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牛河梁神庙解读

牛河梁神庙解读

发布时间:2018-09-19    阅读:1249

 

牛河梁神庙解读

张洪波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谨慎务实、敢于创新的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率先提出红山文化牛河梁女神庙、积石冢遗址,标志着中华文明曙光,它的发现把中华文明史向前提早了一千多年。此科学论断学界本该高度重视,在材料不断丰富,研究日益深入的基础上,完善这一理论。可是有些人却不是这样,依然维护传统、僵化、教条、落后的中原文明起源观点,套用西方模式为中国文明量体裁衣,并不深入实际,认真分析,而是咬文嚼字,空谈理论。致使炎黄文明发源地的牛河梁至今还处在猜疑中。神庙这一惊天遗迹,至今却不能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去解读,去弘扬。

     一、神庙遗迹含义

    神庙遗址位于辽宁省凌源市欺天林场大杖子工区林带内,是多室土木建筑,今已塌落成为废墟,建筑南北18.4米,东西残宽6.9米,遗址内出土泥塑建筑构件人像、熊、鸟、肉团、 彩绘“捉兽”纹残块,出土镂空纹陶器盖、锥刺纹塔形陶器残块。出土的泥塑人头像,相当于真人大小,头高22.5厘米,面宽16.5厘米,头顶似带帽,眼内镶嵌青玉片,面目轮廓与《山海经·海内西经》图片相近。神庙平面遗迹轮廓象个示字,南部东西向条形建筑可能暗示天,中部似有圆形明示天圆。北部东西向条形建筑可能暗示地,其中部也可能有个方形,暗示地方。天在南,地在北,天南地北、天圆地方之说可能就起源这里。南北向近似梯形建筑可能暗示人,人站在地上,积石冢大墓也为近梯形,说明神庙时代与梯形石棺墓时代大体一致。两边连厢建筑可能暗示人的双手,双手可以获取天上飞禽,可以捕捉地上猛兽,神庙内可能还会有水陆两栖动物龟,女祭女戚把这些飞禽走兽及其肉团当成贡品通过诸神送给死去先人“食用”。牛河梁人用夸张手法把人体塑像做成真人几倍大,或许是为了展示出人类的聪明、智慧以及独具直立行走能力,用捉兽纹展示出牛河梁人高超的捕捉能力,他们在这里或许是通过神庙向整个自然界庄严宣誓,其它生命和人类比都是渺小的,只有人类才最伟大。

    二、牛河梁神庙是不是神庙

    有的学者认为牛河梁神庙是个窑址,是仓库。按现代人思维模式神庙确实小了点,也不正规,可那是距今5000多年前的远古。古代人是怎样认为神庙的呢?金文神字(         ),是一个人到示这个地方,这说明造字之初就是以类似牛河梁神庙这样的东西做参照物。后来把人字改成申字,申字形原创意是田地里向上延伸一部分,向下延伸一部分,这并不是偶然,实际也是寓意神庙是由地上、地下两部分组成。《说文解字》云:“申,神也”。示和申组合应该是诸神。金文庙(         )字,造字之初好像在偏坡上,周围长着草木,阳间人通过渠道(人)把物品送到阴间地下。《说文解字》曰:“廟,尊先祖兒也”。《尔雅·释宫》云:“室有东西厢曰廟”。实际神庙也确有东西厢相连,由此看来称神庙确切恰当。神庙二字可能就是由这里的建筑遗迹和功能创造出来。

    关于牛河梁神庙是不是女神庙的问题?令人匪夷所思,从牛河梁泥塑神像额头前倾,乳房偏大确属女性生理特点,《庄子·盗跖》曰:“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这使我们能联想到女性血亲在当时更应该受到尊重。《山海经·海外西经》记载:“女祭、女戚在其北,居两水间。戚操鱼   ,祭操俎”。笔者考证此记载在时间上、地域上都已接近牛河梁文化遗址。因此我们认为称女神庙应该具有合理性。可是我们综合分析后又发现,牛河梁积石冢中心大墓墓主都是中老年男性,这说明男性地位明显要高于女性。随葬品多动物玉器,这反映牛河梁人生活来源主要以狩猎为主,从生理学和历史学上分析女性更适应采摘、缝衣、歌舞等方面工作,这种与虎豹熊罴激烈对抗工作男性更为适宜。《山海经·西山经》女人画像是披肩发,泥塑头像不是披肩发,而又戴着男性专属的帽子或发髻。这让人们联想到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沟遗址[1]发现的红山文化陶人,通高55厘米,头部戴冠(发髻?),作者认为似为男性形象。辽宁省朝阳市龙城区半拉山子红山文化陶人头像,戴帽或发髻,作者认为是男性。牛河梁红山文化第十六地点 中心大墓,墓主老年男性,随葬玉人,玉人头戴冠或发髻[2],笔者认为也应该是男性。巫觋是古代神权代表人物,男巫有见,女巫没有,是不是特指泥塑神像眼内玉片而言呢?魏凡女士也认为,“牛河梁积石冢自发掘以来,对于其所处的社会形态问题,一直存在不同看法。牛Ⅲ冢以男性为中心的埋葬形制证明,当时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已经形成”[3]。这说明牛河梁神庙神主不排除是男性的可能。其他几尊人塑像也不排除有女性的可能,因此我们认为牛河梁女神庙还是称神庙为妥。

