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人物>朝阳钢笔画三剑客

朝阳钢笔画三剑客

发布时间:2019-01-30    阅读:807

 

朝阳钢笔画三剑客

 

段洪恩  辛良一  郑海涛

 

大约在十二世纪,欧洲人就已经开始用羽毛笔作画,后来逐渐演变为钢笔画,在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期的许多欧洲古典文学作品中的一些著名插图都采用了钢笔画。有不少精于钢笔画创作的画家,如伦勃朗、毕加索、马蒂斯等均有许多优秀的钢笔画作品传世。

我国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曾流行过钢笔画,当年钢笔画曾以较简单的线条勾勒形式出现在上海的戏剧海报上,颇受观众欢迎。上世纪五十年代后,钢笔画艺术虽有所衰退,但当时出版的各种连环画及部分书籍插图中仍有一些采用了钢笔画形式。

“文革”运动结束后,随着国画、油画等画种日夜繁荣,钢笔画艺术创作却每况愈下。在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里,画钢笔画的人已是寥寥无几,优秀的钢笔画作品更是成了凤毛麟角。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钢笔画基本已沦落到手绘建筑效果图、环艺设计、工业造型、广告装潢等实用美术作品中,钢笔画艺术似乎正在日薄西山。这一时期钢笔画之所以发展缓慢,究其原因是由于钢笔画的创作周期比较长、繁琐、“吃功夫”,不如其它画种画起来见效快。由于不受重视,长久以来,国内钢笔画艺术创作发展十分缓慢。

近年来,国内钢笔画家有所增多,钢笔画艺术正逐步走出低谷,创作呈逐年升温之态势。国内新出现的大幅钢笔彩画如李渝基的《茉莉花》、李蔷生的《浙江-楠溪古道秋色》、唐亮的《水城威尼斯》等作品,画面构图饱满,意境深远,为雅俗共赏的华人钢笔画经典之作。特别是中国新钢笔画联盟副主席李蔷生先生,数十年孜孜不倦,博取众家之长,自辟蹊径,以自然主义及浪漫主义的创作手法,创作了一系列优美清新的作品,成功地建立了自己充满诗意的独特风格。他的成功也逐渐刺激了国内钢笔画的创作热情。

在我市,钢笔画作者更是很少,但也有几位执着的坚守者,为这块土地的繁荣默默耕耘着,现在,把他们的事迹介绍给读者,希望广大读者读后加深对钢笔画的理解和认识,并对他们的创作给予支持和鼓励。

一、双塔区于颂平

有人说兴趣就是动力,也有人说刻苦才是动力,更有人说执着是动力之源,于颂平则说:“我画钢笔画的动力是因为怀旧。”

于颂平,朝阳东风朝柴公司下岗职工,从2015年才涉足钢笔画,到现在已经在朝阳的钢笔画界占有了一席之地,他的进步之快,让行内行外的人都很吃惊。只有接近他的人知道,是对家乡的怀旧情结,对家乡的爱,使他的钢笔画水平得以在短期内得到了迅速地提高。

他出生在一个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的书香家庭,父亲和母亲年轻的时候都在有外国人的教会工作过。尤其是他的母亲,毕业于营口基督教会私立初级中学,因为和外国人打过交道,通过业余自学,英语的读写能力都不错,以后做过教师、助产士和药剂师,以至于到了92岁还在用英语写日记。有这样阅历的人,对孩子的教育自然也就比一般人开明。在于颂平幼年时期,父母就不要求他必须成绩第几名,而是任其自由发展。所以,他在小学的时候成绩并不是出类拔萃。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因为在教会工作的父亲失去了工作,便被从市内下放到河东的八宝农村,恰好当时的邻居陈凤岐是市内二中的美术教师,美术写作体育素质都很好,当时在省内很有名气。因为经常去串门,看陈凤岐家墙上的速写,便对写写画画产生了兴趣。等文革后期落实政策回到城里上中学的时候,恰好是陈老师工作的朝阳二中,陈老师就动员他参加了校内的课余美术班,在这里,于颂平开始了他的业余学画之路。

