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再说老照片中的朝阳南塔

再说老照片中的朝阳南塔

发布时间:2017-11-01    阅读:1931

  德广

 

   朝阳的南塔北塔高度都在四十二米以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朝阳城的最高建筑。在离朝阳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见巍峨的宝塔。好像故乡在向你招手!一种乡愁不禁涌上心头。

 

解放前的南塔因为离康德门很近(旧称,现在称新华门。康德是爱新觉罗·溥仪在伪满洲国年号,时间为1934-1945中华民国期间),出了这道康德门就是城外,道路先是向现在南街小学后身扎过去,再拐到今天的新华路上,通往火车站。这条路上很少有人家,一直到火车站道路两旁都是大漫地,种满了高粱。按说肖家村大体与通往火车站的路平行,也是被青纱帐遮蔽着,四顾茫然。

就是在今天转盘街的位置,曾经有一个圆形的广场,日伪时期建造过一个纪念碑,解放初期就将其炸毁,留下一个半人多高的水泥座子,还露着几根钢筋。这个水泥座子直到大跃进时才爆破清除。

从这张照片上,清楚地看到远处和近处的电话线杆子。从城里的南街邮电信局拉过来的电话线杆子一直沿着马路通到车站。一到冬天,电线杆子会嗡嗡地响,听起来好不瘆人。

只有进了城门,道路两边才是一户挨着一户的房屋。南塔附近是进城的一个疏散地,所以有很多客栈、旅馆,也是朝阳城的一个热闹的地界。

南塔下的旅社大都是南北通炕,好一点的旅社才有单间。讲究一些的单间,也是在通炕上用板壁隔出来的小单间。炕上卷着行李卷,铺着毡子,客人一来,放下行李卷,就算一切完备。
   
 那时候,在南塔附近开店的有一位掌柜的叫杜老化,后来我家搬到竹林寺胡同,二姐家也跟着搬过来,她家的房东就是杜老化,是一位挺和善的老人。为啥叫这样一个名字,那时朝阳街里的买卖人,互相都有一个亲切的称呼。

杜老化吃饺子讲究,吃饺子用江西瓷吃碟,一个吃碟不大得装下两个饺子,饺子要煮到用筷子一夹就破,才可以。有一次,我到二姐家去,正好他家在煮饺子,他家里的正把一盖帘的饺子从屋里端出来,一个个饺子状似元宝,一个个褶捏得小巧精致。这是注重美食的人,找到生活的情趣是对生活的尊重,也乐观。做买卖讲究和气生财,久在此道,人亦如此。

南塔的东边就有一个九州饭店,是一个挺大的馆子,汪起源曾经营这家馆子,汪起源也是朝阳有名的厨师。斜对着在喇嘛庙的西边也有一家饭店。喇嘛庙院西边有一个朝阳最早的戏园子,南街还有一个皮影社、一些茶馆、棋社。在朝阳胡同还有开窑子的,虽说上不了台面,可是常有人借着夜色光顾。

 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南塔下迎面朝阳胡同口的一处石灰捶顶房。这家房子的后房山南头有黑体白色仁丹的字样。这是日军侵占朝阳前做的路标广告,凡是活胡同均标有这样的仁丹广告,日本侵略者侵略中国,蓄谋已久,其狼子野心处处显露出来。

 南塔下的那棵白蜡树正枝繁叶茂,这也是见证朝阳历史沧桑的一株老树。

从照片左侧有一家有围墙围着的人家,从这往左拐,就是正对着南塔的南塔街,也就是今天的慕容街。今天的慕容街是由从前的南塔街和顺城街连起来的,这条街也是七扭八歪。

新华路改造以后,南塔曾建南塔游园,人们还可以从保留下来的照片窥见几年前游园的影子。因为南塔处于的位置,道路在南塔下的是拐了一个弓背形的弯。新华路改造道路裁弯取直,才成了今天的样子。

照片上有两辆下站的一前一后马车正在进城,路上有人背着口袋往塔下走,前面有人赶着一群羊走到了塔子下面,这时路边有人正走出来。这时是下午,到了晚上,朝阳街就是另一番景象。

那时,朝阳大部分地方没有电灯,在北街有一个电灯公司,发电机容量很小,再说一般人家也用不起。整个朝阳城虽说有一些人家点汽灯、油灯,总起来还是一片昏暗。

夜里,只要接站的四轮大马车一下站,马蹄子踏得大路夸啦夸啦直劲响,老远就可以听见马脖子上哗楞楞哗楞楞的串铃声,旅店的伙计就会忙不迭,提着灯笼跑出老远去迎接客人。
   
四轮大马车,分为两厢。前后厢整体都安装在两个大的椭圆形弹簧弓子上,车弓子固定在前后轴上,这样可以减少很多震动。马车的前轮小,后轮大,前轮还有转向装置转弯灵活。钢铁制作的车轮,钢圈上安着实心橡胶轮胎,也起到减震作用。车轮的轮毂里安着轴承,车子跑起来就轻快多了。

马车前厢较窄小,两个前轮也小,仅能放下车夫的腿脚。有一座位是马车夫的位置,前厢还有一个挡板,阔气点的马车还安着脚踩的铃铛,脚一踩,哐啷啷地响,老神气了。在车夫的右手还安装着便携式的马灯,多少照个亮。

后车厢轮子较大有单座位或者对面座位,后面的座位有靠背,有折叠的车篷和遮阳罩。后厢脚踏板和挡泥板连为一体,便于上下车。

朝阳四轮马车一般都在大什字南边、小什字下边的岔道口处等客,夜里上车站,夜色茫茫,马车的灯只晃着车前不大点的地方。马车在城里跑不起来,一出了康德门,车夫一挥鞭子,马就在茫茫的夜色中撒欢飞奔起来,马蹄子踏得石子直劲冒火星子。

那时候,我二哥的同学牛文忠,读完高小就回家务工,高小只有两年,老百姓管这叫高二扔。他先是挎着玻璃木匣子卖洋烟卷,后来就赶上了四轮马车。有一次在小什字见到他,他戴着毡帽头,怀里抱着小鞭子,俨然一个老车把式。

就是到了五十年代初,朝阳县政府还在老北街的时候,县政府置办了一辆四轮马车,天蓝色后背厢上喷着:朝阳县人民政府一行红字,赶车的小伙子抱着拴着红缨的鞭子老神气了!

那时朝阳还没有一辆吉普车,更不要说轿车了,对比今天令人感慨万千!强大起来的祖国,更需要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奋进!

 

朝阳城到火车站,现在说来不算远,一座座楼房一直连到车站。可那时却显得很远很远。

朝阳城的旧貌随着时光的马车也渐行渐远,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