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宗教文化>爱国爱教的高僧大德——释永惺法师

爱国爱教的高僧大德——释永惺法师

发布时间:2018-10-16    阅读:575

 

爱国爱教的高僧大德——释永惺法师

立志

地处辽西的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山清水美,地灵人杰。县内龙凤山上由奇峰组成的天然巨型卧佛,似乎昭示着这片土地有着深深的佛源和善根。在我国佛教界广享盛誉的释永惺法师就诞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一、少年出家  饱经沧桑

释永惺法师,俗名刘克勤,法名演霖。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兴隆庄镇海岱营子村人,蒙古族。生于1926年4月25日,家中排行老五。幼年时期因父母勤劳节俭,家境还算宽裕。可是自1932年日军的铁蹄踏进喀左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喀左人民开始备受蹂躏,生活在水深火热和无比的恐惧之中。面对可怕的民族灾难和社会现实,在法师一家看来,佛门相对于当时的乱世,不失为清净和安身之处,要想生存,出家进入佛门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1937年农历二月初,到刘家来叙旧的远亲常修老和尚见到了当时年仅12岁的克勤。老和尚看他脸相饱满,样貌敦厚,双目炯炯有神,便摸摸克勤的头说:“这可是位僧才啊,跟我出家好吗?”年少的克勤见父母面带微笑,便欣喜地同意了常修老和尚的请求。从此,他向佛门踏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步。1937219日,佛家认为是观世音菩萨的诞生日,就在这一天,12岁的克勤在甘招乡东赤里赤村增福寺出了家,法号为演霖,后改永惺。之后不久,他便来到大城子清安寺随觉一老和尚和性海老和尚修佛学、习武功,逐日有长进,渐有所成。

二、佛业精深   广筑佛基

释永惺少年时遁入空门,矢志追寻佛祖如来足迹和贝叶遗文。1942年,他听说长春般若寺召开传戒活动,按照规定,戒子必须年满20岁方能受戒。年仅17岁的永惺决定前往,具有一定经忏和佛理造诣的他竟被破格取录。受戒后他深感佛学渊如大海,为求真正的领悟,决心深入经藏研究佛理,遂前往哈尔滨观音寺佛学院正式接受佛学教育。他曾南下云游四方,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先后到过上海普济寺、舟山定海竹隐庵、杭州灵隐寺、青岛湛山寺等。数年间,他亲自参加无数高僧大德的经座,接受正宗丛林教育。

1945815日,日本终于战败投降,不料内战又起,再次使中国人民陷于战乱之中。为躲避战火,释永惺法师于1948年初抵达香港,在香港荃湾华南学佛院修读了3年。毕业后,便立即投入披荆斩棘的办道岁月,立志开荒创建弘法道场。他在初建第一座道场“东林念佛堂”时,口袋里只有2千元。辛苦了好几个月才好不容易建好,谁知山洪暴发,佛堂被冲刷得支离破碎。钱花光了,房子又倒了,几个月的辛苦付诸流水。释永惺当时人生地不熟,也不会讲广东话,感觉十分沮丧,只好手里拿着由政府派发的难民救济饭,饭里只有牛肉,没有青菜。出家人只能拿了饭,回来再拌着豆腐乳一起吃。东林念佛堂最终建好后,永惺大师在那里当了18年监院,他硬是凭借自己的辛苦和汗水,凭着中国人的骨气和顽强拼搏,在香港开辟了佛教的新领地。同时他严格要求自己“自度度人”,他深入经藏,不断解答“出家所为何来”的疑问,一步一个脚印走在菩提路上。永惺大师除了通晓经、律、论三藏经典外,对武功、建筑设计、印刷出版、财务管理、缝纫、厨艺等,也都样样精通,赢得了“万能法师”的美名。青年时他弘法香江,在香港共创建了4间弘法道场:荃湾东林念佛堂、荃湾西方寺、菩提学会、虚云和尚纪念堂。其中东林念佛堂和西方寺为教演天台、行归净土的道场,菩提学会则是一间非牟利慈善机构。释永惺法师在内地和国外也修建了多处寺庙,在美国休斯顿创建浴佛寺、佛光寺,在波士顿创建了千佛寺,在马来西亚创建了普陀寺等,并多次代表香港佛教界出席“世界佛教大会”“世界佛教僧伽大会”,多次主持天台宗传法大典。成为在国内外佛教界具有重要影响的佛坛巨擘,他在把佛法弘扬到世界的同时,也把中国人的智慧、中国人的勤劳以及中国人对佛教界、对世界的诚信和友善传播到五洲四海,让世界了解中国和中国人。

