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龙源初探

龙源初探

发布时间:2017-05-19    阅读:942

                             

         龙 源 初 探

                                 车爱军

 

笔者在《关于龙的原型的思考》一文中提出龙是中国古人对闪电认知后的具象化,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理念,演化后为权势 、祥瑞、高贵、尊荣、幸运、成功、睿智、自信、高士等的象征(详见《辽宁师专报》社会科学版 文章编号100839989201204012504)。那么,龙的最初家园在哪里呢?

一 、龙文化发生、发展的背景

从生产的方式方法上看,秦代以前的原始社会是“刀耕火种”,夏商周时期是“石器 锄耕”,春秋战国时期是“铁犁牛耕”。我们先从这个角度分析龙文化的起源。笔者在其他文章中论述过闪电是龙的原型,而龙与雨水有关,雨水关乎着农业的丰歉,这就说明最初的龙图腾必然与农业生产有关。

1.原始农业向传统农业过度时期 人们重视云雨和闪电

种植植物和饲养动物发生在一万多年前的新石器 时期,这时我国有了原始农业和畜牧业。但在这一时期,仍以捕鱼狩猎为主。此时,行云降雨的龙(闪电)与刀耕火种、捕鱼狩猎的关系不是很密切。

原始农业向传统农业的过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河南裴李岗文化(公元前 6200 年至 5500 年前后 )时期的人们已经会在田里种植粟谷和在家里养猪。8000年前,我国开始了原始农业向传统 农业的过度,大约到新石器中期(距今70005000年),原始农业开始向传统农业全面过度。随着传统农业的发展,人口聚落的不断增多扩大,使得农牧业快速发展。距今6000年左右,河南仰韶就出现了大型定居村。家畜饲养业大发展,农业进入了锄耕阶段。农耕生活虽然艰辛、单调,但稳定性却是捕鱼狩猎无法比拟的。这时,农业生 产成了人们生存的首选。因此,人们必然关注能带来雨水的闪电。

2.中华龙图腾的萌芽

农业生产成了人们生存的首选时,人们必然企盼着“好雨知时节”。于是,每到春天或干旱缺雨的时候,人们会期盼云雨雷电的到来。雷电在古人看来非常奇特神秘,因此十分崇拜,这就产生了人们对闪电的图 腾。这大约发生在红山文化时期(约公元前4000~前3000年)。

大约到50004000年前的新石器晚期,农牧业高度发展,人口急剧增加,釜已经不适应人们生活的需要了。在山东淄博市临淄区的桐林——田旺遗址,发现了高 116厘米、口径44厘米的带三足的复合炊具——灰陶甗。从大小不一的陶甗普遍使用可以看出,原始农业已经过度到了传统农业。有的地方,已经逐步形成了精耕细作的传统。那时, 渠灌很少,对农业而言“水”这个农业的命脉是由云和雷电决定的,因此这时人们更加关注雷电,对雷电有了进一步的感知和理解,认为伴随闪电发出的阵阵巨响,是天穹驰过的天神战车的声音。

3.龙文化产生在夏朝之前

农业生产离不开的闪电威力极大,又神秘莫测,总是和人们的期盼有距离。因此,他们对闪 电的祈求渐渐增加。在这个过程中,古人把闪电当做了神,开始了对闪电的崇拜。这时,古人从对闪电的感觉上升为对闪电的知觉,即对雷电云雨等等天象的各种属性进行综合与解释,表现出了古人的知识经验和主观因素的参与。

我们从有确切纪年的夏朝的《莱丘铭》中可以看到两个不一样的“龙”字,而两个龙字的用法却各异。第一 个龙字用在“赐给龙章”里,“龙”字作了“章”(有的译为“衣”)的修饰语。龙字的左面,应是一个腹部佩戴玉饰的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此意还可商榷)。结合语境我们知道,所赐的“龙章”是给以龙旗仪仗或荣耀。第二个龙字用在“飂叔豢龙”中,“豢龙”是 同受禹王分封的飂国叔安君的太子。太子当然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所以,第二个龙字的左面是一个“帝”字。看来,“龙”在这时就用在太子的名字里,被未来的“帝王”霸占了。

