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第三章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朝阳(《朝阳通史第三章.第一节》)

第三章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朝阳(《朝阳通史第三章.第一节》)

发布时间:2020-01-06    阅读:131

 

第三章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朝阳

    

自东汉末年始,中原板荡,战乱频仍,百姓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慕容鲜卑占据辽西之后,鼓励农桑,发展经济,并招抚、吸引承载先进思想文化和农耕技术的大量中原流民。慕容鲜卑以北疆重镇、商贸和文化中心龙城(朝阳)为都城或陪都建立前燕、后燕和北燕,统治朝阳地区近百年之久,并形成了影响深远的三燕文化。北燕灭亡后,北魏于龙城设置营州,对辽西乃至东北地区进行有效统治,营州也成为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第一节  魏晋南北朝时期诸政权经略朝阳

 

一、三燕对朝阳的经营

三国时期,曹魏统辖北疆社会,朝阳地区属幽州右北平郡(辖今凌源、建平、喀左)和辽西郡(辖今朝阳市、北票市),缘边地带为鲜卑诸部所据。魏初,鲜卑莫护跋迁居辽西,至慕容涉归时,又徙居辽东之北。传至慕容廆,以辽东偏远又移居徒河之青山。元康四年(294),慕容廆率部徙于大棘城,此后慕容部势力范围日益拓展,渐有辽水东西一带。慕容皝嗣位以后,国力日益强盛,疆域逐渐扩大。咸康七年(341),慕容皝迁都龙城。慕容儁继位燕王后,攻伐后赵,兵发中原,迁都蓟城,前燕臻于鼎盛。光寿元年(357),慕容儁攻灭段龛,徙都邺城。建熙元年(360)正月,慕容儁逝世,年仅11岁的慕容暐继位,太宰慕容恪、太保阳鹜等重臣辅政,前燕事业有所发展。逮至这些肱骨之臣去世,盛极一时的前燕渐显颓势,朝政日渐混乱,贿赂公行,民怨沸腾。建熙十年(369),前秦攻打前燕,一路势如破竹,长驱直入,慕容暐溃逃被俘投降。前秦将领郭庆继续进兵,攻占龙城。前燕覆灭后,前秦在前燕故地置平州,以石越为平州刺史,镇守龙城。

 

 

 

 

 

 

3-1  前燕疆域示意图366年)

前燕灭亡后,慕容垂依附前秦,卧薪尝胆,伺机复国。汲郡赵秋说:天道在燕,不及十五年,秦必复为燕有。前秦建元十九年(383),苻坚攻伐东晋,兵败淝水,慕容垂趁前秦国力衰微之际,中兴燕国。翌年正月,慕容垂“改秦建元二十年为燕元年,服色朝仪,皆如旧章”。寻后,后燕攻邺城,择都中山,并北取幽、平二州,平翟魏,亡西燕,南攻兖州等地,疆土日广,南至琅玡,东滨渤海,西界汾河,北尽燕代之地

后燕建兴四年(389)正月,辽西王慕容农治理龙城五年,地方安靖,颂声远播,上表请求回到朝廷效力。于是,慕容垂慕容农回朝中,任为侍中、司隶校尉。以高阳王慕容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幽州牧,建留台于龙城,慕容隆为留台尚书。慕容隆基本沿续了慕容农制定的规章制度,把龙城治理得比较安定。

