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近现代朝阳>宋凌阁智擒日谍石本权四郎

宋凌阁智擒日谍石本权四郎

发布时间:2018-09-21    阅读:1737

 

宋凌阁智擒日谍石本权四郎

牟忠德

一、组建“民众救国军”

    宋凌阁,字俊臣,别名宋纪勋,1899年生于辽宁省北票县牤牛营子。1920年于朝阳师范毕业后在原籍教书。1923年始,先后在直隶第四路巡防骑兵营、牤牛营子警察所任书记、巡记。

    宋凌阁自幼受到良好的家教,他在朝阳师范读书,学到了新文化,接受了新思想,扩大了眼界,壮志满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沦于敌手。宋凌阁眼见国土沦陷,人民惨遭杀戮,东北军节节退让,毅然辞职回乡,决心以身报国,组织武装抗日。1931年冬,宋凌图以原直隶巡防骑兵营旧部为主,招募村民共100多人,在牝牛营子关帝庙举行组建抗日武装队伍誓师大会。宋凌阁讲述“九一八事变”经过,在场官兵高唱岳飞的《满江红》,歌声、口号声惊天动地,和以庙上的钟声,雄壮而悲愤。围观百姓无不垂泪顿足。村中的老知识分子将“尽忠报国”四个大字赠给宋凌阁,成立“抗日救国团”,公推宋凌阁为总司令,赵廼范为参谋长。

    1932年初,宋凌阁与李海峰领导的抗日队伍联合改为“东北国民救国军”第一师,李海峰任师长,宋凌阁任参谋长,有步、骑兵600余人,司令部设在牤牛营子关帝庙内。

    19322月,日寇侵占北票、朝阳和辽西。活跃在广阔农村和乡镇的义勇军,利用地形及当地民众的支援,阻击西进的日军。在锦州、朝阳、北票和义县之间转战,队伍已壮大到千余人。他们不断袭击日伪军,打了不少胜仗。其中,智擒日本大特务石本权四郎,震惊了中日朝野,扩大了国民救国军的影响,抗日军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二、智擒大特务石本

    石本权四郎是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本庄繁派驻北票、义县、北镇、锦县和热河一带的“联络员”,并负有策动热河军政首脑汤玉麟投降日寇“归顺满洲国”的“特殊重大使命”,还负有网罗汉奸、搜集情报的秘密任务。他只身窜入北票,秘密建立了“关东军司令部北票联络所”,并以此为据点,收买土匪,刺探军情;大肆进行特务活动。宋凌阁与李海峰领导的“国民抗日救国军”,对石本权四郎的阴谋活动极为愤慨,决计生俘其人,以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并鼓舞抗日军民的斗争士气。19327月,救国军连长杨录打探到石本权四郎于717日由北票返回义县的消息,便捎信给李海峰和宋凌阁,他们当即做出了一个阻击火车、生擒石本权四郎的周密计划。

    宋凌阁率领几十个人组成的一支小分队,埋伏在离南岭车站10多里路的破庙子铁路的两侧,扒毁了一段铁轨。因南岭一带地势险要,北临大凌河,南靠群山,铁路坡度很大,火车速度甚缓,这里是阻击火车的有利地形。

    按照部署,杨录等人着便衣短枪尾随石本权四郎相继上车后,暗中将石本权四郎及其护兵看住。同时又派人到机车上令司机停车。当火车行驶到破庙子时,铁路两侧枪声不绝于耳。由于铁路已被拆毁,火车停下。车厢内的石本权四郎和卫兵被杨录等人缴了械。杨录对乘客说:“旅客们不要怕,我们是义勇军,是来抓日本鬼子,缴下他们的武器弹药的,旅客们的钱财我们一律不要。”稳住了乘客之后,遂把石本权四郎等人拖下火车,押往救国军驻地三宝营子。

    三、多次挫败日军营救阴谋

    在锦州的日寇第八师团长西义得知石本权四郎被生擒的紧急报告后,极为恐慌,当即“除以锦州派出装甲车外,又从义州派出步兵第三十一联队长中村少佐指挥的部队,分别向朝阳寺快速前进”。中村少佐在出发前,特别通知热河军驻朝阳寺的部队,要求协助救出石本权四郎。但朝阳寺守军经救国军说服后,断然拒绝了日军的要求,并与救国军站在一起抗击日军进犯。当晚9时,日军以装甲列车为先导,由锦州出发向朝阳寺快速前进,当行驶到朝阳寺南铁道隧道口时,列车猛然脱轨。埋伏在隧道口一带的救国军和部分热河守军,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击,击毙日军多人。在装甲车中侥幸活命的日军狼狈应战。当战斗正酣之际,日军驰援部队赶来。由于寡不敌众,救国军向北撤走,热河守军也放弃了朝阳寺。西义得知日军失利的紧急报告后,大为恼火,又增派高桥支队于718日凌晨从锦州赶到朝阳寺支援。当天晚上,高桥还叫来原热河省参议员邵子峰,就救出石本权四郎问题向当地施压。与此同时,石本权四郎的妻子坐飞机在救国军驻地三宝营子、章吉营子和牤牛营子上空散发传单,威胁利诱,要求放回石本权四郎。关东军司令部指令第8师团直接与宋凌阁和李海峰交涉。

