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近现代朝阳>郭文连领导仁义军的抗日斗争

郭文连领导仁义军的抗日斗争

发布时间:2020-10-20    阅读:60

 

郭文连领导仁义军的抗日斗争

 

杨景龙

    

    郭文连原名郭文明,喀左县草场乡郭彩店村南窑人,1912年出生于贫苦的蒙古族家庭。他自幼聪明伶俐,顽皮倔强,好摔跤比武,爱骑马爬山。成年后,身材虽不高,却健壮有力,胆大心细,不畏强暴。父亲郭殿海常去附近集市和内蒙古一带贩卖牲畜,他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所以见多识广。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东北,193331日,侵略者的铁蹄踏进了喀左,“三光政策”、“集家并户”和“人圈”给人们带来无穷的灾难。各地抗日斗争风起云涌,也激发了郭文连的抗日救国热情。

    1935年,伪甲长王国信效忠日寇,认贼作父,依仗权势鱼肉乡里,欺压良善,并以郭文连叔父闯绿林为由调戏其婶母,霸占其土地。郭文连为报国恨家仇,毅然举旗,组织起了反满抗日活动。

1936年,郭文连带领弟兄抓住王国信,把他拉到老爷庙十八奤梁上处决了。杀掉这个汉奸恶霸,为当地群众除了一害之后,郭文连便参加了李天德领导的抗日义勇军。

    1937年,郭文连随李天德队伍准备进关,行至长城边新台门一带被日伪军阻截返回。日伪军两千多人三十多辆汽车跟踪追击,在建昌二道湾子和朝阳柏山一带激战七天七夜,抗日义勇军伤亡惨重。敌军围困重重,李天德见形势危急,大队人马行动不便,决定分散进行突围。郭文连率部突围后,便离开了李天德的队伍。  

    1937年冬,郭文连的队伍由几十人发展到上百人,正式报号抗日仁义军,并提出了“反满抗日、杀富济贫”的口号,规定了对贫苦百姓不抢不夺,不挑吃喝,不调戏妇女等严明的纪律。他们抢大户、除汉奸、打日本,深得民心,因此,很快在喀左、建昌、建平、凌源等地名声大震。从此,仁义军既是这支队伍的名称,又成为郭文连的代号。经过艰苦卓绝的磨练,郭文连杀敌本领越发精湛,他双手使枪,百发百中,令敌人闻风丧胆。仁义军队伍里的另一位领导人叫张国栋,原籍河北省遵化县马兰峪西沟,以前在李天德义勇军中,后到仁义军队伍,报号为水湘。他很有组织能力,遇事有韬略,待人随和,既能讲反满抗日的道理,又懂得军事谋略,与郭文连配合得十分默契。在郭、张二人的带领下,仁义军士气旺盛,非常活跃。他们自称“天下第一军,专打日本人”,喊出了“中国人宁死不当亡国奴”的口号。爱国、保国等一些有意义的名字作为军中兄弟个人的代号,表明他们与日本人势不两立血战到底的信心和决心。

    193875日,郭文连率领仁义军在建昌大黑山与日伪军作战相持不下。傍晚,仁义军给敌人下了战书,约三天后在牛蹄子山决战。18日清晨鸡叫时分,仁义军就已登上海拔755米高的牛蹄子山主峰,占据了各个山头的险要地段,控制约有5公里长的高山脊梁,准备迎击敌人。太阳刚一出来,日寇从绥中、建昌、药王庙、大城子等地调来的一千多日伪军,从四面八方将仁义军包围起来。日军指挥官金叶亲自上阵督战,传令日伪军向山上猛烈进攻。顿时,枪声四起,炮声震天。从东北面进攻的敌人刚接近山头,郭文连率领战士一跃而起,冲出掩体,开枪猛射,把敌人压下山去。这时,北侧的牦头山下有一个姓齐的伪连长带领一群伪军警又冲上来,刚一露头,脑袋就被揭了盖,后边的敌人哗然而退。两次冲锋都失败,敌人再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不停地向山上乱打枪。仁义军旗开得胜,镇定自若。战士们有的拉起了二胡,有的唱着二黄,有的还不停地向敌人喊话,宣传抗日救国主张,让伪兵不要当亡国奴,并叫号:“鬼子走狗们往上冲啊!你们露露头,试试我们的枪法准不准!”吓得鬼子成了缩头乌龟。天黑时分,敌人准备做垂死挣扎,开始反扑,他们用十挺机枪从两面向上猛扫,企图攻上去,子弹象雨点般向山头喷射,碎石纷飞,火花四溅,战斗相当激烈。水湘为了掩护郭文连,越出战壕挡住敌人射向郭文连的子弹而不幸牺牲。兄弟们十分悲痛,一面掩埋尸体,一面巧妙地撤出战斗。日伪军警在山上自相惨杀,到第二天清早全面向上围攻,日本指挥官才知道上了当。  

