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红山文化遗存研究

红山文化遗存研究

发布时间:2018-11-22    阅读:964

 

红山文化遗存研究

 

张洪波

 

红山文化发现和研究至今,在大师和诸位学者们前仆后继共同努力下,已为中国文明探源找到方向和源头,树立了旗帜和标杆,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红山文化墓葬作为红山文明的集中缩影,已有数位学者进行过探讨,并构建了基础理论框架,为深入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随着近年来红山文化墓葬新材料不断涌现,特别是以红山文化分布范围为背景,时代与红山文化接近或稍后的《山海经》内容的深入解释,让我们重新认识红山文化遗存诸问题,有了理论上的依据,或许诸多“红山谜团”,在不久的将来就能逐一破解。

一、 红山文化墓葬等遗存分布、分期及时代

红山文化墓葬分期,许多学者都认为内蒙古赤峰地区红山文化墓葬较早,辽宁朝阳地区发现的红山文化墓葬偏晚。早期墓葬以科什克腾旗南台子[1]、林西白音长汗[2]、巴林右旗洪格力图[3]为代表。早期第一段,以南台子M1、白音长汗M22为代表,墓葬多长方形土坑竖穴墓,个别有圆形土坑墓。葬式多仰身直肢,个别有侧身屈肢葬,出土石器、骨器和陶器。第二段以白音长汗M14、南台子M7为代表,出现积石墓、石板墓、石椁墓,随葬品有玉玦、玉管、玉珠等小件玉器。晚期墓葬主要分布朝阳地区,包括敖汉草帽山,阜新胡头沟红山墓葬。晚期墓葬又可分两段,以牛河梁第五地点中层墓葬、第二地点四号冢筒形器墓葬为代表的第一段。四号冢筒形器墓葬,皆为圆角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底部有少量石块做壁,墓顶封土摆放一圈彩陶筒形器,直径六七米不等,一般仅葬一两件陶器。第五地点中层墓葬,也为长方形土圹墓,墓壁用石块数量增多加高,但墓室规模砌筑水平仍然较差,除个别出土一件玉镯外,其他无随葬品。晚期第二段墓葬,以牛河梁第二地点一、二、四号冢上层墓葬,第三地点墓葬,第五地点上层墓葬,第十六地点墓葬,阜新胡头沟、敖汉草帽山、朝阳半拉山子墓葬为代表,此段墓葬积石冢规模宏大,多有石墙、圆坛、方坛、多层坛,墓葬多为长方形石椁墓,墓璧较第一段规整且用石量大,出现数座中心大墓,多为东西向仰身直肢葬,出土玉器数量、品种明显增多,玉器制作工艺趋于精细。

红山文化绝对年代,目前发表的数据有8个,多在距今67004900年间。其中兴隆洼遗址有两组数据,F133平均年代为公元前4588年,F142平均年代4425年,可视为早期年代数据。牛河梁第二地点一号冢封土中的木炭样品ZK1355,为公元前3779—公元前3517年;第二地点一号冢M8的木炭样品ZK1354,为公元前3360—公元前2920年。

二、墓葬形制

红山文化墓葬形制,早期区别不大,晚期第二段出现一人独尊现象,积石冢内多有中心大墓,《越绝书》曾记载:“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断树木为宫室,死而龙藏,夫神圣主使然”。其“龙藏”可能就是指这一时期墓顶积石而言。红山文化早期以长方形土坑墓葬为主,晚期以长方形石椁墓为主,都没有发现木制棺椁葬具,据《易经·系辞上》所云:“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厚衣以薪,葬之中野”,当指这一时期埋葬习俗。红山文化墓葬形制复杂多样,我们把它归纳为王侯墓、贵族墓、平民墓和刑徒墓。

1.  王侯墓

王侯墓葬,在积石冢内都属大形石室墓葬,墓圹较大较深,多有二层台,最多留有六层台阶,石板规整,石椁砌垒整齐,仰身直肢葬,随葬品较多,墓顶积石复杂。代表有牛河梁第二地点Z1M21M25M26Z2M1,牛河梁第十六地点M4,牛河梁第五地点Z1M1。牛河梁第二地点Z1M21[4](图1),墓顶积石形状呈“同”字形,部分遭到破坏,冢界北部似有三道东西向短石墙,形状似“青”字上半部分。墓椁保存完好,为一座长方形土坑石椁墓,四壁采用薄厚不均的白色石灰岩砌成,石椁口长2.1、宽0.48、深0.37米,椁口椁底未盖铺石板,内葬一成年男性,仰身直肢,葬玉器20件,数量在发现的红山文化墓葬中属最多,从垒石颜色,墓葬规模,随葬十个白色圆孔玉璧,墓顶长方形积石等证据,分析M21可能是大王墓葬。牛河梁第二地点Z2M1规模也较大,近邻Z1冢,冢顶积石为三重方形,向上依次抬高变小,顶部方台之下是一号石椁墓,石椁长2.21、宽0.85、深0.5米,距离地表深度1.4米,因早期被盗无葬品。该墓葬虽比第二地点Z1M21规模略大,但墓葬砌筑没有M21整齐,同冢其他几座墓(可能是配偶)墓室也相对较大,可随葬玉器都比较少,推测Z2M1也不会多,所以Z2M1虽也是王墓葬,但是最大的王陵墓可能性较小,从在一号冢之东位置来看,古代人以东为大,估计是大国王的父亲墓葬可能性较大。第二地点Z1M25M26两座墓葬也较大,处于一号冢中心位置,分别是带有六层、五层台阶土坑石椁墓,与M21大王属同冢,当时人或者是在考虑墓主是女性,从墓底“上来较困难”,还特意修了多层台阶,含义或者非常深远,牛河梁神庙内有四尊泥塑神像,根据个别乳房偏大判断不排除有两尊是女性,离神庙最近的第二地点一号冢M25M26墓主都是女性,两墓也比较大,M25随葬七件玉器,M26随葬四件玉器,从早期葬品偏少看,M26可能是大王母亲墓,M25是大王后墓,仅是初步看法,还需后续深入探讨。