遗憾的是,中学毕业以后,他虽然因为照顾父母没有下乡而留城了,但是,柴油机厂铸造车间繁重的工作,家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让他不得不把画笔放了下来。然而,不久就有人发现了他的特长,于是,有关部门就开始借调他到部门去为厂里搞展览、搞活动、写标语,有着翻砂工身份的他开始“不务正业”了。很长一段时间,工作关系在铸造车间,却不到铸造车间上班,整天在厂部和工会写字画画、美化厂区、设计广告图、产品说明图。后来又调到行政处搞厂区美化,又调到销售处广告科做产品宣传,尽管做的都是和美术有关的工作,但是都属于初级的普及性工作,对他的绘画要求并不是很高。不过,于颂平还是没有放弃进步,通过关系参加了辽宁省教育学院在朝阳师专为教师举办的美术专业函授大专班,并顺利毕业,不但系统地学习了美术基础知识,拿到了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更使自己的绘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取得了工艺美术师职称。还先后加入了辽宁省职工美术家协会、中华书法研究会、辽宁省旅游摄影协会,并有作品《小毛驴》入选辽宁省第二届职工美术联展,《凤凰山》入选朝阳市第二届水粉画展并获得一等奖,《母亲》在朝阳市关爱老龄事业发展摄影大赛获一等奖,还有硬笔书法入选全国硬笔书法艺术作品展,朝阳电视台、朝阳日报都为他做过专题。

不幸的是,2014年,于颂平在工厂改制后下岗,被返聘了三年后没有被续聘。不能上班了,家里95岁高龄的老母亲也需要人照顾。于颂平在照顾老母亲的同时,开始把过去的一些老照片翻出来翻来覆去地看,尤其是下乡前他住过的西街口和返城以后住过的北塔旁,兰州胡同、东堂子胡同、基督教堂、大凌河旁的垂柳、紧靠大凌河的老城门,那都是一些老北街动迁时候他用老相机拍下来的,因为相机和洗印质量与保存方法的关系,很多照片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在这些照片里,有他童年捉蛐蛐的地方和藏猫猫的地方,有他卖废铁买酱油的地方,有他上小学上中学路过的地方,所以把它们拍下来,就是怕以后动迁了所有的这些会在记忆里丢失,让童年的梦变得模糊不清。如今,这些地方真的动迁了,变成了一片高楼大厦。钢铁水泥的冰冷取代了老瓦屋的温馨。而曾经清晰的照片现在却变得模糊了,让于颂平倍感失落。怎么办?他突然想到了用钢笔画给这些照片复原的做法。当时他家里的经济状况很不好,而用钢笔是最节约成本的方法。于是,在母亲的床边,于颂平开始了他的钢笔画创作。因为有以前作画素描的基础,钢笔画做起来也不是很难。不过,钢笔画和水彩工笔画比起来,还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钢笔画的缺点是画上去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擦掉,基本上也不能修改。尽管是他有绘画的基础,开始画出来的东西不要说别人看,就是自己看也觉得不满意。但是,不要说自己当时的经济条件不好,就是经济条件好,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弥补他的这个空白。没有办法,他还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好在网络的普及为他开启了自学的窗口,打开网络,各种教程五花八门,虽然钢笔画在中国还属于小众艺术,但网络上介绍钢笔画的内容也不少,有充裕的时间,作画的笔和纸都是廉价的,画坏了扔掉再画,熟能生巧,时间不长,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靠悟性靠执着,于颂平对自己的钢笔画有了八分满意。先是把模糊照片上的东西模仿着画出来,一幅幅挂在墙上,然后是凭记忆,把照片里没有但是记忆里有的东西也凭记忆画出来,有时候拿给旧时的同学、邻居们看,自己画的东西是不是当时的样子,如果有人提出来哪个地方不对,他还要再画一幅纠正过来。对自己已经记忆不清的,他也想方设法找到一些老人,听他们详细讲述之后,马上就画出来。因为,在别人看来,那些不屑一顾的陈旧断壁残垣里、已经焦稍的老树上、土坯垒成的门楼上、都寄托着他童年的梦,那教堂唱诗班稚嫩的歌声、凌晨天空飞过的鸽哨声、夜晚巡夜老人清脆的梆子声,仍在他的耳边萦绕,久久不能散去。就这样,朝阳北街的喇嘛庙、关帝庙、石头牌坊、老院子、铁匠炉、卖糖葫芦的卖凉皮的推车小贩、补鞋老汉、河边的牧羊人、泥瓦匠、菜篮子、鸡槽子、辘轳把、凌河石在他的卧室兼画室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尤其是他把自己的几副得意之作做成一组《朝阳记忆·抹不去的老街情怀》发到网上之后,在圈子内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很多人为他点赞,感谢他用笔记录了老朝阳的好多个侧面,为后人撰写朝阳历史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如今,他的母亲99岁无疾而终,于颂平也到了退休的年龄,有了退休金。家庭负担减轻了,经济条件有了改善,他可以专心致志做他的钢笔画了。从经济的角度看,目前钢笔画买方市场很小,画钢笔画基本上不能挣钱,也许这也是很多业内人士不愿意画钢笔画的主要原因。不过据媒体介绍,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钢笔画已经和其他画种一样,有着很好的市场。但是在中国,由于受传统的影响,国画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钢笔画还属于是一个不被大众看好的小画种,只有一些独具慧眼的收藏家,已经开始收藏国内知名钢笔画作家的作品。随着国内外文化交流的不断加强,中西文化的不断交流和融合,钢笔画应该很快就会提升为大画种。面对目前钢笔画的处境,于颂平心态平和,他说:“钢笔画能不能登大雅之堂,那是迟早的事情,我对此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任何艺术得到大众的普遍认可,都有一个过程。梵高的画就是在他死后才被人尊崇的,而钢笔画现在就已经在画界崭露头角了,估计不久就会被大众所认识的。何况,我画钢笔画不是为了挣钱,主要是出于怀旧,我生在了朝阳这块有着五千年历史文明的热土,对北塔的舍利、对关帝庙的铜钟、对佑顺寺的香炉,对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有着深厚的感情,想起它们,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拿起笔来,让记忆留在我的画卷里。用我的画笔把记忆里的老朝阳用画的形式记录下来,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一个朝阳人,这是我唯一能留给后代的东西。

