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史前朝阳>试析红山文化区域陶俑功能

试析红山文化区域陶俑功能

发布时间:2017-12-25    阅读:1345

        试析红山文化区域陶俑功能

                                  孟昭凯

陶俑者,用泥土经过火的锤炼而塑造成的人像也。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哪朝哪代都有代表那个时代的陶俑摆设于宗庙和墓葬中。那么,你知道这种陶俑是从何时诞生的吗?

五千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这种陶俑就出现了,比较典型的是牛河梁遗址和东山嘴遗址出土的陶俑。

我们先来看牛河梁遗址出土的陶俑。第一地点是小型陶塑人像残件。考古专家在距女神庙200多米的山坡上发现了一处窖穴,窖穴的平面近似圆形,圆底。直径东西长3.95米、南北宽3.5米,深0.65米。出土了较多陶器,其中有人像陶俑残件3,小型人像头部1件,属泥质褐陶,额上与顶沿前部以一道阴线表示箍形器,头顶刺小圆坑10多个,圆坑集中于右前部和后部,颈后部刻画三道横压阴线,圆睛,眼窝大而深,鼻部直,双鼻孔,吻部明显向前伸出,嘴圆鼓似呼喊状,未有耳部的表现。残高3.1厘米、面宽2.1厘米。

小型人像上体残件(图一),泥质褐陶,体扁,颈直且高,一上臂作平伸状。表面磨光。小型人像上体残件(图二),泥质褐陶,体扁,颈直略粗,胸部稍大、圆厚、稍有弯曲。表面磨光。

第三地点陶塑人像面部残件。

陶塑人像面部残件出土于第三地点积石冢的环沟西北部下部堆积土内。

陶塑人像面部残件为泥质红陶,加少量石英岩颗粒。正面磨光,背面不平。形制为片状。人面上部、左侧部和下颚部残缺,存鼻、嘴及面部右侧。面部施以较厚且均匀的红陶衣。背面未施红陶衣。上宽最宽为8.8厘米,下宽最宽为7.8厘米,通高为8.6厘米,上部厚1.8厘米,下部厚2.4厘米。鼻高3.3厘米,下部最宽3.8厘米,两鼻孔间距1厘米,鼻孔直径0.8厘米,鼻翼厚0.6厘米。人中上宽0.8厘米,下宽1厘米,凹下处程漫圆形。鼻、口之间,上下距离左为1.1厘米,右为1.3厘米。嘴部(直线)长4.5厘米,上下唇之间距离0.2厘米,唇部最厚2厘米。

陶塑人面像的鼻梁平、鼻头宽。鼻头两端以压线显示鼻翼;鼻底平,双鼻孔;鼻下正中凹进明显、规整。嘴微闭合,上下唇高隆起,上唇稍薄,中间凹进,下唇稍厚,中间凸起。面部轮廓似方圆形,鼻、嘴及面部起伏过度自然。虽残缺,但从保留部分看,还是极为写实,又富有表情和动感。

根据其面形近似圆形,颧骨不高,嘴大小适中,唇不厚,唇线圆润,鼻部圆而宽,鼻孔不凸出等特征判断,应属于东亚蒙古人种。

第五地点小型陶塑女性人像残件 1件。

小型陶塑女性人像残件出土于第五地点上层积石冢二号冢东南部东北侧地层中。立像,头部和右腿缺失。双乳凸起,双臂收拢贴于胸前,腹部隆起,背部向内凹进,背两侧有弧形线条。人像通体压磨光滑,左足穿一半高靴。人像残高9.6厘米。人像具有明显的女性特征。

第十六地点陶塑人像手部残件 1件。

陶塑人像手部残件出土于西界墙附近的地层中。泥质红陶,施以红陶衣。整体为片状,较厚,正面塑出人的三个手指,均残,残存部分为手指端部,可辨认出是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联,食指和中指的指甲非常明显,形态甚为写实,相当于真人大小。人像手部背面凹凸不平。长5.05厘米、宽4.91厘米、厚1.5厘米。

牛河梁遗址有编号的遗址点共十六个,目前正式发掘的遗址点是二、三、五、十六地点。而在这四个地点中都出土了不同形式的陶塑人像残件。而这种陶塑人像残件不仅在牛河梁遗址出土,在喀左县东山嘴遗址等多处红山文化遗址中均有出土。

东山嘴遗址出土了20余件陶塑人像,多为人体的肢体部分,未见头部,皆泥质红陶胎,分两类。一类是大型人物坐像,分上下身两块,残缺严重。一类是小型孕妇塑像。比较完整的有两件,均为裸体立像,头部及右臂残缺,腹部隆起,臀部肥大,左臂曲,左手贴于上腹。一件残高7.9厘米,一件残高5.8厘米。