2. 贵族墓

贵族墓葬在牛河梁中心地区属于第二等级墓葬,中心以外地区属于第一等级中心大墓,墓葬规模小于王侯大墓,砌筑也不太标准,常有立石板和石块垒砌混合现象,随葬玉器相对较少,代表有阜新胡头沟M1,朝阳半拉山子M39、牛河梁第二地点一号冢M4M23M24,牛河梁第三地点M1,第十六地点79M1M2,凌源田家沟西梁头M5,林西白音长汗M5等。牛河梁第二地点Z1M4(图2),为长方形石板墓,四壁为砂岩石板立置而成,墓口长1.98、宽0.55、深0.6米,内葬一人,仰身直肢,两腿膝部叠压,随葬玉龙两件、玉瞂一件。牛河梁第十六地点79M2,土坑石椁墓,凿于山岩之中,留有二层台,然后用薄石板垒砌成长方形石椁,头朝西北,石椁口长2、宽0.45、深0.6米。椁内骨架腐烂,随葬玉盖、玉瞂、玉钺、玉环、玉管、玉鸟等九件玉器。半拉山子M12,长方形石板墓,南北向,四壁均由石板立砌,棺长1.8、宽0.6、深0.38米,棺底用三块大石板铺垫,仰身直肢葬,未见头骨,人骨上覆盖一层红褐色矿物质,当有特别意义,出土玉龙、三联玉璧、石钺、石熊头等四件随葬品。虽然阜新胡头沟、朝阳半拉山子也出土了象征王权的三联玉璧,但从积石冢规模,头颅被取走来看,其自封王权称号没有得到中心地区认可。

3. 平民墓

除了王侯、贵族墓葬外,其它正常埋葬的可归入平民墓,主要有长方形石椁墓、石板墓、土坑墓  ,也有方形石椁墓、圆形土坑墓、长方形土石并用墓。此类型墓葬规模相对较小,石板规整程度差,随葬品少,有的无随葬品,墓葬埋的比较浅,多有二次葬、多人二次合葬墓。典型代表有9899牛河梁第五地点Z2M2(图3),墓向98度,墓圹开凿于风化基岩上,上口呈圆角长方形,头大尾小,长2.1、宽0.78、深1米。圹内用石块垒砌长方形石椁,椁脚部位立置一块大石板为壁,其它三面用石块平铺24层,椁长1.9、宽0.4、高0.22米。椁顶铺盖石板,表层砌有一不规则小石匣,内置一件彩陶罐,墓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随葬玉镯两件。牛河梁第二地点Z1M7,墓室由石块堆积而成,平面似“凸”字形,墓顶叠压三层石块,墓壁除西壁为三层石块外,其它各壁堆砌不规整,墓口东西0.540.93、南北0.270.65米,深0.45米,内葬三人,有人骨三堆,为二次葬,摆放于墓内东、南、西三处,随葬玉璧、玉环各两件。牛河梁第二地点Z4M6,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顶散落陶制筒形器圆圈,直径6米,土圹四角略圆,东西两壁外弧,方向334度,长2.4、宽0.95、深0.45,墓室西壁两端各有一块石板,斜立于圹壁上,墓内葬一人,葬式不明,随葬双耳带盖彩陶罐一件,出土时已残碎。

4. 刑徒墓

刑徒墓葬没有墓圹,没有石椁,没有随葬品,言外之意是属于失去自由人,可能是战争中掠夺来的俘虏或族群内罪犯刑徒人员,遇到重大工程落成典礼时将其杀害,用于替死复活新的生命。这种情况仅在红山文化晚期遗址中有发现。案例一,牛河梁第二地点三号冢,又称三联环祭坛,祭坛顶部第三圈积石上发现三具人骨架,周围伴有筒形器、塔形器陶片,三具人骨可能是被杀害,从筒形器、塔形器功能看可能是用于顶替死去亲人早日复生,既所说的祭祀天道。案例二,牛河梁第五地点三号冢为方台,单层石块下发现四堆人骨,人骨仅存头骨和四肢,应是杀害所致。方台西北下部有白石砌筑不规则形圆坑,坑上覆盖一层较纯净灰色土,分析此坑应是地下复生坑道,旁边四具被剁尸体估计也属替死鬼,用于替换死者,既所说的祭地祭月。正如《大戴礼记·曾子天园》所云:“天道曰圆,地道曰方,方曰幽而圆曰明”。从材料来看文明二字用在这里恰如其分。案例三,牛河梁第十三地点“金字塔”,塔前出土五具人骨架,周围也有筒形器、塔形器陶片,分析人骨用途应与上述两例性质相同。案例四,东山嘴刑场遗址[5],在圆坛东北侧发现一具人骨架,人骨以下即为生土,未见明确墓圹,只在人头骨和脚趾骨两侧各有两块石板,无随葬品,胸腹部覆盖大块泥质红陶和黑陶片。从现场圆坛大小方坛看与牛河梁祭坛恰好相反,明显寓意是阴盛阳衰,从腰缠绳索遗迹形状呈“凶”字分析,这里应是古代杀人刑场,从缺头少腿丑化孕妇像来看,说明该女人骨架是因婚外孕惨遭杀害。统治者看在夫妻一场的情分,还在她胸部放上黑陶、红陶片,用来祈祷来生“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三、随葬品

