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宗教文化>三燕王权政治与宗教弘化空间:以昙无竭为中心的考察

三燕王权政治与宗教弘化空间:以昙无竭为中心的考察

发布时间:2017-10-16    阅读:563

三燕王权政治与宗教弘化空间:

           以昙无竭为中心的考察

                                     温金玉

朝阳,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曾是前燕后燕北燕(简称“三燕”)的都城, 时名“龙城”。自古以来这里就是连接中原与东北、东北亚与中亚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是北方草原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是中原联系东北少数民族征伐交流的中心地带,是佛教东传路线上的核心和枢纽。对中国东北乃至东北亚地区佛教传播、社会进步、民族融合,以及经济文化发展都起到过十分重要的作用。本文以三燕佛教研究为起点,聚焦西行求法高僧昙无竭,进行历史梳理,可以看出其一生求法踪迹,连接了河西走廊至西域以及印度和海上丝绸之路,他在文明交流史上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三燕崇敬佛教的信仰空间

东晋十六国时期,北方地区是由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建立的“五胡十六国”控制着。对于佛教,这些少数民族政权有着文化认同意义上的虔诚信仰。当时后赵武帝石虎的话最能说明这种状况,他说:“朕出自边戎,忝君诸夏,至于飨祀,应从本俗,佛是戎神,所应兼奉,其夷赵百姓有乐事佛者,特听之。”这些少数民族统治者大都信奉佛教,并大加提倡,北方佛教由此兴盛起来。

1.前燕佛教

北方地区的佛教发轫于西域沙门佛图澄在后赵的传弘。此时,正当鲜卑慕容氏占据辽西并移居大棘城之后。这时,鲜卑慕容氏在东北诸族中率先得闻佛教,并开始信奉佛教。

《晋书·载记第九》记载:“时有黑龙、白龙各一,见于龙山,亲率群僚观之,去龙二百余步,祭以太宰。二龙交首嬉翔,解角而去。大悦,还宫,赦其境内,号新宫曰和龙,立龙翔佛寺于山上。”这表明前燕统治者不仅是已闻听佛法,而且建造了佛寺,有了崇拜佛事活动。正是这一因缘,也使佛教经鲜卑慕容氏传播给占据辽东的高句丽人,从而使高句丽人也开始信奉佛法。东北地区的佛教,由此逐渐传播开来。

史实表明,东北地区十六国时期建造的佛教寺院只有集中在两个地方,即吉林集安和朝阳凤凰山。高句丽在其都城丸都(今吉林集安)开始创建肖门寺和伊弗兰寺是在公元375年,而朝阳凤凰山的龙翔佛寺史书记载为公元345年,比丸都佛寺早30年。所以说,龙翔佛寺是迄今为止东北地区最早见诸史籍的佛教寺院,堪称东北佛教的“祖庭”。

2.后燕佛教

后燕时期,慕容鲜卑贵族对佛教崇信有加,兴建寺塔,礼敬沙门,佛教在民众中流传开来,并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特别是复国君王慕容垂起用高僧支昙猛为谋士,参与军国大事的决策。慕容垂经常举办法会,祈佛保佑。甚至有慕容垂歌词流行:“慕容愁愤愤,烧香作佛会。愿作墙里燕,高飞出墙外。”慕容德在称南燕王翌年(隆安三年,399年),遣苏抚问计于沙门朗公,并听从了朗公建议,遂攻占广固(山东益都),巩固了南燕政权。燕主还给朗公“二县租税,仍为立神通寺。”朗公即释道安同学竺法朗,京兆人,后居泰山,苻坚、姚兴等均加钦敬。慕容熙在位时实行胡汉分治政策。大兴土木,连年征战,滥杀无辜,宠幸奸小。据《晋书·慕容熙传》记载,晋义熙三年(407),后燕王后“苻氏死,(慕容)熙悲号踊,若丧考妣,……制百僚于宫内哭临,令沙门素服”。宠妃死,令僧人素服为苻氏诵经超度。从这一条记载中起码说明他是崇信佛教的。1976年在朝鲜大安市德兴里发现了后燕幽州刺史慕容镇墓,在墓志中有“释迦文佛弟子慕容氏镇”的字样。慕容镇乃鲜卑人,死于公元408年,终年77岁。

由于统治者的大力提倡,佛教在辽西地区广泛传播,官僚贵族和平民百姓争相信仰,佛教影响日益扩大。甚至在晋太元十五年(390年)九月,出现了民众推举沙门为“天子”的造反事件,反映了佛教在民众中的影响与号召力。

3.北燕佛教

北燕王冯跋崇佛重教,在位二十年,勤政爱民。北燕佛教在后燕的基础上得以发展,其时道化流布,高僧辈出。仅在梁《高僧传》中,就记载了7位北燕时期的高僧。有远赴印度取经的昙无竭(又名法勇);著名佛教译师鸠摩罗什的弟子昙无成和昙顺;擅长佛教雕塑艺术的释僧诠;焚身供养佛祖的昙弘;建康栖霞寺开山祖师释法度;建康灵根寺的释慧豫。其中昙无竭曾率僧猛、昙朗等25人于公元420年长途跋涉,到印度取经。成为继法显之后我国早期赴西天取经的高僧,是东北地区西天取经第一人。此外还有法度的弟子僧朗,“本辽东人,为性广学,思力该普。凡厥经律,皆能讲说,华严、三论最所命家。”僧朗曾在黄龙法度门下就学,僧朗也是东北所出的一位高僧。黄龙府位于农安县县城内,为辽金两代军事重镇和政治经济中心,是中国历史名城之一。《辽史》载:“龙州黄龙府本渤海扶余府,太祖平渤海还至此崩,有黄龙见(现),更名。”公元1126年,金兵俘掳宋朝徽、钦二帝后北上,曾将他们一度囚禁于此。南宋时抗金名将岳飞曾言:“直抵黄龙府,与诸军痛饮耳”,所言黄龙府即指此地。可知,其时吉林农安地区已有佛教,沙门义学已向东北腹地深人。

