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化石文化> 化石对朝阳历史的书写和再造

化石对朝阳历史的书写和再造

发布时间:2018-04-04    阅读:987

         化石对朝阳历史的书写和再造

                                  邹吉彬

 

   如果说朝阳大地是一部书,那么朝阳的化石就是这部书的精彩文字,是它们用自己生命的定格,记录和书写了我们家乡远古辉煌而神奇的历史,也为我们铸就了骄傲和自豪!

一、远古生命进化的天堂

自然进化史告诉我们,在远古的地球上,能够孕育生命的地方并不是很多,因为远古的地球,由于还处于“成长”期,它的“结构”还没有定型,它的“性情”还不够稳定。当时的地球,除了大陆漂移、造山运动、冰河时期、大洪水这些全球性的大灾大难外,它还要随时经受火山地震的侵扰。至于风雨雷电、寒霜炎暑、紫外线辐射,更是生命诞生和进化随时都要经受的挑战和考验。生命能够在朝阳这片大地上立足和发展,充分说明了这片古老的大地完全具有了生命存在的条件,是远古生命进化的风水宝地,是它们进化的天堂。

1、生命的老地户

朝阳的鱼、鸟、花、恐龙等化石记录了白垩纪生命的辉煌,有力地证明朝阳大地的古老和神秘,它们是根、是源,在我们回顾朝阳变迁史的时候,不要忘了它们的存在和贡献。

只要你认真地寻觅和考察,就会在朝阳的岩石上,发现一些藻类、蠕虫类、珊瑚、水母等化石。科学家告诉我们,这些古生物化石并非“白垩纪公园”的主人,而是来自几亿年前的古生代,来自原始的大海。这不但说明了朝阳是更加古老生命的发祥地,同时告诉我们,沧海桑田在朝阳曾经长久的演变着。

在古生代之后的一段漫长地质年代里,我们没有在朝阳发现新的化石记录,直到中生代的侏罗纪,新的生命记录又出现了,那就是木化石、恐龙化石等。这不但说明原始海洋中的生物已经成功登陆,步入了新的进化征程,同时也证明了当时的气候条件、地理环境已经适宜新的生物诞生繁衍,为白垩纪生命的大繁荣奠定了基础,地球上异彩纷呈的进化篇章由此拉开了序幕。

2、白垩纪生命大爆发

白垩纪,大约距今1.3亿至0.65亿年之间,震惊世界的热河生物群就是在这一时段内生存繁衍着。最近20多年,在朝阳及其附近地区发现了众多的古生物化石,到目前为止,已记述的植物化石60多种,无脊椎动物上千种,脊椎动物近70种,随着新的发现和研究,这个数目还将迅速递增。朝阳成了举世公认的“古生物化石宝库”、“化石王国”。与伟大祖国的崛起同步,“化石王国”已经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众所周知,朝阳化石已摘取了很多项世界之最,如化石的储藏量最大(朝阳大地一半以上的地下都埋藏着化石)、化石的保存最精美、化石的生物品类最完整,因鸟、被子植物等一些化石在发现的化石中时间最早,所以有人说朝阳是“第一只鸟起飞的地方”、“第一朵花开放的地方”、“胎盘动物最早现身的地方”、“第一只蜜蜂飞起的地方”。科学家预言,随着新的化石发现和研究,朝阳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世界之最。

许多生物进化中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生物考古学界,如鸟类的祖先是谁?它是怎样飞上蓝天的?目前占统治地位的哺乳动物是如何起源与进化的?今天占统治地位的被子植物的始祖是谁?对热河生物群化石的发现和研究,科学家们眼前一亮,为之一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呀,生物进化的一些重大问题,在这里找到了线索和答案,令世界瞩目和震惊。

勿庸讳言,在生命起源和生物进化的问题探讨上,尽管人类(特别是现代人)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还有更多的难题需要解决、更多的堡垒需要攻克。热河生物群的化石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更多的直接证据。这一点才是朝阳化石的价值之所在,当然也是吸引全世界古生物科学家的最重要原因。

