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近现代朝阳>朱霁青和他的抗日同仁

朱霁青和他的抗日同仁

发布时间:2021-02-05    阅读:111

 

朱霁青和他的抗日同仁

  1931918日,日本人在沈阳发动兵变,开始罪恶的侵华战争,接着占领了东三省。1932年初,便试图南进,占领热河。国难当头,民族危亡,有一个人,不惧艰险,不惧危难,来到热东(今朝阳、北票、锦州义县)地区,发动民众,联合各地民间武装,以及东北军余部,举旗抗日,这个人就是朱霁青。

  朱霁青,原名国升,字纪卿,后改名自新,号再造子。北镇人,1882年生于富户。幼读私塾,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在沈阳文会书院肄业。1901年去日本留学,入东京东斌学校学军事。在日期间,接受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加入中国同盟会。1905年回国,倡导革命。1908年因试制炸药食指重伤。1911 年在长春反清起义。1912年与北伐军蓝天蔚在烟台会师,对加速清庭灭亡起了作用。1915年,朱霁青组织中华革命军东北军讨伐袁世凯。1924年参加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尔后任国民党北京执行部委员,奉命策动东北地区党务。192511月,配合郭松龄,讨伐张作霖。郭松龄倒戈失败,去北京,后去广州。19261月,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是年秋,参加国民革命军北伐。“九一八”事变后再次出关,开始他的抗日活动。

  1932年朱霁青已经五十岁。在当时,五十岁的人当称为老头了,可他依然坚毅地来到我们这块文化落后、民众愚昧、土匪横行的土地,用他的赤诚来点燃这块土地上抗日的燎原之火。

  朱霁青来热东时的身份是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此时的国民政府正在江西剿共,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思想在国民党内部被奉为千真万确的真理。对之持有异议的只有那几个占少数的“左派”。朱霁青似乎并没有陷入他们的争执中,而是以实际行动只身出关,逆着东北军撤离的路线,来到烽火连天的前线,进行抗日活动。他的落脚点就是今天的朝阳。他活动的主要区域就是今天的朝阳、北票和锦州的义县,他影响的区域包括锦州、葫芦岛、阜新以及内蒙古的赤峰、敖汉、奈曼、开鲁、通辽。

  我的外祖家是朝阳县大马场汪家,我外祖辈有个名叫汪孝芳(字元芝)的人,是朱霁青的好友,朱霁青就把汪家作为第一个立足点。汪孝芳毕业于保定农业专科学校,曾与朱一起参加反袁,一同参加过北伐。以后的岁月,孝芳便退居乡里,专心农业,以求农业救国。据舅父辈的人讲,此时汪家富有,生活颇安逸,已经不再过问政治了。1929年,毕占一、沈明诗反周估堆,汪孝芳都没参加。1930年张学良易帜,选举国民代表,汪家败于巴图营姜家,孝芳也不去争执,其做富翁之心可见一斑了。若非朱霁青的到来,其人做一方地主,臣服于日本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正是朱霁青的到来,使汪孝芳激情再燃,毁家纾难,扯旗抗日,招兵买马,成立义勇军。当时“东北救国民军总监部”就设立在我外祖父家的院里,后迁至朝阳南黄土坎的肖家店。朱霁青任总监,汪孝芳任参谋长。当时汪老太爷还活着,其长子孝坦(字元平)参与其中。孝坦即我外祖父的大哥,做救国军的一个师长。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听过朱霁青的名字,只言片语地听过他的故事,那是舅辈们讲的。但是乡里乡邻讲得更多的是刘振东的故事,说刘振东如何英雄了得。后来翻阅地方史料,也零星看过许多地方英雄如李海峰、王文福(王老凿)、宋九龄、孟昭炎等人的故事,但都没有把这些人和朱霁青这个人联系起来。翻阅系统的史料,才知道这些人当时都是朱霁青的部下,于是更觉得朱霁青高人一筹,绝不是等闲人物。联系他在汪家这一年多的行踪、行藏,更觉得这个人真像梁山泊上的宋江,其领袖的魅力与领导才能,在当时热东地区应该是首屈一指的。

