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民俗风情>一种奇特的民俗——李龙王赶香烟

一种奇特的民俗——李龙王赶香烟

发布时间:2020-10-20    阅读:54

 

一种奇特的民俗——李龙王赶香烟

 

田丽红

 

辽西喀左县甘招镇王营子村大杖子有一项独特的民俗活动,叫“李龙王赶香烟”,最早这项活动是“山东半岛”的传统民俗,来源于纪念“秃尾巴老李”,被闯关东的山东人载携“出关”,在喀左县甘招镇王营子村大杖子自然屯等地方落地生根,演化成极具特色的区域性民间节俗,传承至今已有264年历史。迁徙到喀左大杖子的山东移民依托“三月三李龙王赶香烟”这一独特的李龙王祭典仪式,使山东移民后裔群体的乡愁得以寄托和抒发,系紧了地域间老乡之间的情感,浓化了地域性的文化认同,提升了地域内移民群体的凝聚力。为此,喀左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这一具有鲜明地域性、族群性的民间节俗祭典,具有重要的移民历史研究价值和文化传承价值。

李龙王,民间俗称“秃尾巴老李”,又有“李龙爷”“李老爷”等称谓。清代才子袁枚在《子不语》中曾记载过秃尾龙的源起:“山东文登县毕氏妇,三月间沤衣池上。见树上有李,大如鸡卵,心异之,以为暮春时不应有李。采而食焉,甘美异常,自此腹中拳然,遂有孕。十四月产一小龙,长二尺许,坠地即飞去,到清晨必来饮其母之乳。父恶而持刀逐之,断其尾,小龙从此不来。后数年,其母死,殡于村中。一夕,雷电风雨,晦冥中若有物蟠旋者。次日视之,棺已葬矣,隆然成一大坟。又数年,其父死,邻人为合葬焉。其夕,雷电又作。次日,见其父棺从穴中掀出,若不容其合葬者。嗣后,村人呼为秃尾龙母坟,祈晴祷雨无不应。此事,陶悔轩方伯为余言之。且云偶阅《群芳谱》云:‘天罚乖龙,必割其耳,耳坠于地,辄化为李。’毕妇所食之李,乃龙耳也,故感气化而生小龙。”

历史上,山东文登一直被视为李龙王信仰的发源地。据喀左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庙会会首宋殿武介绍,据他保存完好的宋氏家谱记载,宋氏祖籍山东登州府文登县回龙山积善堂,清乾隆四年(1739年),宋氏的四个支脉闯关东,其中一支落户于大杖子村。为保旅途平安,闯关东时宋殿武的先祖特地从老家请了一尊以柏木雕成的李龙王神像,一路背出关外。为此,宋氏先祖对李龙王的信仰和祭祀也就在大杖子落地生根。由于喀左县甘招镇、公营子镇、卧虎沟乡一带的村民大部分是山东文登移民的后裔,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由大杖子村的村民发起,组织了第一届喀左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庙会。农历二月二十九,村民们到庙上祭拜李龙王,由会首率众人焚香升表,祈求风调雨顺、四季平安,然后将李龙王的神像从庙里请出,安置在村中搭好的神棚里,接受村民的祭拜和供奉。此后的三天,秧歌队便抬着李龙王神像到各处“省亲”:三月初一到公营子镇的三官庙拜舅,三月初二到甘招镇的宋家店拜姨,三月初三到卧虎沟乡北梁龙母庙拜母。由于李龙王的銮驾一路上都有村民烧香纸祭拜,在连绵的烟火中走完全程,因而得名“赶香烟”。

对于大杖子的村民来说,赶香烟的意义并不止于祈求平安,它是一场凝聚宗亲的祭祀盛宴,酬神仪式之中渗透着浓浓的乡愁。龙王“走亲”的背后是聚落于此的山东移民之间的情感联络,是大杖子山东移民们对故乡的思念与怀恋。宋殿武说,除了文革期间,赶香烟在当地从未中断。即使在城市化运动日渐瓦解传统乡村的今天,赶香烟依然深深地根植于大杖子及周边村民的精神世界,成为一种精神上的共守。

每年的农历二月二十九,正是农忙耕种之时,但大杖子及周边区域的村民也都要等待赶香烟祭典的结束。从村里走出去的年轻人也有的从外地赶回村子参加一年一度的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庙会。

李龙王赶香烟习俗具体仪式及演艺内容。农历二月末最后一天,是赶香烟祭典的第一天,也是请李龙王出宫铺坛的日子。李龙王出宫前要为李龙王庙宇和神棚前贴对联,这也是庙会中最重要的习俗之一。流传至今的对联如:“保八方风调雨顺,佑四境国泰民安”,“生南海督龙王大成显圣,镇北江李佛君天下有名”,“龙君浩荡权衡天下五湖四海,神圣心慈执掌世界八河九江”等。