据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说明,以朝阳为中心的热河生物群所产生的生物类群,不仅与世界其它地区的生物类群很不相同,就是与我国华南地区同时代的生物类群也有明显的区别。比如其中的狼鳍鱼、北票鲟、原白鲟、中华弓鳍鱼等,在世界其它地区同时代的地层中从无踪迹。我们知道,“特产”是最容易引发热爱家乡情感的基本元素,也是最容易诱发乡愁的根。朝阳的 “特产”化石,是大自然馈赠给朝阳人的礼物。我的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学生每年都让我给他邮寄几块朝阳产的普通又普通、一般又一般的狼鳍鱼化石,除了他自己收藏之外,有的还赠送给外国友人。他说,看到家乡的鱼(化石)就想起了心中的家,看到了家乡的化石就引发了他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梦。家乡的鱼片片是他这位海外学子的所思所恋,所骄所傲。

朝阳的化石还告诉我们,白垩纪时的朝阳及周边地区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足,淡水湖泊纵横交错,水域宽广,湖泊之间的陆生植被发育繁茂,除沼泽草地之外,还有大片的原始森林,这样的陆相生态条件,为热河生物群的快速辐射演化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条件。一场精彩的“生命大爆发”喷涌而出,一首壮美的生物进化交响曲回荡在远古历史的上空。

3、血与火的杰作

当我们面对着朝阳的精美化石时,首先令我们震惊和陶醉的是这些远古生命的辉煌和他们所固化的美。可曾想到,这些辉惶和美,却往往是由无数的悲壮的死亡铸就的。而事实上,震惊世界的“热河生物群”确是血与火的杰作。

朝阳的化石和相关地层剖面告诉我们,白垩纪时的朝阳大地,除了温暖湿润,万物繁荣的“歌舞升平”的景象之外,当时还有“频发”的火山喷发,致使一次又一次大规模的生物集群死亡。在北票四合屯化石发掘的剖面上,记录了生物多次非正常死亡事件,导致鸟类、带毛恐龙、鱼类等脊椎动物的大量死亡,致使它们的化石保存非常精美完整,除骨骼等硬件部分外,鸟类和恐龙还完整保存了羽毛和毛状皮肤衍生物及皮肤印痕等结构,有的恐龙和鸟还保存了胃部食物残留物和卵等。更为精彩的是,一些动物化石还清晰地保留了他们死前的“生存状态”。如正在交媾的恐龙,正在孵卵的鸟,正在吞食小鱼的大鱼……,猛烈的火山喷发以其“突如其来”、“从天而降”、“铺天盖地”、“毒雾弥漫”、“热浪翻腾”、“无孔不入”、“暗无天日”,造成了瞬时的生命定格,保存了刹那间的生存画面。火山喷发的“抓拍”、“抢镜头”、“多角度”、“全方位”、“高清晰度”,可谓无与伦比。紧接着生命归于毁灭,万物失去喧啸,大地归于沉寂。然而,翻过了这悲壮的一页之后,大自然又开始撰写新的生命进化的篇章!

生命是顽强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强烈的火山喷发之后,温暖湿润的气候条件,再加之肥得流油的暄软的火山灰土地,为生命的重生与繁荣创造了更为适宜的条件,于是一轮新的生命大繁荣又拉开了序幕。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生命创造新的繁荣时,又一次的火山喷发开始了,新一轮的生命轮回重新上演……。就这样,毁灭——重建——繁荣,再毁灭——再重建——再繁荣……一次次的毁灭,一次次的重生,最终创造了“热河生物群”的生命大爆发,成就了朝阳的“化石宝库”、“化石王国”。

物极而反,盛极而衰。在白垩纪生命最辉煌的一刻,却迎来了第五次生物大灭绝。在这次大灾大难中,统治了地球1亿多年的恐龙退出了历史舞台。还有多少物种同时销声匿迹难以想像。据有的生物学家推测,自生命起步以来,总计有几百亿到几万亿个物种,然而至今已有99.9%灭绝。也许我们不愿承认这一数字,但我们必须认可一种事实,从整个进化长河来看,物种灭绝几乎就是一种常态,一种生存方式,一种进化原动力!

两千多年前的庄子对于生命的连续性早就作出了深刻的论述:“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庄子.齐物论》)。个体生命如此,群体亦然,整个自然界亦如此,这是万物永远的轮回,包括地球,包括太阳,还有宇宙。这就是永恒的终极真理!