红山文化墓葬随葬品,品种单一,多以玉器为主,早期有随葬陶器、石器、骨器现象,晚期基本全葬玉器。依据玉器的使用功能不同我们把红山玉器分为生产类、生活类、通灵类、王权标志类。生产类,包括射杀野兽工具、皮肤防护工具、武器等。三孔弓箭加力器用于增加射杀弓箭弹力,减小手部用力,放在随葬墓主右眼旁边,可能寓意用眼睛瞄准,朱达称其三孔玉饰,牛河梁第十六地点、第二地点,巴林右旗那斯台都有出土。云盖,用于面部盖脸,防止晒黑或脸部划伤,多出土于胸部和头部,学术界常称其为勾云形玉佩,各地出土较多,为红山文化时期典型器物。玉瞂,常出土于腕部和头部,用于戴在腕部,拨开荆棘防止手部、头部皮肤划破,学界称其斜口筒形器或马蹄形器,规模较大墓葬常有出土,也属典型代表器物。玉斧、玉锥、玉钺墓内也有出土,其用途可能是武器,也可能是生产工具。生活类,包括梳妆用具和生理需求用具,玉梳,牛河梁第二地点Z1M22出土于右胸近小臂处,周晓晶称其带齿兽面形器,台湾学者黄翠梅称其喙爪型勾云形玉器,以前因不知其用途常把它划归到勾云形器物范围,现在看应属另类。到了红山文化中晚期,由于婚姻形态的变化,红山人从杂婚到一夫一妻制,因此出现了许多男女生理需求用具,如玉蛇,周晓晶称其C形龙,翁牛特旗三星他拉、黄谷屯都有出土。形状看似女性生理用具;玉蚕各地发现较多,牛河梁十六地点M4出土的玉人与玉蚕具有相同性质,出土于双腿内侧,胯骨外。《周礼·马质》曰“蚕为龙精,月值大火,则浴其种”。这类玉器无论是从史书记载、出土位置,还是从形状来看似为女性生理用具。男性生理用具主要是玉龙,孙守道、郭大顺称其玉猪龙,这种器物常出土于贵族墓,这说明君王应不受一夫一妻制限制,牛河梁第二地点Z1M4出土于墓主胸部,从孔径大于玉蛇直径来看,应是男性生理用具,也属于红山文化典型器物。通灵类发现品种较多,如玉玦、玉管、玉珠、玉璧、玉镯、玉环、玉龟、玉鸟、玉鸮,包括玉瞂,当然有的玉器如璧、镯、环等具有多重功能,既有装饰美观作用,也有戴在身上会防止衣服滑破、具有提高前进速度作用,圆形似太阳形状,埋在墓里能给亲人“带来光明”,套在手上有灵性,更加方便将死者从黑暗中拉回人间;玦、管、珠戴在身上具有美观作用,埋在墓里应主要是为了通气,起到疏通灵魂的作用;玉鸮也就是所说的猫头鹰,这种动物特点是在黑暗中能看清一切,古人把这种动物做成玉器随葬,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鸟的优点是能从窝里飞出来,龟是两栖动物,能从水里爬到陆地;绿色、白色、红色是活人能看到的颜色,是生的希望,古人渴望人能复生,因此随葬这些有特异功能的动物,通过它们的力量圆梦亲人早日回到人间。王权标志,主要有两联或三联玉璧,牛河梁第二地点Z1M21大王墓在肩部出土两件两联玉璧(图4),孔径下大上小,可能寓意王是有差别的,这里势力最强大属正宗,玉璧上孔顶端磨有系沟,说明此器经常佩戴,只有下孔不固定才能造成此种现象。朝阳半拉山子M39、阜新胡头沟M34都出土三联环玉璧,制作精美,近等径玉璧,可能寓意族群与族群之间,应权利平分,利益均沾,玉璧上孔顶端也磨有系沟,此种形制玉器较小较薄,便于经常佩带,应是古代王标志。