后燕建兴十年(395)四月,魏王拓跋珪侵扰后燕边境。慕容垂遣太子慕容宝、辽西王慕容农、赵王慕容麟统八万讨伐北魏,结果惨败于参合陂,国力大损。后燕永康元年(396)四月,慕容垂病逝,慕容宝继位,但后燕政权离心离德,动荡不靖。同年八月,北魏大举攻燕,后燕节节败退。永康二年,慕容宝退守龙城。在慕容宝奔逃龙城过程中,发生了慕容会的叛乱。此前,慕容宝中山,奔赴蓟城慕容宝次子清河王慕容会率领骑兵二万去迎接。慕容宝对慕容会并不信任慕容会部分兵力交给慕容农、慕容隆。在逃亡龙城时,慕容会击溃了北魏的追击,便居功自傲,但仍不受重视,便心生怨恨。幽州的队向慕容宝请求:“清河王勇略高世,臣等与之誓同生死,愿陛下与皇太子、诸王留蓟宫,臣等从王南解京师之围,还迎大驾。”慕容宝的近臣进言“清河王不得为太子,神色甚不平且其才武过人,善收人心陛下若从众请,臣恐解围之后,必有卫辄之事。虽然慕容宝没有采取行动,慕容会却偷袭慕容农、慕容隆。是年四月,慕容宝逃归龙城。四月初八,慕容会派仇尼归攻打龙城,且请求册立太子,慕容宝没有应允。慕容会便尽收乘舆器服,以后宫分给将帅,署置百官,自称皇太子、录尚书事,引兵向龙城,以讨慕舆腾为名,结果兵败身亡。慕容宝实行大赦,论功行赏。辽西王慕容农为左仆射,不久又升为司空、领尚书令。追赠高阳王慕容隆为司徒,谥号康王任命高云为建威将军,封夕阳公,收为养子。翌年,慕容宝大举兴兵伐魏,结果兵败而归,引发了权臣兰汗兵变,慕容宝被杀。同年十月,慕容盛继立,并进行封赏,任命河间公慕容熙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城阳公慕容元为卫将军刘忠为左将军,张豪为后将军,慕容任命李旱为中常侍、辅国将军,卫双为前将军,张顺为镇西将军、昌黎尹,张真为将军,命慕容豪为幽州刺史,镇守肥如。慕容盛执政后,后燕政权动荡不稳,经常发生谋反事件,株连甚广,人人自危。后燕光始元年(401)八月,慕容盛亦在兵变中被袭杀,慕容熙继立。时后燕国力空虚,加之慕容熙荒淫暴虐,大兴土木,天怒人怨。建始元年(407),慕容熙被杀,后燕遂亡。

 

 

 

 

 

3-2  后燕疆域示意图395年)

慕容熙被杀后,政权落入慕容云手中。慕容云任命冯跋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任命冯万泥为尚书令,冯素弗为昌黎尹,冯弘为征东大将军,孙护为尚书左仆射,张兴为辅国大将军。不难想见,政权实际上掌握在冯氏手中。正始三年(409)十月,离班、桃仁发动政变,高云身死。寻后,冯跋属下张泰、李桑击杀了离班桃仁冯跋被推举为国主,在龙城登上天王宝座,改太平仍以为国号,史称北燕。冯跋登位后,追谥高云为惠懿皇帝,立冯永为太子任命冯素弗为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孙护为尚书令,张兴为左仆射,冯弘为右仆射,冯万泥为幽、平二州牧,冯乳陈为并、青二州牧。冯跋主政期间,革新朝政,擢叙贤良,褒赏农耕,重视教育,北燕政权得以稳固。北燕太平二十二年(430)八月,冯跋病祸起萧墙,其弟冯弘发动政变,冯跋惊骇而亡,冯弘摄政。翌年正月,冯弘大赦天下,改大兴北燕一代,与北魏关系紧张,战伐不止。北燕大兴六年(436),龙城城破,冯弘溃逃高句丽。越两载,冯弘被杀,北燕彻底灭亡。

 

3-3  北燕疆域示意图407年)

 

在行政建置上,前燕时期,辽西设昌黎郡,治昌黎(今辽宁朝阳西南大凌河的东岸),领昌黎、宾徒(今锦州市北英城子)、龙城(今朝阳市)、徒河(今辽宁义县)、棘城等5县,隶平州。前秦灭前燕后,合平州于幽州。东晋太元五年(380),前秦分幽州置平州,以石越为平州刺史,镇龙城。北燕对辽西建置进行重新规划,东部置并州、中西部置平州、南部置青州。其中并州治白狼县(今喀左县),领建德、石城2郡,在今大凌河上游一带

二、魏治下的朝阳

十六国末期,鲜卑拓跋部于太元十一年(386)建立北魏,几经辗转迁徙,壮大为控御整个北方社会的王朝。始光十三年(436),北魏大军进军北燕,攻克龙城,燕都沦为一片废墟。北魏在龙城废墟置龙城镇,暂管军政事务。始光二十一年(444),设置营州,治和龙城(今辽宁朝阳市)。