二、朝阳是人类祖先生息繁衍的福地

寻根问祖,敬崇先人,这是世界各民族共有的质朴情怀。朝阳人也不例外,我们在享受五千年红山先祖给我们带来的荣光时,仍然不忘红山人的先祖是谁?我们要找到更加久远时空中的祖先,顶礼膜拜,传递他们的“香火”,享受他们的庇护和佑爱。

1、我们的祖先——鸽子洞人

让我们从红山女神的故乡出发,沿着时光隧道,一路前行,寻觅祖先的足迹,探察祖先的行踪。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首先,在建平县建平乡南地村,我们惊喜地发现了一处古人类的遗址,并在这里发掘到了古人类的骨骼化石。经考证,这是一块古人类的肱骨化石,距今约1.5万年前,属于旧石器晚期,在人类进化史上属于新人阶段。人类学家将其定名为“建平人”。

在遗址中还出土了一些动物化石,有披毛犀、蒙古马、野驴、野牛、转角羊等。同时还出土了一些打磨的石器。

首战告捷,我们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为我们继续寻觅增加了信心。

紧接着,我们又在凌源市八间房村的草帽山东北坡,发现了一处古人类遗址,出土了打制石器51件,古哺乳动物化石12种,地质年代为更新世末期,距今3万——1万年,仍属旧石器晚期。遗憾的是,在这一人类活动的遗址中,我们只发现了“人迹”,而没有找到“人骨”,“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我们继续一路前行。在喀左县水泉乡瓦房子村鸽子洞又发现了四块古人类化石,有乳突骨、膑骨、枕骨和一颗完整的小孩门齿。考古学家将其定名为“鸽子洞人”。在洞中同时还出土了很多哺乳动物化石,其中最多的是古羊类的化石(由此鸽子洞人又被称为猎羊人),还同时出土了260多件打制的石器。

至此,我们在寻根的路上,已经获得了大丰收,大家喜出望外。寻找发现古人类化石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用一位古人类学家的话说,如果你把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每一个直立人复活,他们还装不满一辆校车。在伊拉克和越南之间——其间距离约5000公里——只发现了两块人的化石,一块在印度,一块在乌兹别克斯坦。可见古人类化石发现之难及其珍贵。世界之大,何止千百个朝阳,我们的祖先就选中了鸽子洞,就选中了这方洞天福地。念及此,一种对先祖的崇敬之情,对朝阳这片大地的敬仰之情便油然而生。记得还是在几十年前,当我得知鸽子洞就是我们远祖的“家”时,便在第一时间,从家乡叶柏寿骑自行车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去鸽子洞零距离缅怀先祖的神圣。我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洞里洞外,转来转去。摸着粗糙的洞壁,浮想联翩,思接千古。这是一个普通的洞穴,却留下了朝阳人祖先的生存奋斗、文明进步和种族繁衍,厉害了,鸽子洞人,我们的洞中祖先!

2、智慧的鸽子洞人

根据人类学的三分法,“鸽子洞人”属“智人”,而事实上“鸽子洞人”(喀左)、“建平人”,均是当之无愧的智慧之人。

10多万年前的鸽子洞人,选择鸽子洞作为他们的栖身之所,这本身就表现了很高的生存智慧。鸽子洞位于大凌河边的汤山崖壁上,洞口距大凌河水面30多米。水是生存的首要条件,伴水而居,这无疑是先祖最明智的选择。鸽子洞洞口朝向东南,十分有利于采光采暖。洞长15米,里面有一8平方米的主洞。洞中有洞,洞顶有一类似“天窗”的小斜洞,既可透光,又可出烟透气,而且雨水不能直接落入主洞。从洞口到地面,有一条崎岖的“小径”可通行,既有利于出行,又可有效地防止野兽的窜入,保证洞中人高枕无忧,鸽子洞可谓最佳寄居地。

经过考古挖掘,发现洞中有半米厚的灰烬层,说明鸽子洞人已经学会用火,保留火种及取火技术。有了火,鸽子洞人可得暖身之利、尝熟食之味、收护卫之益、获照明之便。由于火的使用,使鸽子洞人的生存质量大大提高。