“龙”字应是形声字。形声字属于“合体造字法”,多由两部份组成。《莱丘铭》中两个龙字的声旁(又称“音符”)都是“   ” (发“龙”音)字;“帝”与“腹部佩戴玉饰的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应是形旁(又称“义符”)。形旁是指示字的意思或类属,声旁则表示字的相同或相近发音。这样看来,《莱丘铭》中“龙”字的声旁曾经单独使用过。

从心态文化层次看,社会学研究者认为由人类社会实践和意识活动中经过长期蕴育而形成的价值观念、审美情趣、 思维方式等构成,是文化的核心部分。因此,“帝”与“腹部佩戴玉饰的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作为龙字的“义符”,说明,龙(闪电)已经具有了文化的色彩。

我们还可以从《莱丘铭》的“宠赐龙章”中的第一个“    ”字里看出来,其字宝盖下是一个龙字。龙字的左面,其上是个“立”字,下面是个 “月”字,龙字的右面就是“   ”字。

我 们现在理解“宠”的本义是“家养的无毒蛇”,这是把“宝盖”当成“宅”,把“龙”当成“蛇”的缘故。在我看来,那“宝盖”应是似穹庐笼盖四野的天,天空下的“龙”就是闪电,“家养的无毒蛇”不应是“宠”字的本义。而今天我们认为“宠”的转义为荣耀、荣 誉、荣光、尊贵、宠爱、宠幸等等意思是古人心中的本意,在“宠赐龙章”中,用的就是我们今天所指的转义。这样看来,宠字中的“  ”不仅单独使用过,还进一步说明“龙(闪电)”已经具有了文化的色彩。因为,从龙字里反映出了古人的价值 观念、审美情趣、思维方式等,已经构成了文化的核心。

龙的本义为 闪电,我们可以看到,申(  )被神化后,用来表述闪电的“   ”(龙) ,人们又赋予了它新的意义。从这时起,“龙”字再不仅仅属于闪电了。它出现在商周等时期的占卜里及后来的《易经》等典籍中不再是闪电的意思 了,在青铜器、各种陶器上又赋予了它新的形象,以致今天我们仅能从“龙管雨”里隐约地感觉到闪电的影子。

以上说明,龙文化的产生,是在黄帝时期(公元前2717年——前2599年)仓颉造字之后,夏朝(公元前2003年)之前。

龙文化的产生绝不是偶然的,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

二、 红山文化时期符合龙文化产生的背景

1.红山文化对闪电的崇拜

贾湖遗址(位于河南省舞阳县,绝对年代为BC7000BC5800年)是中华民族历史 中第一个具有确定时期记载的文化遗存,也是“人类从蒙昧迈向文明的第一道门槛”。在发掘出的3000余件文物标本中的石磨盘、磨棒、石镰等,证明了当时的贾湖所在地区,具有了发达的稻作农业。

在红山文化遗址中(公元前4000——3000年)也出土了石犁、石磨盘等。就舞阳和红山两地而言,虽 然相距很远,但是我们看到两地出土的石磨盘、磨棒竟然十分相似。在那个通讯、交通极不发达的年代,这应该是人类迁徙后相互学习借鉴、相互交流融合的作品。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推知,他们对闪电的认知至少有三点是相同或相通的,一是随着强光过后而来的隆 隆声音,他们都将闪电喊作“龙”;二是他们都知道龙(闪电)的形状都是弯弯曲曲的样子;三是龙具有“控制雨水”的能力,他们都将雨水这一闪电赋予的恩赐,视为自己生存的希望。所以,只有闪电才有“几乎同时”使“同一实体”让不同地域、不同环境的古人达 到共同崇拜的程度。

