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老朝阳:抹不去的思念(二)

老朝阳:抹不去的思念(二)

发布时间:2017-05-19    阅读:825

文章来自某微 信群。由于版权原因,图片不能上传,请阅读者原谅。这里感谢原文作者魏德广老师。因您的资料太珍贵了,我们愿意叫朝阳人民分享。

 

    图8:朝阳县治图民国十九年《朝阳县志》)。这是一张难得一见的《朝阳县志》刊载的区域地图 “朝阳县治图”。时间为民国十九年(1930年),我们认为这是一张非常珍贵的石版印刷的朝阳县城区域图。

  图9:五一街口的新华门。 五一街口的新华门,实际上是朝阳老城的小西门,这是相对于大西门而言的。伪满时期叫康德门,留下了日本侵略中国时候的耻辱的印记 。康德门解放后改为新华门,以纪念朝阳解放。攻打朝阳城时,解放军的一支队伍就是用炸药包炸开了小西门,突破了敌人的鹿寨、沙袋、土墙组成的坚固防线,冲进了朝阳城。那是1948年的秋天。这张照片是从小西门外拍摄的,小西门的劵洞里边是城门的门框和厚重的木城门。所以看上去是一个黑乎乎的方框。朝阳城的道路是沙土路,但城门的下面路面铺着坚固的青石条,关上厚重的木门,城门楼上有垛口和沙包 组成的掩体,城门外又有沙袋叠成的堡垒,可以说固若金汤。新华路在上世纪90年代改造前一直曲里拐弯,是一条不大通畅的路,从南塔下说起,是向西南拐的,出了小西门就扎向现在南街小学的后 身,之后再从原来公安局楼前拐过来。在画面上可以看到南塔西边的那棵白蜡树,南塔的路北有一条胡同叫货郎胡同。就在城门左手的过了日伪时期的税务局不远处。小西门的右手是一座二层的红砖小楼。南塔下正对着的北面的路是通往小什字街的一条大街——南塔街 。

  图10:朝阳南门外。这是朝阳的南大门,也叫阜财门。阜财门的照片我们看到过几张。这一张应该是解放前夏季的阜财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朝阳的板打的土城墙,甚至连接缝线也看得出来。俗话说:“板打墙,倒不了”。因为,板打墙使用门板作为墙的模板,门板支在砌好的石头底子上 ,调好线,限定宽度,然后将拌好的粘土填在模板中间,填一层,夯实一层,就这样一点点地用石夯夯实着,打完一层,再将门板沿着墙体升高,如此操作,直到规定的高度为止。板打墙整体性好,不会倒。当我们的目光越过厚重的城墙,可以看见城里绿树掩映着一户户人家, 卧砖到顶石灰捶 顶滚水脊房平和 宁静。城门东边不远处挺立着老汽车客运站的小楼。南大街是朝阳城繁华的所在。南门是朝阳老城正四门中最宏伟的城门。南门为 两层结构,高约8米,下层为拱券式门洞,高约6.6米,门洞路面铺着青条石,可并行两辆大马车。是朝阳通往南边的唯一通道。上层为城门楼,高约3米,灰砖墙,灰瓦顶。正面有四个垛口,垛宽约1.4米。北面东侧有砖砌台阶直通楼上。城楼南面设有三个门,平常只开 东侧门。城楼上设观音阁,内塑观音坐像,登楼焚香拜佛的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从这张阜财门照片上看,城门不直接对着龙安桥 ,而是一个错拐。头一空石桥上铺的石条,已经掉了。


    图10:朝阳北门——太平门 。北门清代称为“太平”门,是“社会平安”之意。从北门一直到同济桥, 铺的都是青石条。直到现在改成柏油路,在北门附近仍可依稀看到青石条的痕迹。从北门到同济桥,可不是现在的直路,而是出了北门向西边拐,走约半里路那里有过一座古香古色的石桥。桥下的横沟常年流水,一到雨水季节低洼泥泞,行人苦不堪言。民国元年(1912 年)镇守使殷锦波在这里筑起了一座石桥,两边护以石栏。

出北门是朝阳八景之一的“口北长村”,据民国十九年《朝阳县志》所记载的那样:“朝阳城北门外为口北营,由城中北望,村墟络绎不绝,雅有画意,春夏之交,在青碧的杨 柳掩映下,景色更加迷人。”那时北门犹在,出北门西面尽贴着城墙有一人家。多少年前的一天下午,我站在那里远望路边绿柳成行,石桥流水,雾霭茫茫,心胸为之一开……。北门一直保留到1958年才在扩路时拆除。从北门可以依稀望见影影绰绰的北塔。照片上,一 大早就有驴拉着轿车走出城门,轿车前面的帘布敞开着,后面的窗子也敞着,有一位妇道人端坐在轿车中,看来岁数不小。旁边是一位赶车人,赶车人后面有一位年轻人骑马跟在后边。旁边还有一个人领着一个小孩子。北门的西边就是朝阳有名的公义胡同。从城门的垛 口上堆着三四层的沙袋,可以看出这是朝阳城解放的前夕。