    仁义军打过牛蹄子山,又机智用兵,活捉了霍三,假扮农民钻进王家大院,解除了王子敬家的保安团。这天,霍三送来消息,说从锦州开来一辆亚细亚384号列车,车上拉着弹药,还有松井、腾田等重要官员要去承德开会。郭文连打听到火车开到公营子的时间是1140分, 7点多钟他就把队伍带到了红石砬子。他让四海和黑虎抓个“舌头”来,了解了铁路的全部情况,就扮成日军小队,大摇大摆地进了调度室,控制了电话。然后又带人起道钉、扒枕木,把洞口的一段铁路全破坏了。为了列车上旅客的安全,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让乌江在停车时摘掉后几节车箱,安排一切就续后,列车开过来了。七八个日本的大官正在车上饮酒取乐,进了山洞后,列车振动得历害,正要问是怎么回事时,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列车翻了个底朝天,随后几声惊天动地的爆炸,让腾田、松井等人见了阎王。

    小田公平是大城子警察署的指挥官、特务系主任。他自从1937年调到大城子以来,作恶多端,罪行累累。他指使汉奸、警察任意欺压无辜百姓,对于稍有反满抗日言行的人,一经发现就要屠杀,甚至满门抄斩并株连其家族和朋友,对抓捕的百姓用尽极刑。灌辣椒水、灌洋油、香烟烧、烙铁烙、往手指缝里夹子弹、用皮鞭子抽、用带铁钉子的木板打,打得血肉模糊后再洒盐面,还把人装进麻袋里往地上摔,用刀子挖人的肋条等等,令人残不忍睹。在抓劳工时,小城子一个叫王成年的青年不愿意去,被抓住活活打死;有一个叫刘义的人,因说过反满抗日的话就被他们抓住点了“天灯”,被活活烧死;遇见一个叫刘中国的人,说他的名字带有反满的意思,也挨了一顿毒打。那时候,中国人连“中国”二字都不能说。小田公平经常带着警犬在大城子街上耀武扬威,谁家有好看的姑娘和媳妇,只要被他看上,就想方设法弄到手。有一次,他纵使狼狗把街上一个叫鲍立叶的行人咬得鲜血淋淋,他却在旁边哈哈大笑,以此为乐。更为残忍的是,他令马夫王福提出一个“犯人”,用刀撬开头颅取出脑子喝,又剖开腰部,割出肾脏,拿去当滋补品吃。他对抗日仁义军更是恨得要命,只要听到一点消息,就带日伪军去追捕围剿,并通知各地,哪里有匪不报以通匪罪论处。

    小田公平出生于日本静岗县滨松市,他的上司赞誉他为“身先士卒,奋勇杀贼”的勇士,实质上他是一个吃人肉、喝人血以残害中国人为乐的杀人魔鬼。大城子一带的蒙汉人民对小田公平都恨之入骨,无不把他当成不共戴天的仇敌。郭文连领导的仁义军是与人民共命运的,他们下决心要把小田公平除掉。

