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塔寺>千年古刹三学寺今昔

千年古刹三学寺今昔

发布时间:2018-01-30    阅读:767

            千年古刹三学寺今昔

                                           贾宗梁

位于在双塔辖区二其营子狼山(隋代叫风神岗)南麓兴建于辽代的三学寺。曾经是一个香火鼎盛,学风浓浓的佛教文化基地,受其影响,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使整个朝阳地区乃至东北诸多区域里,为封建王朝的统治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三学寺之得名,源于佛教的戒学(根据大小乘的不同,有五戒、八戒、二百五十戒等)、定学(禅定,摈除杂念专心致志观悟四谛)和慧学(有厌、无欲、见真),此“三学”概括了全部佛教教义。可以理解为是学习佛教的人必须遵守的基本规矩。其渊源可以追溯到唐代。有资料记载是西天取经的唐三藏所创,据金代三学寺碑文佐证:“三学者其来远矣,爰目于唐肇起之也。”“肇起”亦为开始之意,也就是说,“三学”一说自唐代开始有之。三学寺是什么样的一种文化属性?难道也是烧香拜佛的佛事活动场所吗?非也,三学寺是为了培养大德法师的佛教学府。

一、始建三学寺

辽道宗皇帝对佛教华严经学有着很深的造诣,精通《释摩诃衍论》,并提倡和实施对佛塔寺的建筑。也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当时的兴中府才依照唐时的“三学”佛教理论学说,在“府西”择一境建三学寺。经过精心设计和精巧施工,使整个建筑布局合理,结构严谨,殿、堂、廊、庑应有尽有。

三学寺的核心内容就是大开教门,指引学者攻读三学经典。至此,唐玄奘创制的中国佛教的“三学”在辽代得到了脚踏实地的继承和发展。

三学寺正是基于广学三藏,全修三学的基础上而办学和施教的。在此过程中,兴中府选择德行清高的僧人为主考,并举荐全境内佛学优秀者为三宗法师。凡是成为三宗法师的高僧,必先经官府指派的官员从三藏经书中分别出题进行佛考,从答义中选的人中取头三名,分别为三宗法师,并按着三学的高深理论,周游四方,讲经说法。也只有取得三宗法师资格的高僧,才有可能在某一佛家寺院担当住持。由此可以看出,辽代寺院的佛事活动是很有规范的,其佛教文化也颇具阵容和统一。因为各处寺院的住持都是这所佛教学院——三学寺培养出来的高僧。不难想象,当时的三学寺影响之大辐射范围之广是非常令人瞩目的。但随着历史车轮的不断前进,完颜阿骨打举兵抗辽,1138年兵至兴中府,在金灭辽的硝烟中,兴中府西的三学寺也随之毁于战火。

二、改建三学寺

金代继承和发扬了辽代的佛教文化,对兴中府西被毁于战火的三学寺进行了另择基址改建,使得唐代“肇起”的三学说得以延续和发扬,这一历史性的功绩当归属于金代开国公高思廉(今辽宁省辽阳市人)。此人德才兼备,思想正统,行事果敢,对佛教文化也非常重视。

一日,他带三宗法师出游狼山,见前朝辽时遗留的“祥峦院”旧址荒凉满目,然环顾其壤址遗基的周边山水环境,确为柳城一处形胜之地,后有狼山(风神岗)依靠,前有凌河水照,与麒麟山隔河相望,当场决定,把辽时兴中府西的三学寺改建到这里。僧大悦,欣然对大尹说:“有缘得遇大夫通力相助,我们一定要建好三学寺,办好三学。”

于是大尹(高思廉)拿出自己的薪俸,做为启动资金,并组织大批工匠,兴土构木,历时二年使三学寺工程得以告竣,大尹完成了他的夙愿。其重要意义则是:在弘扬佛教文化的同时,不但是培养了更多的三宗法师,而且还使三学教言为广大平民所知晓和理解这为当时的政治统治、社会安稳、民生富足起到了(下转第61页)(上接第62页)一定的推动作用。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及战火荒乱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到1986年,三学寺已是满目棘榛,不见半点残墙断壁,只有一通高2米、宽1.1米、厚0.15米的龟趺座碑矗立在荒郊野岭之中。

碑首为双龙戏焰的浮雕,其上有“特改建三学之寺碑记”九个篆刻大字。碑阳面朝东,碑体上有数处弹痕,使碑文个别辞句无法通读,碑阴文字由于年久风化,已无法看清,经省博物馆专家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为修复三学寺,双塔区博物馆费了很大周折。先是解决资金问题,向省博物馆争取来3万元文保经费,然后是争取社会人士捐款,住持僧释仁超师到处化缘,筹集资金。最可表彰的是大德居士丁德满和他的夫人宋元慧女士,提供了价格不菲的修复木构部分的全部木材,为修复工作解决了大问题。因为后续资金接续不上,致使修复工作断断续续,从2002年开始年历时8年到2009年,终于基本完成了整个寺院的修复工作,并且被市民族宗教委员会批准为合法的佛教活动场所。

修复后的三学寺虽然与金大定五年所建的三学寺不甚统一,但基本上是仿辽金建筑的总格局,椽檐等全部是仿木结构,斗拱全部彩绘。大雄宝殿高18.34米,面展30.5米,进深18.5米,总建筑面积564平方米,坐北朝南并偏西5°,坐落在金代三学寺遗址的侧后上方,整个金代三学寺基址以大厅的形式被合理地罩护起来,暂时覆盖于地下,待将来一旦条件成熟,可将金代三学寺遗址重新展现于地表,把整个大厅变为金代佛教文化的展厅。大厅的顶部,就是今天大雄宝殿的院面。出于长远考虑,新修的整个大雄宝殿的地面高出三学寺原地表3米余。这就形成了上下两层殿,上为释迦牟尼的大雄宝殿,下为地藏王菩萨的地藏殿。

沿踏步蹬阶而上,就步入了大殿的院面平台,平台与踏步的边缘用56根汉白玉雕柱和54块汉白玉雕板以铆榫结构形成护栏,规整洁净,把三学寺的整个建筑衬托得更加肃穆庄严。

 

                                                   

                                                                                     (作者单位:朝阳市双塔区博物馆)

上一篇:黑牛营子宏观寺 下一篇:朝阳佑顺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