现在,于颂平把他的三十几幅得意之作都精心地装裱起来,镶上镜框,整齐地挂在画室的墙上,其余的也都分类挂起来,无论是谁,只要你一走进他的卧室兼画室,一股老朝阳的味道就会扑面而来。(本节作者:市历史文化研究会段洪恩)

二、喀左柴春雷

柴春雷,喀左县教师进修学校美术教师。现为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省美协钢笔画艺委会副秘书长,朝阳市青年美协副秘书长,喀左县美协副主席。他的钢笔画独具一格,在朝阳乃至辽宁省都已经小有名气。一个人某项事业的成功并非偶然,和少年时代的爱好和环境影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柴春雷小时候特别喜欢看连环画,喜欢连环画的简单易懂,图文并茂,反应多彩生活。里面那些用钢笔或毛笔勾画的人物形象,常让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和遐想,也经常把连环画上的人物临摹下来,每天乐此不疲。看到父亲写美术字、办板报。他也会凑上去看,常痴迷于纵横疏密线条组合的美丽。所以,怀着对美术浓厚的情趣,中学就报考了鲁美设在阜新市的鲁美附中,通过激烈地竞争,成为了朝阳15名限额中的一分子,在那里开始了他的美术寻梦之旅。1989年,顺利通过鲁迅美术学院师范类美术考试,如愿以偿当上了这里美术专业的大学生。在大学期间, 1990年,他的作品《蒙古族地区速写》获鲁迅美术学院学生速写大赛二等奖;1991年,油画作品《少数民族妇女》和连环画作品《祈祷》被鲁迅美术学院收藏,他的才华已经初露头角。1991年在鲁美毕业,被分配到喀左县教师进修学校做美术教研员。