那么,红山文化遗址中出土的陶塑人像残件有何用途呢?这可以从历代陶俑的功能中,加以比较判断。

陶俑作为丧葬的陪伴物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它由人殉过度而来。《荀子·礼论》曰;“丧礼者,以生者饰死者也。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也。故如死如生,如亡如存。始终一也。”因此,我们的祖先从来就将死后的生活和死后的世界看得很重,“事死如事生”,为了继续过着生前所追求的舒适生活,他们从最初面对死亡的恐惧、迷茫中解脱出来,开始面对死亡主动安排后事。想将生前的一切带入坟墓,在另一个世界里如生前一样生活。于是便有了殉葬。起初是活殉。《墨子·节葬篇》中描述“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在春秋以前的墓葬中时有发现人殉的墓葬。如河南安阳一处殷墓就发现有人殉约五千人。春秋晚期至战国,原始的人殉过渡到了俑殉。电视剧《芈月传》中有这样一个画面:秦惠文王亲自到作坊督察匠人以真人作模特塑造陶人俑的场面,其一丝不苟、威严训斥的情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秦兵马俑应该是俑殉代替人殉的典型范例。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从夏、商、周,一直到清代,在中国大地上,许许多多的古墓中都出土了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各式各样的陶俑,他们或歌、或舞、或打、或斗、或骑、或驾、或炊、或饮……,千姿百态,婀娜多姿,精彩纷呈,人世间应有的,冥世界尽有。

但牛河梁遗址和东山嘴遗址出土的陶俑不具备陪葬功能,因为牛河梁遗址出土的陶俑既不在墓葬中,也不集中在窖坑中,而是分散在遗址的不同位置。东山嘴遗址就是一处单纯的祭祀遗址。那么,红山文化出土的陶俑究竟有何功能呢?据考证是作祭祀用的。

目前已发现的红山文化晚期在祭祀遗址或墓地中出土妇女陶俑尤其孕妇陶俑说明红山先祖给我们留下了女性崇拜的梦幻场景。最引人瞩目的两件女性特征明显的小型裸体孕妇塑像:身体肥硕圆润,左臂曲于胸前,小腹圆鼓,臀部肥大凸起,有明显的阴部记号;穿着半高靴子的女神,翩翩起舞、楚楚动人的美妙身姿;小型陶塑人像张口呼喊在祈福。 这尊尊精美的人像雕塑是生殖的象征,表达了当时人们对母祖的崇拜,对孕育、生产新生命的崇拜,以及祈求多生多育的愿望。

在远古时期女人的生育能力被视为一种神圣的力量,在当时的文化条件下,古人没法理解这种神圣的力量的来源,并受“万物有灵”观念的影响,认为是神灵所赐予的。在神灵崇拜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生育女神,认为是由受到人们感激和赞美的女神去管理那神圣的力量。在古代社会里,人的寿命很短,妇女所承担的繁衍功能就显得很重要。古人正是通过塑造孕妇陶俑这种女神的方式,以祈求多生多育。

红山文化己经进入新石器时代,除了采集和狩猎,原始农业和制陶业也较发达,氏族居所已相对稳定,但生产力仍然十分低下,此时人类自身的再生产是发展生产力的关键,人口众多的部落在生存斗争中占有优势,而女性是人类再生产的唯一载体。所以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女性在社会生活中占主导地位。在氏族外婚姻的条件下,子女只知其母,而不识其父,血缘只能依从母亲。多子女的母亲,在生前受到子孙的爱戴和死后受到部落的尊崇是很自然的。这种现象世代相传,逐渐将女性祖先神格化,敬重顶礼为女神。红山先民在牛河梁修建了女神庙,供奉着他们无限崇敬的女神。

既然红山先民无限崇敬女神,那么为什么小型女性陶俑多出土在窖坑或出土在堆积层里呢?这与先民土地神崇拜有关。土地神在当时被认为是万物的创造者,又是祖先,万物由它所出,而农产品是红山先民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对大地母神的崇敬必然是他们的精神选择。在祭祀的过程中,把女性塑像插入土中,这些雕像就与土地发生了关系,这种接触是绝对必要的,因为女性雕像通过与土地的联系,感染其不断结出丰盛果实,以便获得生殖能力。

考古专家在距女神庙200多米的山坡上发现了一处窖穴,窖穴中出土了较多祭祀用的陶器和祭品,其中有人像陶俑残件3件。显然这不是普通的垃圾坑,而是体现了一种祭祀方式。古人对土地神的祭祀是直接把祭品埋入土中。祭祀女神的窖穴应该就是红山文化先民以女神为表征的祭祀土地神活动的遗迹。

众所周知,在古代社会里国之大事在“祀”和“戎”。祭祀是天经地义的。尤其是在以敬天尊祖的宗法文化为核心,以巫垄断宗教祭祀权力为主的红山文化时期,祭天、祭地、祭祖是红山人的大事。祭祀就要用到灵物,那么作为灵物的美玉、陶人便应运而生了。这就是红山文化遗址中普遍出土众多玉器和陶人的原因。

因陶人象征着生育的大地母神,是那时部族的生命力、延续力的体现,因而受到红山先民的广泛崇拜。因朝阳的东山嘴遗址和牛河梁遗址的陶人是在中国首次发现的,所以被考古专家称为“海内孤本”,其意义非同寻常。考古专家、历史学家俞伟超先生到东山嘴遗址和牛河梁遗址考察后说:我过去在给留学生讲课时,学生提出了一个问题,妇女陶塑像在欧亚文明古国中都有发现,为什么在中国没有发现?我只能回答,现在还没有发现,将来会有发现的。现在有了牛河梁女人陶塑像,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中国不但有,而且时间更早,技艺更高,形象更美。

                                                                    (作者:朝阳市文化局原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