请驾出宫时,由会首洗手、净面、升香、祷告,再由另外两位会首手持红布遮挡。为李龙王雕像更换新衣、新袜、新靴后,从庙内请出,将李龙王雕像安放在龙王驾内。在仪伏和伞头秧歌护卫下,落驾在街心广场中心搭设的神棚内。棚前桌上摆放供品,第一桌是三月三会上敬献的,大会首指派一家,发给二斤面,做十个馒头,成两摞供,菜做成花供;第二桌是庙上老和尚敬奉;第三桌是由许愿人敬奉。在村中出会时,每桌供由二人抬着巡街,然后放在神棚前。去外村时不抬,放在神棚前。每村接驾时都为龙王献供、燃纸、上香、捐资,并热情招待会上人员用午餐。接着,由庙会会首、童子会会首、童女会会首开始打表文活动。在李龙王起驾出宫、出会、巡游、回宫、落驾后,每次都要燃香读表祈祷。打表文时,会首率全体与会人等,跪拜于李龙王驾前,上香焚表,乐队高奏《朝天子》、《八条龙》、《八仙庆寿》等唢呐锣鼓曲牌。表文书写者于前日洗手敬香、敬书于表纸之上,后转于伞头会首,底稿则珍藏于密室之中。据老会首宋殿武讲:他的的祖父宋尚志老先生共珍藏并传承下来58篇表文。年代自清朝光绪、宣统、中华民国、洪宪、伪满洲国,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后来,宋殿武又珍藏了建国后到现在的各类表文。表文种类有平安表1张,进香表文2张,三月三拜龙王庙表文9张,三月三赶香烟表文4张。童子会表文4张,童女会表文3张,求雨表文17张,关帝庙求雨表文4张,谢降雨表文6张,还愿表文3张,还替身表文、祭雹神表文、祈退虫表文和谢退虫表文各一张。这些表文是人们崇信李龙王的真实写照,是当时历史、地理、自然条件下祈求五谷丰登、风调雨顺、除灾灭患的心理寄托,自然也就成了人们研究人文历史、自然、地理、气象灾害的难得一见的文史资料,是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

打表文结束后众人集体起会。燃放三眼铳后,锣鼓开道,队伍前由两面会旗、八面彩旗引领,而后依次是马叉、狮子、旱船、大脑袋人、鼓乐队,紧接着的是身着彩装,左手拿着彩带,右手挥舞彩扇的秧歌队伍,队后是金瓜、鉞斧、朝天蹬仪仗队、供桌和香炉。四人抬着供桌,桌上摆放着面馍、蛋糕、猪头、水果、酒、糖果、花生等祭品。香炉后面紧接着的是龙王驾。龙王驾左右黄罗伞护驾。后面由12岁以下的男女孩童各十名组成童子会。据说过去因缺医少药,家人为了孩子们的平安健康,祈求李老爷保佑,才产生了童子会。另一层面也预示着李老爷三月三民间习俗后继有人。在鼓乐喇叭响奏中,参演人员有节奏地扭着、跳着,各个浓妆艳抹,精气神儿十足。行进路上,彩旗招展,人声鼎沸。远远看去整个队伍好似一条摆动的长龙,阵容浩大,气势恢宏。而后在龙王庙前开始了由伞头秧歌、马叉、狮子、旱船、大头人组成的隆重的耍会表演。伞头地秧歌是一种历史悠久、传承有序、古朴厚重的艺术奇葩。伞头手中的小伞是胶东秧歌中常见的天罗伞,传说它象征天罗,保护天下黎民,受过皇封,能除恶免灾。表演时采取歌、舞、耍、扭、逗、唱,大小场结合,十分精彩。从火爆热烈、生动形象、表情丰富、动作滑稽的秧歌、旱船、大头和尚等表演情节可以看出,赶香烟仪式中娱神的表演内容带有鲜明的中原文化特色,强调了要以史为鉴,进行道德训诫。大杖子及周边民众用这种娱神方式一方面在诉说着历史,一方面传承着他们先祖最初构建的历史文化,同时也是他们对自己人生观念、道德观念的一种传承。

后续的三天李龙王赶香烟拜亲秧歌队将随龙王驾进行踩街表演和耍会表演。

农历三月初一,是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第二天,赶香烟游亲队伍一早出发到公营子镇三官庙村祭拜李龙王的舅舅。俗话说“娘亲舅大”。抬李龙王驾,百十多人的游亲队伍,在锣鼓声中行程约六七里山路,到三官庙村委会前广场落驾。这里周边村民多为山东文登移民后裔,全村男女老幼都来迎接李龙王,敬烟献茶,捐资备饭。赶香烟队伍表演者被当地村民分别认领到自家酒菜款待。俗话说:“老乡待老乡,好酒搬一缸。”乡风淳朴,沿袭多年。