在工作中,他发现在国外已经兴起的钢笔画工具简便,画面清晰、明快,具有峭拔、刚劲的气质,具有其它画种无法与之媲美的特点,是一种具有独特表现力的绘画艺术,从19世纪末就已发展为独立的画种,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国内画界很少有人涉猎,于是,在工作之余,研究钢笔画成了他唯一的爱好。钢笔画属素描的一种,是通过单色线条的变化和由线条的轻重疏密组成的黑白调子来表现物象的。其特点是用笔果断肯定,线条刚劲流畅,黑白调子对比强烈,画面效果细密紧凑。是用细密紧凑的黑、白、灰调子刻画出景物的质感和神韵,抒发出作者的气质、心灵、美感和修养,因需要无数的小线条组合,花费时间相当惊人。从事钢笔画的人要有一定的基础和恒心,才能把很复杂的物体凝炼在线条上。一幅钢笔画定稿后,需精细刻画,线条层层叠加达十几层以上,使画面不但具备黑、白、灰、点、线、面等要素,还要对物体做精细入微的刻画,使画面呈现出极其丰富的层次和优美的线条,要多次反复推敲,长时间的深入刻画和考究技法,精雕细刻,方可提高神韵和作品的气势。这就要求作者在把握作品的精神、韵律和美感时,做到眼到、心到、手到,用果断肯定的线条呈现出生动流畅、放而不狂且有飞奔中的运动感和静态中的幽默情趣。还要应用肥瘦浓淡、畅滞不同的点与线精细组合,使画面丰富起来。

虽然柴春雷学的是美术专业,但在校期间学过的素描和钢笔画有着很多接近的地方,这给他的创作带来了很多的方便。素描是可以擦掉和修改的,钢笔画不能,擦掉就会是画面变得模糊,修改就会让作品达不到所要求的效果,下笔的轻重、笔画的粗细、起笔、落笔都必须做到稳和准,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这也是许多美术工作者不愿意画钢笔画的原因。任何的艺术,要取得成功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柴春雷当然也不能例外,不知道画坏了多少钢笔,也不知道画坏了多少纸张,不知不觉中,几年之后,柴春雷的钢笔画就画得有模有样了。有耕耘就有收获,1994年,柴春雷的钢笔画作品《两个女人》参加“曙光杯”全国青少年美术作品大赛获一等奖;1995年,连环画作品《血染赤里赤》参加辽宁省少数民族作品展获优秀奖;2004年,丙烯画作品《女人体》参加全国教师书画、摄影大赛获一等奖;2006年,丙烯画作品《油画风景系列》入选全国师范院校美术教师作品图片展,三幅作品在鲁迅美术学院展出;2009年,钢笔画作品参加延庆、喀左两县区作品联展,钢笔画作品《山林》被私人收藏;2010年,钢笔画作品《江南古巷》入选第四届全国钢笔画展;2011年,钢笔画作品《无语向日葵2》参加第五届钢笔画展获优秀作品奖,作品被高价卖出,私人收藏;2011年钢笔画作品《山地人家》、《太行山村》参加河北、辽宁五县区作品联展,获得优秀奖。2011年9月3日至5日,由中国钢笔画联盟、温州市文联、温州市美术家协会共同举办的第五届全国钢笔画展览在浙江温州展览馆隆重举行。本次展览,设金奖3名、银奖6名、铜奖9名、优秀奖5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500幅入围作品参加展出,柴春雷的作品《无语向日葵》获优秀奖,展后被温州市政府相关部门收藏。《江南古巷》2010年钢笔画入选第四届全国钢笔画展,《向日葵》2011年入选第五届全国钢笔画展并获优秀奖,2012年全国有117位作者的新钢笔画入编《中国钢笔画年鉴》,中国钢笔画联盟会员柴春雷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7月份,他的钢笔画《家》入选第二届“梦之青春”辽宁省青年美术新人新作展。《喀喇沁社火》2014年入选辽宁省美协庆祝建国六十五周年辽宁优秀美术作品展,《家》2015年入选辽宁省美协第二届“梦之青春”辽宁青年美术新人新作展,《正月里》2016年入选中国美协第二届中国钢笔画学术展,《陕北·1935》2017年获辽宁省文联第七届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金奖,《俯身甘为拓荒牛—钱学余》2017年获辽宁省美协“辽宁好人”连环画展优秀奖,《向日葵》2017年参加画说“一带一路” 辽宁省美协中国钢笔画邀请展,《胡服骑射》2018年中国美协第五届中国架上连环画展入围,多幅作品刊载在《美术报》、《美术界》、《中国钢笔画年鉴》、《第二届钢笔画学术展展优秀作品集》、《当代钢笔画》、《第五届钢笔画展优秀作品集》、《画说“一带一路”中国钢笔画邀请展》、《吉林日报》、《沈阳日报》等多种艺术报刊上。2018年7月,钢笔画《圣地》入选爱上沈阳中国钢笔画邀请赛,2018年10月,钢笔画《盛世锣鼓报春归》入选美协第三届全国钢笔画展。2013年正月一个秋天的下午,柴春雷去农村听课,发现了一户人家。苍老的石头墙上,枯草阑珊,透过一道破旧的木栅栏门眼,一扇古旧而苍桑的细窗格映入眼帘,这副场景唤醒了他悠远的记忆与乡愁,回到家,他用四个小时完成了画作《老家的门》,给人的不仅是审美意义上的沧桑感,还能唤起封存已久的温馨回忆,这扇门是现实,也是历史,是对逝去的追忆,也是对过往的缅怀……这也是柴春雷的这幅画让读者心动的魅力所在。很快《老家的门》就被一美籍华人当做珍品收藏。