    图11:朝阳西门外——聚德门。朝阳西门在什么位置?今天很多老朝阳怕是也说不清楚。朝阳西门的位置,准确地说应该在原来朝阳地毯厂的西墙外的 。这里一直到“文革”前还有一条窄小的通道,通到竹林寺胡同。竹林寺胡同名字来源于这里有座尼姑庵“竹林寺”。竹林寺大体在今天碧清池的位置。至今碧清池与审计局之间还有一个过道,那就是老城的界限。朝阳 西大街很有特点:路两旁生长着高高大大的老柳树,古树参天。老柳树树干有的已经腐朽成了树洞,有的树干鼓起一个又一个树瘤,老态龙钟。有的已经歪歪斜斜。路两边这么多的柳树,让人想起柳姑的传说,是说柳姑曾插柳救柳城。西大街在我一记事时,两侧就是三四层楼高的老柳树,有的已经锯倒,顺在路边。时有三五成群的乌鸦起起落落。“老树昏鸦”,也是朝阳的一景。这些老柳树经过“文革”的风雨,终于轰然倒下。 西大街在朝阳建市以后修建朝阳大街被从西门不远处截断,故照片上的西大街路依旧很长。西门曰“聚德”,乃“聚集德善”的意思。出了西门就是步步上坡,远望是一片田野,长满了庄稼。连接着逐渐连起的丘陵地带 ——西梁,西上台的名称也许是由此而来。

    图12:朝阳南牌楼。朝阳南大街到北大街原本有两座牌楼,南牌楼和北牌楼。这是乾隆皇帝在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回盛京祭祖路过朝阳时修建的。 据说,见此情形,乾隆皇帝随口出了一个上联:“南排楼北牌楼南北牌楼通南北”,一时难住了随行的文武百官。后来,还是纪晓岚看到朝阳有东西两个当铺,灵机一动,对上了一个“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的 下联。乾隆皇帝还为两座牌楼题写了匾额:南牌楼是“帝德广运”和北牌楼的“凤鸣朝阳”。这是上世纪30年代的南牌楼额匾上“帝德广运”木雕的立体字清晰可见。那 时的南大街是一个繁华所在。日本人在南街建了不少日式房子,那种木方、木条外挂洋灰面的结构 。日本经常性的地震、台风、火山爆发等都对建筑的存在造成危险,在日本人眼中建筑也被看做是暂时现象。因此,这种木格结构也带到了朝阳。路东的大瓦房挂着“木屋 商会”的牌匾,明显有殖民地的色彩。南边竖着几个牌匾,在理发红蓝白三色的标志下,写着:奉仕馆,奉仕馆——就是义务劳动,在伪满洲国时叫“勤劳奉仕”,当然这奉仕是对日本鬼子说的。理发馆为啥用红蓝白三色的标志?红色代表动脉、 蓝色代表静脉, 白色代 表绷带。据说这个国际通用的标志 是法国人梅亚那克尔于 1540 年设计的。 理发店为什么要用动脉、静脉和绷带来做标志呢? 那是因为在近代医学发展之前, 理发师往往兼职外科医生,他们能够治一些骨折、脱臼、跌打损伤之类的外科病,所以才用它做标志。 路东瓦房南边停着一辆自行车。路西瓦房的饭店高挑着五色纸花、红布贴金的幌子,门前也停着一辆洋驴子(自行车)。一辆三轮摩托车正从牌楼下走过,看背影是穿军 装的鬼子,身后是个翻译官。路上还有人拉着洋车也是往大什字方向走。还有一辆人力洋车正迎面走来……

    图13:朝阳北牌楼。这是上世纪30年代时的北牌楼,牌楼匾额上木雕的:“凤鸣朝阳”几个大字 清晰可见。照片是从北牌楼的南面拍摄的。往北不远就出了北门,奔扣北通往北票方向,这也是一条古道。驮子是农家主要运输工具之一,在朝阳赶驮子如同云南的马帮。旧社会有一句话: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脚 ,即是赶驮子的脚夫。这话是说这一行人,惯于勒索金钱,见多识广,不好惹。赶驮子一般是十几个驴驮子结成一帮。驮子都拴上响铃,以备走夜路时候驱散野兽。赶驮子鸡叫头遍就得动身,拾掇的时候要轻手轻脚,行走的路线要诡秘,以防胡子半路打杠子。为此赶驮 子不但有生命危险,而且需要有足够的本领和本钱,还要结交一些江湖上的朋友。赶驮子的驮子架是折叠式的,平时可以折起来。用硬杂木制作,重约20斤左右,一般可以负重150斤左右。关东四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反 穿皮袄毛朝外, 大姑娘叼烟袋,骡子驮子驮大载。最后这话,说的就是赶驮子。看照片上的几位的脚步,步伐矫健,行走如飞,扎撒着手,一看就是练家子。不用看,篾担头下的一定是一双机敏的眼睛。押后阵的还有并 排的三个驮子,看前边路上驮子带起的一阵阵尘土,就可知道,前边一定有不少的驮子缕缕行行走过去了。 走在后边中间的一位,穿着汗禢,肩上搭着夹袄,左手拿着鞭子,此人一定是老大。看日影已经西斜,赶驮子的人忙不迭地要出城,赶驮子的不住旅馆,大都在大 车店打尖。