    日军见武力劫夺不成,便搞了一个换俘的阴谋。818,以吉岗参谋为特使,满载日寇的列车直开朝阳寺,寻找宋凌阁与李海峰谈判,妄图以日军俘去的东北军一名连长换回石本权四郎,亦被宋凌阁、李海峰的救国军击退。凶狠狡猾的日寇见武力劫夺及换俘阴谋均告失败,又施新伎,托北票县朝阳寺喇嘛马洪志(朝阳寺当家喇嘛)到义勇军(94日后改编为东北义勇军西路军)驻地向李海峰、宋凌阁说情,妄想以重金换回石本权四郎,又被李海峰、宋凌阁严词拒绝。日军仍不死心,又复派丧失民族气节投降日寇被日寇任命为热河前防司令的毕占一到义勇军驻地,妄图利用他与李海峰、宋凌阁的旧关系,索回石本权四郎。李海峰、宋凌阁将计就计,把毕占一这个民族败类枪毙于朝阳十家子三岔口。

    1932107,日伪军约一个旅的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从义县兵分三路向义勇军驻地进发,从3个方向包围了三宝营子。空中飞机扫射轰炸,“当日炸毙居民男女百数上下,炸毁房屋一百余间,焚烧柴草粮食、财物等项价格难以数计,村民悉已逃避不归。”李海峰和宋凌阁率部应战。由于敌人进攻异常猛烈,无奈之下,他们押解石本权四郎撤向巴图营子,并在牤牛营子安营扎寨,日寇不敢轻易进犯,撤回义县。义勇军押解石本权四郎撤退途中,石本权四郎卧地不走,苦苦哀求,并许以金钱、美女和房屋,求义勇军释放。义勇军战士李和严厉喝道:“你再叫唤,我就枪毙你!”石本权四郎吓得面如土色,被义勇军拖走。

    1932123日,日寇驻义县宪兵大队长矢加部宗太郎,又以信函威逼利诱,“许以赎价日币57万元”换回石本,同时,还在信中施以威胁:“今满洲国治安已经维持就绪,仅西、北两边尚未解决,而军部讨伐计划,亦因之硬化,宁置人票于不顾,举扫尽。”均被宋凌阁、李海峰拒绝。

面对日寇的一再利诱威胁和反复多次武力进攻,宋凌阁、李梅峰气愤异常。由于形势所逼和“懔于大义”,李海峰与宋凌阁决定处死石本权四郎。遂于19321211日,将石本权四郎押到朝阳县北门外十家子河套处决。

四、隐姓埋名待解放

    19332月,日寇大举进攻北票、朝阳、牤牛营子一线。朝阳、北票一带汤玉麟的守军不战而退,北票陷落。宋凌阁、李海峰因寡不敌众,且战且走,撤至承德一带与日寇周旋,后与其他抗日队伍联合抗日。1935年冬,日寇攻打白马关,宋凌阁与李海峰率部奋勇抗击;血战了16个日日夜夜,官兵伤亡甚多,终因弹尽援绝,惨遭失败,上千名抗日健儿血染长城。宋凌阁仅率数名义勇军官兵杀出重围,撤至北平。

    1937,宋凌阁自北平潜回东北,改名宋纪勋,准备寻集旧部重整旗鼓,继续反满抗日。当他回到原籍牤牛营子的第5天,由于汉奸告密,被朝阳县日本宪兵队长大川贯一逮捕, 监押在日伪朝阳监狱。在狱中,敌人以酷刑审讯,皮鞭、棍棒打得他皮开肉绽,但他始终咬定:“我不是宋凌阁,宋凌阁是我的堂兄,我叫宋纪勋,是从北平读书回乡。”日本宪兵队终未能弄清宋凌阁的抗日实情,加之家属亲友多方筹划,又以重金买通有关日伪要员,并经原籍多人保释,于1940年出狱。出狱后仍定为监外“稽查要人”,在日伪政权监视下苦度时光。

   1945年日本投降,宋凌阁热泪横流,合家喜极而泣。他把妻子儿女叫到跟前,由他口述,胞侄宋瑞林记录,讲述了他与李海峰及其他义勇军健儿,从东北到长城脚下坚持抗日救国6年之久的日日夜夜。

   194511月,宋凌阁被人民政府委任为牤牛营子区副区长。1970 年病故,终年72岁。

                            (作者单位: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