    三、神庙等是否能代表文明

    世界上对文明的定义各不相同,中国人不能照搬照抄西方文明标准。聪明的祖先会意字已经给我们定了标准,文应该指文字,明应该指懂阴阳、里外。文字的出现,学者们认为可能离牛河梁很远。往往在甲骨文、青铜文、陶器刻划文、彩陶文等后期文字找渊源,在中原地区找佐证,其实都错了。考古实际证明,我们的文字起源于刻土遗迹,积石遗迹,硺石遗迹,山川形状等。笔者认为中国文字起源于辽西地区,源头可能就在牛河梁。牛河梁积石冢积石、神庙平面形状就是最初文字,神庙遗迹就是示、天字原始初形。小城子积石遗迹形状就是龙、凤字原形。甲骨文、青铜文就是这些遗迹的缩小和瘦身。明字由日月组成,会意日阳,月阴。牛河梁神庙为半阳半阴,墓葬为阴,神庙泥塑人像眼内之玉与积石冢墓内之玉互通为明。镂空陶纹器盖,也有阴阳互通之意,外为阳,内为阴,里外互通合为明。牛河梁有文字,明阴阳,说它是文明曙光笔者认为一点也不为过。如果实事求是讲它已经迈入文明门槛。恩格斯曾经指出:“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安志敏先生认为,“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文明时代是继野蛮时代之后的高级阶段”。“文明的诞生,就是国家阶级社会的出现,象征着社会进化史上的一个突破性的质变,这在学术界几乎是没有任何异议的”[4]。杨思婷女士认为:“从女神庙的规模看,祠庙不仅远远超出了家庭祭祀,甚至也超出了氏族祭祀,先民们远离住地专门营建独立的庙宇,并围有许多附属建筑物,形成一个规模宏大的祭祀中心场所,这绝非一个氏族甚至一个部落所能拥有,而是一个更大的文化共同体崇拜共同祖先的圣地”[5]。郭大顺先生认为牛河梁是“以女神庙为中心,以金字塔式巨型建筑为前沿,以诸多积石冢为环包,有主轴,有两翼,有呼应的大规模祭祀礼仪性建筑群体”[6]。牛河梁坛庙冢塔,规模宏大,布局合理,含义深远,如果没有国家这样强大机器,是难以实现的。积石冢内有大墓,有小墓,大墓随葬品多,小墓无随葬品,这明显是私有制和特权阶层反应。因此我们认为牛河梁神庙等系列遗迹现象完全符合文明标准。通用文明标准是要有城市、文字、青铜器、祭祀址。城市是农业文明的标志,牛河梁上古文明是狩猎文明,为了便于瞭望,人们住在山顶或山坡上,所以城郭规模一般都比较小,这可能是由生产方式以及炎黄血脉“卑宫室,致孝于鬼神”的信仰有关 。红山文化已发现“冶炼遗存及铜制品”[7]。此说学界虽有异议,但根据喀左发现数批早商、夏代精美青铜器看,推断黄帝时期“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8]应该是历史真相。如果黄帝时期已能铸铜鼎,牛河梁文化时期有铜制品,如铜刀、锥、凿及饰品应该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早期炎黄血脉非常注重节俭,往往把贵重铜器传给后代,所以墓葬中少有青铜器随葬,夏家店下层文化墓葬也然。有祭祀遗址,有文字,有青铜器,城可能在“汤谷十日”,“孽揺頵羝”[9]附近。除文明要件具备外,牛河梁精美玉器无与伦比,它的文明程度已达到当时世界上最高峰。我们的部分学者只崇拜金字塔、空中花园,却为啥不去看看我们自己的中华龙、中华凤那雄伟壮观的石垒建筑呢?为啥看不到我们的制玉工艺令世界折服,令洋人兴叹呢?