三月的一天夜里,仁义军十余人到南哨的五道营子住下,第二天吃过早饭后,让甲长白俊杰去大城子警察署报告,小田公平得知仁义军的消息后,立即调集日伪军警百余人,分两路向五道营子进发,一路越柏沟梁顺化匠沟下去从南面进攻,一路顺南山嘴大道直下从北部打。仁义军早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五道营子西南有一片开阔地,距村庄一里多远是密集的坟地,仁义军先隐蔽在那里。日伪军在村中搜查不到,就知道是进了坟地,便向坟地两边夹击。因为仁义军所占据的地形有利,打了半天,日伪军警消耗了很多子弹,一直未能攻上去,小田公平恼火了,就亲自到村西头老魏家门口,用望远镜向坟地窥视。仁义军看准了目标,一颗仇恨的子弹穿过了小田公平的胸膛,当即鲜血流出,摔倒在地。被抬走后,时间不长就断了气。仁义军趁敌人慌乱之际,从容地撤出了坟地,安全转移。

    小田公平被仁义军击毙以后,建昌警察署派日高中秋接任指导官。日高中秋上任前,就在其主子面前表示一定要为小田报仇,因此,他一到大城子就疯狂地对仁义军进行搜捕围剿。仁义军中的闫广德在击毙小田的战斗中,腿部受了伤,住在亲戚家治疗。日高中秋得知后,急令日伪军警骑兵昼夜追捕,使闫家父子四人惨遭杀害。日高中秋还扬言要彻底消灭仁义军,要扑灭大城子一带的抗日烈火。为了阻止敌人的血腥屠杀,郭文连决心及早除掉这个罪恶滔天的仇敌。

    1940513日,仁义军13人到距大城子12里远的南沟门村住下,第二天清晨让伪甲长张振去警察署报告,以便引狼出洞。日高中秋闻得此情报,立即调集70多人,带轻重机枪向南沟门村扑来,他们兵分三路,一路爬上东山,企图从村后冲过来;一路越小西梁,从村西南堵截;日高中秋亲自带领一路,从北边顺沟直插村里,妄图一举把仁义军置于死地。这时仁义军早已严阵以待,上午10点以后开始接火,仁义军借有利地形,打退东、西两路敌人的进攻。这时由日高中秋亲自带领的34名日伪军,已攻上半山腰,郭文连率部下7人居高临下,用火力把敌人压在坝沿底下,抬不起头来,日高中秋嚎叫着,让日伪军往上冲,仁义军也高喊:“有种的鬼子汉奸们往上冲呀!”忠实日寇的走狗伪警察袁凤翔用机枪向上猛扫,仁义军一名战士连打数枪,将其击毙。日高中秋见势不利,急得暴跳如雷,一边叫骂,一边亲自往上冲。因为这个家伙头戴钢盔,目标明显,郭文连认定是日高中秋,趁其仰脸向上看,一枪击中头部,他立即栽倒向山下滚去。日高中秋被打死以后,日伪军警连滚带爬向下溃退。而此时,郭文连带着队伍,向安德营子转移了。

    郭文连领导的仁义军,经过数年战斗,声威大振,不少警察分驻所和地方的伪甲长十分惧怕,只好明为日寇效劳,暗为仁义军送子弹、送情报,为其活动提供方便。对此,日伪当局极为恼火,日寇在连续加强武力围剿的同时,又发出悬赏万元捉拿郭文连的通缉令,同时派死心塌地效忠日寇的伪警察科长王子敬,到仁义军的根据地充当警察分驻所所长。

    王子敬到车杖子以后,就用金钱收买了甲长苏昌,王、苏合谋一个美人计,假借将苏的侄女苏桂馥送给郭文连作妾,伺机加害他。1942115日,在精心策划后苏昌在家设宴请郭文连,准备酒宴完毕郭文连出门时就开枪。苏昌拿来王子敬给他的转心酒壶,这种酒壶是日本机关特制的酒壶,一面盛毒酒,一面盛好酒。倒酒是用红绿两只按纽控制,只要换个按纽,喝的就是不一样的酒。郭文连喝了第一杯后,感觉不对劲,发现了其中端倪,却不露声色,知道苏昌没安好心,在酒壶上做了手脚,就处处提防。苏昌和侄女苏桂馥连连劝酒,郭文连频频举杯,终于喝得趴在桌子上。苏昌以为时机已到,掏出绳子要捆绑郭文连,却不料被郭文连反掌摁倒在地上。其实,郭文连的酒都偷偷倒掉了,他踩住苏昌的脑袋厉声喝问,苏昌只得如实交代。郭文连怒不可遏,让苏昌拿着手电在前边带路,护送他出去,苏昌战战兢兢地在前边带路,拿着手电刚出屋,就被伪警打成了筛子眼儿。郭文连见势不妙,转身飞步到了门口,又开枪打死几名警察,越墙逃走,冲出了敌人的包围。

