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古代朝阳>第五章 辽代朝阳 第一节 辽政权占有朝阳地区(《朝阳通史》第五章)第一节

第五章 辽代朝阳 第一节 辽政权占有朝阳地区(《朝阳通史》第五章)第一节

发布时间:2020-10-10    阅读:15

第五章  辽代朝阳

 

辽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朝代。辽政权在中国北方统治200余年,创造了辉煌灿烂并富有民族特色的政治制度、经济成就和社会文化;推动了北方民族间的融合,促进了游牧文明与农业文明的交流;也为祖国边疆地区的开发,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今天的辽宁省朝阳市所辖区域,正是辽代统治的地区之一,而且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辽代今朝阳地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民族交流等各个领域的发展和所取得的成就,都是构成辽代历史发展进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其意义深刻,影响深远。

 

               第一节  辽政权占有朝阳地区

 

     辽政权是契丹族建立的。契丹族是兴起于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源出于古老的东胡族系,为东胡系鲜卑族宇文氏的别支,与库莫奚“异种同类”。晋建元二年(344),前燕慕容皝率军20万亲征宇文逸豆归。宇文部众5000余落被迁至昌黎。其余散亡, 或逃入高丽或北奔匿居于松漠之间。北魏太祖登国三年(388),道武帝拓跋珪率军北征,直抵弱洛水(西拉木伦河)南,契丹与库莫奚相继北遁,从此“分背”。“经数十年,稍滋蔓,有部落于和龙之北数百里,多为寇盗。” 太平真君(440—451)后,“求朝献,岁贡名马”。当时契丹部落游牧于西拉木伦河流域;库莫奚居于老哈河一带。太和三年(479)契丹莫弗贺勿于率其部落车3千乘,众万余口,求内附,止于白狼水东。契丹族的发展经历了古八部、大贺氏联盟和遥辇氏联盟等不同时期。在遥辇氏联盟时期,契丹部落联盟周边已没有强大的敌对势力,自身发展有了广阔空间和难得机遇。唐天祐四年(907),耶律阿保机继任部落联盟首领。辽太祖神册元年(916),阿保机称帝,建立起了以契丹贵族为核心的中央集权制国家。

     契丹族在建国前后,四处征讨,掠夺财物和人口,并且开疆扩土,将占领地区划为己有。

     一、南下代北幽蓟

 唐咸通(860—873)末年,契丹习尔为联盟首领时,“土宇始大。其后钦徳为王,乘中原多故,时入盗边”。《辽史》卷1《太祖上》记载,天复二年(902),大迭烈府夷离堇耶律阿保机以兵40万伐河东代北,“攻下九郡,获生口九万五千,驼、马、牛、羊不可胜纪”。其后,契丹人对中原地区用兵更加频繁,最初是3年或2年左右就有1次大规模的征伐掠夺,建国后则连年不断,甚至有1年数次征战的记载。据统计,自902年至925年的23年里,对中原用兵达27次之多,攻伐地区则是与辽南部边境相接的河东、代北、幽蓟、以及燕南、燕赵等地,其目的:一是掠夺财物和人口,以充实契丹内地;二是借机蚕食土地,扩大疆域,以接近中原,吸收汉文化。契丹南下用兵,进军路线之一就是自营、平二州至幽、蓟等地。实际上,南下用兵已是契丹建国并扩大政权势力的重要战略。

