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史论坛> 猜想柳城

猜想柳城

发布时间:2021-01-26    阅读:227

 

                                                猜想柳城

                                               

                                                陈玉民

    

    说起朝阳的历史文化,人们谈论更多的是前燕、后燕、北燕时期以来的历史文化。大概这是因为“三燕”时期是朝阳历史文化最辉煌灿烂的时期,她以一国之都的繁华和荣耀,给朝阳的历史留下最难忘的记忆。虽则“三燕”在中国王朝更替的历史上只是一个延续一百多年的北方三个小国王朝,但她足以让这方土地上的人感到自豪了,毕竟她曾以北方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地位主宰过一段历史,留下许多鲜活的令后代自豪的人文佳话。

然而,朝阳作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发祥地,人们如果只对“三燕”以来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津津乐道,而无视其更久远的历史不予追溯,显然是不够的。人们希望更多地了解“三燕”以前的朝阳。红山文化率先在这一地区兴起并走向兴盛,带给古朝阳的影响一定是不同寻常的。当东北大地大部分地区还处在蛮荒时期,古朝阳就已经跨入文明社会了。那么这时期的朝阳是以什么名称立足于世的呢?翻阅史料,从《开元十道志》中查到关于“舜筑柳城”的记载。可舜筑的这个柳城与朝阳有什么关系呢?又经查证得知,这个柳城就是古朝阳最早的称谓。据《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所载:“柳城县,西汉置,属辽西郡,为西部都尉治。治所在今辽宁朝阳县西南十二台营子。十六国前燕改柳城为龙城县,治所即今辽宁朝阳市”。柳城的称谓不仅见之于史料,而且在朝阳县十二台乡袁台子西汉遗址考古中也得到证实。在那里曾经出土有数枚“柳城”字样的陶片和绳纹、方格纹、麦粒纹陶片。同时还出土刻有“柳城”字样的灰陶壶、板瓦。在此之前,在这个十二台的战国墓遗址内,还曾出土过两件陶罐,肩部均戳印“酉城都王氏玺”。燕国有酉城,陶文“酉城都”表明,此地曾为燕国都邑。据此有学者认为,燕国酉城当为汉代辽西郡柳城的前身,酉、柳音近,柳城是从酉城演变而来也是可能的。尽管我们还不能准确判断柳城的历史脉络和历史演变过程,不能恰当评说在夏商周乃至春秋战国时期,它经历过何样的文明洗礼,不能明晰理清它与燕国酉城、孤竹国、山戎、奚、东胡具有怎样的关系,但我们从柳城乃至周边区域所出土的石器、铜器、陶器中,能感受到柳城曾经受过的显赫,曾获得过的繁华,曾经历过的变迁。或许从历史的传承转换中,早在燕国时期,柳城可能就是东北的重要都邑了。即使我们还不能确定是否是一国的都邑,至少到西汉时,柳城一定是东北地区最有影响的城市之一,不然统治者不会在这里称县设郡。毫无疑问,柳城从西汉开始,作为古代东北的边防重镇,辽西走廊的交通枢纽,中原通往东北的咽喉要塞,就已堂而皇之地成为东北的一个政治经济中心了。

    柳城所处的位置和所呈现的辉煌,不仅为西汉统治者所看重,而且也必然会引起北方各种政治势力的觊觎。匈奴的铁骑曾践踏过这里,乌桓蹋顿曾盘居过这里,山戎人曾侵扰过这里,战争的硝烟不时地笼罩在柳城的上空,柳城墙头的旗帜不时地发生变换,柳城的人民饱经战乱之患。直到三国时期,柳城还为乌桓所占据。魏王曹操东征乌桓,登白狼山望柳城,当是他牵挂辽西,心系柳城的例证。乌桓败走柳城,使得柳城重归中原怀抱。谁知到了晋建兴年间,北方又一强悍民族慕容鲜卑,看中了柳城之北、龙山之西这块福德之地,将刚刚建起的都城从大棘城迁到这里,建弘光门,修和龙宫,立都为龙城。一个王朝的霸业之下,让历经几百年的柳城在历史的演变中黯然谢幕。

柳城随着龙城的崛起,渐渐走向衰落。柳城失去的不仅是政治经济中心的地位,而且还失去了作为郡县治所的繁华。住在柳城里的人纷纷北迁,成为龙城的居民。柳城内的建筑被弃失修,残垣破壁,荒凉随处可见。柳城变成被遗弃的废墟,淡出人们的视野,淡出曾有的显赫,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然而柳城依然保存在人们的记忆里,人们的柳城情结一直挥之不去。当三燕、北魏大幕谢落后,走入隋朝的柳城后人心中对柳城还是念念不忘,他们力陈柳城历史的久远与辉煌,坚持恢复柳城的名字,改回柳城县的治所称谓。这一年大约是隋开皇十八年,他们或许觉得龙城不能足以表达这里历史的悠久,无法唤起他们对已往千年古事的回忆,才执意主张恢复柳城县的。然而,这种回归未曾坚持多久,就被一个新的名字营州取代了。在以后的天宝年间虽还曾有过十几年的柳城郡称谓,但很快又改回营州。随着营州在唐朝的强大,营州的名气越来越大,柳城的名字最终被崛起的营州所淹没。从此柳城便退出历史舞台,渐渐消逝在人们的视线里。

      有人考证,提出另外一种说法,说隋唐以前柳城存在于朝阳,唐同光年以后,柳城及营州的治所均迁至于广宁县,今河北昌黎。意思是说唐以后的柳城不属于朝阳,故柳城如同昌黎的名字一样,随时代变化而发生了变化。因没有确切史料可据,不敢妄加评说。

柳城其实一直活跃在人们的情感里,千年以后的今天,柳城依然没有消逝于人们的记忆,每当人们提起柳城,都会为那段历史感到自豪,都会为那个最早崛起的东北城市生发忧思和畅想。从当今所设立的柳城镇建制,会体会出现代人们内心对柳城的眷恋和珍视。

                                      (作者:原朝阳市委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