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化石文化>话说鸟化石

话说鸟化石

发布时间:2020-10-20    阅读:43

 

话说鸟化石

 

邹吉彬

一、鸟

鸟,是我们的老相识,老朋友,天天见面。虽然如此,让我们真正能说出几条鸟的“话”来,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朝阳是化石之都,“花鸟源头”,是化石鸟的家园和乐园,应该对鸟有多一点的了解和认识,应该说出鸟的更多东西来。

鸟,种类繁多,在脊椎动物中仅次于鱼类。现在世界上已知的鸟类有9000多种,约300亿只。它们的行踪遍布世界各地,从冰天雪地的南北极,到波涛汹涌的大洋大海,从生命禁区的戈壁荒漠,到人烟稠密的城市乡村,都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听到它们生存的故事……

鸟类,是占领蓝天的后起之秀,也是唯一能占领海陆空三维空间的脊椎动物。最早占领蓝天的是翼龙类。早在大约2.25亿年前的前晚三叠世就占领了天空,并进化出形态各异的类别,是进化史上最成功的物种之一。但也许是造物主更偏爱鸟类,让鸟类在漫漫的进化征途中,有了更适宜在空中发展生存的结构、技能和实力,“不达飞行誓不罢休”,成就了舞动长空的“风之天子”。而翼龙,也许由于自身的和自然的种种内外原因,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到了晚白垩世,最终在地球上消失了。它的领空被鸟类取代,成了鸟类的“一统天上”。

在生命进化的马拉松进程中,有的从起跑线开始,一直在坚持(鸟就是,至今已2.5亿年),有的刚加入(人就是),有的跑了很长时间,而且很可能一度领先,但不知为什么,它们最终不得不中途退场(如恐龙总共生存了1.5亿年)。最后还是人与鸟携手互助,共同走在生命的大路上。

而事实上,从人类诞生的第一天起,鸟类就成了人类的好朋友,人类也成了鸟类最好的“知音”。鸟类给予人类很多很多,人类也享受了鸟语花香的美妙。在生命的斑斓世界中,人与鸟,是和谐互利共生的典范之一。

我们的先民在繁衍生息的文明进程中,最先造化出了“神鸟”——凤凰,奉为百鸟之王,并尊为中华民族的保护神、吉祥鸟。凤凰作为一种超自然的神圣,与伟大的龙在一起,登上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圣坛,成为至高无上、顶礼膜拜的图腾。红山文化中有玉猪龙、玉凤,六经之首的《易经》,也以龙凤“说事”,《山海经》说黄帝的儿子愚虢,人面鸟身,一体共生。于是龙凤呈祥、百鸟朝凤、有凤来仪……都成了我们的文化。

世界上的很多民族,也都创造了自己的“神鸟”,作为自己民族的崇拜物,对此你只要翻看一下世界各国的国旗图册即可见一斑。鸟类崇拜的传说、神话、故事比比皆是。太阳是人类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传说太阳上有无数的金山银山、财宝珍珠,于是先民们都把飞到太阳上去“背金子”作为自己的美好憧憬。而到太阳上去的最好方式就是乘一只鸟,飞到太阳上去。于是关于太阳鸟的神话,就成了先民们的美好故事,也是人类飞天的企盼。今天,这样的“神鸟”已被人类制造出来,上了天,进了月,甚至还要探访火星等更远的地方。

鸟,还为人类的艺术创作提供了生动丰富的形象和抽象,为我们开阔了审美空间,启迪了艺术思维,提供了创作源泉。比如鸟是绘画、摄影、雕塑、音像作品等的艺术素材。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秋词》曰:“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可见鸟给人类多么丰富的艺术想象呀!

对鸟的研究,也促进了科学的发展,比如鸟类仿生学,不只是“人看见鸟在天上飞,就发明了飞机、火箭,还有更多更先进的科学。

人类向鸟学习,不作井底之蛙,而用“鸟瞰”术。凭高视下,全方位、宽领域地观察认识问题,因而大大提升了人类的思维质量。也许正是因为人类有这样的“鸟瞰”思维,早在两千年前的中国庄子,就创造了一个大神鸟——大鹏,它背阔“几千里”,展翅若“垂天之云”。它从北海向南海飞,激起“三千里”的水花,冲上“九万里”的高空。作为哲学家的庄子,他所创造的大鸟显然不是无目的、随便说说。他是要借大鹏鸟的“高大上”,动用“鸟瞰”之术,实现人类的“鲲鹏之志”,这才是庄子的真正“目的”所在!