2.红山玉龙是龙的祖形

出土文 物具有可视性,但因认识上的差异,往往颇具争议。距今8000年至7000年的石块堆塑龙在辽宁阜新市查海遗址出土后,有关考古专家通过科学鉴定后认为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年代 最早、形体最大的龙形象,已具备中国古代龙形象的基本特征。中国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还亲笔为查海文化遗址题词:“玉龙故乡,文明发端”。我们认为8000年前,我国的原始农业仅仅开始向传统农业过度,闪电与农业的关系,还没有被古人所认识,所以“石块堆塑龙”不是龙而是蛇。发现于河南省濮阳县城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距今6460年的蚌壳龙,被学术界称誉之为“中华第一龙”,称濮阳为中国的龙源。然而,从蚌壳龙对应的“蚌壳 虎”看,这应是天象图。发现于湖北黄梅焦墩遗址大溪文化层底部的距今60005000年的卵石摆塑龙,有人称之为东方或长江流域第一龙,但我们却有不同理解。那里的卵 石摆塑龙是在预先铺好的红烧土台面上,用色彩各异、大小不一(58厘米)的鹅卵石按照构思设计摆放好的。红烧土是用火烧烤过的粘土,在房屋建造中,它既结实又易干燥,而龙的特性是喜水,离不开水,在红烧土台面上用卵石摆 塑龙显然是不应该的,所以称其为龙是说不通的。

内蒙古红山玉龙出 土后,也是被有关专家认可的最著名的龙形象之一。从红山文化遗址中出土的单孔石刀发展到双孔石刀的过程说明,在这一时期,红山地区原始农业已经转入典型的锄耕阶段,以种植粟禝等农业作物为主导的旱作农业在经济生产中占据了主导地位,经济以农业为主,兼 以牧、渔、猎并存,这使红山人对闪电的认识已经达到了理性思维的程度。这不仅表现了红山人对雷电云雨等等天象的各种属性进行表象认识,还表现了对这类信息在头脑中加工处理,并支配人的行动。红山玉龙是红山人精心制作的东西,只能说明那时红山人已经对闪 电(龙)进入理性认识了。看来,龙图腾发祥于红山文化早期,红山玉龙(红山时期所有玉石质龙的总称)是龙的祖形。

三、朝阳(牛河梁)是龙的家园

1.红山玉龙应是龙的最早实物雏形或原始龙

红山玉龙背部有可悬挂小孔,龙身多为C形,在悬挂时的常态不是呈头上尾下之状,而是头尾水平,现“∩”形。这说明了与蛇的巨大差异,蛇 的盘绕之状多为同心圆或形成S形,而非C形。我们知道,“∩”型具有升腾的特性,这进一步说明红山玉龙就是闪电的简单变形。

陕西韩城梁代村21号大墓出土过红山时期独有的玉猪龙,这说明红山文化与黄帝文化有联系。因此发端于皇帝族的中国古文字创造,不能不受到红山文化的影响。尽管我们找不到生活在黄帝时期(大约距今4600年左右)仓颉所创造的“龙”字,但建立在大约距今4080年的夏朝已经有了文字,两者相距不远,夏时的文字,应该有仓颉造字的影子。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有确切纪年的(夏帝 相乙亥【公元前2003年】岁)《莱丘铭》中看到。

      ”是《莱丘铭》中的两个“神”字。两字“示”旁的一边都是 用“    ”表述闪电“申”的形状。“     ”是《莱丘铭》中的两个“龙”字。两个字相同的是右边的上角都是弯弯曲曲的样子,这也是闪电的形状。《易经》上说“云从龙,凤从虎”, 就是说,龙由云变化而来。所以说,弯弯曲曲的下面就是一团云。可以说“   ”就是“龙”字最原始或最初的样子。

通过对《莱丘铭》中的“神”、“龙”两字对比,我们可以看到,  (电)被神化后,人们又赋予了用来表述闪电的“龙”以新的意义,从这时起,“龙”字不仅仅属于闪电 了,它再出现在商周的占卜里及后来的《易经》等典籍中,已不是闪电的意思了,在青铜器、各种陶器上又赋予了它新的形象,今天我们只能从“龙管雨”里隐约地感觉到闪电的影子。