(一)营州之设

营州是当时东北地区唯一的州级建置,共领6郡14县,具体如下:

昌黎郡治和龙,辖境为朝阳、喀左一带,领龙城、广兴(今朝阳东百里)、定荒(今喀左东北、朝阳东南)3县;

建德郡治白狼,辖今大凌河上游一带,领广都(今喀左南公营子附近)、石城、阳武(石城县东)3县;

辽东郡,治固都城(今辽宁北镇),辖今辽宁阜新、北镇附近。领襄平(今义县北、阜新附近)、新昌(今阜新、北镇附近)2县;

乐浪郡治连城(今义县西北大凌河东岸),辖今义县北万佛堂以西、以东及东南之地,领永洛、带方2县;

冀阳郡,辖今朝阳以南地区,领平刚、柳城2县;

营丘郡,辖大凌河下游近海及其以东地区,领富平、永安2县。

(二)沿置护东夷校尉

曹魏政权建立后,为了加强对东北地区少数民族的管理,设置了中央王朝监领统辖东北东部少数民族事务的专职机构——护东夷校尉府。晋朝建立后,在平州设置了护东夷校尉府。东晋初年,慕容、段氏、宇文三部鲜卑争雄,慕容鲜卑崛起后,便自行设置东夷校尉,如阳耽“仕廆,官至东夷校尉”、慕容皝“拜儁假节、安北将军、东夷校尉、左贤王、燕王世子”。慕容儁是前燕王位继承人,以世子身份兼任东夷校尉之职,足见此职的重要性。自前燕始,护东夷校尉府由辽东襄平迁到辽西龙城。

北魏时期,护东夷校尉府成为总领东北少数民族事务的重要机构。原汉魏时期的护乌桓校尉已经撤消,东北西部塞外少数民族事务由治在和龙的护东夷校尉掌领。护东夷校尉一般以镇守东北地区的地方要官兼任,其中不乏皇室子弟,如拜南平王拓跋浑“领护东夷校尉、镇东大将军、仪同三司、平州刺史,镇和龙”。 护东夷校尉下设一些协理属官,主要有“长史”、“护军”、“督护”等。如学者所论,东夷校尉的职责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有一个发展过程。在两晋王朝时期,尤其是慕容鲜卑称雄之前,东夷校尉的职责主要表现为管理东北的边疆少数民族、维持东北边疆安定,同时利用其他边疆少数民族的力量遏制慕容鲜卑势力的发展。崔毖在与慕容鲜卑的争斗中失败逃入高句丽后,东夷校尉开始由慕容鲜卑任命,其职责仍然是管理东部的少数民族。慕容皝称燕王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东夷校尉成为前燕管理东部少数民族的机构。北魏统治时期,东夷校尉在两晋王朝的基础上发生了更大的变化,开始由专职机构向一个虚职转变。北魏世祖时,以“护东夷中郎将”作为封授高句丽王的官号,表示两者的隶属关系。太和十五年(491为笼络强大的高句丽政权,北魏将护东夷校尉的官称授予高句丽王高安。此后,直到隋唐王朝建立以前,护东夷校尉成为北朝授予东北高句丽、新罗政权统治者的官号,这与此前设置的护东夷校尉有很大的差异

(三)敕建思燕浮图

在东北地区现存的古塔中,其中年代最早,历史与考古价值最高的非朝阳北塔莫属。在这座古塔中,有燕、北魏、隋、唐、辽五个不同时期的建筑材料或遗迹,台座沿廊道可清晰地辨识出三燕时期的宫殿柱础石、北魏时期的“思燕浮图”塔心实体夯土、隋塔、唐塔、辽塔三代砖砌塔基,是全国唯一的“五世同堂”塔,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北第一塔”之美誉。

思燕浮图塔是在三燕宫殿遗址上建造的土木结构楼阁式塔。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冯太后择人敕建。冯太后为北燕皇帝冯弘的孙女,秦、雍二州刺史冯郎之女。北燕亡后,因姿色出众,聪慧过人,选宫中,后被立为北魏文成帝拓跋浚的皇后。