    图14:(左图:日伪统治时期的朝阳南塔、右图:朝阳北塔)

  左图,日伪统治时期的朝阳南塔:很多网上、微信里,都把这张日伪时期拍摄的朝阳南塔照片,说成是朝阳北塔。和一些老朝阳人说起这张照片,他们也说这是南塔。其一,很多人没有经过实地勘察,这应该是从南塔西面的朝阳胡同拍摄的,解放后的很有 名的红星人民公社就在这里。这条朝阳胡同一直保留到新华路改造前。再有,朝阳城里这样拐成兀楼把形的胡同为数不多。其二,南塔四面的券门没有繁复的砖雕纹饰。北塔四周的砖雕号称:九佛十八塔。再有南塔从下面往上数的第三层已经垮塌,直到2000年南塔大修前,一直如此。其三,南塔附近的树就是现在南塔塔园西面入口的那棵洋白蜡树。原来在老赵家的门 口东边。这棵树如今已经绿荫如盖,屈指算来已经有90年的历史了。北塔附近是没有树的。所以这是南塔,确凿无疑的。照片上:朝阳胡同里一辆花轱辘车 正在由南往北行驶,你可以听到花轱辘碾轧车辙的格楞格楞的响声。春来时南塔上有塔燕几千只,暑至时塔飞金燕万余只。人们在此驻足仰望,不由得肃然起敬,感慨这千年古塔引来燕舞太平。据称“宝塔金燕”很早就被列为朝阳古城八景之一。余曾写过一副联:双塔鸣金燕,凌水绿龙城。一笑而已。

  右图,朝阳北塔:这是一幅朝阳北塔的旧照片,雨后的积水倒映着北塔,颇有湖 水荡漾,碧波万顷的味道。解放初期,烟草公司曾在北塔下的大院子里,和这张照片的格局很相近。这是从通顺胡同看北塔。北塔在民国时曾遭雷击,北塔一直有一道大裂纹。说来也怪,北塔没有一只塔燕。北塔周围的环境变化很大,看日伪时期拍照的北塔已经没有树木。北塔下是一个挂马掌的铁匠炉。如此推断这张照片应该是民国十九年1930年)那场大水后拍摄的。1930年8月4日,朝阳地区大雨倾盆,接连数日。朝阳城区段推算流量6780立方米每秒洪峰。辽西长六七百里,宽二三百里,尽成泽围。朝阳县城被洪水包围,尽成 水乡泽国,北塔下一片汪洋(见《朝阳市水利志》重大灾情)。北塔附近地势较为低洼,我经历的1962年7月的那场大水,北塔附近水就有一人来深。朝阳北塔是在东晋时期三燕宫殿的基础上建立起 来的,北魏时期孝庄皇太后首先在此利用三燕宫殿柱础,修建了“思燕佛图”,隋文帝时又在思燕佛图的基础上修建砖塔,唐朝进行维修。辽代于重熙年间进行大规模维修。在隋、唐塔外面包砌一层辽砖,因此,现在称北塔为燕、北魏、隋、唐、辽“五世同堂”的关外 第一塔。

   图15:朝阳佑顺寺山门。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北京白马寺喇嘛卓尔济到辽西择地建寺,经康熙皇帝批准,第二年破土动工,八年后竣工。据说彩画时候用了不少“三泰号烧锅”的老白 干酒。使用烧酒调和颜色,颜色格外鲜艳。寺院建成后,康熙皇帝赐名“佑顺寺”,并赐檀香佛教像一尊。佑顺寺早在清初就已屡受皇恩,据说乾隆皇帝在去盛京祭祖途中曾在此驻跸,并为寺院题写匾额“真如妙觉”。为辽西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的喇嘛教寺院。 这是一张至少是上世纪30年代的佑顺寺的山门照片。从佑顺寺的山门望去,依稀可以窥见佑顺寺的影壁墙,影壁墙上露出远处大殿高高的风波铜铜顶。原来佑顺寺的山门位置很高,原建筑1967年拆除,1989年恢复时,按 原位置向后移10多米。 佑顺寺的匾额也不是现在的悬挂法,是在一幅横的匾额上有一块竖的匾。 山门意为寺院正面的楼门,寺院的一般称呼。过去的寺院多居山林,故名“山门”。通常寺院为了避开市井尘俗而建 于山林之间,因此称山号、设山门。后世造于平地、市井中之寺院,亦泛称山门。一般有三个门,所以又称“三门”。象征“三解脱门”,即“空门”、“无相门”、“无作门”。佑顺寺山门前始终是一个热闹的所在。 山门东边有一个卖切糕的木独轮车,车上摆着切糕砣子。有一个白衣女子头上还顶着一个小筐。白衣女子的身后,有一个男子边往西边走边往庙里张望。西边有人聚在一起,像是一个小吃摊。旁靠山门西边还有一个大门楼,显然是一户大户人家。旁边还有一个毛驴驮着 驮架子,架子上摞满东西。还有一辆载满货物的车停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