有人将甲骨文中的“龙”字分成四类,

这三个“龙”字是第 一类,是“原始龙”。我们从第一个“龙”里很容易看到红山玉龙的影子,第二个“龙”字似乎与《莱丘铭》中龙字右面的字形接近,而最后一个“龙”字与商朝的“龙”字就有了 几分相似。

这是商周时期的龙字,它大部分呈圆曲状,头尾相接,大 头、巨眼,没有明显的角和四肢的形态。依我看来,“原始龙”中的第一个龙字承红山玉龙于前,第二个龙字,继《莱丘铭》龙字于中,第三个龙字,则启商朝龙字之后。

就红山玦形玉龙C形而言,甲骨文中所有的龙字,都有C形的影子和红山玉猪龙的印记,他们都继承了玉猪龙、红山文化三星他拉 玉龙的身形。因此,红山玉龙应是龙的最早实物形象。

红山玉龙的形 态就体型看有两种,一是玦形,二是C形。从两者的关系看,公认是玦形向C形演变,        ,如图所示。  而玦形玉龙又和甲骨文中第一类“原始龙”的第一个    (龙)字相似。从二者的形态上看,两者都有“蜷体圆润厚实,头尾间出缺口”的特点,所以说,牛河梁出土的玉猪龙是原始龙。从这个角度说,其他地方发现的红山玉龙,都是从牛河梁玉猪龙演变而来。

2.朝阳(牛 河梁)是中华龙诞生的家园

红山时期还没有文字,红山人还不能将初 步认知的闪电用文字记录下来,但是聪明的红山人却利用玉石将闪电的形状形象地表现出来。我们知道,弯弯曲曲,枝杈纷出的闪电很难在硬度很强的玉石上表现。但智慧的红山人抓住了闪电的主要形态“弯弯曲曲”,对“弯弯曲曲”的一段作了大胆并简单的、代表性 的处理,加工成了C形。这种C形并非任意而为,而是放在神圣、神秘的神器上。红山时期的人,加工一件玉器并非易事,少则几日几月,多则数年。何况玉器在那个没有金属工具的时代制作出来,必然有非凡的用意和用处,不是国之重器, 就是通天之物。闪电在经济生活以农业为主的红山人心中的地位是十分重要和神圣的,因此,把用闪电弯曲的一段当做玉器(玉猪龙)的身体是其必然。

玉猪龙是祭祀的礼器,在出土的墓葬中,玉猪龙置于死者腹部,多数人认为是放在心脏部位,它和心、肠有关,因为心肠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人们就把它当作神经中枢来看待的,它指心 中思虑的事,指人的思想意识,现在我们还常说“牵肠挂肚、铁石心肠、肝肠寸断”等等。在红山人的意识里,能接天连地的是闪电,闪电是天的代言人。粮食的丰歉是上天通过闪电来安排的。他们把玉猪龙置于死者的腹部,其用意之一就是要通过闪电,把自己的想法 、情怀那些牵肠挂肚的事上告于天。玉猪龙所表述的这一段闪电,虽然简单,但留给人们的是精华、是智慧、是理想、是华美、是企盼、是梦想、是自信、是团结、是力量、是精神、是自我、是对大自然的崇敬等等,当然也留下了神秘。

红山玉龙千姿百态,但其“C”形是基本一致的,正如甲骨文中的“龙”字,尽管千变 万化,但弯弯曲曲的形态总是不变的。

综上所述,红山玉猪龙那神秘 的C形就是闪电的简单的变形。之后的古人,继承了龙即是闪电的思想,将闪电神化后造出了“龙”字,并将它发展成龙文化。红山玉龙在各地多有发现或出土,而牛河梁是红山文化的中心。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红山是龙的故乡,朝阳(牛河梁)就 是中华龙诞生的家园。

 

                               (作者单位:朝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