四、复生意识

红山文化墓葬各种遗迹现象,反映出当时人们渴望亲人早日复生的强烈意识,并通过各种渠道加以展现。1、 疏通用器,红山文化墓葬常随葬一些玉玦、玉珠、玉管、玉坠,这种器物都有孔具有通透功能,尤其是玉玦不但具有竖向通透功能,而且还展现出横向通透功能,牛河梁第二地点Z1M21出土的菱形玉饰、竹节壮玉器,第五地点Z1M1出土的鼓形玉箍也应属于此类用器,此外还有双项功能用器,如玉瞂不但具有生产防护功能,有的放到墓中头部应有疏通之意。玉璧、玉镯、玉环不但具有防划、加速前进功能,恐怕也有通向白天世界之意。2 、托付用器,牛河梁十六地点,人头下枕一玉鹰,第五地点墓主人双手各握一玉龟,第二地点Z1M21随葬带座玉龟,底座上还有圆孔,阜新胡头沟中心大墓也出土两件玉龟,这些明显是在托付动物的灵性,把故去的亲人重新带回人间。3、 借火而上,红山文化墓葬墓璧、封土、墓顶、复生坑常有用火烤现象,牛河梁十六地点M4墓圹通体用火烤过,火有焰上功能,古人渴望他们的亲人通过火的属性从墓底上来。牛河梁第五地点中层复生坑,原报告称祭祀坑发现8个,坑壁、坑底均经过火烤,以JK1为例,坑壁弧缓,平底,直径1.25、深0.5米,坑内堆积可分三层,第一层为大量纯净的白沙土,质地细腻、松软,厚0.3米,出土少量陶片及三棱棒,第二层是平铺的石块堆积,石块上大下小,坑西北角石块层上放置一双耳彩陶罐,罐内见一件黑陶盂碎片,第三层为红烧土面”[6],火燎是焰上之意,石块夹层可能寓意石块垒墓里的亲人借助一点一点上来,双系罐提拉上来,黑陶片代表黑暗中的亲人,白土层代表白昼(世上),寓意把亲人从黑暗中重新拉回有阳光的世界。4 、井壕重生通道,古人为了复生,可以说煞费苦心,牛河梁第十六地点M4墓圹内中间偏东南发现一石井,石井内略呈六角形,南北径1.35、东西径1.16、高0.5米,叠砌七八层石板,石井顶部石板上摆放一白色不规则形石器,石器有意断裂成两截又重新放到一起,当意亲人虽然隔断人世,意念要想着从石井中爬上来重逢于阳光之下。牛河梁第五地点一号冢M1墓顶东南方也有一圆形有孔石堆,直径3米、高1米,其用途与十六地点M4石井应该相同。第五地点Z1冢的西南部还发现一段16米壕沟,平面呈弧形,弧度与冢墙体弧度基本一致,现存壕沟开口最宽处0.8米,壕沟底部外侧深,内侧浅,呈坡状,最深处0.25米,壕沟内填土为灰黑色,含石块,出土少量筒形器陶片[7],此壕沟发掘报告虽未有详细介绍,推测也应该是属于复生通道一类设施。5、积石通道,红山文化墓葬顶部大都有圆形、方形积石,圆形可能代表天、日、年,方形可能代表地、月、国,目的是渴望亲人重新回到天下,重新回到“家园”来,通过阜新胡头沟积石形状,明显可以看出是“通”的意思,当时人们希望故去的亲人从他们设计的通道顺利走出来。牛河梁积石冢许多道石墙可能也是出此用意。6、筒形器抽,红山文化墓葬顶部分布许多泥质红陶片,经修复是一种筒形器,从器桩看是立放在墓顶周围,牛河梁第二地点四号冢筒形器是圆形分布于墓顶周围,阜新胡头沟筒形器是顺石墙条状分布,立置石墙外边,总计81件。筒形器的形状类似过去农村的瓷缸烟囱,其上有的还绘制彩绘,纹饰多漩涡向上、黑红相间条带或开口向上弧形细条纹,红色如血,代表生活,黑彩绘纹开口向上,是希望亲人从黑暗中上来,黑红相间是生死的意思,多个条带是生死往复,无限循环的意思,再参考到瓷缸烟囱也是把烟拔上来的用途,由此分析筒形器应是把故去亲人抽上来的工具,这现在看有点自欺欺人,可在五千多年前或许是非常郑重的习惯风俗。7、国家意识,牛河梁墓区内除了每个墓、每个冢(族群)修建复生设施外,还在广域范围内修建复生设施,体现出国家王权意志,塑造出为人民“造福”的宏大场面,如第十三地点“金字塔”,第二地点三联圆坛,第五地点方形石坛,第一地点牛河梁神庙等。第十三地点“金字塔”与第二地点三联环祭坛从外部形状来看具有相似性质,都出土筒形器、塔形器红陶片,都有石筑三联环,都有宰杀人牲,由于遗迹所处位置、规模大小的不同,第二地点三联祭坛可能是服务邻近几个族团,金字塔可能是站在全国更高层面来设计修建。金字塔从报告介绍应是圆台形,可能原始形状与“塔形器”相似,高7米,白色包石由下至上直径分别是1006040米,内由色泽不同夯土筑成圆台形状,圆台夯层颜色有黄土、灰黑土、风化基岩等,夯层时有间断,边缘呈坡状,夯台顶部似有建筑遗迹,堆石间出土镂孔陶片,塔南部发现5具人骨架和特异筒形器陶片,顶部发现大量冶炼坩埚残片(可能是类似塔形器顶部构件),根据白色石圈,逐渐升高变小的形状,参照塔形器、筒形器的用途,推测此塔也是为死去民众复生而建,五具人骨当做为“替死鬼”用于换回死去人民的来生,三圈石圈可能是象征王权。第二地点三联环祭坛,位于五个积石冢之间,高是金字塔的十分之一,底边直径是金字塔的五分之一,人牲比金字塔少两人。说明金字塔才是最高王权的代表,才适宜宣誓最高指示的集中地,当然也不排除有时代早晚关系。第五地点白石方坛虽然也属复生建筑,但圆坛的意义在于地上,方坛的意义在于地下,这就像春天一粒种子埋在土里,方坛是属于地下发芽阶段,圆坛是鼓包破土阶段。方坛位于两个积石冢之间,长8.5、宽6米,单层石块铺砌,北部中心下压四具被害人骨,西北部方台下有砌筑大坑,石块多为白色石灰岩,多磨钝有规整面,坑上铺垫20厘米灰色松软细土,适宜种芽生根,方坛可能就是古人所认为的地面,用白色石块铺垫,象征有阳光普照,60平米大坑本意可容纳众多的意思,寓意多人能从坑底爬上来,杀死四个刑徒以换回死去人民的来生。牛河梁神庙,红山文化时期的人们,千方百计挖空心思修筑各种复生通道,目的就是恢复伟大人物的光辉形象,从神庙出土的环底陶钵、镂孔器盖,泥塑熊、鹰,彩绘方格留缺图案,火烤遗迹等分析,古人采用了圜底易倒,有孔器盖蒸汽易出,棕熊力大能顶,鸟儿灵巧能飞,房框留门易放,火焰顺势而上等各方面优势,成功复制出伟大王权人物的光辉形象。

