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科学技术视域下的红山文化

科学技术视域下的红山文化

发布时间:2021-01-26    阅读:243

 

                            科学技术视域下的红山文化

 

                                   雷广臻

 

红山文化的文明程度,代表了中华5000年文明的高峰,直接开启了辽海文化的历史渊源。科学技术视域下的红山文化研究,意在通过梳理红山文化时期科学技术活动以及相关成果所标明的当时社会进步的程度,来揭示中华文明起源的深层原因。

一、红山文化房屋建筑技术发生了革命性变化

人类居住的建筑物历来是科学技术得以产生和发展的重要领域。人类起初利用自然物(如自然山洞或树木)栖身。大约从距今一万年前起,人类从山洞走出来住到了山区,便有了构筑房屋之需求。从距今8000年的兴隆洼文化起,人类开始有规划地建筑房屋。兴隆洼文化遗址,人工围沟围出3.5万平方米的建筑面,围沟内有十多排、每排10座左右平行排列的房屋,房屋为半地穴式的方形或长方形建筑,屋内有圆形灶坑。房屋排列有序,最大的140平方米。同为兴隆洼文化的查海文化也提供了这样的材料,获“中华第一村”美称。

稍后,红山文化时期的房屋建筑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其代表性建筑是红山文化牛河梁遗址神庙建筑。首先是建筑构思新颖。神庙分主体建筑和附属建筑:主体建筑由一主室和若干侧室、前后室组成;附属建筑为单室建筑。整体建筑已形成有中心、多单元、有变化的殿堂雏形。其次是建筑技术进步。先立木为柱,用木架草筋把立柱结构起来,内外敷泥,表面压光。第三,建筑材料有“科技”含量。使用了瓷质材料用于防水。第四,建筑装饰独创风格。在建筑物表面施用了彩绘。

人们从住山洞等利用自然物遮风挡雨到能够建造简单的遮风避雨之所,再到能够建筑完整意义的房屋,直至多体殿堂的出现,由有巢氏发端的住房技术革命取得了辉煌成就,成为中华文明在持续发展演进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科学技术基础。

二、红山文化用火、饮食的技术革命达到一个新高度

人类在学会用火之初在野地和住地用火,之后人们便在固定地点用火,形成火塘。在火塘用火是用火技术的一大进步。这些技术在红山文化都成熟起来,使用火、饮食的技术革命达到一个新高度。

火与人类息息相关,尤其与人类饮食密切相关。人类学会用火之后,一般是用火直接烧烤食物,卫生标准低且难于掌握均匀的生熟程度。陶器的出现,完成了食物由直接烧烤到由器皿做媒介烹煮的饮食技术革命,这一革命也在红山文化时期成熟。距今约6000年的魏家窝铺红山文化聚落遗址出土有直接用于烧煮饮食的釜、双耳罐、瓮、鼓腹罐、盆、鼎等,也有了用于盛装食物的钵、碗、杯等。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也出土了许多泥质红陶的钵碗盆类、瓮罐类。红山文化神庙中室出土的缕空熏炉盖,陶质细、火候高、质地硬、壁均匀,盖面缕空孔为长条状,每组五条,间距相等,为祭祀用蒸煮器盖。红山文化的用火饮食技术达到的高度,成为一个传统,一直传承至今。

三、红山文化服饰技术开辟了服饰完备的新纪元

上古人们没有御寒、避害、遮羞的衣服,人类处于裸体简单遮体的生存阶段。《庄子·盗跖》篇说的“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就是这种情况。从一万年左右起,人类的衣服随着生产的进步也有了进步,到距今6500年红山文化时期,中国古人的衣服已经完备。人们除了用兽毛皮作衣服面料外,还采用了草叶、树皮、藤条、芦苇、竹片等细长的线状材料系扎于腰上,同时使用亚麻纤维制成服装面料结构成衣服。牛河梁红山女神头部有冠和带饰,草帽山红山文化遗址石人头部有冠,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陶人腰部系扎腰带,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五地点出土的陶人穿上了靴鞋,从头到脚都被“武装”起来,当时人们的服饰已经完备。

人类在学会养蚕之后,服饰技术革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嫘祖始蚕”这一家喻户晓的历史故事得到了红山文化考古学的验证。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11号墓出土蚕玉器一件,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五地点地层中出土蚕玉器一件,田家沟红山文化西梁头遗址二号墓出土蚕玉器一件,建平东山岗红山文化遗址出土蚕玉器一件,赤峰市那斯台红山文化遗址也出土蚕玉器一件。这些蚕玉器是中华蚕文化的精华,主要发现于红山文化区,这说明红山文化是最早养蚕和利用蚕丝的文化,而且为中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唯一掌握蚕桑技术的国家提供了证据,当然也为红山文化完成了服饰革命提供了有力证明。