  请看一下朱霁青手下的这些人:汪孝芳、汪孝坦、宋九龄、王景明、王景友、杜清和(杜三秃)、刘振东、王文福、王震、郑桂林、孟昭炎、李海峰、刘纯启、耿继周、马子丹、石凯廷、孙兆印、苑久占、周荣久等。从成分来看,这些人有土匪,有地方富豪,有东北军余部,还有普通农民。除了杜三秃外,他们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好汉,虽然当时的抗战失败了,可他们当时和后来的抗日壮举是那么可歌可泣。刘纯启击毙古贺传太郎;李海峰活捉石本权四郎;王景明牺牲在攻打义县的战斗中;马子丹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刘振东坚持抗日八年,后被日军打败,在北平被捕就义;王老凿十二年抗日保家;周荣久成为蓝天林抗日的副官;孟昭炎参加了“七七事变”卢沟桥保卫战;郑桂林投入吉鸿昌的晋绥抗日先遣队,最为勇敢。汪孝芳、汪孝坦随朱霁青入关,组织热河同乡会,宣传抗日。后来汪孝芳于后套垦区垦荒,支援前线抗日;汪孝坦随卫立煌在山西河北抗战,曾参加上党、忻口战役。这真是一群响当当的英雄豪杰!他们能成为抗日英雄,当然与朱霁青分不开。

  第一,朱霁青本身就是英雄。作为领袖人物,他有自己的政治见解、政治主张。而且这些见解和主张符合时代潮流,推动社会进步。 “抗日救国”就是当时最大的主题,所以他朱霁青能够一呼百应,能够聚集那些心存大义的英雄和民众,使之形成一股巨大的抗日力量。这是他立事成事之本,“抗日”则正是这些人成为英雄的前提。

  第二,朱霁青有很强的民族责任心和宣传能力,能够唤起民众。这里的民众虽然麻木,然而他们是有民族良知和民族正义感的,他们一旦被唤醒,就会付诸行动,即使牺牲,也在所不辞。朱霁青一到这里,就走乡串户,穿绿林,访土匪,聚乡民,招兵勇。他发表了《告东北城乡各界同胞书》,慷慨陈词,控诉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号召东北广大民众“一心一德,努力奋斗,驱逐日寇出境,以保中华民族的荣誉,以免朝鲜惨剧的再演!”他在肖家店召开了南八排军民大会。他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狼子野心,控诉了侵略者的罪行。沉痛号召中国同胞“不论贫富,不分贵贱,有枪出枪,有马出马,无枪无马出人,都要积极参加,与日寇血战到底!”不到两个月就有2000多人参加了义勇军。而且各路英豪都聚集到东北救国民军的麾下,朱总监成了他们的主心骨。团结则使大家成为一股勇敢战斗的力量。

  第三,朱霁青给热东辽西义勇指明了人生方向。在当时的东北,时局动荡,国运颓危,民不聊生,很多人都是迷惘无助、孤苦艰辛的,特别是当地的精英们,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有各种可能,打日本只是其中之一。朱霁青的启蒙,使他们意识到对日本人要打,打日本就是保家卫国。每个人的民族责任感油然迸发,所以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他们义无反顾,甘愿为中华民族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的解放呐喊奋战,名垂青史。