五、复体类型

红山文化墓地上或其附近常有人雕塑像发现,依据材质不同可分为泥塑、陶制、石刻和玉雕,由于时间久远加之用意不同大部分已残破。发现的几十件塑像都没有穿衣服习惯,根据红山文化发展进程、区域内气候特点及史书记载分析,红山人肯定已能制作衣服,不穿衣服必有其故,人像分别出在积石冢顶部、环壕、复生坑、神庙及房址内,从面目形态看有变形、朦胧形及祥和形,考虑到多发现于墓葬周围这一特点,我们认为这些人像是古人复制(生)出来的人体或人体部件,根据面部形态不同可分为顶盖型、出生型、复原型。东山嘴遗址陶、石塑像,牛河梁十六地点M4随葬玉人由于用途不同不放在本节讨论。

1. 顶盖型

上世纪八十年代,巴林右旗那斯台遗址收集到两件红山文化石人刻像[8],其中一件石人刻像(图5)高19.4厘米,通体磨光,头部蒜头状,面部中心三角形,上角顶起两横线呈弧状,头顶三层“相轮”,中间“相轮”似有通孔,虎背熊腰,双腿跪地,明显是要把什么东西顶起顶开形状,三层“相轮”与牛河梁三联环圆坛、“金字塔”三层石圈可能相同,用意人死之后通过石雕人像帮助顶开墓顶从第二层“相轮”复生出来。另一件石人,高35.5厘米,膀大腰圆,呈蹲踞状,石人的头顶上,从眉弓开始沿前额向上有一微渐隆起的凸脊,至头顶正中形成两个立起的乳钉状,面部圆润,大耳张口,像扛东西喊口号形状,头两乳钉明显是顶穿、顶透之意,两件石人都是黑色石制成,公用于祭日拿到墓地,帮助顶开黑暗中的墓葬,此外在遗址中还发现有石熊,用意恐怕也是借其力大而做。敖汉草帽山人头像,红褐色砂岩制成,出土于积石冢祭坛旁,头垫长方形顶托,眯眼闭嘴呈运气状,形态上看应是从地面刚顶出来还未苏醒形状。敖汉兴隆沟三人贴头搂抱陶像,发现于兴隆沟第二地点21号灰坑,泥质红褐陶制作,高5.2、底径4.2厘米,三人头部紧抵,背部朝外,蹲坐携手相拥,臀部和脚底着地,用意应是众人齐心协力顶开墓葬,亲人才能重获新生。林西白音长汗石雕人像的形状上看也应属于顶盖类型。

2. 出生型

朝阳市龙城区半拉山子红山文化墓地K18出土人头像(图6),泥质红陶做成,头像眯眼、鼓鼻、张口,仿佛像小孩刚生出来,发出第一声哭啼的形态,顶部头发稀疏,有两圈,可能寓意人死后经过两个春夏秋冬,在各方努力帮助下,才使亲人获得新生。牛河梁第二地点东北200H3,为圆形圜底复生坑,坑内堆积黑花土,较坚硬,其上出土一件小型人头像[9],泥质(红)褐陶,残存至颈根部,通高3.1、面宽2.1厘米,粗拙,系随意捏制而成,额头有圈带,头顶有锥刺小圆坑十多个,圆眼,眼窝深而大,鼻直、张嘴,吻部突出,后脑有三道横压痕,颈粗无耳。头像呈睁眼张嘴欲出状,头顶刺坑可能寓意方便出生的用意,头部圈带可能代表一个春夏秋冬,脑后三道压痕可能代表经过三年,古代帝王帝喾、舜、大禹都有守孝三年记载,是否当时人认为死后三年才能生出来,牛河梁三圈复生坛、三圈复生塔或许就是古代帝王为何守孝三年的来源。此外巴林右旗苏达勒出土的玉人面像、洪格力图红山文化墓葬出土的两尊陶人面饰,从形貌上看小头圆脸,背面都有通孔,归入出生类型应该比较合适。

3. 复体型

红山文化出土的人体造像,除了变形造像、朦胧造像外,还有一种造像看上去快乐祥和,仿照人体大小制作而成,我们称之为复体型。代表有牛河梁神庙泥塑神像(图7),牛河梁第三地点陶像残块,兴隆沟第二地点出土陶像等。牛河梁神庙造像,根据神庙平面形状看,主室周围连接四个侧室,出土的镂孔红陶器盖有四组条状通气孔,每组条形孔又都是四条,南部单室又出土四个易倒红陶钵,这好像是在提示神庙主室有四尊神像,而不是六尊或七尊,发现时神像多已损坏,神像可能是模仿于第二地点Z1M21大王夫妇塑像,及其父母塑像。残块肢体虽有大小区别,或许与个子高矮、男女性别有关。“女神像”可能是模仿的大王头像,M21墓主头部随葬如同眼睛大小的菱形玉片,背面穿有通孔,菱形说方不方,说圆不圆,如果圆形表示有太阳的白天,方形是表示黑暗的世界,菱形或许是表示正在复生的路上,女神像双眼内镶嵌有圆形玉片,说明已能看清日月,已经复活塑造了大王形象。分析的正确与否?今后可请画像专家根据头骨做进一步确认。大王泥塑头像,出土牛河梁神庙主室西侧,头像通高22.5、面宽16.5厘米,面涂红彩,表情呈祥和状,头较扁平,前额饱满,眉弓不显,眼窝较浅,眼内嵌圆形玉片,眼捎上挑,颧骨高起,鼻梁低,鼻翼和鼻尖均呈圆头状,鼻底平,嘴大外咧,下颌圆而尖润,耳轮简化,额顶有一道箍饰。面涂红彩应是复活之意,头戴箍圈应该寓意提前回到有阳光的世界,泥墙里各层发现的圆坑或凸包应是复活王的多条通路。牛河梁神庙诸神,或可称为晚期红山文化成功塑造国王的典范。牛河梁第三地点也发现陶塑头像,泥质红陶做成,出土于积石冢环壕内,仅剩面部残件,或可说明复体刚露面,面部近似方圆,颧骨不高,唇部厚,唇线圆润,鼻部扁而宽,与湖南宁乡黄材大禹铜鼎雕像相近似,推测原大相当真人面部大小。敖汉兴隆沟第二地点陶像,呈筒状,形态活泼生动,泥质红陶做成,高55厘米,相当于真人一半大小,塑像前额饱满,双目紧睁,框内镶圆形眼球,双眉和眼球饰黑彩,鼻梁挺直,鼻头略宽,鼻孔与内侧连通,双耳椭圆形,耳垂钻圆形小孔,口部隆起,下颌呈圆弧状,头部似有横向两层草绳相绕,中间竖向草绳扎捆,额正中有条状垫物,脖颈竖直,锁骨清晰,腹部较平,双腿弯曲,脚心相对,盘坐状,双臂下垂,肘臂弯曲,双手紧握,右手在上,搭放在双脚上。兴隆沟陶像从个体、草绳盘顶并有垫托、张嘴说话状来看,出生起点较高,从墓里顶出来就是个半大小子,就会说话,显然也是一个成功复体样板。

