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近现代朝阳>开国上将陈伯钧在热东辽西的对敌斗争

开国上将陈伯钧在热东辽西的对敌斗争

发布时间:2021-02-05    阅读:102

 

开国上将陈伯钧在热东辽西的对敌斗争

 

徐文祥

 

陈伯钧,四川达县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1935年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任红五军团第30师师长,1946初任北平军调处热河执行小组组长,1946年任东北军政大学教育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人民解放军第12兵团副司令员,高等军事学院院长等职务。1955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

1946年初,陈伯钧将军在任北平军调处热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期间,曾在喀左有过短暂的停留经历。随着那个时期的人相继故去,知道的人越来越少,党史上也没有太多的记述。通过多方查找资料,理清了陈将军在喀左山嘴子的这一段经历的大致情况。

1945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后,陈伯钧调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参谋长。9月,中央批准陈伯钧去东北前线工作。1018日,他率800名干部及部分战士、家属共1300余人由延安出发,经过长途跋涉,11月下旬到达承德。因去东北的火车不通,中央改令,将这批干部留冀热辽分配工作。陈伯钧安排好这批干部,然后参加打遵化、保卫热河战役。19461月上、中旬,陈伯钧在冀热辽军区协助指挥冀东部队在玉田、遵化及平泉一带作战。119日,叶剑英来电要他到北平军调处工作,后来委派他担任热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当时的热东形势: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共两党围绕热河进行了激烈争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先机接收了热河全省并建立了党政机关。国民党不甘心共产党占据热河,于19451126日强占锦州,随即紧锣密鼓地进行夺取热河的战略部署。到12月,国民党调集十三军、五十二军、九十二军、十六军、九十四军等部队,从东南西三面形成了对热河省的包围态势,企图进行合击,伺机夺取承德。

与此同时,我主力部队在中共中央的直接指导下,也抓紧保卫热河的军事部署。黄永胜指挥的热辽纵队部署在锦承铁路沿线,一方面协助地方剿匪,并相机阻击敌军。决定以四个战斗力较强的团编成机动兵力,位于朝阳以东,打击西犯之敌。如敌以小股兵力深入,则消灭之;如敌大部队前进,可隐蔽于适当地点伏击,侧击敌后续部队。赵韩纵队调回热河,李湘旅(一旅)集中鞍匠屯,二旅控制古北口。杨苏纵队在赵韩纵队接防后,集结承德及以东地区,其二旅集中平泉到上下板城。黄寿发纵队一旅暂在平泉、凌源整训。冀东主力于194615日前集中遵化、洒河桥,待敌深入时,需以6个团兵力(万人以上)北上参加会战……

1946年初,蒋介石密电杜聿明,督令其所部迅速攻占承德、平泉等重要城镇,敌十三军石觉奉命从建昌经山嘴子、刀尔登向桲椤树进攻。

由于敌人采取战略性进攻,集中兵力沿锦承线、叶赤线突击前进,而我兵力分散在各地,一时形不成拳头,只能仓促阻击。

1946年(民国35年)29日,在我方代表的一再请求下,以美国代表柯瑞夫上校、国民党军方代表岳昌瀛上校、共产党军方代表陈伯钧组成的“军调执行部”承德中心小组到凌源、建昌前线视察,并在喀左县的山嘴子、金杖子(当时属凌源)就国共两军停占之事进行谈判。热东地委副书记徐以新、行署专员农康、凌源县县长刘钧列席了谈判。由于国民党军方代表的阻挠,谈判未达成协议(《朝阳历史上的今天》朝阳史志办编)。

陈伯钧将军对国民党当局的有力驳斥。当时斗争尖锐复杂。国民党代表岳昌瀛无理狡赖,诬蔑中共方破坏停战协定。他们明明向中共方进攻,却说是“猛烈突围”。陈伯钧据理驳斥,写了书面材料,并绘制地图,报北平军调处执行部。这份材料用大量事实说明,破坏停战协定、进军热河、引起一切冲突的正是国民党。

317日,国民党的《华北日报》刊载承德执行小组记者招待会的内容,有意诬蔑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陈伯钧立即去访美方代表当面核实,证明《华北日报》和中央社记者均未参加招待会,所载消息全属捏造。他据实辟谣,有力地回击了国民党的挑衅。

215日,刘少奇代表中央电令冀热辽军区司令员肖克、政委程子华在桲椤树组织部队进行阻击,27日,桲椤树围歼战开始交火,经三个昼夜浴血奋战,歼敌1300多人,俘虏敌人110多人。国民党被迫停战,并达成《党坝临时停战协议》,并全面撤退。但没过多久,随着国民党后续部队的到来,又攻占了热东大部分地区,直到1947年春,国民党顽固势力才被逐出该地区。

陈伯钧将军在喀左山嘴子停留的时间虽然短暂,所做的努力也没有能够阻止国民党军队对我地区的进攻。但其所做的努力,把国民党顽固派假和平真内战的阴谋,向全中国人民进行了无情的揭露,让当时普遍视国民党为正统的热东人民真正认清了国民党顽固派的丑恶嘴脸。在争取民心,夺取最后胜利方面,有着重大作用。

(作者:喀左县机关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