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物览胜>喀左于杖子辽代石墓几幅孝道石刻画像

喀左于杖子辽代石墓几幅孝道石刻画像

发布时间:2019-05-30    阅读:840

 

喀左于杖子辽代石墓几幅孝道石刻画像

柴贵民

    19907月喀左县白塔子镇于杖子村村民在村外干涸沟放牧时,发现一座辽代画像石墓。随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县博物馆,受博物馆领导的指派,本人随从馆员付宗德一起前往进行调查并进行抢救性发掘清理。

    白塔子乡于杖子村距离喀左县城34公里,北距大凌河10.5公里,此墓位于村西北1.5公里的于杖子至白塔子乡村公路北侧。距离此墓北2.5公里就是辽代龙山县城遗址。

    这个墓由墓室、墓门、甬道组成,用灰砂岩石柱和石板砌成。墓室平面呈八角形,最大直径290厘米,室内立有高105厘米、宽30-48厘米、厚18-24厘米的8块转角石柱。石柱两侧分别凿有宽8厘米、进深6厘米的凹槽,两个石柱中间有长130厘米、宽6095厘米、厚10厘米的石板。石板涂有的红色颜料已大部分剥落,墓顶塌陷,结构不详,墓底为夯实黏土。墓门南开。因早期被盗,门楣和门槛已不见了。虽然在清理此墓时没有发现随葬品,但在围成墓室的石板上还刻有辽代画像石,十分珍贵。

    墓室有石柱和12块石板,石板上刻有孝道故事和辽代人的出行图。下面我们从墓门左侧开始,顺次介绍第三、四、六、八、九、十块石柱上镌刻的孝道故事。

    第三块,画面刻有王祥"卧冰求鲤"故事。画面刻有四人二鱼,左为一男子,头戴软角幞头,身着圆领窄袖袍,系腰带,作右弓步,双手置于腰前,右上刻一裸身男子仰面躺着,身下刻有二尾跳跃的鲤鱼,再下是两个女子,其中一老者裸上身,下身盖被卧在床上,其身后是年轻女子,高云髻,双手扶着卧在床上的老者。

    第四块,是“郭巨埋儿”故事。画面刻六人,左上方是一人骑在麒麟上,姿态不清,刻有祥云,麒麟腾空状。其下为二人抬缸,右为妇女,高云髻,身着窄袖长袍,挽袖。右为男子,髡发,身着窄袖短服,挽袖,缸下为石垫。画面中间为一站立哭泣妇女,高云髻,身着宽袖长袍,其身下有一抱其左腿的髡发男孩,惊吓状态。右一男子,头戴软角幞头,双手拿锹挖土。

    第六块,刻有“卖身葬父”故事。画面刻二人,左为一女人,云状高髻,上着窄袖短服,下穿多褶长裙,左肩用扁担挑双罐,双手扶扁勾。右为一髡发男子,窄袖短袍、挽袖、系腰带,作右弓步,右手扶右肩锄头。

    第八块,刻有“打虎救父”故事。画面刻五人一虎,左为一男子,头戴软脚幞头,身穿宽袖短袍,系腰带,双手合于胸前,身弯曲。身后为一男侍从,头戴软角幞头,上着窄袖短服,挽袖,下着长裤,双手举锄头,锄头上方为云。画面右上方为扼虎图,虎作捕食状,人用力双手扼虎。下为一男子,头戴软角幞头,身着窄袖长袍,双手扶腰带,身后为一躺在床上盖被老者。

    第九块,刻有“割股疗亲”故事。画面刻四人,左端为头带软角幞头男人,身着窄袖短袍,双手扶杆,左脚踏礁臼杵,礁臼下方为网格纹器皿。中为一妇女,云髻,身着窄袖长袍,右手持刀。左手扶股,作割股状,身边立一铜鼎。

第十块,刻有“涌泉跃鲤”故事。画面刻五人,左上方为一妇女,身着窄袖短袍,盘腿而坐,双手合于胸前,其身后为一坐在石上男子,手持鱼竿钓鱼,钩上有一尾鲤鱼,中为一站立妇女,云髻,上着窄袖短袍,双手合于胸前,身旁为一男子,头戴软角幞头,上着窄袖短服,下穿长裤,作行礼状,画后面为官人,头戴卷脚幞头双翅帽,坐在椅子上,左手放在右腿上,右手弯曲作说话状。

    这座画像石墓没有发现随葬品和记事文字,但从画面看,秃头和服饰说明墓主人是契丹人;墓的形制于锦西大卧铺墓[1]、鞍山汪家峪墓[2]、鞍山羊耳峪墓[3]的形制相同,皆为八角形,应为辽代晚期墓。辽宁辽代画像石墓建国前就有发现,多集中在鞍山、辽阳一代[4],此次应为朝阳地区首次发现,为研究辽代社会增添了新地点、新内容。画面中的“卧冰求鲤”、“郭巨埋儿”、“卖身葬父”、“打虎救父”、“割股疗亲”、“涌泉跃鲤”等二十四孝故事从汉代开始就逐步形成,以后各朝广泛流传并内容不断丰富。此墓中画面二十四孝故事,人物多为契丹人服饰,可见当时汉族文化对契丹文化影响很大,两种文化已经深度融合。也说明朝阳地区自古就有尊老敬老、崇尚孝道的文化传统。这些墓葬石刻画,对研究辽代社会和契丹人的生活有着重要的作用。

 

 [1]雁羽:《锦西大卧铺辽金时代画像石墓》。《考古》19602

 [2]许玉林:《辽宁鞍山汪家峪辽画像石墓》。《考古》19813

 [3]张喜荣:《辽宁鞍山羊耳峪辽代画像石墓》。《考古》19933

 [4]乌居龙藏:《从西伯利亚到满蒙》362页。

(作者:喀左县图书馆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