为自己物色对象。元宵灯节期间,又是男女青年与情人相会的时机。 欧阳修的:“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辛弃疾的:“众里寻它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足见旧时男女青年对元宵节的喜爱程度。2008年,元宵节已经被选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元宵节的活动有很多种,其一是赏花灯。朝阳从改革开放以来开始恢复举办灯会,最热闹时的1985年,从新华广场直到火车站,从政府门前直到竹林路口,形成一个以转盘街为中心的灯会。灯会从大年三十一直到正月十六结束。朝阳灯会的彩灯,基本上都是在人口比较集中的城区内花样繁多,别出心裁,争奇斗艳。灯会的几个入口是高大的彩门灯。走进灯会有上下翻飞的的金龙灯、舞动的彩狮灯、翩翩起舞的仙女下凡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灯、汽车火车灯、飞机火箭灯、蔬菜水果灯、五谷丰登灯、生肖灯、米老鼠和唐老鸭灯、皮毛厂的模特灯、宣传产品的广告灯(那时还很少)等,总之灯会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观灯的人是扶老携幼、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一时难辨天上人间、人间天上。后来,灯会曾一度移到人民公园、凌河公园举办。从2001年起,由于缺乏政府主导,加之有些单位受财物状况的限制,灯会的规模逐渐缩小了。

其二是“跑黄河”。据传此举源于《封神榜》里的“九曲黄河阵”赵光明在征战纣王的战争中丧生,其三个妹妹云霄、琼霄、碧霄为报杀兄之仇,设下了九曲连环、复杂多变、虚虚实实的黄河阵助姜子牙破阵,最后不幸“三霄娘娘”失败,为了纪念“三霄娘娘”的忠义,便有了此项活动。在我们朝阳,跑黄河已经有大约五百年的历史。具体是,在黄河阵出入口处扎牌楼一座,挂六盏红灯笼,贴象征吉庆的大红对联,在黄河阵中心,立一高于五米的柱子,上方挂一方斗,四面写上“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等大字,四周则是秫秸扎成的曲曲折折的通道,记不住通道顺序的往往会走错,在里面半天出不来。因为跑黄河需要很宽敞的场地,主要举办地在农村,在朝阳市区附近,以北部的联合镇、贾家店农场活动最为活跃,如今城里的大型游乐场所也有了跑黄河项目。2019年正月,朝阳化石公园就举办了规模很大的跑黄河活动,吸引了很多城里人去参加。

其三是吃元宵,“元宵”在我国由来已久。传说春秋末楚昭王复国归途中经过长江,见有物浮在江面,色白而微黄,内中有红如胭脂的瓤,味道甜美。众人不知此为何物,昭王便派人去问孔子。孔子说:“此浮萍果也,得之者主复兴之兆。”因为这一天正是正月十五日,以后每逢此日,昭王就命手下人用面仿制此果,并用山楂做成红色的馅煮而食之。有史料记载是在宋代,民间即流行一种元宵节吃的新奇食品。这种食品,最早叫“浮元子”后称“元宵”,生意人还美其名曰“元宝” 。以白糖、玫瑰、芝麻、豆沙、桂花、核桃仁、果仁、枣泥等为馅,用糯米粉包成圆形,可荤可素,风味各异。可汤煮、油炸、蒸食,有团圆美满之意。清代就有一个叫符曾的人把做元宵的过程写进了诗里:“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元宵和“汤圆”,虽然是一种十分类似的食品,做法却不同。南方人的汤圆是用手包的,而北方人的元宵是滚的:把做好的馅料冷冻后切成杏核大的小块,放在笸箩里半湿半干的糯米面里不停地摇滚,很快,馅料就沾满了糯米粉,变成圆圆的了。我们朝阳的在吃法也不光是煮,还有油炸、蒸、炒等多种方式。在时间上,也不只是在元宵节才吃,超市里常年都有卖,多年来的传承,已经成为家常的点心了。

 跑老猫  也叫跑百病,正月十六这天,男女老少都打扮一新,走出门来到野外去,据说这样跑一跑,可以祛病驱邪。其来历也无从追考,有人说是山东人的习俗,因为朝阳人大多是从山东过来的,所以也把这种习俗带了过来。明代周用有诗曰:“都城灯市春头盛,大家小家同节令。姨姨老老領小姑,撺掇梳妝走百病。俗言此夜鬼穴空,百病尽归尘土中。不然今年且多病,臂枯眼暗偏头风。踏穿街头双绣履,胜饮医方二钟水。誰家老妇不出门,摺足蹣跚曲房里。”说的就是跑老猫的情景。可以推定,这种习俗在明朝就已经很盛行了。朝阳人“正月十六跑百病”的习俗,也许是因为朝阳河多的缘故吧,很多人是选择到冰上走一走,因为冰与病谐音,都认为跑冰才叫跑百病。其实过去的人在正月十五前就是吃和玩,什么也不做,过了正月十五要开始各种农活了,这天做一次热身,消耗一下体内积存过多的热量,非常必要,虽然有点迷信色彩,但是从健身的角度讲,却是有利于强身健体。

