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说说朝阳的古“龙山”

说说朝阳的古“龙山”

发布时间:2021-02-05    阅读:275

 

说说朝阳的古“龙山”

 

   贾德淳

   

在朝阳城东,位于大凌河东岸山顶上有塔子的山是凤凰山,山顶上有微波站的是麒麟山 ,这两座山尽人皆知。所说的古龙山就是紧连着麒麟山以北最高的山头,从远处都能看到半山腰有两个山洞,山脚有观音菩萨像,山顶上什么也没有,恐怕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前一段时间,笔者和一位通晓朝阳古今历史的朋友闲聊时,他说起了朝阳古龙山这件事,也同样颠覆了我对凤凰山、麒麟山的认知。为了追本溯源,通过查阅资料,这才弄清了古龙山的来龙去脉。

  朝阳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处于东北与关内的交通要冲,自古就是兵家的必争之地。山戎、东胡、乌桓、鲜卑、契丹、库莫奚、渤海、女真、蒙古、满族等少数民族在历史上都曾逐鹿辽西,共同创造了朝阳历史。朝阳有燕都之称,西晋时(公元265316年),朝阳属昌黎郡,东部为慕容鲜卑所据,西部为宇文鲜卑领地,南部为段氏鲜卑。东晋时(公元317420),东部鲜卑慕容皝击败同族段部、宇文部,自称燕王(史称前燕),建都棘城(今义县)。慕容皝成为燕王后,为进发中原,统一全国,欲另择新都,选中了“柳城之北、龙山之西”的“福德”之地,于咸康七年(公元341年),命阳裕、唐柱等在此筑龙城。342年将都城由棘城迁至龙城,改柳城为龙城。从此,朝阳成为长达近百年的三燕建都之地,直至唐代中期四百年间,一直是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慕容皝在“柳城之北、龙山之西”筑龙城,这个“柳城之北”的龙城,就在今天朝阳市老城区南北塔之间;而那个“龙山之西”的龙山又在哪里呢?

  据民国十九年(1930年)由当时的朝阳县县长周铁铮监修、朝阳县知事沈鸣诗做为纂修人之一编修的《朝阳县志》卷十二《山川》记载:“麒麟山,在县治河东二里许,与凤凰山连,高亦相埒。前燕慕容氏于龙山之西筑龙城,此即龙山。山下有寺,名茅和尚洞,依山傍水,亦名闻仙洞。”从记载中可以看出,写古龙山的地理位置,是以大凌河为参照物的,龙山与大凌河相距二里,并与凤凰山相连,高度相同。突出的特征是山下有一个寺庙,也叫闻仙洞的山,即龙山。而现在山顶上有微波站的麒麟山,距离大凌河至少有两公里,显然不是龙山。

  不仅卷十二提到了古龙山,卷十五《山川》也记载:“凤凰山,在县属土默特右翼东南二十里,群峰连亘,周九十余里山椒,一塔耸峙,诸峰抱之如翆凤昂首张翼形,故名。山亦有朝阳洞,洞有卧石佛像。又塔旁一里有小洞,亦有佛像以铜为之。其北麓去朝阳洞二十里,山势伏而复起,土人别名曰:麒麟山,实一山也。山半西向有三洞,夜半尝闻 木鱼声,因名闻仙洞,即古龙山(已上钦定热河志)。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龙山之西福地也,始筑龙城(十六国春秋前燕录)。”这和卷十二写龙山位置的参照物不同的是,卷十五是以凤凰山上的朝阳洞为参照物的,说的是由朝阳洞向北走二十里。这二十里在沈明师纂修的《朝阳县志》中并没有说明这里被平时人们看上去存在的实际误差。据我们翻阅资料查证,在前燕时期,一里地的距离与现在一里地的距离并不相同;再者,我们分析,因那时没有直线距离的意识,这二十里应该是从两山山头步行小路的距离,而不是两山的直线距离。所以,这个距离二十里的山,就是山势伏而复起、半山腰有三个洞、半夜能听到和尚诵经时所敲的木鱼声,在东北方的高山头,即龙山。

  不仅如此,站在古龙山的山脚下,用指北针来判断古龙城方位,指北针所指的正西,正是古龙城;而在南北塔之间的古龙城看到的山头,恰恰是古龙山。那么,为什么古龙城给有的人的感觉是在南边,而不是西边呢?这是因为,在朝阳城建设之初,是以101线公路和铁路线来进行布局的。可是,当时的101线公路和铁路则按北平(北京)、奉天(沈阳)直线抵达而设建的,这就使得整个城市建设的道路网布局都不是正南正北的走向,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人们对于城市方位上认知的误区。为了改变这一状况,20世紀80年代,朝阳市政府及城建部门,在54条街改造和修建南北大沟的街路命名时,明确设定:南北为街、东西为路,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综上所述,根据《朝阳县志》及有关史料记载,可以确认:现在半山腰有闻仙洞,并与麒麟山相连的山头,就是古龙山。由此联想到前段时间看到的一则消息有:“朝阳奇乐炫彩夜市开工建设。该项目位于麒麟山西侧大凌河岸边……”之语有些不确,应为“该项目位于龙山西侧大凌河岸边……”

 

(作者:侯凯 朝阳市长途汽车客运总站退休干部;贾德醇 原朝阳市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