从人类诞生之初,鸟就为人类提供了肉蛋等最佳食物。这对改善和提高人类的食物结构和营养水平无疑是一个极大的促进。在北京猿人住的洞穴中发现了大量的烧焦的鸟骨,考古学家断定这是北京人狩猎的鸟类。在很多古人类居住过的洞穴中都有类似的发现,这说明鸟作为人类的一种食物来源是相当普遍的。聪明的古人类后来驯化了野鸟,于是家禽类成了人类随时享用的美食。

鸟,是生命存在的经典之作,是动物进化的华美篇章;鸟,是自然界的神造化,是上帝送给这个星球的最好礼物!

鸟,是人类全方位、全天候的朋友,爱鸟,保护鸟应该是每个人心底的良知。人类应该与所有的鸟共同飞向未来!

二、化石鸟

化石鸟,顾名思义,即变成了化石的鸟,是亿万年前的鸟。始祖鸟、孔子鸟等均为一亿多岁的化石鸟。

毫无疑问,对于现在鸟类,人类已了解的比较多,研究的比较透。因为现代的科学技术,对于“眼前”的鸟,几乎没有研究不到的地方,包括它们的基因、DNA,也无论是南极的企鹅和北极的北极燕鸥。而对于化石鸟,对于古鸟则不然,你必须首先要找到化石鸟,有了化石鸟,你要对着石头说话,所以说研究古鸟是有难度的。但在科学面前,人类总是知难而进的。人类在“享受”着鸟类种种的好处时,并没有忘记对鸟类有关奥秘的探索。比如鸟是由什么变来的?它是什么时候飞上蓝天的,怎样飞上蓝天的?现在鸟类的祖先是哪种鸟,是哪种鸟进化成了现在鸟?所有这些谜,只有到古鸟——化石鸟那里去找答案。

1861年,人类发现了第一只化石鸟——始祖鸟。这个发现震撼了古生物学界,为古鸟类研究揭开了历史的篇章!

始祖鸟与它现今的子孙们大不一样,它的嘴里还保留着牙齿,它的身后还拖着一条由21节尾椎骨组成的长尾巴,它的前肢三块骨彼此分离,没有愈合成腕掌骨,指端有爪;它的骨骼内部也没有气囊,所有这些,都是爬行动物的特征,无可辨驳地说明它是从爬行动物演化而来。当然与此同时,它已经具有羽毛,而且开始分化,它的骨骼形态也表现出了其它鸟类的特征或过渡特征。这些都说明了它就是爬行动物与鸟类的中间类型,证明了鸟是由爬行动物进化来的,爬行动物是鸟的老祖宗!

众所周知,达尔文提出了进化论。达尔文认为,从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的演变,是一点一点变的,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但是在新老物种之间,尚未发现中间类型的化石,正因如此,达尔文的进化论遭到了一些人的猛烈攻击。达尔文根据自己已经掌握的有关材料和研究,坚信物种就是这样起源的,这样进化的。正在这位伟大的进化论者缺少证据知音时,勇敢的始祖鸟站了出来,它保留了一系列与爬行动物相似的特征,它恰恰就是达尔文所朝思暮想的“朋友”。达尔文喜出望外,欢欣鼓舞,他底气十足地向世界宣告:“始祖鸟化石对我来说是个重大事件!”可以说,在最关键的时刻(达尔文遭到攻击最猛烈的时候),在最关键的地方(达尔文为英国人,化石产地为德国,也为欧洲),始祖鸟挺身而出,用现身说法,为进化论作出了最有说服力的证明!

继始祖鸟被发现后,在阿根廷、西班牙、澳大利亚、蒙古等均发现了化石鸟。在中国还发现了玉门甘肃鸟、河北丰宁鸟等。最令人振奋的是,我们的家乡朝阳,后来居上,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发现了数以千计的化石鸟,保存精美,使中国一跃成为早期化石鸟产出大国。现在已经经过科学家研究记述的超过20多属,为解决鸟类的进化问题,早期演化问题,提供了极为有力的实证。