 填仓节  也叫“天仓节”,正月二十五日,据说是仓王爷的生日。传说因为汉朝的韩信有过“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经历,所以上帝就封韩信为仓神,民间称仓王爷。也有说某朝代北方曾连续大旱三年,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可是,皇帝不顾人民死活,照样强征皇粮,以致连年饥荒,饿殍遍野,尤其在年关,穷人走投无路。给皇帝看粮的仓官毅然打开皇仓,救济灾民,并在正月二十五这天放火烧仓自焚。后人为了纪念这名仓官,每年这天清晨,就用草木灰撒成圆圆的囤形的粮仓,有的还镶上花边、吉庆字样,并在囤中撒以五谷,象征五谷丰登,来表达人们填满仓谷救仓官的深情厚意。在国人以农业为主要收入的年代,填仓节尤其被重视。在我们朝阳,每到这一天,大家都起早从灶坑里扒出草木灰,用簸箕端着,在院里洒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圈子,意为粮仓。更有甚者,在大门外的空地上也洒出许多圈子,期待这一年风调雨顺粮食满仓。有一首关于添仓的歌谣,在朝阳城里经常被孩子们传唱:“今日迎来老添仓,面视添仓烧炷香。慈祥添仓神灵显,添财添寿添吉祥。”如今在朝阳农村的很多地方,这种民俗还在继续,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即使是杀猪匠不能亲力亲为了,也还要督促儿孙完成填仓的整个环节,可见 “民以食为天” 是老百姓永远不能忘记的祖训。

 二月二 龙抬头  这一天象征着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在北方,二月初二又叫龙抬头日、春龙节、农头节。相传在宋朝时这一天为“花朝节”,是百花的生日。又叫“挑菜节”,这一天十有八九要下雨,对蔬菜的生长十分有利。元朝的时候称为“踏青节”,老百姓这一天出门去踏青。有的人在归来时,沿途采摘些蓬叶在自家门前祭拜,表示祈求“迎富”。到了明朝,正像明人刘侗的《帝京景物略》中记载的:“二月二日曰龙抬头,煎元旦祭余饼,熏床炕,曰,熏虫儿;谓引龙,虫不出也。”到了清代沿袭明朝旧俗,又添了许多花样:用白灰从街门开始,蜿蜒撒进院子里,直至厨房,围绕水缸撒完,称之为“引龙回”。 俗话说“龙不抬头天不下雨”,龙是祥瑞之物,和风化雨的主宰。“春雨贵如油”,人们祈望龙抬头兴云作雨,滋润万物。同时,二月二正是惊蛰前后,百虫蠢动,易生疫病,人们祈望龙抬头出来镇住毒虫。

 据天文学家介绍,中国古代用二十八宿来表示日月星辰在天空的位置和判断季节。二十八宿中的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组成一个完整的龙形星座,其中角宿恰似龙的角。每到二月春风以后,黄昏时“龙角星”(即角宿一星和角宿二星)就从东方地平线上出现,故称“龙抬头”。天上“龙抬头”的同时,春天也慢慢来到了人间,雨水也会多起来。此时节,大地返青,春耕从南到北陆续开始。民谚“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寄托了人们祈龙赐福、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强烈愿望。据记载,二月二乃是轩辕黄帝出生的日子,为了纪念轩辕黄帝所以把这天称之为龙头节。

 每到这一天人们都要剃头发俗称“剃龙头”,此外还有吃“猪头肉”的传统,说是这一天吃猪头预示着一年的日子兴旺发达。过去农家杀猪,总是要把猪头猪尾巴留到二月二才煮,而遇上打春早,冻了一个月的猪头已经化冻了,为了不让好东西坏掉,就煮好了酱起来留着,等到二月二这天才拿出来吃。直到如今,城里的熟食店不管是备货多么充分,到二月二这天,猪头肉也是供不应求,经常断货。还有,这一天妇女不许动针线,恐伤“龙睛”,人们也不能从水井里挑水,要在头一天就将自家的水缸挑得满满当当,否则就触动了“龙头”。 普通人家在这一天要吃面条、春饼、爆玉米花、猪头肉等,不同地域有不同的吃食,但大都与龙有关,人们普遍把食品名称加上“龙”的头衔,如吃水饺叫食“龙耳”;吃春饼叫食“龙鳞”;吃面条叫食“龙须”;吃米饭叫食“龙子”;吃馄饨叫食“龙眼”。旧时私塾在这一天开始收学生入学,叫做“占鳌头日”,预祝将来孩子们可以中状元。文革前,朝阳普遍流行小孩子二月二带龙尾的习俗,用细秸秆截成一厘米左右长,并把五色布剪成小圆片,然后用线相间穿起来,成五六寸长,下面栓上五色细布条或彩色丝线,每个孩子的臂上带上三两条,叫龙尾。孩子们带上十天八天再摘掉,也是取用龙来驱灾辟邪之意。

 “二月二”过罢,这个从腊月开始,跨越整个正月的大年才算是过完了。在朝阳人的眼里,“二月二”才是第二年的开始。

 

(作者:魏德广,市作协副主席;

段洪恩:朝阳县机关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