释永惺法师于1965年创办“菩提学会”,学会每年印赠佛经,广结法缘,如编印《菩提丛书》,出版高僧或学者所著之佛学入门书籍十数种,接引初学佛者;为保存香港寺院历史,礼聘多位专业人士拜访各大道场,搜集资料及拍照,出版《香江梵宇》大型画册。

19863月,释永惺法师又在香港亲自创办《菩提月刊》,内容涵盖佛法义理、生活应用、寺院介绍、高僧传记、教界新闻等,图文并茂,至今已出版至240期,广受海内外读者欢迎。

由于释永惺法师的不懈努力,他最终成为香港菩提学会会长、荃湾西方寺方丈、香港佛教联合会副会长,天台宗法脉第45代教观总持,并被香港行政特区授予银紫荆勋章。释永惺法师在香港佛教界德高望重,可谓法门龙象。

三、情系中华  爱国弥坚

释永惺法师12岁出家之时,正是中华民族灾难深重之际。日本侵略者的残暴和凶恶,使他深深感受到日本侵略者就是魔鬼,就是给中华民族带来无穷灾难的罪魁祸首。面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相继沦陷,以及苦苦挣扎在日寇屠刀下的无辜百姓,释永惺更加怜悯自己的骨肉同胞。1948年初抵达香港后,也更加热爱自己的祖国和家乡。他时刻关心祖国的兴衰,并用自己的最大努力资助自己的同胞,回报自己的家乡和祖国。他的言行举止处处表现出一位优秀中华儿女的高尚品德,同时还表现出一位德高望重的佛教界高僧大德的庄严和慈悲。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前夕,释永惺法师以他满腔的爱国热情,充分发挥他在国内外佛教界,尤其是在香港佛教界及社会各界的深远影响,同全体中华儿女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同国家和人民政府保持高度的一致,广泛凝聚爱国力量,积极支持香港回归祖国。他那浓厚的爱国、爱港、爱教之情,他那有理有据、有胆有识的深刻见解,深深打动了许多具有爱国情怀的中华儿女,大家都一致选举释永惺法师为香港回归祖国推委会委员。释永惺没有辜负爱国同胞对他的殷切期望和寄托,不辱使命,同广大爱国同胞一道,冲破重重阻力,排除种种干扰,战胜所有艰难险阻,终于在71日这一天,迎来了香港这块饱含了中华儿女血泪的神圣领土回归祖国。当释永惺在香港回归祖国庆典仪式上看到象征祖国尊严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这位亲身经历了民族劫难的爱国高僧,眼里噙满了喜悦的泪花。

同年926日,当释永惺法师回到自己的故乡喀左县时。我作为一名宣传工作者,在当天晚上单独采访了这位德高望重的大法师。当我向他表明来意后,释永惺法师非常愉快地接受了我对他的采访。话题自然是从当时万人瞩目的香港回归祖国谈起,老法师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地向我讲述这一事关中华民族百年荣辱的重大事件。正因为释永惺法师在佛教界乃至国内外的重大影响力和他一贯爱国爱教的赤子情怀,以及为香港回归所做的特殊贡献,所以,在香港和北京受到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多次接见。释永惺法师因为爱国爱教贡献卓著,被香港行政特区授予银紫荆勋章。

法师深情地向我讲起国盛民强、国衰民忧、国弱人欺的深刻感受。因为我在统战部曾分管过民族和宗教工作,对宗教知识有一定的了解和研究,所以,我和法师谈起佛教来颇感融洽。我们从香港回归祖国谈起,继而又谈到国家强大和佛教地位与影响问题。释永惺法师认为,这是一个有密切联系的因果关系,国家衰弱,佛教自然摆不上地位,影响也微乎其微,何况信奉佛教的僧众。日本侵华期间,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民族灾难,中国的佛教只能在危难中生存,僧众的人身安全和日常的基本生活根本没有保障。为躲灾避难经常颠沛流离,远走他乡。中国强大了,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才扬眉吐气,有了自己的尊严,社会地位日益提高,人身安全也得到了保障,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也受到应有的尊重和保护。法师深情地说,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见证祖国的强大、享受中国人的尊严,是最大的福报。能参与香港回归祖国,并为之尽一些应尽的努力,做一些应做的奉献,是自己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我深深地为面前这位爱国高僧源于内心的爱国真情所打动。我们又从宗教谈到其他事情,连续两个多小时,法师依然谈兴甚浓。与法师合影留念后,我拿出1997年纪念香港回归祖国、印有邓小平头像的小型张,请法师在上面题字,法师很高兴拿起签字笔,在小型张的背后,写下了《金刚经》中的一句名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然后又郑重写下了自己的法名。临别,释永惺法师又拿出一枚用白银制作的纪念香港回归祖国的白鳍豚纪念章赠给我留念,以此共表香港回归祖国的喜悦和祝愿。

