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古代朝阳>奚 人 考

奚 人 考

发布时间:2021-01-27    阅读:95

 

 

 

马德全

20082012年,喀左县在对利州古塔进行维修时,发现壶门上端的砖构件石灰面上粘贴着带有墨迹的宣纸,经辨认,其中一块石灰面上的行书字迹为 “□陳可轩/□奚王/咸雍五年”。咸雍是辽道宗耶律洪基的年号,咸雍五年当为公元1069年,即北宋神宗熙宁二年。此发现说明利州古塔当为奚王所建,利州古塔所在地喀左县大城子应为奚王府所在地。在所在地建塔,可以镇住邪气,保佑一方平安,符合古人在州以上府衙附近建塔的规则。苏澈于宋哲宗元祐四年(1089年)出使契丹,时距利州古塔建成近二十年了。他在《奚君》中写道:“奚君五亩宅,封户一城田。故垒开都邑,遗民杂汉编。不知臣仆贱,漫喜杀生权。燕俗嗟犹在,婚姻未许连。”同时在标题处注明“奚君宅在中京南”。该诗表明奚君宅在中京南,处于城池之中。中京即现在的宁城县大明镇。根据喀左所处的地理方位以及利州古塔维修中的发现判断,今喀左县大城子很可能就是奚王府所在地。

利州古塔维修发现提到的奚王究竟是何时迁来喀左居住的?他原来生活在哪里?奚人何时兴起?又于何时消亡的呢?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有必要对奚人的历史发展源流做一简单探讨。

奚人源于匈奴,是东部突厥人的一支。东汉时期,他们开始游牧在西拉木伦河南北,自称步奚,步奚大概是沿溪水游牧的意思。正如《魏书》所载:“逐水草畜牧,居毡庐,环车为营”。沿溪水游牧是奚人早期主要的生产生活方式。从他们的发展历程看,先游牧在西拉木伦河两岸,继沿英金河和老哈河生活,后沿大凌河发展。作为游牧民族的奚,沿溪水生产生活,在凿井技术普遍推广以前确实是他们不二的生存发展选择。

一、奚的发展时期:东汉末年至南北朝时期

奚人早期生活在西拉木伦河两岸。赤峰林西县新城子镇西樱桃沟古城遗址,经冯永谦、姜思念《辽代饶州调查记》,吴宗信《辽代饶州城遗址》,林西县文化馆《辽饶州故城调查记》考证,当为辽饶州城故址,即唐贞观所置饶乐都督府,是早期奚王牙帐的故址。奚王有五百常卫兵负责护卫,所辖各部则散居在山谷间,以种植、狩猎为生,没有赋税,处于半农半牧的原始社会末期。公元388年,北魏拓跋珪在西拉木伦河南大败奚,虏获其四部落,马牛羊豕十余万。拓跋珪此次虏获较之前燕慕容皝攻打奚、契丹时刚一接触即仓皇溃逃比起来,说明奚的发展速度很快。

经过近百年休养生息,奚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南移到安(河北隆化)、营(辽宁朝阳)二州,和鲜卑、汉人交错居住,进行贸易。公元498年,北魏规定安、营二州派官员管理奚与内地的定期交易。对此,北魏宣武帝拓跋恪说得很清楚:“库莫奚去太和二十一以前,与安营二州边民参居,交易往来,并无疑贰。至二十二年叛逆以来,遂尔远窜。今虽款附,犹在塞表,每请入塞与民交易。若抑而不许,乖其归向之心。听而不虞,或有万一之警。不容依先任其交易,事宜限节,交市之日,州遣上佐监之。”

二、奚的鼎盛时期:隋唐时期

隋唐时期,奚利用突厥与隋唐、回纥与唐之间的矛盾,摇摆于其间,努力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积极拓宽发展空间,继续向南发展,到达大凌河、滦河一带,紧靠长城。公元648年,唐置饶乐都督府,以奚王可度者使持节六州诸军事、饶乐都督,封楼烦县公,赐李氏。以阿会部为弱水州,处和部为祁黎州,奥失部为洛瑰州,度稽部为太鲁州,元俟折部为渴野州,以各部酋长为刺史,隶饶乐府。七世纪末八世纪初,无论人数还是地域,奚都处于发展的顶峰阶段。从以下三次战争中可窥一斑:

由于与营州都督赵文翙矛盾激化,公元696年契丹首领李尽忠、孙万荣率众反唐,先在西硖石黄獐谷击败唐曹仁师、张玄遇、李多祚等二十八将进攻;续在东硖石打败王孝杰、苏宏晖十七万军队征讨。孙万荣挟乘胜之威,屠幽州,破武懿宗、娄师德、沙吒忠义所帅二十万大军,兵锋南指,残瀛州属县,恣肆无所惮。面对如此屡摧唐军的虎狼之师,奚军在杨玄基率领下袭击其后继部队,虏获何阿小、李楷固、骆务整,收仗械如积,大败契丹。“万荣委军走,残队复合,与奚搏。奚四面攻,乃大溃,万荣左驰。”