艺术的感染力是强大的,在柴春雷的带动下,现在喀左县中小学中已经有美术特长生400余人,在教师队伍中也出现了很多钢笔画爱好者,柴春雷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切磋技艺探讨画风互相取长补短,一个美术爱好者梯队正在不断发展壮大,我们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在喀左会有徐悲鸿黄永玉齐白石那样的人物出现,为我们朝阳增光添彩。我们也期待,柴春雷的艺术之路越走越宽,在带出一直过硬美术队伍的同时,也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本节作者:喀左县老科协干部辛良义)

三、朝阳县王春利

王春利爱上美术创作已经30年了,最拿手的是他的钢笔画。

起初,他在工作之余和业余时间与铅笔、毛笔、绘图笔、蘸水笔、美工刀、笔刀、尺子等打交道,在一张张白纸上绘画出一幅幅生活情趣较浓的漫画作品,在市、省、国家级一些报刊相继发表,还多次获奖。近年来,一向沉稳老练的他又抄起了钢笔,开始走进钢笔画绘画领域,一幅幅质量上乘的作品在有关报刊发表,使熟悉他的人不由得对这位美术爱好者刮目相看。

最终成为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朝阳县分公司副总经理、工会主席、辽宁省漫画学会理事的王春利对漫画情有独钟。因为他小时候特别淘气,姥姥为了“拴”住他,常常把他堵在家里看自己往火柴盒上画“小人儿”,记得姥姥画的是古代那种带纱帽翅的朝廷官员。“她戴着老花镜,手拿着铅笔头,画一笔,用舌头添一下笔尖”,重复的次数多了,这种人物头像就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这大概就是他惟独喜爱画漫画的原由吧。