  当然,作为抗日领袖,朱霁青的人格魅力也是不可或缺的。他是一个好统帅,他高尚的人格吸引很多人团结在他的周围。首先,他那种为民族献身的精神最让人感动,当时在东北抗战的名流本来就不多,朱霁青从关里过来,冒着巨大的危险,不惜牺牲,来到抗日最前线,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呀!当时日本人出十万大洋悬赏朱霁青的人头。在攻打日寇占领的义县县城前,朱霁青率各路义勇军领导人在大马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军事检阅。朱霁青及各路义勇军首领身着戎装,英姿勃发,使到会军民深受鼓舞,群情激昂。在战斗中,朱将军身先士卒,给广大官兵极大鼓舞。其次,朱霁青超人一等的才能,是大家佩服他的重要原因。年过五十的他经历丰富,见多识广,有胆识,有魄力。眼前形势,国际风云,他都了如指掌。人们听其言,便如同打开一扇窗、找到一条出路,所以人们信服他,以他为师,愿意跟他走。再次,朱霁青密切联系民众,对人和蔼可亲,与士兵同甘共苦,团结了抗战中的军民。朱霁青是带着大量的军需物资出关的,可他平时布衣旧履,天冷时穿着冯玉祥赠送的一件旧皮袄。每餐都和战士吃一样的饭菜,经常吃高粱米饭白菜豆腐汤。下级看他年岁大,设法弄到一袋面粉,要给他开小灶,他得知后很生气地说:“吾既以身许国,死且不惧,衣食何足挂怀!而且士兵均食粗粮,余又何忍独吃白面!”部下都十分感动。这袋面粉长期存于军中,无人食用,成为一段历史佳话。

  朱霁青在辽西、热东燃起了抗日烽火,成就了一代英雄,这本身就是极其伟大的事业。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艰苦,以训练不足半年的农民武装和东北军的余部,去对抗野心勃勃、杀气腾腾的日本正规军,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19321019日拂晓,朱霁青指挥数千名义勇军对义县的日伪军发起了进攻。义军从七里河车站和周家屯分东西两部对义县城形成钳形攻势。战斗异常激烈,激战了整整一天,敌我双方都有很大伤亡。义军虽占了义县车站,但敌人凭借坦克、大炮等武器优势据城顽抗,义军无法攻入城内。这时从锦州出动的日本援军又到,义勇军只好撤退。王景明、王景友兄弟及其他部分义军战士在这次战斗中壮烈牺牲。这一仗虽未攻下义县县城,但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对侵略者也是一次有力地震慑。1025日,宋九龄又指挥义军攻打一次锦州,毙敌30余人。日军对朱霁青、宋九龄指挥义勇军攻打义县、锦州恨得咬牙切齿。他们派6架飞机到肖家店、大马场进行狂轰滥炸。并散发传单声言,谁捉住朱霁青交给日本人,给予重赏。日军又派部队到宋九龄的驻地沈家台一带进行疯狂扫荡。并到宋九龄的老家宋家屯烧了宋家房舍。”(摘自“朝阳史志网”)

    由于日本人的疯狂报复,导致义勇军内部分化,杜三秃叛变,给义勇军带来很大损失。但这些并没有挫伤朱霁青和他的斗志,由于群众的信任和支持,朱霁青平安地度过难关,指挥义勇军阻击日寇西进的“大石线”战斗,把从锦西向东开进的一股日军击退。

      1932年冬,朱霁青和他的抗日总监部在敌人的内外夹击下,处境非常困难。1933年初,日军大规模进攻热河,2月下旬朱霁青率部抵抗,但孤掌难鸣,不得不进行战略撤退,5月朱霁青与汪孝芳、汪孝坦等人来到北平,继续他们的抗日宣传。呼吁各界同胞积极支持东北地区的抗日义勇军,影响很大。

  有人说,东北的民间的抗日救国的运动是以失败告终的。我觉得这一观点实在是太片面,缺乏大的历史观。如果说整个中华民族的抗战是胜利的,那么,东北的抗日救亡运动就是胜利的,它是整个抗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蒋介石不也失去了北平、上海、南京、武汉吗?正是东北这一来自民间的抗日救亡运动作为整个救亡运动的先声,才引导了中华民族的救亡运动如火如荼,才使更多的人投入抗日洪流中来。东北民间抗日救亡运动功不可没,那么,作为领导人之一的朱霁青的功绩自然是不能抹杀的。

 

 (作者:北票市尹湛纳希高中高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