其中值得大书特书的当然是名扬四海的孔子鸟。孔子鸟距今1.25亿年,为早白垩世,比德国始祖鸟年轻了两千多万年。孔子鸟与始祖鸟相比,又有了诸多方面的进步。如孔子鸟已经有了一个发育的喙嘴,上下颌已没有牙齿,可谓地道的“无齿之鸟”,成为目前世界上发现的第一只有真正鸟喙的古鸟。这与始祖鸟保留的“一口好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孔子鸟的尾椎退化,尾巴变得很短,末端有长的尾综骨,这样的构造十分有利于鸟的飞行定向。一直以来,关于鸟类飞行的起源,就有两种对立的意见:一种是树栖起源说,认为鸟的祖先是树栖的滑行者;另一种是陆栖起源说,认为鸟的祖先是陆栖的两腿奔驰者。二者争论不休,莫衷一是。而孔子鸟具有爪子,具有攀爬能力,显然不能善奔善跑,这无疑为鸟类的飞行起源的树栖说提供了有力证据。

一般来说,化石鸟可以分为三个亚纲:古鸟亚纲,反鸟亚纲(肩胛骨和鸟喙骨的关节方式和现代鸟类正好相反,故命名反鸟)和今鸟亚纲。古鸟亚纲包括了始祖鸟,反鸟亚纲包括始反鸟、华夏鸟、长翼鸟、原羽鸟等,今鸟亚纲包括鱼鸟、黄昏鸟、辽宁鸟、朝阳鸟、燕鸟、义县鸟等以及现生鸟类。这里有很多在朝阳发现的古鸟类化石,它们以现身说法,为鸟类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

人类在化石鸟的发现上,可以说是不走运而又幸运的。说不走运,是人类诞生已几百万年,文明史也已经数千年,而在这漫长时光中,人类对于化石鸟却没有任何发现。直到100多年前的1860年,在德国的巴伐利亚洲的索伦霍芬小镇,意外地发现了一根化石鸟羽毛(一只飞羽),而且只一根,仅仅一根!幸运的是,人类跟着这根神奇的羽毛,自1861年至2008年的140多年间,在索伦霍芬又陆续发现了10只始祖鸟的化石,也算是十全十美。紧接着,更大的十全十美还在后头。近二十几年来,科学家先后在世界的一些地方发现了新的化石鸟,特别是在中国的辽西朝阳地区发现了大量的保存精美的化石鸟,数量难以确计,但据知情的本地人与有关的古生物专家估算,数量与公元后的年代数不相上下。仅名声显赫的孔子鸟也早已过千。

朝阳化石鸟的第一位发现者是被称为“鸟迷”的闫志有。闫志有是朝阳县胜利乡梅勒营子一位普通的农民,一位虔诚而狂热的化石爱好者。这只化石鸟是他1987年在当地采到的,他把化石捐赠给了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1992年该化石被命名为三塔中国鸟。根据科学家的研究推断,中国鸟已经具有很强的飞行能力,其后肢的攀握能力已相当发达,但它的牙齿还可能保留着。显然,中国鸟与闫志有一起,为古鸟类的科学研究都作出了各自的贡献。自此,在朝阳的大地上,一鸟引来百鸟翔,朝阳的化石鸟从遥远的白垩纪飞临世人面前,在辽西的上空展翅翱翔。当然,朝阳这块美丽的地方也就成了化石鸟的家园、乐园、王国。朝阳人也就因此而骄傲和自豪!

在我们对始祖鸟等大加介绍和褒扬时,不要忘记还有三种化石鸟发现在美国。一是黄昏鸟,化石发现于美国,体长1.52米,身高达1米,为潜鸟,不能飞行,黄昏鸟在北美有着广泛的分布。二是是鱼鸟,化石亦发现于美国,这种鸟与海欧的大小差不多,生活在海岸边,以鱼为生。黄昏鸟和鱼鸟常常作为晚白垩世鸟类的代表,被古生物学家所关注。它们对于鸟类起源的研究具有突出的意义。上述两种鸟在晚白垩世与非鸟恐龙类一起绝灭了。三是泰坦鸟。不会飞,吃肉,身高3米,体重350千克以上(现生最大的鸟为非洲驼鸟,身高23米,体重60千克左右,不能飞翔)。它的喙能把动物脑袋一下子扯掉。泰坦鸟在地球上横行5000万年。1963年美国的佛罗里达洲的人们发现了该种鸟的一副骨骼化石。

三、鸟化石

化石鸟,作为古鸟,给我们带来了远古的鸟的诸多信息,这对我们破译鸟进化的秘密至关重要。同样,鸟化石,作为石,作为与鸟共生共存的石,它也同样给我们带来了远古各类相关的信息。这对我们了解当时的地质、地理、气候、生态等有关知识,破解相关的谜底,同样重要。

