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关于朝阳县传统古村落的几点思考

关于朝阳县传统古村落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7-10-16    阅读:1312

    关于朝阳县传统古村落的几点思考

                                          倪华杰

传统古村落是指村落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文化与自然资源,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经济、社会价值,建筑环境、建筑风貌、村落选址未有大的变动,具有独特民俗民风,虽经历久远年代,但至今仍为人们服务的,应予以保护的村落。2014年末,国家第三批古村落名单公布,辽宁8个,朝阳县就有3个。2016年,朝阳县胜利镇的三家子村和羊山镇的肖家店村又被列入国家第四批古村落名录,朝阳县传统古村落就达到了5个,居全省首位。

2015年底,我省首批传统村落名单公布,全省49个,朝阳市19个,朝阳县7个,居全省、全市首位。

保护和发展传统村落在全省来讲都是一个新的课题,如何挖掘和保护好这一地域性的文化资源,如何使古村落成为拉长全县经济产业链的助力器,如何解决好保护和发展这一课题,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严峻的任务。几年来,笔者有幸走遍了全县榜上有名的11个传统古村落,通过走访座谈,并向有关专家请教探讨,对如何保护和发展传统古村落,有了一个粗浅的认识,现罗列如下:

一、充分认识当前农村“空心化”问题的严重性 

朝阳县是一个农业县,人均耕地较少,多数乡镇还是雨养农业,靠天吃饭,而古村落大多数地处偏僻,经济落后,村民搬离越来越多,留守的大多是老年人,经历了百年风雨的古民居与现代人的生活拉大了距离,造成古村落的原住民越来越少。村里古屋的闲置率高,无人居住的房屋显得更加破旧,空心化已经成为古村落延续生命面临的最大问题。 如尚志乡的百草沟,坐落在云蒙山下的山沟里,吃水困难,交通不便(其实笔者认为叫它贫困村比较合适),由原来的几十户人家,变成现在的不超过十户人家,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短短的几年后,就可能成为一个废弃的村庄。古村落承载着厚重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在保护好村落的物质遗产与非物质遗产的同时,要积极寻求与当地资源、环境、条件等相统一的科学发展模式,防止传统村落“空心化”。要使传统村落原住民“留得住”,就要有效提升和改善传统村落原住民的生活质量。整治重点是处理好村庄协调发展的问题,既要对村落建筑进行维护与改造,维护好文化遗产,又要重视村民的居住环境,更要正确引导原住民的价值观与消费观,帮助农民建立并强化留守和保护意识。比如,在不破坏村落传统格局的情况下加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防灾减灾设施的建设,在古村落先选择13处代表性的传统民居进行示范改造,在保持传统风貌和建筑形式不变的前提下对室内设施进行现代化提升,用民俗活动来充实和改善村民的生活;发展古村落的文化产业,复兴传统手工业,发展特色产业,从而实现“文化富民”路径。在这一点上,黑牛乡章吉营子村已经做出了示范和表率—让有四百多年传统的辽绣重新焕发光彩,从而也促进了旅游和观光业的发展。 

二、发展旅游和保护古村落的矛盾问题

地方政府为发展地方经济,没有意识到或很少意识到保护传统村落的民族文化价值,常常按照商业规律来进行改造,导致传统文化被肢解、原住居民的生活形态被改变。 

振兴地方经济、发展旅游不能靠改变古村落原住民的生活形态来实现。古朴的村落,美丽的景色,原始的生态,纯朴的民风,都是城里人的看点。古村落吸引的不仅仅是城里人,其丰富的文化历史资源也吸引了开发商的目光。旅游、休闲、度假等是开发古村落资源的重要途径,但要坚持适度有序。在古村落没有确定科学保护方案前,首要任务是保护古村落的原貌,不要轻易改动。古村落具有唯一性,每个古村落的历史、环境以及民族文化都各不相同,保存的现状也存在差异。面对古村落的多样性,难以出台一个统一的保护标准或保护规程,必须针对每一个古村落的具体情况来具体分析,再确定保护与发展路径。古村落的发展规划第一要义就是保护。比如,不能为了发展旅游不考虑古村落的整体风貌而建设大规模的停车场,村口的改造不能随意建成个大广场,或者把大型游憩设施生硬地嫁接到古村落上。在古村落发展旅游的过程中,还要考虑古村落资源的承载力、村民的接受度等。古村落在发展中不能过度商业化,发展旅游的目的是展示古村落的文化内涵,宣传和传承传统文化。加强古村落的生态保护,即保护居民原有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场所。古村落的原住民没有了,就像村落没有了灵魂,古朴的韵味也失去了。

三、文化传承问题

保护古村落不仅仅是保护她的外貌,更深层次的是精神上的传承。中华5000年传承,根在哪里?根在传统村落。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大量农村人口涌向城市,使得很多村落被空置。同时,由于道路交通的改善、流动人口的增多和信息网络覆盖面的扩大等原因,加大了外来文化向农村渗透的力度,古村落传统文化趋于边缘化,其传统价值观受到严重挑战。近年来,各级政府和一些群众团体,对一些濒临断绝的传统文化进行了抢救性地挖掘、整理和保护,使一些传统工艺得以延续和发展,但还远远不够,一些老艺人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恰恰存在于传统村落,亟待我们拯救和保护。可考虑建立古传统村落文化保护与研究专业人才队伍,鼓励支持传统村落文化保护研究人员和建造、修缮乡土建筑的民间工匠积极参与,使文化传承做到后继有人。很多村民对村落的保护是自觉的,政府应以物质形式鼓励对“根”的敬仰和世代相传的淳朴民风的补偿。

在把握好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加大工作力度,挖掘和整理传统文化资源。如胜利镇在做好保护传统村落的同时,加强对安禄山的传说、第一任县长赵俊卿的故事、老剧团的由来和发展等等传统文化资源的挖掘和整理,并采取多种形式对外宣传,取得了明显效果,让游客在欣赏自然风光的同时,领略到传统建筑和传统文化的精髓。

四、积极解决资金问题 

保护和发展传统村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国家级古村落有国家一次性投入的300万资金,县住建局可以帮助规划和指导维护。县财政拮据已是不争的事实,乡村财政也是捉襟见肘,很难有大的投入,但古村落的保护也是当务之急,不容忽视。可以考虑多渠道融资,除向上争取资金外,积极探索利用村民个人投资进行项目建设,鼓励有手艺的老艺人和兜里有闲钱的村民投资项目,有利于稳定现状和可持续性发展,动员已经到外地发展的原居民返乡投资,回馈家乡,造福桑梓,更要积极联系有思想、有财力的外地客商,支持他们来投资建设,但要做好规划,加强监督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