四、红山文化的生产技术拓展了谷物文化

用耒耜工具,种植五谷,是传说中的神农氏的主要功绩。在新石器时代,在距今8000年左右的内蒙古兴隆洼文化、河南裴李岗文化和河北磁山文化等遗址中出土了石耜等农耕工具,同时出土谷物加工工具石磨盘、石磨棒(近圆柱体,中间略细,两端略粗)等。河南裴李岗文化遗址出土有砍伐用的石斧、翻土用的石铲、收割用的石镰、加工粮食用的石磨盘和石磨棒,农业生产工具成系列而且配套;发现了粟、黍等遗骸。红山文化继承了前人的生产技术成果并发扬光大。

红山文化遗址考古发现了渔猎经济的人们使用的主要生产生活工具――刮削用细石器,而且数量大、分布广,推动渔猎经济发展起来;发现了石钻等工具,使红山文化时期人们加工出精美玉器成为可能;尤其是发现了生产工具石犁、石斧等,使农业经济达到较高水平,进而红山文化先民在先进生产技术的基础上人工培育出谷物,使红山文化区成为当时中国两大谷物种植区之一。

红山文化遗址既分布在河湖边、丘陵区,又分布在台地和平原边缘区,说明红山文化的先民在当时先进生产技术基础上充分利用了山冈、坡地、湿地、平原、水面、沟壑、滩涂等地利条件,充分利用了雨热同期、四季分明、大暖期持续等天时条件,合理利用自然条件,把多种经济推到繁荣阶段。

五、红山文化的天文历法技术领先世界

《易经》说:古人“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古人从日常生活的观天看地等习惯性生活行为中创造出了历法。创造出历法的时间,从文献看是黄帝时期,从考古学看是红山文化时期。

古人观天象的记录留在了大地上。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二地点的中心部位,有一个由立置石块排成的正圆形的同心的三重圆。这三层圆内圆直径11米,中圆直径156米,外圆直径22米。外圆、中圆、内圆台基以03米到05米的高度由外圆向中心层层高起。这三重圆有更深层的意义蕴含在其中,就是古人直观地用立置石块圈成的太阳,直观地看也是太阳。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三地点和田家沟红山文化遗址第一地点的墓葬成太阳圆形分布,这不仅反映了红山文化的人们的太阳崇拜,而且直接表现了红山文化人们的观天实象。

古人为什么要观测天象?主要是生产生活的需要,尤其是确定方向、确定时间和季节的需要;古人观察太阳、月亮和星星,直观确定它们的位置,不断试图找出它们变化的内在关系,于是古人依据观察天象所获得的知识创造了早期“历法”。

红山文化创造的历法是山头历(地平历)。《山海经》最早记载了山头历。山头历就是利用山头与太阳的关系,以山头来为太阳运动定时位。站在一个观测点观察对面山头某个点的日出,并由此点的日出制定一个太阳年,可称为“山头历”或定点历。地平历亦同。

山头历或地平历同样有物证。红山文化遗址由遗址本身、周围的天际和绵延的山头组成。牛河梁遗址和东山嘴遗址东南侧都有一座绵延起伏的山,其他红山文化重要遗址(如赤峰市魏家窝铺遗址)其同一方向均有这样一座山。这样的山形成了比较理想的观测日出定季节的山体轮廓参照点体系,从而人们在这样的山峰轮廓上能够在观念上标志出春秋分到冬至之间的日出位置。

天象是古人读的第一本书。不仅以农耕为生计的古人需要观察天象,以渔猎为生计的古人也需要观察天象,一是为了知时节,二是为了知时间,三是为了确定方向。古人在白天观察太阳知时节、定时间、明方向,夜晚人们眼睛的“趋光性”使人们仰望星空,以探求未知。