鸽子洞遗址发现了很多经过打制的石器,学会打制石器和使用石器,这是鸽子洞人又一大的进步。石器不但可使鸽子洞人有效地护卫自身更可有效地享食兽肉。这一点出土的大量兽骨就是有力的明证。这些野兽的遗骨除了野猪、野兔、野羊等食草动物外,还有猎狗、虎、豹、狼等凶猛的食肉动物,这足以说明了鸽子洞人的勇敢和扑捉智慧。

鸽子洞遗址是迄今为止辽西大凌河流域最早的古人类居住地,是东北地区最典型的旧石器时代古人类遗址,被誉为旧石器时代的活化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科研第四号”。鸽子洞还被编入中国历史教科书,被列为辽宁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寻找祖先

前文已经提及,在热河生物群已经发现了最早的哺乳动物化石,如五尖张和兽、金氏热河兽、强壮爬兽、巨爬兽、沙氏中国袋兽、远古翔兽等。科学家认为,其中最有资格作为猿猴类的直接祖先的就是攀援始祖兽。顾名思义,始祖兽与始祖鸟一样乃兽之始祖,攀援者,树上生活者也。这种最古老的有胎盘的动物化石是在凌源市发现的。科学家经过研究认定,这是迄今为止所知的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类家族中最早的成员。是所有哺乳动物的源头。

人类属于有胎盘亚纲中的灵长类。它一直生活在树上,至少在几百万年前人类祖先从树顶下来之前都是树栖。我们可以相信,攀援始祖兽就是人类和猴虎牛马等哺乳动物共同的祖先。在朝阳的大地上,化石又为我们找到了新的惊喜、骄傲和自豪!

人类是怎么起源的,这是一个长久的话题。近年来,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兴起,通过基因探索现代人历史成为生物考古的重要手段,近些年不断传出以往的结论被新的研究成果改写的信息,越来越多的化石和遗传学的研究成果告诉我们,现代人和最古人类的起源和进化远比过去所认为的复杂得多。关于人类起源问题,我国著名的古人类学家中科院院士吴新智老先生提出了多地区进化假说,我们不去定论这个假说最后的“真说”价值,不说现在的中国人最初来自非洲还是生于本地,但至少有一点是应该肯定,即关于人类进化问题应该开阔研究视野,着眼于“多元”。由此(首先还是化石的实证)提出朝阳是人类起源的故乡,也许符合事实。

三、今天朝阳人逐梦的家园

改革开放以来,朝阳所邂逅的化石与化石所经历的朝阳已经有了更多的可讲可传的故事,可歌可颂的篇章。今天的化石所书写的朝阳历史将更加精彩。

1、化石热方兴未艾

曾几何时,化石进入了朝阳的大街小巷、企事业单位,乃至家家户户,角角落落。到处都有化石的身影,欣赏把玩者有之,经营出售者有之,交流收藏者有之,挖掘淘宝者有之。近年来,朝阳的化石吸引了众多的异国他乡之客,有考察研究的,有观赏旅游的,有崇仰朝圣的,真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时间,朝阳成了化石的朝阳,化石成了朝阳的风景。化石由地下步入了人间,由科学家的殿堂进入寻常百姓家,由曾经的破石片片成了换钱的宝贝,朝阳形成了化石的环境、化石的氛围、化石的气候。更由于其巨大的科学价值和贡献,朝阳成了举世公认的“古生物化石宝库”,成了享誉全球的“化石王国”。可以预料,朝阳的化石热还将持续增温,朝阳人的化石故事还要继续讲下去。

2、化石文化浓墨重彩

化石热是好事,但要热得有度,有章有法。发热高烧不退,有损健康肌体。当然,该热的不热,热不到位,铁矿石也不会变成好钢。古生物化石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不可复制,如果盲目地认为朝阳的化石多得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进而盲目地采掘索取抛售,有再多的化石也是坐吃山空。因为挖一块少一块,卖一块少一块,早晚有一天,会被挖光卖光的。怎样解决这一矛盾?本人认为必须打造化石文化的牌,发展化石文化产业,打造化石王牌、金牌。近年来,朝阳人加强了对化石文化的打造,赋予了化石以文化的灵魂,给化石插上文化的翅膀,使朝阳的化石再次获得新生。