征服奚族

奚族“初臣于突厥”。北魏时,道武帝征契丹诸部,奚与契丹分离。其后近百年间,奚常岁致名马、文皮于魏;也曾进入塞内,“与安、营二州边民参居,交易往来”。奚遂逐渐成为魏北部边患之一。唐贞观三年(629),奚始入朝。二十二年(648),奚族酋长可度者率部内属,唐在奚境设立饶乐都督府,以可度者为右领军将军兼饶乐都督,并赐姓李。唐前期,奚地“东接契丹,西至突厥,南拒白浪河,北至霫国”。孟广耀认为“奚的北面不可能与霫为邻,而是与白霫为邻”。唐中期,奚族南下,在今内蒙宁城附近建立牙帐,并于开元二十二年(734)改饶乐都督府为奉诚都督府。此后,奚的南境已达与白浪河毗邻的滦河中游。李德山认为,奚族约在今老哈河一带与契丹杂居,西当在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一带与突厥接,北以今西拉木伦河与霫为界,南达白狼水,即今大凌河。贾耽言:“营州西北百里曰松陉岭,其西奚,东契丹” 奚与契丹以松陉岭为界。唐末,奚族势力衰落。

    阿保机父撒剌的为本部夷离堇时,曾俘奚7000户,徙饶乐之清河。唐天复元年(901),契丹痕德堇可汗立,以阿保机为本部夷离堇,专事征讨,连破室韦、于厥及奚帅辖剌哥,俘获甚众。阿保机在奚族居地创为奚迭剌部,分13县。天祐三年(906),阿保机复击刘仁恭。师还,袭山北奚,破之。 十一月,遣偏师讨奚、霫诸部及东北女直之未附者,悉破之。阿保机“又北侵室韦、女真,西取突厥故地,击奚,灭之,复立奚王而使契丹监其兵,东北诸夷皆畏服之” 至太祖五年(911),征西部奚,所向辄下,遂分兵讨东部奚,亦平之。《资治通鉴》载:“及阿保机为王,尤骁勇,五姓奚及七姓室韦、鞑靼咸役属之。” “于是尽有奚霫之地。东际海,南暨白檀,西踰松漠,北抵潢水,凡五部,咸入版籍。” 

     三、占据营州

     唐初,改隋柳城郡为营州总管府,武德七年(623)又改为都督府,管营、辽二州。贞观以后,再督昌州、师州、崇州、顺州、慎州等7州。营州都督府辖有今朝阳地区,朝阳市为其治所。营州是当时东北地区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中心,也是东北各民族聚集之地。由于少数民族大量涌入,汉族人口相对减少,民族间矛盾多有激化,边疆防御遂成为朝廷之重。唐玄宗时期于营州置平卢军节度使,治所在平卢城,即营州城,正如《读史方舆纪要》所谓:“天宝中为平卢镇,犄角范阳,襟带辽碣”。平卢军节度使“兼押两蕃、勃海、黑水四府经略处置使”,即镇抚奚、契丹、室韦、靺鞨等东北少数民族。又于幽州置范阳节度使,治所在今河北涿州市,范阳军临制奚、契丹。由此建立了较为严密的防御体系。营州都督府所督诸州,皆为安置入附的奚、契丹、靺鞨等族的羁縻州。安史之乱前,虽然发生过契丹人李尽忠、孙万荣反唐的“营州之乱”,但营州所辖地区仍为唐朝实际控制。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加剧,地方势力坐大,营州遂成为朝廷无暇顾及之地。业已南迁的奚族趁机占据营州,控制今朝阳大部分地区。

唐乾宁三年(896),李克用取卢龙,克营州。天祐三年(906),阿保机击奚,灭之,夺取营州。《读史方舆纪要》曰“天祐末刘守光据幽州,营州没于契丹。”后梁乾化三年(913),“晋将刘光浚攻刘守光,拔其平州,遂平营州,贞明初又为契丹所取” 贞明初即915年,亦即辽政权建立之前,营州已为契丹所有。《读史方舆纪要》引胡氏曰:“又契丹初灭奚,夺其营州地,五代梁乾化三年为后唐所取,寻复得之” 因而顾氏曾有议论:“五季浊乱,营州先入于契丹,因而窥伺河北,拾取燕云,萌芽于朱梁之季,泛滥于弱宋之时,履霜坚冰,信非一日之故矣。”契丹族占有营州之地,为其建国和继续南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