牛河梁红山文化有天文历法,表明5000年前的红山人十分注重人生,由解决人生问题出发不懈地观测天象,提升了思维能力和利用自然的能力,从而提升了古代意义的科学技术水平,在天文历法方面完成了伟大的发明创造;还表明中国是世界上天文学发达最早的国家之一,早在5000多年前就形成了内容丰富且具有独特风格的天文历法体系,为中国古代天文学在许多领域长期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打下了坚实基础,为中华文明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六、红山文化用铜树立中华冶金技术里程碑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二地点四号冢85M3,疑为成年女性墓,于头骨左侧近于颈部处,清理出铜耳饰和玉坠各一件。铜耳饰是经范制并锻打而成,铜丝弯成曲环形,铜丝截面径0.3厘米,曲环长径约2.4厘米,一端尖细一端宽平,两端的断茬清晰可见。可为佐证的是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附近的赤峰市敖汉旗西台红山文化遗址出土了两件方形青铜陶合范,长宽均有5厘米左右,上面留有浇口,范腔为鸟头形。牛河梁红山文化铜耳饰与甘肃省马家窑文化遗址出土的铜刀同为迄今中国年代最早的铜器,年代大约在距今5000年左右。这样红山文化区与甘肃省同为探讨中国冶金术起源的重要区域。红山文化先民会识别铜矿并有成熟技术,并锻打铜器使之成为有一定用处的产品,这在技术上为中国人从石器时代进入青铜时代树起了里程碑。

七、红山文化的祭祀活动开启了精湛玉器技艺时代

上古人类不葬死者,也就没有成熟的祭祀。到了红山文化时期祭祀不仅成熟,而且更多样化、更高级了:墓祭、积石冢祭、祭坛祭祀、山台祭祀、神庙祭祀结合在一起。在发达的祭祀活动中,墓、积石冢、祭坛、神庙、方台的建筑技术都提高了。最令人称奇的是祭祀所用的玉器在技术上达到了高峰。

红山文化遗址出土了一大批加工精湛、造型生动别致且象征意义丰富的玉器。可分为工具类、装饰类、礼仪类、动物类、人物类等等。

牛河梁出土了肥首大耳、圆睛怒睁、吻部前突、口微张、背部卷曲如环的玉龙(玉猪龙、玉熊龙),出土了脸廓圆圆、柳肩、细腰、肥臀的玉人,出土了阔嘴、长喙、长颈、长翅、短腿、绒羽发达的玉凤,出土了筒状、上粗下细、平口一端两侧有对称缺口或钻有双孔、斜口一端边缘簿且锐的马蹄形玉箍,出土了一般器体为扁平的长方形、中心镂空一为涡形弯勾、四角对称向外呈卷勾状、有与器体轮廓走向一致的浅凹槽的勾云形玉佩,还出土了玉龟、玉鸮、玉鱼、兽形玉、兽首三孔器和兽首玉璜等。这些精美玉器是多种制作技术并用加工而成。开片技术复杂成熟,锯片和砂绳切割配合,切割与打制、雕纹配合;既有浅雕又有浮雕;钻孔技术尤其发达;抛光技术也达到高峰。红山文化先民熟练掌握的高难度且精湛的琢玉技艺,“显示了红山文化中发达的玉科学技术,也是当时社会中最尖端的科技。”(《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掘报告》中,第540页)

综上,红山文化的多体联一的建筑技术、使用瓷质材料用于防水、发明祭祀用的蒸煮器缕空熏炉、掌握蚕桑技术完成服饰革命、人工培育出谷物、创造出山头历或地平历、在5000年前的中国最早使用了铜器、运用高难度的琢玉技艺,雕琢出世界独一无二的玉器等科学技术成就,为中华文明起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华文明起源的科学技术基础是值得我们不断深思的。

上述不争的事实值得我们深思之处还在于红山文化考古展示出的科学技术成就,与中国上古文献的记述居然有惊人的一致性。《礼记·礼运》篇说:“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尽营窟,夏则居橧巢。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丝,衣其羽皮。后圣有作,然后修火之利。范金合土,以为台榭宫室牗户;以炮以燔,以亨以炙,以为鳢酪。治其麻丝,以为布帛。以养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从其朔。”按中国文献和红山文化考古获得的资料合证,中国上古科学技术始于生产生活和精神领域等活动,科学技术成果存在于熟练用火、铸造金属器物、和合泥土烧制器物、建造房屋、以陶器为媒介用火烧熟食物、酿制甜酒、煮果实桨液、制麻和丝做成衣服、重视人生、学会料理丧事、祭祀鬼神等等诸文明成就或社会活动中。

红山文化独一无二的科学技术成就,揭示了中华文明起源的深层原因,同样揭示了辽海文化的深厚的历史渊源。

 

(作者:原朝阳师专原党委书记、二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