首先,朝阳与有关的科研单位合作,加大了对化石的科研力度,充分发挥科研成果的引领作用,不断有新的科研成果问世,使朝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闻名世界,化石成了朝阳最好的名片。美国出版的世界权威的自然科学杂志《科学》刊载的中国地图,仅标出了三个城市,一个是北京,一个是西安,另一个就是朝阳,朝阳成了解决很多生物进化难题的圣地。

其次,围绕着化石,建起了各类相关的文化研究机构,深入广泛开展各种化石文化活动。如先后建起了朝阳市化石协会、朝阳市源生化石研究所、朝阳市太阳神木化石研究院、朝阳市化石保护协会、朝阳市观赏石协会等社团和研究机构,组织各种学术研讨活动,撰写学术论文,出版学术著作。与此同时,朝阳市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等也大力宣传化石文化,普及化石知识。朝阳市还确立了化石节,助推打造化石文化活动的深入开展。同时还在朝阳市的各级各类学校增加化石教育的相关课程,使化石文化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市里有关部门还注重走出去,请进来,开展不同层面,不同级别的化石文化交流研讨活动,现已慰成风气,成果颇多,前景喜人。

第三,用文化包装化石,让文化的元素进入化石的肌体,使每块化石都鲜活起来、靓丽起来。除了大力彰显化石的科学研究价值、科普教育价值之外,还要在化石修复、化石加工、化石展示、化石交流、化石出售、化石收藏、化石采集、化石宣传等诸多方面,都要体现文化的味道,赋予文化的风采。

第四、化石已有机地、有序地、广泛地融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如用新闻记者的姓氏命名化石,用化石收藏者的姓氏命名化石;用古生物化石的名称注册商标,打造品牌;用古生物名命名街道;让古生物化石雕塑进驻街道、公园、绿地、园林、广场;让化石进入机关学校、工厂企业,乃至千家万户;以各种古生物的形象设计制造工艺品、儿童玩具;让化石成为小说、电影、戏剧、摄影、楹联、书法、绘画等文艺作品中的主人公,等等,增加化石在社会生活中的覆盖率,实现“古生物化石宝库”特色,打造“化石王国”形象。目前朝阳已有四种古生物化石获吉尼斯世界记录证书,据权威专家透露,朝阳还会有更多的珍贵化石,同样会获此殊荣。朝阳已被中国观赏石协会命名为“中国观赏石之城”、“中国化石之都”,被国家有关部门确立为科普教育基地。所有这些都体现了硬石头中的文化软实力,使我们的化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金牌名片。

3、化石文化产业初具规模

朝阳市委市政府依托得天独厚的化石资源,适时提出了文化产业兴市的战略,经过全力打造,目前已初具规模。

首先,注重保护开发利用,建立了国家鸟化石地质公园,由上河首园区、北票园区、凌源园区和喀左园区组成,总面积155平方千米。市、县区的博物馆也都把化石作为重要的展品纳入其中,此外,还有众多的规模不等的私人化石展馆、收藏馆。这些原地原场原生态的展示,在供人们审美欣赏的同时,也使相关的古地质、古地理、古生态、古气候的知识得到普及,这样既保护了化石资源,又吸引了国内外的考察研究者、参观学习者和旅游观光者,有效地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充分彰显了化石的价值和效益。青山不老,化石长存,保值增值,利在当代,惠及后人。

其次,招商引资,在化石主产区打造功能完备的化石文化产业园区,紧紧围绕化石,大做化石文章。如化石展示,化石装裱、加工(木化石类),化石收藏,化石鉴赏,化石交易(一般化石),化石工艺品,化石动漫、影视产品,建各类化石主题公园,充分依托化石的资源优势,借助区位优势,打造规模优势,彰显特色优势,与全国乃至世界互联互通,使“化石资源王国”转身为“化石文化产业王国”,与朝阳的红山文化、佛教文化、三燕文化及其它文化共同形成朝阳的文化产业支撑,在做大做强朝阳文化产业的同时,助推朝阳文化旅游发展,促进朝阳经济社会发展。

目前,朝阳、北票、凌源等主要化石产区正在斥巨资打造不同特色的化石文化产业园区,可以预期,在不久的将来,朝阳的“化石王国”一定会转化成化石文化产业的强市。

                                                                  (作者:朝阳太阳神木化石研究院院长)

 

 

上一篇:捡石赏石凌河情 下一篇: 朝阳化石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