六、金属冶炼和文字

牛河梁第二地点四号冢85M3出土一枚铜环,引起业内广泛关注,铜环虽小,但它是当时科技进步的重要标志,发现于墓主颈部,可能用于装饰或通灵。此前有的学者认为,红山文化时期人们或许还没有这个能力?可是在牛河梁第十三地点红山文化“金字塔”顶部、第十五地点都发现大量冶炼金属的坩埚陶片,喀左县大营子乡窟窿山,也发现大量冶炼五彩石坩埚残片,敖汉旗西台红山文化房址内曾出土两组陶范[10],上边留有浇口,应是铸造小件金属器陶范。史书记载黄帝时期已能铸造铜鼎,涿鹿之战蚩尤已使用金属武器,北京平谷刘家河发现带有黄帝铭文青铜器,种种迹象表明红山文化后期出现金属工具,否则不可能凿开山岩下五六米深,不可能动用上万土石方修筑“金字塔”,不可能突然出现雕刻精致且数量众多的玉器。《山海经》是记载上古地理、历史的一本书,时代已超过黄帝,或已接近红山文化晚期,其上清楚记载某某山产铁,某某山产铜,某某山产金……,如果不能冶炼恐怕也不会写出来,近年在朝阳县黑牛营子乡双泉寺断崖上,发现了帝丹朱时期铁钉,由此推测铁的使用年代,可能要超出我们的想象,青铜没有铁硬度大,红山文化中心区附近多是铁矿,可近距离提供资源保证,但是否就已经用铁还需要今后发现、研究证实。当然铁易腐蚀不容易保存倒是事实,再者那时秉持节俭,往往不愿将十分稀缺贵重的金属器埋入墓葬,而是传给后代重复利用,这已被全国各地发现的青铜器铭文所证实,所以暂时发现不了不等于就不存在,发现了也不等于就能认出来。

文字问题,一直是我国学界老大难问题。关于什么是文字?古人和今人看法不同,今人觉得线条方块字是文字,用花盆组成的文字是文字,山上用石块垒的“农业学大寨”也可称文字,可红山文化墓葬顶部垒的积石是不是文字?恐怕人们会异口同声说那不是文字。《说文解字叙》解释文字:“仓颉之初作书也,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北齐 颜之推《颜氏家训·八》“夫文字者,坟籍根本。世之学徒,多不晓字”。《左传·昭公十二年》有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的记载,由此看来古人认为的文字,是图形演变成其它图形或多图形组合,同时还着重强调了三坟、坟籍这些图形文字。五典、八索、九丘是五帝时期文档,当然三坟、坟籍指红山文化坟顶积石可能性就更大了。《山海经·东山径》藟山条:“又南三百里,曰藟山,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根据方向、里程、藟字义分析指牛河梁这里积石可能性较大。红山文化积石冢积石常有圆形、方形、长方形,从甲骨文、青铜文和夸父逐日我们可以领会到,白天有太阳照射,圆圈可能就代表日,代表生,代表天。方形代表月,代表地,代表死。长方框代表国,牛河梁第二地点Z1Z2冢都为石垒长方形框,三方相套可能代表管理多国,既国王的意思,王字可能就源出于此。我们今天看到的文字都是成熟定型文字,是一两千年不断完善的结果,古代文字“缺斤少两”都属正常,由此分析阜新胡头沟积石就是“通”字,喀左东山嘴积石是“凶”字,牛河梁神庙平面是“示”、“天”、“大”、“甲”的源泉。除了积石、刻土文字外,许多玉器外形轮廓也是文字,牛河梁十六地点M4出土玉人,倒立就是“祖”字最初形状,翁牛特旗三星他拉玉蛇(龙)形状与最初蛇字相同,玉镯、玉环不但具有光滑功能,还是“日”字圆形代表。大家公认的瘦身缩小线形文字,红山文化也有发现,巴林左旗尖山子玉龙背刻线形文字,两个符号根据器物用途分析应是“想”字。敖汉草帽山陶器上米字符号应是“嶓”字,凌源田家沟积石冢上石板符号,从所在区域位置考证应是女人国的“女”字,徐州“徐”字可能就是“女”字延伸。当然还有许多不再一一例举,总之可以得出结论,中国汉字起源于古代遗迹、遗物、山川、动植物形状。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发现的早期陶器符号也属于文字,可是他们被炎黄后裔打败,致使文字死去不能再辨认,炎黄文字是活文字,根据字形字义只要灵活点不钻牛角尖以后都可以辨认。