始祖鸟被命名为“石印始祖鸟”。“石印”,是我们每个人都熟悉的,我们平时所常见的各种印章,有许多是不同形态的“石印”。始祖鸟就是“石印”出来的鸟,以此说明始祖鸟化石保存之精美。而事实上,始祖鸟化石的保存,令人叹为观止。人们发现,索伦霍芬是一片被礁石包围着的浅水瀉湖,周围是泥滩平地,它的北部是今天的德国中部陆地,南部则是辽阔的特提斯海(古地中海)。这片脱离海岸的沙洲与大海几乎没有交流。故千万年来,湖底慢慢沉积了细腻的泥浆,湖中的盐分也日益增多,使生命难以驻足。在后续的日子里,幸运鸟(还有其它生物)遗体一旦被冲进湖,就会沉积到含氧量极低的湖底,很快被泥浆密封,避免了进一步的腐损。当然,下一步,就是一年一年又一年的地质沉积,细腻如脂的碳酸盐基质把动物极为细致的构造保存下来,这就是始祖鸟神奇的羽毛,还有其它一些软组织被完好无损保存下来的地质地理原因。就这样,一个化石作坊就此诞生。

上个世纪末,在中国朝阳这个“热河生物群”的经典地区,接连发现了保存精美、品种数量众多的化石,其中的鸟化石发现,更是一鸣惊人。在朝阳县的波罗赤、龙城区的上河首、凌源市的大王杖子,都发现了质量上乘的鸟化石,一时间吸引了全世界古生物学家的目光。而其中我们前面提到的北票市四合屯,则是朝阳鸟化石的点睛之笔,绝无仅有,冠上珍珠。其品质之精美与数量的众多,令全球的鸟类工作者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然而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绝非可闻不可见的神话。这样,四合屯、孔子鸟,轰动了整个古生物学界;孔子鸟、四合屯,也成了朝阳人及广大化石爱好者的头条新闻!

1997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考察队,在北票四合屯一个不到100平方米的化石坑中,就发现了27只保存精美的孔子鸟化石。更令人拍手称绝的是,在2000年第五届世界古鸟类进化大会的野外考察现场——四合屯,现场定时挖掘孔子鸟化石时,在中外科学家、与会者们的期盼与疑惑中,众目睽睽之下,一只孔子鸟突然从石板中“钻”了出来,“飞”到了与会者面前。不远万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外们过足了一睹东方神鸟风采的瘾。面对手到“禽”来的“绝技”,现场群情激荡,人们的脸上都挂着惊异欣喜的笑容。一些老外双手合一,祷告上苍的伟大!感念这块圣地的慷慨馈赠!

四合屯的一些村民成了鸟化石的专业户,四合屯也成了鸟化石村。这里的鸟化石何以既多又好呢?首先,鸟化石的多,必须有多的鸟。白垩纪时的朝阳大地,是一片遍布湖泊、沼泽的洼地,当时的气候温暖湿润,树木高大,植被茂密,是昆虫的天堂,这样的条件为鸟的生息繁育创造了最佳条件。四合屯所在的辽西大地也就自然成了鸟的乐园。其次,火山爆发、地质的突变,使那时的鸟一下子变成了石头的鸟。四合屯及辽西很多地方的地层告诉我们,白垩纪时的朝阳大地,火山喷发频繁,一层层的火山灰层记录了这些灾难,很多鸟就是葬身在火山灰中的。我们知道,升入高空的火山灰也是Pm2.5,它们从高空中快速落下,迅速掩埋了鸟的尸体,可以试想,刚刚结束生命的鸟,马上被细细的尘埃封存在深深的湖底,这就是我们在亿万年后所见到的精美的鸟化石!