文成帝病逝后,年仅十二岁拓跋弘继位时任丞相的乙浑手握兵权,废新君,霸占太后,自立为帝。冯太后巧设计谋,捕杀了乙浑,拓跋弘顺利登基,此即献文帝。冯太后临朝听政,辅佐幼主。十年后,献文帝辞世,年仅5岁的太子拓跋宏继位,此便是赫赫有名的北魏孝文帝。冯太后又承担起辅佐拓跋宏的重任,推行了“班禄制”、“三长制”、“均田令”等新政,北魏政权日趋昌盛。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冯太后因思念故土,为其祖父祈祷冥福和弘扬佛法,在龙城宫殿的旧址之上“思燕浮图”。

据朝阳市北塔博物馆馆长杜斌考证,思燕图现遗迹分塔基址和环绕塔周围的殿堂建筑址两部分。塔基址现存柱网、础石和夯土塔心实体。殿堂建筑址现存土墙基、柱网、慢道、屋地面遗迹。“思燕”应是土木结构楼阁式塔,塔四周第二层台基上建有殿堂建筑。塔檐七级,高八十余米,塔身四面有户有窗,檐垂金铎,设有佛龛,龛内外布置有泥塑佛像、菩萨、力士、飞天等造像,以及莲花、飞禽、异兽等佛教装饰。塔与殿堂之间有3米多宽礼拜道,供人绕塔礼佛。殿堂是供僧侣坐禅、诵经所用

“思燕建在顶层夯土台上,而环绕主体建筑四周的第二台基上建有进深两间的回廊或殿堂。因此,北魏“思燕“中国早期‘堂阁周回’式佛塔建筑的代表”,亦为传统的宫殿或豪宅建筑与宗教内涵相结合的产物。另据日本学者前田正名氏的研究,从平城到辽西地区有两条通道,即平城—高柳—大宁—赤城—平刚—龙城;平城—上谷—密云—平刚—龙城。平城工匠很可能沿着这两条道路进入朝阳,并参与了“思燕的修建。可见,北魏“思燕浮图”在东北佛寺建筑和佛教东传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影响深远。此塔是以塔为中心的佛寺,反映了东北亚地区佛寺布局经历了以塔为中心到以佛殿为中心的演变过程。

(四)就德兴营州起义

孝文帝力排众议,锐意革新,把都城从代北平城迁到洛阳,开拓了北魏王朝蓬勃发展的新局面,但亦造成统治阶层内部的分化,逐渐形成了以迁洛鲜卑新贵为主的利益集团和以洛阳、代北鲜卑旧贵为主体的利益团体。“两大利益集团在政治权利、经济收入、社会地位、群体心态以及汉化态度等诸多方面都呈现出鲜明对比,两大利益集团之间各种积怨不断加重,分化和矛盾不断加深”。北魏末年,这两大利益集团矛盾不断激化,兼之阶级矛盾、民族矛盾不断盈积,执政者又未能采取有效的应对举措,最终引发了北方六镇起义。

六镇即沃野镇(今内蒙古五原县北)、怀朔镇(今内蒙古固阳县西南)、武川镇(今内蒙古武川西)、抚冥镇(今内蒙古四子王旗东南)、柔玄镇(今内蒙古兴和县)和怀荒镇(今河北省张北县北)。北魏正光四年(523),怀荒镇民众因柔然劫掠人口、牲畜,请求镇将于景开仓赈济。于景未允,镇民愤慨之下杀死于景。寻后,沃野镇民破六韩拔陵聚众起义,揭开了六镇起义的序幕。其余各镇兵民或被裹挟,或起而响应,声势浩大,烽火迅速延及到营州地区。

时元汛任营州刺史,他贪婪凶残,营州地区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故群起而攻之,元汛被迫逃到平州。李仲遵继任,但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荼毒百姓。正光五年(524)十月,营州城民刘安定、就德兴揭竿而起,聚众起义,攻陷营州,“执刺史李仲遵,城人王恶儿斩安定以降。德兴东走,自号燕王”。北魏朝廷闻之大为惊骇,立即派遣度支尚书卢同持节使营州慰劳招安,责令卢同见机行事。卢同屡次遣使入城劝降,皆为就德兴斩杀。卢同于是赦免了就德兴家口三十余人为良,不予追究,复遣使赍书晓谕,就徳兴答应招安归降。卢同安辑营州民众之后返还洛阳,但就徳兴旋即举旗复反。北魏孝明帝大怒,下诏令卢同“以本将军为幽州刺史,兼尚书行台慰劳之。同虑徳兴难信,勒众而往,为徳兴所击,大败而还”。营州为就德兴所控制,势力不断壮大。北魏朝廷因失去对营州的控制,遂侨置营州于英雄城(今河北保定),称为南营州。由于北魏王朝忙于镇压六镇起义,无暇再次征讨,燕王就德兴得有暂时偏安的机会。