七、婚姻形态

红山文化婚姻形态,或已不完全是杂婚、群婚,晚期已进入一夫一妻制。1、从墓葬方面展示出的信息看,红山文化墓葬多以单人葬为主,这好像还不是判断杂婚、群婚的标准,2002年敖汉兴隆沟第一地点F36房址内[11],发现属兴隆洼文化成年男女合葬墓,兴隆洼文化比红山文化早,报告认为距今80007500年,这应是夫妻合葬最早信息。1988年在内蒙古林西县白音长汗发现红山文化合葬墓[12],作者未注明性别,推测是夫妻合葬墓可能性较大。牛河梁第二地点Z1M24夫妻合葬墓[13],凿入山岩内,单椁双室石板墓,仰身直肢葬,头朝东,男性在南,女性置其北。20092012年发掘的凌源市田家沟红山文化墓群,夫妻合葬墓明显增多,且出现同墓取消隔梁现象,这说明一夫一妻做为一种制度,得到社会普遍尊重和认可,此外在牛河梁第二地点Z1M7还发现三人方形石椁合葬墓,科什克腾旗南台子M15发现长方形四人土坑合葬墓,阜新胡头沟M3是五人石板合葬墓[14],该墓中间有石板隔梁将墓室分成五部分,随葬代表王权标志的三联玉璧。目前发现的合葬墓材料多没有性别材料做参考,只能靠推断,积石冢如果是个族团,同墓内可能是一个家庭单位,排除胡头沟M3;5小孩墓外,其他墓内成年人可能是婚配关系,这说明一夫多妻现象依然存在。2、从满足生理需求工具大量涌现来看,如果是随便婚配关系,没必要绞尽脑汁制作出大量性工具,只有在风俗或律条规定一夫一妻框架内,工具才有用武之地。性工具的大量出现,现在看来有点不可思议,可在当初杂婚的时代出现,恐怕也是一种社会进步,由此《山海经》里常有炫耀男人出门乘两龙,女人们经常操蛇、戴蛇、践蛇、踏蛇记录。玉龙,也就是过去常说的玉猪龙,就其用途造型应是玉熊,“维熊维罴,男人之祥”可能就是指男性用具,巴林左旗尖山子出土玉龙文字,更加明示了这种器物功能与用途,牛河梁第二地点Z1M4同时出土两件玉龙,吻合了《山海经》关于乘两龙记载,目前这种造型玉器已出土二十多件。玉蛇,又名烛龙、蛟龙,既过去所说的C形龙,从造型来看应是女性生理需求用具,《山海经·海外北经》“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诗经》“维虺维蛇,女人之祥”,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黄谷屯各出土一件,考虑到器物的特殊性,如《北山经》记载,玉蛇放在钟山之下,应属于公用品,目前墓葬中虽还没有出土,不过与其具有相同作用的玉蚕在墓葬中却多有发现。3、 从婚外孕刑场来看,喀左东山嘴遗址出土两尊孕妇陶像,鼓腹凸臀,无头无脚,形态丑陋,明显是在丑化孕妇,遗址内发现腰缠绳索石雕像残块、绑人用的石柱、砍人用的石斧、烧人剩下的灰迹,以及提示人不能同时使用的双口陶杯,两个头不能连接一个身子的玉虺(璜),更加明显的是遗迹现象,圆坛小,方坛大,爻卦阴盛阳衰,与两边翼墙恰好组成一个“凶”字。该刑场看来主要是震慑孕妇,可以想到正常的孕妇是不会被杀害的,只有丈夫征战疆场,数月不归,妻子偷情怀孕,为了维护一夫一妻制度的尊严,方可以儆效尤,痛下杀手。综上我们分析红山文化晚期已实行一夫一妻制,不然的话不会有大量性工具出现,不会有专门法场公之于众,不过作为王仍可以排除在外。据史书记载,红山文化之后的黄帝还有嫘祖、彤鱼氏、方雷氏、嫫母四妃,这说明王权阶层仍不受一夫一妻限制。《吕氏春秋》说:“昔太古无尝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此条记载不能得到红山文化晚期王权社会的支持,可能是相当于红山文化早期社会发展阶段。