四、尊师重教  情系家国

作为一名对祖国、对家乡有着深厚情感的佛教界高僧,释永惺法师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在弘扬佛法的同时,他把自己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资金毫不吝惜地投放到教育事业上。他在香港创办了九龙牛池湾彩辉菩提幼稚园、九龙慈云山菩提幼稚园。还与洗尘法师合办了能仁书院,又按照大学本科制的规范,在香港西方寺创办起菩提佛学院、华夏书院和华夏中医学院等,并资助内地希望学校20多所。

报国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随着法师年事渐高,眷恋家乡的情结愈加浓郁。1982年夏季,释永惺法师第一次回到阔别36年的家乡喀左县。他顾不上辗转6000华里的旅途劳累,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养育自己的兴隆庄镇海岱营子村去拜谒祖坟,为父母双亲扫墓。他眼含热泪,跪拜在父母的坟前久久不肯离去,此情此景,催人泪下。青山绿水迎佛子,乡音未改鬓毛衰。这位寄身香港的佛子终于回到了他梦绕魂牵的家乡。市、县领导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喀左县蒙古族高级中学组织全校师生用锣鼓和鲜花来迎接这位远道而来捐资助学的老人,在欢迎的现场,我看到释永惺法师的每个举动都饱含着对家乡的深情和对家乡教育的期盼。

释永惺法师长期资助家乡的教育事业。他第一次回乡探亲之际,专门到家乡的中小学校走访。看到学校百业待举,深感资助发展家乡教育事业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从而进一步激发了他坚持资助家乡教育事业和莘莘学子的责任感。从第一次回乡探亲起的三十多年来,释永惺法师先后向家乡的教育事业捐资人民币600多万元,资助家乡中小学和幼儿园等20多所,为学校修建校舍,添置教学设备。并引荐佛门弟子和居士为喀左县教育事业捐款300万元。为鼓励家乡的学子学有所成,释永惺法师还在家乡的高中设立了“释永惺奖学金”,既是锦上添花,更是雪中送炭,很多学子,特别是那些家境困难的学生深受其益。喀左县蒙古族高中、喀左县第四高中等四所高中,喀左县兴隆庄乡中学、喀左县蒙古族第三小学、喀左县六官营子镇龙王庙小学等十多所初中和小学、幼儿园由于得到法师的慷慨资助,学校面貌大为改观,教学质量得到明显提高,家乡的领导和父老乡亲对法师捐资助学的义举给予高度评价和发自内心的感谢。对此,释永惺法师感叹地说:心里很想为家乡做事,可我不是生意人,平时惟有省吃俭用,把攒下的钱用来资助家乡的教育事业。释永惺法师三十几年如一日,为家乡的教育事业捐资助学,总金额近1000万元人民币。他不是实业家,也不是行政官员,但是,他对家乡教育事业和其他事业的无偿奉献却是最多的。我曾在法师第二次回乡捐资助学时有感而发,赋诗两首,以表达自己对法师捐资助教义举的钦佩之情。其一为:海岱祥云泽释英,家园两顾总关情。含辛茹苦甘霖雨,李艳桃芳谢永惺。其二为:四海留踪研大千,五洲落迹得真传,学兴深悟殷殷意,教重长明切切缘。毛泽东同志曾经这样讲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的有益于人民,一贯的有益于青年,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释永惺法师就是这样一位一辈子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始终如一做好事的高僧大德。

释永惺法师深情挚爱着喀左县的山河土地,因为这片热土用甘甜的乳汁养他长大,他也用自己捐资助学的精诚奉献反哺了家乡的父老乡亲和后人晚辈,作为家乡的人民,为喀左能有这样一位在海内外广享美誉的佛子而骄傲。在本文行将搁笔之际,我想用下面两行字对尊敬的释永惺法师再次表达自己对他的崇敬之情:何谓高僧,毕生为佛,怎言大德,首推报国。捐资助学,甘霖厚泽,回报家乡,天地评说。

(作者:原建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