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朝阳北门——太平门并不太平

朝阳北门——太平门并不太平

发布时间:2017-12-22    阅读:1542

朝阳北门——太平门并不太平

 2017-12-15 闾山祠文化研究会 闾山祠禅寺

      朝阳北门清代称为“太平”门,是“社会平安”之意。说来北门真的不太平。

(朝阳北门太平门)

      从北门一直到同济桥,铺的都是青石条。从北门到同济桥,可不是现在的直路,而是出了北门向西边拐,走约半里多路那里有过一座古香古色的石桥。桥下的横沟常年流水,一到雨水季节低洼泥泞,行人苦不堪言。朝阳扣北一带属于涝洼地,春季翻浆是常事。民国元年(1912年)镇守使殷锦波在这里筑起了一座石桥,两边护以石栏。

      《朝阳县志》记:“县之北门半里许,有横沟。亦系干河。夏秋间积水,沮洳之难行,与南门外相等。民国元年,镇守使殷锦波深为地方苦之。乃假因公罚款数千圆。购买石条,修桥一座。径二丈五尺,宽一丈五尺,两边护以铁栏。桥头立有碑碣,鎸名‘同济桥’。桥之南至城门并铺石路九十余丈,桥之北亦铺石路四丈余。” 

      出北门是朝阳八景之一的“口北长村”,据民国十九年《朝阳县志》所记载的那样:“朝阳城北门外为口北营,由城中北望,村墟络绎不绝,雅有画意,春夏之交,在青碧的杨柳掩映下,景色更加迷人。”那时北门犹在,出北门西面尽贴着城墙有一人家。多少年前的一天下午,我站在那里远望路边绿柳成行,石桥流水,雾霭茫茫,心胸为之一开……

      扣北多少年一直是朝阳主要的蔬菜供应地,许多老朝阳人都有到扣北营子砍白菜的记忆。先是你挑一个池子,生产队的人挑一个池子,三加五除二,奇嚓咔嚓,两个池子的大白菜被摁倒砍下来,用大抬杆秤一约,一平均,按池子一数就完活。就这样人们往往要忙到半夜。

      扣北营子是朝阳最早种玻璃罩子的,据记载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扣北就有人侍弄暖房。那时候没有塑料薄膜,暖房上安的是玻璃窗子,为提高地温下面有的还生暖炕,为此到了腊月,一把鲜韭菜就显得格外珍贵。 

      朝阳北门是用巴掌厚的榆木板打造的,门板上包着厚铁皮,铁皮上钉着一排排的大门钉,这样的大门一般子弹,无济于事。日本鬼子攻打赤峰的东门时是用炮弹炸开了门下边两角。可见门之坚固。

(赤峰被炸的东门)

      北门一直保留到1958年才在扩路时拆除。那年我同秋良到北门附近采风。还能见到北门渣油路面下铺的青石条的痕迹。

      从北门可以依稀望见影影绰绰的北塔。照片上,一大早就有驴拉着轿车走出城门,轿车前面的帘布敞开着,后面的窗子也敞着,有一位妇道人端坐在轿车中,看来岁数不小。旁边是一位赶车人,赶车人后面有一位年轻人骑马跟在后边。旁边还有一个人领着一个小孩子。 

      北门的西边就是朝阳有名的公义胡同。公义胡同靠着菜园子墙外,是一溜连二的老虎灶,许多人家都会刮硝土,熬土硝。从城门的垛口上堆着三四层的沙袋,可以看出这是朝阳城解放的前夕。

      为啥说“太平门”不太平?

      1933年2月25日中午,这一天是农历“二月二”。一个触目惊心的日子!日本鬼子从北门进了朝阳街!当然坚固的城门根本没起作用,可以说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

侵华日军在朝阳十家子河一代集结

      说起来日军侵占热河蓄谋已久,特别是当时担任热河边境外警备的第八师团,一直千方百计地进行着各种侵占热河的准备工作。从1932年3月开始,日军飞机即不断在朝阳、开鲁、凌南(今建昌县,下同)、凌源、宁城、赤峰等地上空侦察,散布传单,制造舆论,诬蔑我抗日武装,并投掷炸弹,恐吓群众。老百姓有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飞机拉粑粑说的就是当年的情形。

      1932年五、六月间日军少尉石本权四郎两次潜入北票城刺探情报。7月17日,石本再次来北票,从北票上车返回朝阳寺,义勇军侦察员尾随上车,至朝阳寺以西、南岭以东破庙子处,在列车上被义勇军李海峰部抓获。石本被抓获以后,日军探明下落,动用陆、空两军分三路向三宝营进攻。李海峰率义勇军应战。敌人来势凶猛,上有飞机投弹,下有大炮轰击,义勇军难以抵抗,李海峰便押着石本撤往巴图营子。年底,日军驻义县宪兵队长给李海峰写了亲笔信,哀求义勇军放回石本,并施以重金。1932年12月15日,朝阳上空乌云密布,北风怒号,砂石飞扬。李海峰在日军侵略情报告急情况下,骑马赶到十家子河套,命令义勇军战士戒严由朝阳通往北票的大路,并通知附近十家子禁止村民游动。9点钟,石本权四郎被六名义勇军战士押送到河套的沙滩上,这个以侵略中国为己任、终身从事间谍活动的家伙,仰起头朝军国主义的日本,像饿狼一样发出一阵嚎叫。李海峰让照像馆技师给嗜恶成性的石木权四郎照相后,下令处决了石本。日军闻讯乘铁甲车由朝阳寺驶来,与驻军发生枪战,三营退至扣北营子,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石本事件”。日军侵占朝阳后曾在十家子附近为石本权四郎立碑。

      石本权四郎不仅是个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硬分子,也是日本军国主义长期潜伏在中国的"中国通"。因此,石本权四郎被李海峰逮捕,对日本军国主义是个沉重打击。而在中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广大爱国志士无不拍手称快。北京、上海、广州等各进步报刊上都陆续报导了这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上海有的报纸还刊登了石本权四郎被捕后的狼狈不堪的照片。

      日军入侵朝阳的经过大体是这样的:日军根据拟定的作战计划积极进行部署。2月18日,日伪发表了讨热声明。当天第八师团下达命令,令先遣队于22日傍晚开始行动。19日午后二时师团长接到报告,发现南岭隧道方向有轰炸声。日军察觉到行动已被发觉,怕铁路被破坏,经请示关东军司令部,提前在20日晚开始了行动。

      2月21日,第八师团先遣队中的早川支队乘火车由锦州至朝阳寺。22日在飞机、铁甲车的配合下,向南岭发动数次进攻,遭到守军董福亭旅和义勇军耿继周部的抵抗。23日,二一三团团长邵本良被日本人收买,在前线投敌,遂使北票、南岭两地失守,一O七旅主力退至朝阳、大平房一线。早川支队占领北票,铁道第一联队第二大队的装甲列车也进入该地。

      日军先遣队尾随早川支队向朝阳前迸,途中合并了早川支队,于24日傍晚会同步兵第十六旅团主力一齐到达朝阳以东及以北地区。当夜朝阳城内守军大部分撤走,董旅又有一个营叛变,引敌深入。25日拂晓,日军进攻朝阳,未遭遇抵抗,中午进占朝阳城。

(日军进入朝阳城)

      朝阳北门的老照片是日本帝国主义者侵略朝阳的铁证,激发我们热爱祖国,珍惜和平,奋发图强,振兴中华,绝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