八、社会性质

红山文化社会性质问题在全国学术界争议较大,苏秉琦先生认为,红山文化晚期,“牛河梁遗址坛、庙、冢的发现,代表了我国北方地区史前文化发展的最高水平,它的社会发展阶段已向前跨进了一大步,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五千年文明曙光”。“这些考古发现已远远不是原始氏族制度所能涵盖解释的内容,已有突破氏族制度的新概念出现,说明中国早在五千年前,已经产生了根植于公社,又凌驾于公社之上的高一级社会形式,这一发现把中华文明史提前了一千年”。“红山文化在距今五千年以前,率先跨入了古国阶段,以祭坛、女神庙、积石冢群和成批成套的玉器为标志,……即早期城邦式的原始国家已经产生”[15]。郭大顺先生认为,“牛河梁红山文化坛庙冢遗存,以大墓为中心的积石冢体现了以‘一人独尊’观念为主的等级分化,表明以突出一人至高无上为中心的等级分化已经制度化”[16]。上世纪八十年代,苏先生系列理论一经发表,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有的学者认为红山文化根本没有进入文明社会,按国际衡量文明标准条件根本不够,几十年匆忙过去,现在来看苏先生学术观点,还真是高屋建瓴,不但具有科学性,而且还具有前瞻性、预见性。经过几十年的发现,苏先生理论完全得到事实证明,国际上通用的文明标志,如青铜器、文字、城堡在红山文化分布范围内相继都有出现,不仅在牛河梁红山文化墓葬内发现了铜环,而且在北京刘家河、琉璃河,喀左小波汰沟等多地还发现五帝时期青铜器铭文。如果时至今日还没有发现青铜器,可大量的积石墓快速出现,众多的精美玉器闪亮登场,动用上万土方量的牛河梁“金字塔”的修建,我们仍应该坚信,只有使用金属工具这些“艰难工作”才能圆满完成。过去并不是没有发现文字,而是我们对文字起源问题还没搞清楚,对于什么是文字概念模糊,埃及出土的纳尔迈石板,约公元前3000年,是图形文字;两河流域出土的乌鲁克石板,约公元前3500年,也是图形文字,他们把图形可称文字,我们为什么不能称文字,况且我们的祖先早已明确记载图形就是文字。红山文字是积石图形文字、刻土图形文字,所说的线条文字在尖山子玉器上、田家沟石板上也都有发现。城堡问题,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现许多意识复杂建筑遗迹,这说明统治中心王都就应在附近,虽然目前还未找到,相信找到国王都城也已为期不远。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红山文化晚期已进入了文明社会,有没有进入国家状态?这要看国家的概念怎样解释,目前各个国家认识也不一致,一般认为要有一定的疆域、王权,有维护王权的军队、法律,由王权产生的等级分配制度,有独立的手工业等。另据红山文化分布范围内发现的石器、玉器、陶器都具有很强的同质性,积石冢、陶筒形器及阴阳、日月习俗普及到各个地方,这应该是强权所致,从另一侧面也反映王权影响下的疆域范畴。国家王权,红山文化晚期有没有出现国家王权?林货郎沟大石板“国”字是个长方形[17],《山海经》有轩辕国、白民国、少昊之国等等,分析当时的国可能就是一个族团,一个村落,管理三个族团或更多就可以称王国,牛河梁长方形积石冢如果是一个国,一个族团,三联方形、三联圆形积石就是国家王权在建筑方面的标志。红山文化有没有军队?不得而知,可其后的黄帝时期曾发生过涿鹿之战、阪泉之战倒是历史事实,朝阳半拉山子红山文化墓葬M12墓主无头颅,时代与牛河梁遗址相仿,想必是军事斗争招来的杀头之祸。关于红山文化有没有法律问题?喀左东山嘴法场遗址,就是对法律制度的最好展示,给婚外违法行为以极大的震慑。阶级问题,牛河梁圆坛上三具人骨,方坛下四具人骨,“金字塔”前五具人骨,应属于非正常死亡,是俘虏的外族敌人,还是本族违法刑徒,依权剥夺其生命,应该是阶级压迫的最好物证。分配差别问题,牛河梁积石冢和积石冢之间,积石冢内墓葬和墓葬之间都存在等级差别,大积石冢有复杂积石遗迹,小积石冢简单。中心大墓规模大,挖的深,结构复杂,随葬品多,平民墓葬规模小,埋的浅,有的埋一两件随葬品,有的没有随葬品。刑徒墓没有墓室,抛尸于外,或被砍下头颅、四肢埋于地下用于替死,充分显现出分配上的差别,国家王权可以率领千军万马,强制专业人员设计建造“金字塔”、神庙、祭坛,平民可能一无所有,刑徒的生命可以任人宰割,这只有在国家王权的状态下才可以实施,氏族社会恐怕无法想象。

综上各方面分析,我们对红山文化时期的社会生活概括为,以狩猎为主,兼营采集和捕鱼。早期处于原始氏族公社时期,婚姻关系如《吕氏春秋》所云:“昔太古无尝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晚期早段进入古国时期,婚姻关系可能是班辈族婚,出现贫富差别。晚期晚段进入王权国家时期,由于金属工具的发明及大量使用,快速地提高了生产效率,出现了使用文字,筑建城堡,制作精美玉器,动用大量民工修建积石冢、金字塔、祭坛、神庙等,普及推广一夫一妻模式,贫富差别距离加大,末期可能出现原始农业。

 

注释

[]内蒙古考古研究所《科什克腾旗南台子遗址》《内蒙古考古文集第二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

[] 郭治中 包青川 索秀芬《林西县白音长汗遗址发掘述要》《内蒙古东部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文集》1990

[]苏布德 《洪格力图红山文化墓葬》《内蒙古文物考古》20002

[] 辽宁省文物考古所 《辽宁牛河梁第二地点一号冢21号墓发掘简报》《文物》19978

[]郭大顺 张克举《辽宁省喀左县东山嘴红山文化建筑群发掘简报》《文物》19842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81999年度牛河梁遗址第五地点发掘简报》《考古》20018

[]董婕 朱成杰《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建筑设计思想研究》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91

[]巴林右旗博物馆《内蒙古巴林右旗那斯台遗址调查》《考古》19876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辽宁牛河梁红山文化“女神庙”与积石冢群发掘简报》《文物》19868

[10]杨虎  林秀贞《内蒙古敖汉旗红山文化西台类型遗址简述》《北方文物》20103

[11]刘国祥 《内蒙古赤峰市兴隆沟聚落遗址20022003年的发掘》《考古》20047

[12]郭治中 索秀芬 包青川《内蒙古林西县白音长汗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937

[13]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牛河梁红山文化第二地点一号冢石棺墓的发掘》《文物》200810

[14]方殿春 刘葆华《辽宁阜新县胡头沟红山文化玉器墓的发现》《文物》19846

[15]苏秉琦 《中国文明起源新探》辽宁人民出版社

[16]郭大顺《红山文化》文物出版社 2005

[17]张洪波《朝阳县林货郎沟建国大典》

                   (作者单位:原朝阳市北塔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