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物览胜>步摇风骚

步摇风骚

发布时间:2019-01-30    阅读:541

 

步摇风骚

 

陈玉民

     

    慕容鲜卑作为中华古老民族之一,曾经创造过辉煌灿烂的历史文化。步摇是这一历史文化的典型代表物品,每每浏览它,都会激起我们对这一文化的敬慕和景仰。

    步摇是慕容鲜卑时期最流行的首饰,不仅它的制法技艺高超,而且它的用材珍稀贵重,是一个人地位和身份的象征。在三燕时期,一个人尊贵与否,可以不看衣着,不看相貌,但不能不看头上的步摇。一个头戴金枝珠宝步摇的人,一定是个达官贵人。一个头戴金步摇的妇女,走起路都不一样。婀娜的身体会随着步摇一起摇颤,这样的摇颤能撼动男人的心扉。

    步摇是慕容鲜卑文化中的一朵奇葩。我所见到的步摇,都是从三燕墓葬里出土的。步摇款式多样,有的如花树状,有的似花蔓状,有的像顶花状,有的是鸟兽状。有的饰以五彩珠玉,有的配以银丝金叶。每种步摇的制作都独具匠心,顶花状步摇的制作颇为简单:先以长条形金片两根,中部十字交叉,弯曲成弧状形,顶部钉有一个泡形圆球,球上钉一只盏形底座,盏沿分8支,每支绕2环,环上缀有桑叶形金片。而花树状步摇的制作显得比较复杂:以方形金色片为冠题,中部镂雕出花纹,并饰以锥点纹。上部分枝一至三层。分一层的有6至13支不等。分三层的分枝达30余支。每分枝上均有绕环、缀叶、叶形如桑叶。步摇的主要区别在于钉缀部位不同,顶花状步摇钉缀在冠项,花树状步摇钉缀于冠额,而花蔓状步摇是绕冠而缀。这些步摇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戴在头上,行步则摇。

    步摇是慕容鲜卑消化与吸收汉文化的产物。步摇最早来源于汉代礼制首饰。在以后的历朝历代中,步摇在汉人中流传得非常广泛,一直是汉人妇女的喜爱之物。传说三国时期,鲜卑首领莫护跋看到汉人妇女佩戴步摇,十分羡慕,于是他让人仿做了一顶,戴在头上,自我感觉良好,甚至出席一些交际场合时,也不肯摘下来。时间一长,人们戏称他为步摇。可能是由于鲜卑步摇的读音,与慕容读音相近,久而久之,人们将莫护跋叫成慕容了。据说这是慕容姓氏诞生的一个缘由。此种说法,尚不得确认,但我们从中能感受到步摇与慕容鲜卑之间的密切关系。这是慕容鲜卑接纳汉文化、融合汉文化的一个典型例证。

    欣赏这些步摇,常常把我带进对三燕时期的畅想之中去。在皇宫和龙宫、在后花园龙腾苑,在曲光海畔,在清凉池边,在都城的每个地方,我仿佛都看到头戴步摇的人,他们或是悠闲漫步,或是行色匆匆。他们头上的步摇伴着腰身在摇摆,他们的步伐随着步摇在迈动。那步履中透着自信,那神态中漾着自豪。他们的步摇在阳光的映照下,折射出熠熠光彩,看去是那样鲜亮,那样贵气,那样典雅。

    欣赏这些步摇,常常唤起我对赞美步摇诗句的记取。我想起南朝梁范靖的妻子沈满愿做的那首《咏步摇花》:“珠花萦翡翠,宝叶间金琼。剪荷不似制,为花如自生。低枝拂绣领,微步动瑶琼”。她把女人头戴步摇写得如此优美,我想这种感怀是她头戴步摇体会出来的。我想起唐朝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中那两句吟诵步摇的诗:“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暖帐度春宵”。这是以男人的视角,对贵妃娘娘头戴金步摇绰约风姿的赞美。一个倾城倾国的佳人,头戴步摇,会增加许多浪漫,也会平添许多风骚。我还想起宋人谢逸的那首《蝶恋花》:“拢鬓步摇青玉碾,缺样花枝,叶叶蜂儿颜”。词中的步摇,已渗透进词家的情感,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

    步摇就是这样在女人头上、男人心中流传下来的。唯有传到慕容鲜卑出现意外,首领莫护跋这样一位勇武之人,居然也有柔情的一面。他喜欢和佩戴步摇,使得步摇在慕容鲜卑中很快得到普及和流行。不仅获得慕容鲜卑女人的倾心,同时也赢得了慕容鲜卑男人的青睐。

    这些步摇,渐渐由民间走向官场,由男人所喜,变成女人所爱。最终成为鲜卑人终生为之追求的心爱之物,是他们衡量幸福的重要指数。从北燕车骑大将军冯素弗墓葬出土的步摇冠饰看,这些步摇与人的身份密切相关。人活着时戴着步摇,死后还要将步摇随葬于墓中,这份情结有多深,从中可见一斑。鲜卑女人对步摇是情有独钟的,就像今天妇女追求金钻项链手链一样,鲜卑妇女也一定为获得一个称心的步摇,而不惜花费重金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步摇已经不再是人们喜欢佩戴的饰冠。我们或许记不清,它是何时从人们的头上摘下来的,但我们能记清它在三燕时期有过一段辉煌,它在这种辉煌中曾经给人们带来过许多喜欢和浪漫。

历史把它作为一种文化收藏起来了,我们把它作为一种对慕容鲜卑的缅怀珍藏在心中。

                   (作者:原朝阳市委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