    王子敬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对郭文连的家族、亲戚、朋友进行大肆抓捕、杀害,想致仁义军无立足之地。他们先抄了郭文连的家,烧了他的房子,扒了他家的祖坟,又把他的岳父抓去拷打致死,他的小弟弟和妹妹都被抓去砍了头,朋友石俊丰、任本新也被抓入狱。同时日伪军警在仁义军经常活动的区域内加紧围剿,致使仁义军行动困难,不得不化整为零,分散活动,以待时机,再集中起来打击日寇。

  建昌警察署一方面加强对仁义军的侦查,同时又采取软硬兼施的毒辣手段,收买叛徒凌如喜。凌如喜曾在仁义军中干过,是郭文连的表兄,关系甚密,郭文连对凌如喜也很信任。王子敬暗中把凌如喜找来,一面威胁,一面利诱,命令凌如喜必须把郭文连抓住,并说:“抓住了重赏万元,抓不住要你脑袋”,凌如喜为了抓住郭文连对其密切监视,绞尽脑汁。

郭文连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去翁牛特右旗找张秉谦,打算在赤峰、林东、林西一带开辟根据地。有关这一情况凌如喜十分清楚,暗向王子敬告了密,王子敬责令凌如喜去跟踪,并派特务尾追监视。

    194235日,郭文连用牛车拉着家眷从翁牛特右旗太平村孟家店向林东转移,经赤峰东门外时车坏了,郭文连停下修车时,暗中监视的特务突然扑来,郭文连猝不及防,被捕入狱,被押进建昌监狱。郭文连被囚禁后,敌人软硬兼施,企图收买郭文连,逼其就范,却遭到郭文连的严辞痛斥。他始终坚贞不屈,大义凛然。日寇无奈,叫凌如喜劝他,却被郭文连骂了个狗血喷头,骂他是“民族败类,软骨头”,骂警察特务是“亡国奴”、“走狗”,他义正辞严地对日本法官说:“老子是中国人,宁死不当亡国奴!”

    1942517日,特别治安法厅判决郭文连死刑。518日,在建昌集市,日伪警察在各山头和路口架起机枪,派重兵守卫。伪旗公署各机关的职员都集合到场,根据伪满高等法院指令,由承德地方法院押往建昌街宣判。郭文连毫不畏惧,从容不迫,对敌人的无理审判,他闭口不答,予以藐视。当法官宣布判处郭文连死刑时,他愤怒地呼喊:“你们侵占中国领土,杀害中国人民,罪恶滔天,我打死日本鬼子,是为中国人民报仇……”。敌人如狼似虎地把郭文连拉到刑场。在刑场上,他更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威武不屈。这时,日本刽子手石冢(外号大胡子)挥起战刀,在郭文连脖子上一比试,郭文连回头一口把石冢手腕咬下一块肉来,石冢惊叫着一刀把郭文连人头砍下,血注直喷起五六尺高。郭文连这种英勇不屈、气壮山河的精神,在场的有良心的中国人,无不为之悲伤和感动。

    郭文连及其领导的仁义军,与日寇血战八年,经过大小战斗百余次,打死日本鬼子11人,击毙特务警察百余人,震撼了日伪政权,充分显示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誓死不当亡国奴的英雄气概。郭文连的事迹至今仍在群众中广为传颂。

198712月,辽宁省人民政府追认郭文连为革命烈士。               

            (作者:喀左县文联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