1979年,《讽刺与幽默》创刊后,母亲给他和弟弟订了一份。受漫画熏陶的缘故,他到了读初、高中的时候,“画漫画”已经小有名气了。

他发表的第一幅漫画是计划生育题材的《银幕上下》。画的是放露天电影场面,银幕上《甜蜜的事业》里的“父亲”领着招弟、盼弟、来弟等一路走来的场景,银幕下一个母亲正背着抱着领着一帮超生的孩子……,第二幅是一个三格漫画《道德与缺德》,描述的是在公园的一条长椅上,一位老者端坐中间,两侧坐着两个小学生,同时问老者同一个字“德”。男学生:“老头,这字读什么?”而女学生却很有礼貌地问:“老大爷,这个字读什么?”老者回答女学生:“这是道德的德。”回答男学生:“这是缺德的德!”从那时起,他的漫画手稿陆续变成了“铅印”,文化馆、学校的黑板报几乎他都包了。

记得有一年,一位村妇联主任同小偷搏斗英勇牺牲了,追悼大会要悬挂她的大幅遗照,可她除了一张和很多人的合影外,就没再单独照过。这下可急坏了上头的领导,忙找各学校教美术的老师“求援”。可老师们大概都怕丢了“手艺”,以各种理由推脱了,到最后找到了他这个学生。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缘故,他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接下了任务。由他主笔,众老师打下手,尽管当时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位大英雄,只好凭她那摸模糊糊的合影构思放大了后的风采。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炭笔素描在四开的图画纸上逐渐清晰起来,旁观者有认识她的,都说有百分之八十像了。开追悼会那天,他母亲到场了,回来说“领导”都夸太像了,尤其是挂上去后,摘了眼镜看更像。听了这话,当时他心里甜滋滋的。

那年临近高考的时候,朝阳县文化馆组织了美术创作班,他第一次和著名的国画大师李刚老师学美术。等他从美术创作班回来,差7天就高考了,结果高考顺理成章落了榜。不过有一失就有一得,他创作的水粉画《贺龙补衣》在美术展览中获了奖。高考过后不久,他父母所在的单位招工,在考试中,他给父母找回了高考失去的“面子”,居然考了个“状元”,当上了乡下一名“绿衣使者”。各种报刊杂志都归他送,自然少不了先睹为快。由于他工作的地点离家很远,每周只能回一次家,夜晚就靠“画画”打发时间。他的宿舍也成了他作品的展厅。    

他的母亲常说,是画画耽误了他的前途,后悔当初不该同意他画画。然而,让父母没想到的是,“画画”恰恰给了他无限的机遇。那一年,局里机构改革,缺搞板报、写标语的人,想从上级调,人家都不愿意来,忽然一位领导想起了王春利。几个领导一拍即合,于是,他没费吹灰之力,凭借美术的特长,调到局机关。有意思的是他当上了不是党员的“党办干事”,工资在党委开,奖金在工会领。

这一干就是10年,不但美术有了新的发展,而且在摄影和新闻写作上也有了突破。后来王春利任秘书,写作成了“重头戏”。他擅长利用自己美术的长处来补新闻写作的短处,他的“漫画新闻”成了多家报刊的抢手“货”。

有一年,乡下的一个寺庙安上了电话,这个题材不是很“新”的,但王春利配的漫画让编辑爱不释手,画面表现是:一个和尚举着电话,对着泥塑的观音喊:“菩萨,您的电话!”而那位泥塑的观音竟然手动了,并说:“一定是众仙们打来的,快拿来。”为了画好“观音”,他竟然专门去工艺美术商店两次,用心记下了观音的特征。就这样,不算什么新闻的文字,搭配上这个独特的漫画,就显得“不一般”了,最后在《人民邮电报》和《辽沈晚报》等十几家报刊上发表。

“大搞电话乡镇(村)”时期,王春利把“点子”表现为村民一排排的房子都“变”成了一排排“电话”,在“京沈哈光缆建设”时期,他把地方经济发展想象为“瓜”,而国家通信光缆建设形容为“秧”,他在建设工地创作的长篇通讯《光波将从这里闪过……》和《“瓜儿”离不开“秧”》的漫画,不仅被许多大报刊发表,而且还专门以《国家重点工程简报》的形式印发到北京至齐齐哈尔全线工地上。