    四、神庙功能

    神庙不是孤立的,是与出土遗物以及周围遗迹现象有相关连的,笔者认为这座神庙具有展示功能、沟通功能和祭祀功能。

展示功能。通过对遗迹现象分析,牛河梁人通过神庙向天地、向其它部族展示这里人神通广大;向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动物界展示人类的聪明、智慧、强大,展示弱肉强食这一基本理念;向苍天、向大地展示我们人类的能力。

沟通功能。通过对出土遗物分析,条形镂空陶器盖盖在加热的炊器上,水蒸气就会从器盖条状孔冒出来,长时间加热水就会没了,暗示人们拿来的肉块,野果会象器盖水蒸气蒸发流通一样送给先人,蒸汽能出不能进。神庙墙壁上彩绘捉兽纹饰,反映出被围进来野兽因出口小会被捉住,能进不能出,这是一种聪明获得猎物的方法,此纹饰被夏商青铜器广泛采纳,也许这会是暗示早期是狩猎文明。泥塑头像眼内有玉片,积石冢墓内有玉器,这也反映一种互通,玉通气,说明眼内有玉神人有能进能出能力。眼睛、眼神、神通、精(睛)气神名词可能都从牛河梁起源,泥塑眼内有青玉,这个人应该是神人,像蒸气通过一样容易能看到墓内墓外世界,能把亲人心情告知死去的先人,能把祭品送给先人。相反这位神人也能把先辈祝福告知给子孙后代。发现的乳钉纹、锥刺纹也可能暗示出入沟通的意思。

    祭祀功能。从牛河梁神庙周围遗迹看,有平台、祭坛、塔形建筑、积石冢,神庙应该是一个祭天地、祭祖先、祭鬼神场所,祭字甲骨文(        )像拿着吃的喝的去祭祀,金文大篆祭(        )字,像手拿东西到示这个地方祭拜。祀字,甲骨文(        )字像子女常到示这个地方去祭祀父母。由此看来祭祀二字原形原意也源于牛河梁神庙。《周礼·春官宗伯·大司乐》曰:“以六律,六同,五声,八音,六舞,大司乐,以致鬼、神、示”。“乃奏大簇,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示”。《周礼·正义》云:“此经通例,天神为祀,地祗为祭,人鬼为享。三者对文□□异,散文迹通。”《礼记·郊特牲》也云,孔颖达疏:“天神在上,非燔柴不足以达之,地示在下,非瘗埋不足以达之。”由此看来示这个地方也确实是用来祭祀所用。神庙内出土的塔形陶器,下部粗实彩绘风云纹,中部饰锥刺纹,顶部尖顶,寓意流动、进入、高尖,也可能寓意人生下来慢慢的长高,渐渐地死去消失在夜空。这与宗教祭祀也应该有关系,扬州辽代白塔、北京北海公园清代白塔、日本富士山下白塔外形于此接近,不知是否有渊源关系。

    司马迁先生撰写《史记》是从冀州五帝开始,实际上《山海经》对五帝之前的历史也有记载,这段历史可能就是牛河梁文化,盘庚(更)从喀左最后去了安阳,神话中的盘古不排除就在牛河梁的可能。据《山海经·海外东经》汤谷十日条记载:“ 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山海经·大荒东经》孽摇頵羝条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摇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叶如芥。有谷曰温源谷、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上述两条同时记载汤谷,大荒经又记载温源谷,孽摇頵羝应是搓澡的意思,日热月凉,这可能是指温泉水热的意。汤谷之北的雨师妾人“其为人黑,两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一曰在十日北,为人黑(未洗澡)身人面,各操一龟”[10]。牛河梁积石冢出土玉龟与史书记载吻合,玉蛇(C形龙)恐怕也曾经有过出土,这说明牛河梁人至少有一部分人可能是雨师妾人。雨师妾、女祭女戚等国(村)人到牛河梁祭拜恐怕是当时历史的真实再现。

                                                  (作者单位: 辽宁省朝阳市北塔博物馆)

 

注释

[1]刘国祥、田彦国《敖汉兴隆沟发现红山文化罕见整身陶人》《中国文物报》2012718日 总第2050

[2]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牛河梁第十六地点红山文化积石冢中心大墓发掘简报》《文物》200810

[3]魏凡 《牛河梁红山文化第三地点积石冢石棺墓》 《辽海文物学刊》19941

[4]安志敏 《关于牛河梁遗址的重新认识—非单一的文化遗存以及“文明曙光之商榷”》《考古与文物》20031

[5]杨思婷 《关于牛河梁红山文化“女神庙”的一点思考》《赤峰学院、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2月第33卷第二期

[6]郭大顺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的新发现于新认识》《故宫文物月刊》199810月第187

[7]苏秉琦 《中国通史》第一卷13

[8]司马迁 《史记·孝武本纪》

[9]《山海经·大荒东经》

[10]《山海经·海外东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