火山喷发,作为自然界一种突发灾难事件,它本身就存在着种种不确定性,如喷发的时间(白天还是黑夜)、强度,还有当时的风向、风速,有毒气体的浓度、扩散程度,是否伴有雨水,等等原因。此外我们更不能忘记鸟是会飞的这一关键“动态”。面对这诸多的“动态”,我们可以想象推断,火山突然喷发,大地隆隆作响,空气中充满了有毒气体,熔岩的强烈闪光,气温升高……作为鸟类,对声、光、气味、温度高度敏感,只要来得及,它们肯定大难来时各自飞。飞向哪里?当然是它们觉得安全的地方。而在当时的时空环境中,只有湖中心地区、深水区域,相对远离湖岸,也最能体现宁静、空气清新、没有强烈闪光,气温清爽(这一切都是相对的)。可是鸟儿们不知,这些都是暂时的,它们已被死亡团团围住,天罗地网,难逃厄运,它们也许在天空中东逃西撞,也许奋力盘旋,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翻身迭落,葬身湖底,是它们最终的命运。四合屯出土的鸟化石似乎也完全证明了这一点,它们大多腹面朝天,有的还保留了临死前的痛苦挣扎状态,还有雌雄两只埋藏在一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它们没有选择“各自飞”,而是选择了“在一起”,令人叹惜不已!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事实依据是,四合屯地区的地层地貌证明,这里恰是湖区的中心地带。如此,四合屯鸟类的集群死亡事件的谜底也许就此揭开!

至此,我们回过头来,把始祖鸟化石的精美保存与四合屯鸟化石的天工之美相比较,发现它们的经历虽然不同,但它们的归宿都是成功,都是造物主的绝笔。我曾为此写副对联:“波澜不惊,静修岁月,终成正果。天有不测,因祸得福,铸就永生”,横批当然是:“殊途同归”。

始祖鸟至今也只是“十全十美”(总共10只),而四合屯的孔子鸟化石,朝阳的其它品种鸟化石,数量之可观,出土层位之丰富,为破译鸟类进化之谜的诸多贡献,是绝无仅有的,与其它的鸟化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因为我们是公认的世界“化石王国”、“化石宝库”。

经常有朋友问我,朝阳的鸟化石还有没有收藏价值和空间?回答是肯定的。鸟化石,不管是朝阳的,还是其它产地的,都是宝贵的、珍稀的。它们的科研价值、观赏价值、审美价值,与日俱增,不会贬值。当然它们的收藏价值也就可想而知。

鸟化石是珍稀的古生物资源,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严格控制私挖滥采的,特别是随着各种保护法律法规的完善,保护设施和技术的提升,还有大众化石保护意识的增强,化石的出土已受到严格的控制,以朝阳为例,不管地下有多少鸟化石,但现在已被卓有成效地保护,可谓“一鸟难出”(依法依规的挖掘例外)。源头收口的紧缩,必然使鸟化石的数量保持在一个极低的范围内。这也无形中开阔了化石收藏的保值、增值空间。

随着人们精神文化生活水平的提升和科学教育意识的增强,以及对收藏者投资的回报,鸟化石之类的高端收藏已经进入了各级各类博物馆、珍宝馆、化石馆,需求量不断增大。另外,随着中国中产阶级队伍的扩大,全民进入小康,以及大众人文素质、审美情趣的提升,化石收藏已进入寻常百姓家,“金屋藏鸟”已经成了一些人的选择。总之,鸟化石收藏,随着朝阳与世界各方面的联系和接轨,打破自设的壁垒,朝阳开辟了化石文化建设的新领域。

四、鸟化石收藏的几点建议

下面提出几点鸟化石收藏的建议,供藏友们参考:

第一,要量力而行。因为藏鸟(化石)毕竟不同于“玩”几条小鱼(化石),鸟化石在化石收藏中已属高端,不但要有闲情,还要有闲钱,这大小也算一项投资。

第二,要藏“真”鸟(化石 )。在真与好(品相)之间,首先选真,真是鸟化石的生命。要知道,现在的造假术很高,以假乱真的很多。收藏前,一定要请有专业权威的人鉴定。

第三,要合法合规收藏。在收藏时要有化石保护的意识,承担起保护鸟化石的责任。令人痛心的是,我们众多的鸟(化石)已“飞”得到处都是,朝阳人手中的鸟化石已经不很多了。

第四,要领悟收藏的真谛。不要亵渎了收藏的高雅与高贵,不要把收藏降格为“买卖”,更不要用“贩卖”冒充收藏。收藏是情趣、是情怀、是境界和文化,收藏是一种价值观。这里所说的价值的“价”不是钱,而是它的品相、科学意义以及艺术。

第五,在没条件得到真品鸟化石的情况下,“收藏”一个真的鸟化石的复制品,也有一定意义,但要明确它是复制品,不能以假充真。这也是一种高雅,一种别样的“求真务石”(始祖鸟化石真的只有10只,仿制品很多)。

 

 (作者:朝阳木化石研究院院长)

下一篇:北票战国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