公元712年,孙佺、李楷洛、周以悌帅兵十二万分三路袭击奚。在冷陉,前军李楷洛与奚王李大酺交战失利。孙佺惧战,欺骗李大酺说:“我奉诏来慰抚若等,而楷洛违节度辄战,非天子意,方戮以徇。”李大酺问:“诚慰抚我,有所赐乎?”孙佺拿出军中的缯帛、袍带送给他。孙佺在撤军途中,士卒互争,队伍杂乱,李大酺带兵攻击,杀伤唐军数万人。由此看来,能够击败孙佺率领的中路军主力,奚军人数应与孙佺军人数相当。

公元847年,北部诸山奚叛唐,庐龙张仲武前往征讨,擒获其首领,烧毁帐落二十万,取其刺史以下面耳三百,羊牛七万,辎贮五百车,献京师。一落为一户,二十万落即二十万户,据此推测仅北部诸山奚人口即达百万。至于奚五部人数,与此相比,只多不少。

随着人口增加,奚不断向南、向西扩张。至唐代,奚的四至为“东北接契丹,西突厥,南白狼河,北霫。”东北接契丹,那么,二者的分界线位于何处呢?“营州西北百里曰松陉岭,其西奚,其东契丹”。以今朝阳市区为中心,以一百里左右为半径画弧,会发现朝阳县与建平县接壤处的大青山最符合松陉岭位于营州西北百里的位置,与严耕望的考证:“松陉岭在今朝阳西北海拔1115公尺之大青山”也极为相符。奚西抵大洛泊,与突厥相接。毕德广认为大洛泊即今克什克腾旗的达里诺尔湖,宋国熹却认为大洛泊即今内蒙丰镇、凉城两县间的岱海泊。笔者认为大洛泊应为岱海泊,理由有三:一是天保三年(552年)春正月丙申,“帝亲讨库莫奚于代郡,大破之,获杂畜十余万,分赉将士各有差。以奚口付山东为民。”该记载表明,北齐时期奚人已经发展到代郡(今山西大同)以西岱海附近,而达里诺尔湖距离大同东北很远的地方,显然是不可能的。二是6235月,高开道引奚骑经居庸关寇幽州,幽州长史王诜击破之。8月,高开道又引奚骑再侵幽州,州兵击却之。高开道据有妫州(大部分处于张家口南部地区)之地,应该和奚接壤,且关系密切,才能随时借兵内侵,如果奚人在今达里诺尔湖以东,以当时的通讯手段能建立如此亲密联系是很困难的。三是奚主要跨西拉木伦河两岸生活,达里诺尔湖就在西拉木伦河源头附近,没必要再提西抵大洛泊。南白狼河,白狼河即大凌河,应该是东南抵大凌河,毕德广已有考证。东南抵大凌河是指奚的东南部已延伸到大凌河流域,靠近渤海湾了,对此,1954年锦西县孤山村出土的奚人萧孝忠墓可为例证。北霫也就是说奚北边与霫接壤。奚与霫的接壤,随着奚霫不断南移,二者之间的重合范围不断扩大,促进了双方的交流交融。北魏以前,二者之间的交往限于西拉木伦河以北地区。隋唐时期,双方同步南下,交错居住的范围越来越大,元初仍有十余万户奚、霫生活在西拉木伦河地区,说明南下之霫与留居原地之奚的交错居住范围是不断扩大的。这种情况也符合一般的移民规律。

辽中京建于奚王牙帐故地,即今内蒙古宁城县大明镇辽中京遗址,已得到普遍认可。那么,奚王牙帐何时迁居于此呢?715年,鲁苏接管其兄李大酺的部落,袭封饶乐郡王兼保塞军经略大使。718年,唐封鲁苏奉诚郡王,右羽林卫将军,擢其首领无虑二百人,皆位郎将。鲁苏在三年之内由饶乐郡王改封为奉诚郡王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否可以大胆推测一下,此时他已经失去对于饶乐水,即西拉木伦河两岸的控制而南下了,其部下又如此大规模地获得唐的提拔任命,应该是唐支持鲁苏牙帐南迁的一种表示,故奚王牙帐南迁当在718年。

三、奚的衰落期:辽、金、元

唐僖宗咸通以后,逐渐进入农耕社会的奚在唐、契丹的不断征讨下衰落了,被迫臣属于日益强大的契丹,主要承担守卫边界的义务。苦于契丹苛虐,奚王去诸带领一部分奚人西徙妫州(即河北张家口地区),始分为东、西奚。后晋石敬瑭将幽州雁门以北割让契丹,西奚再次纳入契丹管辖范围。937年正月,耶律德光派遣安端“发奚西部民各还本土”,西奚消失了。