漫画和钢笔画,这几乎是美术界的“旁门左道”,可他偏爱得痴狂。漫画是七分构思三分绘画,遇有展览和约稿,他晚上做梦都在想“点子”,到了痴迷的程度。不容易的是,他不画那些题材广泛的讽刺漫画,偏偏画仅占百分之五左右的歌颂漫画,还仅限于通信题材的。

在《辽宁邮电报》创刊的时侯,他寄去了一幅《无题》作品,画的是一名投递员行走在邮路上,自行车长长的车辙印卷成了个硕大的毛线球……当时美编不解其意,打电话问他,他说:投递员是为千家万户送温暖的,跑的路越长,引申为制造的毛线越多,织成的毛衣越多,也就是“温暖”越多……后来,这幅作品刊登在创刊号上。

别人上班不许画画,而王春利上班画画就是工作。有一段时间,他的文稿和画稿满天飞,先后在全国几十家报刊“亮相”。一年就有3幅作品在《漫画》月刊上发表;漫画《措施》还获得了全国邮电漫画大赛三等奖;《假货》在被誉为“三毛之父”的著名漫画家张乐平主编的《漫画世界》发表 , 随着王春利这匹漫画“黑马”出现在越来越多的报刊上,引起了辽宁省漫画协会秘书长袁力田的注意,他专程来朝阳认识王春利,并力举他为省漫画学会的理事;之后,许多“光环”也纷纷落到了王春利的头上,如:朝阳电信系统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作家协会副主席……这些“帽子”虽然都是虚职,但是,能够有机会结识更多文学艺术界的朋友,是他最值得珍惜的。从此,他的事迹也走进了报刊,甚至走进了文友出版的书中。一时间,王春利这个名字走出了朝阳,走出了辽宁,走出了东北,走向了全国。

2000年,在通信行业改制、分营、重组的时候,在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的抬举下,走上了领导岗位,据悉,那批全省40多名被提拔的全都是技术业务人才,只有王春利一个是宣传干部出身。每年行业报社举办通讯员培训,都特邀王春利去参加,这是总编拿他作典型,意思是告诉大家谁说搞宣传就没出息?

为了进一步开阔美术绘画空间,王春利由漫画转向了钢笔画。由于他有多年的漫画绘画基础,钢笔画出手不凡,一亮相便引起人们的注意。精细的笔尖儿,深浅不一的墨渍,王春利精心运作,一幅幅清新、明快的钢笔风景与人物画在纸上应运而生,使他纵笔驰骋于画境之中,成为一位钢笔画画家。

他画出的《木头城子双塔寺》《槐树洞龙泉圣水》《慕容街》《云蒙山》《佑顺寺》《劈山沟》《凤凰山天庆寺》《北塔广场》等,都是以家乡的名胜古迹为题材,画得栩栩如生,让人们赞不绝口。

2017年9月25日,由辽宁省美协综合画种艺委会、鲁迅美术学院传媒动画学院、沈阳日报报业集团联合主办,辽宁省美协综合画种艺委会钢笔画分会、沈阳日报书画院承办的“画说‘一带一路’中国钢笔画邀请展”作品征集工作于9月25日全面结束,9月26日,组委会特邀专家组在沈阳日报书画院对作品进行了评选。在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余件作品中,经专家组认真审慎的3轮评选,最终有200余件作品成功入选。王春利的钢笔画《雪韵》榜上有名。

2018年7月8日,由沈阳日报报业集团、辽宁省美协综合画种艺委会主办,辽宁省美协综合画种艺委会钢笔画分会、沈阳日报书画院承办的钢笔画邀请展,王春利的钢笔画《福陵岁月》再次榜上有名。

王春利是个多面手,兴趣爱好广泛,他除了画漫画和钢笔画,还爱好写作、摄影、收藏连环画,收藏不同时期的连环画达到数千册。他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好多的经历,惟独跟随自己的就是爱好!我感谢绘画,我喜欢把自己的情感凝聚在笔尖,用浓墨淡彩去描绘生活;我感谢绘画,因为它给我带来充实和快乐,更让我懂得怎样拼搏和生活!”(本节作者:朝阳县作协主席郑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