北魏孝昌二年(526),就德兴攻打平州,平州城民反戈支持就德兴,平州很快被起义军攻陷,刺史王买奴被击杀就德兴以营州、平州为据点,不断拓展势力范围,形成一支割据一方的实力集团。永贞二年(529),北魏孝庄帝派遣尔朱荣统兵征讨北方起义军,所向克捷,幽州、利州、安州等地相继底定,北疆社会趋于稳定,营州治所龙城已成无援孤城,陷入北魏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就德兴看大势已去,无奈北魏请降,营州复为北魏朝廷所控制。

三、北齐营州刺史高宝宁固守营州

北魏末季,内战频仍,权利旁落。永熙三年(534),北魏大丞相高欢在邺城拥立孝文帝曾孙元善见为帝东魏孝静帝营州境属东魏。天保元年(550),高欢之子高洋逼迫孝静帝禅位,东魏灭亡。高洋即位,国号齐,史称北齐。北齐更替东魏,营州又归北齐管辖。“北齐营州仅存建德郡和冀阳郡,废昌黎郡,存龙城县;废乐浪郡,存永乐、带方县;所存二郡的郡治、所辖县数及治址与北魏同。”

557年,宇文觉废西魏恭帝自立,都长安国号周,史称北周。北周吞并北齐之后,北齐营州刺史高保宁据守营州,镇黄龙(和龙)城。北周并没有实际控制朝阳地区,亦未有建置之设。这一时期,高保宁于营州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史籍有传。

 

高保宁,代人也,不知其所从来。武平末,为营州刺史,镇黄龙,夷夏重其威信。周师将至邺,幽州行台潘子晃征黄龙兵,保宁率骁锐并契丹、靺鞨万余骑将赴救。至北平,知子晃已发蓟,又闻邺都不守,便归营。周帝遣使招慰,不受敕书。范阳王绍义在突厥中,上表劝进,范阳署保宁为丞相。及卢昌期据范阳城起兵,保宁引绍义集夷夏兵数万骑来救之。至潞河,知周将宇文神举已屠范阳,还据黄龙,竟不臣周。

 

先是北周武帝宇文邕诛杀权臣宇文护,掌控朝政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整顿吏治,摆脱旧俗使北周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国势强盛。反观此时北齐则君主昏聩,民不安生,国力衰颓。建德七年(575,宇文邕大举进攻北齐,决心消灭北齐,一统中原越两载,北齐覆国。

在北周征讨北齐过程中,北齐虽有胜出之役,但基本态势是节节败退。建德八年十二月,宇文邕率军直逼邺城,时任营州刺史代人高宝宁率骁锐及契丹、靺鞨万余铁骑奔赴营救,但听闻邺都不便旋师固守营州,最终也未臣服北周。隋周易鼎后,据守营州的高宝宁势力成为隋文帝杨坚心病。开皇三年(583),隋文帝下诏,幽州总管阴寿率步骑数万,出卢龙塞兵临龙城,猛攻高宝宁。高宝宁自知不敌,便突厥求救突厥因抵抗隋朝讨伐,无暇分兵东顾,高宝宁只好弃城而逃,遁入碛北。营州悉平,阴寿凯旋,留成道昂镇守营州。旋即,高宝宁又联合契丹、靺鞨反攻龙城,成道昂苦战连日,打退高宝宁的进攻。为了彻底消灭高宝宁所部,阴寿实施离间计策,派人潜入高宝宁军队内部,离间诱降赵世模,并大肆流布官府悬赏捕拿高宝宁的消息。不久,赵世模率部投降,高宝宁逃契丹的途中被其部下赵修罗所杀,营州归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