农历三月初二,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队伍去八里地外的宋家店姨家走亲戚。一路上,秧歌队伍逢村遇庙必拜。姨家村民也同样倾村接会,李龙王赶香烟秧歌表演和耍会表演在李龙王祭拜姨家之路再次展现了它浓浓的乡情,暖暖的乡心。

农历三月三是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走亲戚活动的最高潮。这一天,李龙王要到卧虎沟乡北梁的龙母庙拜母。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队伍到达龙母庙后,周边十里八村的其它八支秧歌队也齐聚龙母庙外。这时由每个秧歌队的会首去抽签,决定打场(表演)的顺序。随后进行轮番打场耍会,然后再依次进庙内唱扭。每支秧歌队打场后,可以到龙母庙吃流水席。龙母庙的一侧已搭好的棚子,里面放七八张桌子,吃席的人或坐或站,一拨吃完,另一拨接上,如流水般不停间歇。除了秧歌队员,逛庙会的百姓也可以吃,不收钱,所有的饭食都有庙上供应。每年这天大杖子及周边的村民们都齐聚一起直至暮色时分,李龙王赶香烟的队伍才回到大杖子小北山李龙王庙前。依旧是开始打表文,扭秧歌,展耍会,锣鼓唢呐一通响,恭送李龙王回宫。至此,大杖子村历时四天的三月三李龙王赶香烟祭典落下帷幕。

节俗中老会首至关重要,传承和光大力量作用突出。如果说大杖子偏远的地理位置和封闭的自然环境,较为完整地保留了赶香烟的原始风貌,那么赶香烟能够形成绵延不衰的传统文化则有其内在的动因。课题组总负责人江帆教授认为会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会首是民间精英,他们掌握着丰富的区域知识,比一般民众对族群文化有更清醒的认识,表现出更高的文化自觉,是文化传统基因的积极携带者。从最初的文化建构到后来的文化传承,他们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他们既是文化的建构者,又是文化的传承者和发扬光大者。”

大杖子村的首届赶香烟活动就是由少数“民间精英”发起的,此后沿袭成俗,历代传承。在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节俗会首之一宋殿武保存完好的宋氏家谱中,清晰地记录着民国以来历届会首的名单,并有赶香烟的表文和对联若干。“由此推断,宋氏家族应该是一个会首世家,这本家谱很可能是辽西地区民间办会的最早记录。”江帆说。

据会首宋殿武介绍,除了总会首负责全面事务外,还会设多名副会首配合会首筹办祭典。副会首们各有分工,有的负责管理仪仗;有的负责耍会(旱船、狮子、大头人的表演);有的负责服装道具;有的管理伞头秧歌;有的负责外联事宜。每年的赶香烟之前,会首们都要提前十天开会,商议各项事宜。会首需要处理的事务繁杂琐碎,民间有“宁统千军,不办一会”的说法。“跟外村的会首联络、打场的场所、吃饭的地点等等这些问题都是会首们要考虑的。”为此,会首在此节俗中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2013年,喀左县非遗中心对该节俗全部的历史材料进行了搜集整理,并成功申报为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4年,县非遗中心在农历三月三期间又对这一节俗进行了实时的跟踪拍摄及电子存档。2015年,以辽宁大学江帆教授为首的省非遗专家组来喀左调研,“喀左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这一古老节俗引起了专家组的浓厚兴趣,特别是江帆教授的高度重视。她说:“在我这么多年的田野调查中,这是辽西乃至整个辽宁省内我见到的最原生态、保存最完整、最具有历史和文化传承价值的一个项目。”

201643日至410,喀左县文化馆非遗保护中心协同辽宁大学民俗学专家江帆教授为负责人的11人调查组进驻喀左甘招大杖子村对“喀左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这一节俗进行了为期八天的全程跟随祭典队伍跟踪采访和摄制。逐日、逐项记录祭典仪程,并运用了三部摄像设备,以双机位全天候跟拍祭典仪式筹备——仪式进行中——仪式结束——善后扫尾等全部流程。以现代技术手段将这一极具文化史价值的地域传统节俗进行科学存档。并在江帆教授的不懈努力下,2016年,“喀左大杖子三月三李龙王赶香烟”已获准入选《中国节日影像志》子课题。《中国节日影像志》是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09@ZH013)。2017年在喀左县文化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努力下,喀左大杖子李龙王赶香烟列为第五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作者单位:喀左县文化馆)

 

 

下一篇:凌源的酒令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