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城里来了马戏团

城里来了马戏团

发布时间:2020-10-20    阅读:52

 

城里来了马戏团

 

魏德广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朝阳北市场一直是朝阳城最热闹的去处。外地来了马戏团,都要在北市场西南边的一大片空场上,圈出一大片圆形的马戏场地。

马戏团一来嚯嚯吵吵,原本热闹的北市场就好似热锅爆豆子一般。这边的人们有的忙着在边上搭设帐篷、架床,搭建露天锅灶,安排住宿、伙食。那边有十几个人扯着绳子撒石灰划圆圈线,圈场地,有的拉着皮尺按着等距离用钢鑹子挖坑埋木桩子,有的在埋好木桩后再挂上一圈绳子编的围网,围网要在贴地面处隔不远就用大锤砸进一根带环的钢钎子,把围网死死地系牢。再在圈里留出两米多的空地,埋上杆子挂上一人半多高布幔帐。这样布幔帐就形成了隔离带,主要是为防止小孩子们钻网进去看马戏而设置的。

马戏团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竖起高高的旗杆。竖旗杆要在场地的中心埋上几根粗桩子,用绑线、螺丝杆、螺丝把三四根脚手杆子接成一根大旗杆,再用拉绳慢慢地竖起来,固定在木桩子上。之后在远处四角用绳子拉紧,再把绳子固定在地上的木桩子上,还要拉上一溜溜彩旗,拴挂上长长的软梯。

高高的旗杆一竖起来,彩旗飘动,整个马戏场子就有了标志性的象征,就有了蓬蓬勃勃的生气!

 马戏场地搭建好了,还要在场地的入口搭设一个高高的彩门,系上彩绸花,边上竖起大广告牌,下面设上售票处。还得插上一排排彩旗,两边是观众入场的栏杆,迎门设一个屏障,人要从两边出出进进,这样在外面就很难看到里边的表演。

这些人七手八脚地做着演出前的各项准备……那边一群年轻的姑娘、小伙子,穿上花花绿绿的衣裳,打扮起来,骑上高头大马到街里去亮行头。规模小的马戏团头前是两匹高头大马,规模大的马戏团就要排出六匹对子马。后边是乐队,有洋鼓、拨啦鼓(小军鼓)、钢嚓、小号、萨克斯、拉管、黑管,在“嘀哩哩,答答啦……”和“空嚓、空嚓、空嚓嚓”的洋鼓洋号的吹打声中,招摇过市。好事儿的大人、小孩儿就拖拖拉拉簇拥着马戏团的马队一路走来。

这时,当马戏团的队伍进行到大什字、小什字等热闹的地段,人也多起来,街两边的人在夹道观看。只见一位穿粉红色衣裳的女子,在行进中腾地一下子窜到马鞍子上站起来。接着一个倒跟头,腾空而起又落下,双手抓住马鞍上的环,倒立在马背上,那马依然缓缓地走着,引得观看的人们一阵阵的叫好声。

在队伍里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马戏小丑了:只见他头戴尖尖顶高帽子,尖上有一个红红的绒球,脸蛋上抹着两块圆圆的红,鼻子高高的,脑门上画着块白,穿着灯笼裤,却配了件黑白两道的小衣裳,脚上是一双尖尖鞋,一看就十分滑稽可笑。只见马戏小丑在马背上不时地耍着几个银亮的钢圈,一伸胳膊,钢圈一个接一个套在了胳膊上。再不就是两只手飞快地抛甩起五六个彩球,两手刚一接触彩球,又甩上去,空中又有四个球落下来,又抛上去,总有三四个彩球在空中飞舞着,画出一道道彩虹般的弧线。

马戏团亮过行头之后,正式的演出就开始了。这时候去北市场,就更热闹了。老远就会听见那水泄不通的布围子里,传出一阵又一阵急风骤雨般的锣鼓声、哗冷冷哗冷冷的马铃声、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和观众的叫好声、鼓掌声。锣鼓停了,便有人敲着洋鼓、钢嚓,吹着忽高忽低怪声怪调的小号。

这时我有时也会绕到马戏场地的后面,想看个究竟。有时看到有的小孩子瞅准了网子的空,双手猛地一掀网子,一哈腰泥鳅一样地钻了进去,进去后那孩子向我得意地招招手,那意思是你看我……

走到正门,门前彩旗飘飘,扎着高大的彩门。有不少人买了票举着往里进,有人在忙着收票。还有三五成群的拥在门前抻着脖子在看热闹。这时有人站在高处的大凳子上,拿着铁皮传声筒粗门大嗓地吆喝着:“哎……看马戏喽!马戏就要开演了!有镫里藏身、猛虎跳涧、八步赶骣、马上叠罗汉……哎,看马戏喽!看马戏喽!”有时一人喊,还有不少人跟着呼应。听我的伙伴跟我学说,八步赶骣就是一个人能在八步之内追上狂奔的烈马,并且“嗖”地一下子站立在四蹄腾空、奔驰的马背上。而且能够在马背上做倒立、翻腾,一连串的动作,这是马戏团的拿手绝活。

听见那一阵阵锣鼓声、马蹄声和吆喝声,我不由地心动起来,也想进到那幔帐里去看一看,可没有大人领着,我是绝不敢进到里边去看马戏的。更不用说钻网而入了。从众人簇拥的门口,时而可以看到奔驰而过的骏马,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头上一闪而过,马蹄踏踏刨起一阵阵的泥土……

 这时,我只好站在布围子外,看着那耸入蓝天的旗杆上的红旗和从旗杆顶上扯向四面八方的彩旗。五颜六色的旗子哗哗啦啦地飘动着,似乎把一串串的欢笑抖落在我的心里。

碰巧有时赶上马戏团表演“燕子凫水”,只见那身穿粉红色衣裳的女子,飞快地爬上了高高的软梯,到了顶上,头朝下用脚尖勾住拴在旗杆上的软梯木棍,猛地一收脚,倏地,从软梯上坠下好几节,再用脚尖使劲勾住软梯棍,软梯随着晃了几晃,又停住了……看了叫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有时,一男一女表演空中飞人,在一根转动的横杆上,一个男人叼住一根钢丝绳上旋转的纽,升上了高空,他用双手勾着女人的手。不知何时,那位女人也用嘴叼住了一根钢丝绳上的纽,横杆飞快地旋转起来,他们像鸟一样在空中、在瓦蓝瓦蓝的天上自由自在地飞翔着……

                     (作者:朝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