东奚的部落虽然得以保留,但活动范围缩小了,处于契丹的完全控制之下,部落的拆分组合,驻地的选择,奚王的任命,主要官员的设置,都是由辽廷决定,奚王只是按照辽廷的旨意负责管理六部五帐分。此时奚的活动范围,北至赤峰英金河。10169月,薛映、张士逊使辽所上《行程录》记载:“中京正北八十里至松山馆,七十里至崇信馆,九十里至广宁馆,五十里至姚家寨馆,五十里至咸宁馆,三十里度潢水石桥,旁有饶州,唐于契丹尝置饶泺州,今渤海人居之。五十里保和馆,度黑水河,七十里宣化馆,五十里长泰馆。馆西二十里有佛舍、民居,即祖州。又四十里至临潢府,自过崇信馆乃契丹旧境,其南奚地也。”据此记载,从宁城大明镇北行150里,为流经赤峰市区的英金河,因知其北界当在英金河以南地区。东南达渤海,辽代奚伯德部居于松山(今赤峰市松山区)、平州(秦皇岛卢龙县西北有古平州城址)之间,已达渤海湾。《承德府志》卷四·建置考辽代奚西境的北安州,即今隆化、滦平、丰宁三县之地。奚东境之地当位于朝阳县、喀左县沿大凌河一线。后来“太祖平奚及俘燕民,将建城,命韩知方择其处。乃完葺柳城,号霸州彰武军,节度。”辽初霸州依柳城原故址而建,在今辽宁省朝阳县十二台乡袁台子村。“唐末,契丹渐炽,役使奚人,迁居琵琶川。”琵琶川位于今喀左县榆河一带,那么,这批迁来之奚人原居何处呢?原来,他们“当唐之末,居阴凉川,在营府之西,幽州之西南,皆数百里。”阴凉川即今英金河上游阴河,也叫阴凉河两岸,属于今赤峰松山区。上述记载说明,前往今喀左县大城子的奚人只是居住在赤峰松山区阴河两岸的奚人。这部分奚人就是唐贞观二十二年设置弱水州的阿会部,也只有这个部落才能作为奚人的代表迁居琵琶川,喀左利州古塔维修发现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挞懒率领金军占领奚地的过程中,原伯德部各石烈已发展成部,并分化出一些新的部,如速古石烈发展成速古部奚人,他们“据险战,杀且尽,速古、啜里、铁尼十三砦皆平之。”回离保所帅部族归附,余众奔溃。挞懒奉命抚定奚部及分南路边界,依东京渤海列置千户、谋克之官镇守之。1160-1162年,契丹人撒八、移剌窝幹抗金起义失败后,出于民族防范心理,金实施民族杂居政策。1177年,金徙西北路契丹人尝预窝斡乱者上京(今黑龙江阿城南白城子)、济(今吉林吉安)、利(辽宁喀左)等路安置。将奚人六猛安徙居咸平(今辽宁开原)、临潢(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波罗城)、泰州(今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德顺蒙古族乡程四家子古城),并将女真人徙居奚地。金北京原住十猛安奚人,至此只剩下四猛安了,居住在川(辽宁北票)、宜(辽宁义县)二州,其它地方则由女真人和汉人居住。利州则是契丹人和金人、汉人杂居。

“岁乙亥(1215),太师木华黎略地奚霫,珣率吏民出迎,承制以珣为元帅,兼领宜(辽宁义县)、川(辽宁北票)二州事。”据此记载,此时的奚霫之地只剩下辽宁北票、义县一带了。张致叛乱,当地奚人遭受巨大损失。不过,在喀左县大城子街道洞上村长寿山毗庐禅院内有一立于公元1256520日(蒙古汗国蒙哥六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的金末元初著名道士康泰真之墓碑。墓铭作者白霫进士李守介绍了墓铭创作起因:“一日,门人利州道录康守安及杨志玄不远径来丐文于予曰:师之德恐久而沉陷焉,将以刊诸翠琰以显于世,死而无憾矣。予失学空腹,焉能发扬哉?诚意恳求,三辞不免,略摭其实而为之铭。”墓铭说明,当时喀左地区仍与川、宜二州的奚霫保持着密切联系,直到元末明初,他们才在战乱中或随蒙古人北徙融入蒙古人,或被明朝迁入关内融入汉族,曾经富有生气的奚霫之地,陷入短暂的历史荒凉之中。

   

参考书目:

1.《新唐书》; 2.《新五代史》; 3.《辽史》; 4.《金史》; 5.《元史》

 

(作者单位:内蒙古师范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