1965年,在北票发现了北燕宗室冯跋之弟——冯素弗墓。其中出土了一件山字形的金饰片,上有一佛二胁侍的形像。也表达了佛教在上层社会的影响。汤用彤先生曾说“晋末宋初,北方佛法三宝兴隆之地,当推凉、燕。其时据在幽燕者为冯氏(史称为北燕)。”可以说,三燕佛教成为北方佛法兴隆之地,是北方佛教的重要来源之一,影响深远。

4.龙城思燕佛图

龙城思燕佛图,为北魏文成文明皇后冯氏所立。据《魏书·皇后列传》载,文成皇后冯氏乃北燕王冯弘之子朗之女,入宫后被选为贵人,后为太后。文成帝死后,她临朝听政长达25年之久。冯太后笃信佛法,于孝文帝太和九年至十四年间(485-490年),为了祭奠先祖,宣弘佛法,“立思燕佛图于龙城,刊石立碑”。经过近些年来的发掘、考证,确认朝阳市内北塔下面的夯土台基即是思燕佛图基址。此塔虽经隋、唐、辽各代几次重建或维修,但思燕佛图遗迹尚部分保存,已探知夯土台基长宽近百米,高约7米,有础石、屋面、土墙等遗迹,发现泥塑佛、菩萨、罗汉、飞天等造像残件,并“万岁富贵”和莲花纹瓦当及绳纹砖、布纹瓦等建筑构件。初步认为这是一座规模宏伟的方形木结构楼阁式堂塔。

以上资料表明,在三燕时期由于皇室贵族的崇奉,佛教在这一带已是十分兴盛,形成了强大的皇权支撑系统与民众信奉土壤,这为昙无竭的西行求法奠定了基础。

二、丝绸之路上的求法高僧昙无竭

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最早提出了“丝绸之路”的概念: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314世纪,在横贯欧亚的陆路交通干线上,古代中国同西方各国经济文化交流频繁;在这条路线上,运送的物品以中国古代的丝绸为大宗,故称为“丝绸之路”。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徐苹芳撰文指出,我国境内的丝绸之路总括起来有4:一是汉唐两京(长安和洛阳)经河西走廊至西域路,这是丝绸之路的主道;二是中国北部的草原丝绸之路;三是中国四川、云南和西藏的西南丝绸之路;四是中国东南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研究表明,草原丝绸之路在4条丝绸之路中出现最早。有学者指出,在丝绸之路(主道)开通前,早已存在着一条沟通东西文化的天然大道,那就是途经欧亚草原的草原丝绸之路。徐苹芳认为,中国北部广阔的草原地带,自古以来便是游牧民族栖息牧猎之地。东起大兴安岭,西至黑海,从公元前10世纪至公元前3世纪春秋战国时代,游牧民族便在这片横贯欧亚大陆的草原上活动,中国的丝绸早在此时已通过游牧民族从东方传向西方。那么,地处辽宁省西部的朝阳,是如何和草原丝绸之路挂钩的呢?田立坤指出,从十六国时期到“安史之乱”400多年间,朝阳一直是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在,在东北地区古代民族融合、文化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是东北亚与中亚地区文化交流的桥梁。古老的朝阳,曾先后有“龙城”、“营州”、“柳城”等不同的称谓。从古至今,这里一直是连接中国东西部和贯通长城南北的交通要道。有学者称,如果从地域文化的特征角度观察,这里又是草原文明、农业文明以及森林狩猎和渔捞文明的交会点,以大凌河谷为中心的文化与文明是中国东北地区最悠久的古代文明的代表。从这个意义上说,对朝阳地区的历史与文化的认识,如果突破以往单线条的思维方式,从文化交流这个视野考察,那么朝阳就是草原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这是认识昙无竭西行求法重大意义的前置条件。 

对于昙无竭的西行事迹,记载最早的是《出三藏记集》卷十五《法勇法师传第十》:“释法勇者。胡言昙无竭。本姓李氏。幽州黄龙国人也。幼为沙弥。便修苦行持戒讽经。为师僧所敬异。常闻沙门法显、宝云诸僧躬践佛国。慨然有亡身之誓。遂以宋永初之年。招集同志沙门僧猛昙朗之徒二十有五人。共赍幡盖供养之具。发迹北土远适西方。初至河南国。仍出海西郡。进入流沙到高昌郡。经历龟兹沙勒诸国。前登葱岭雪山。栈路险恶驴驼不通。增冰峨峨绝无草木。山多障气。下有大江浚急如箭。于东西两山之胁。系索为桥。相去五里。十人一过。到彼岸已。举烟为识。后人见烟知前已度。方得更进。若久不见烟则知暴风吹索人堕江中。行葱岭三日方过。复上雪山。悬崖壁立无安足处。石壁皆有故杙孔处处相对。人各执四弋。先拔下手攀上弋。展转相代三日方过。乃到平地相待料检。同侣失十二人。进至宾国。礼拜佛钵停岁余。学胡书竟便解胡语。求得观世音受记经梵文一部。无竭同行沙门余十三人。西行到新头那提。汉言师子口河。西入月氏国。礼拜佛肉髻骨。及睹自沸木舡。后至檀特山南石留寺。生僧三百人杂三乘学。无竭便停此寺受具足戒。天竺沙门佛陀多罗。齐言佛救。彼方众僧云。其得道果。无竭请为和上。汉沙门志定为阿梨。于寺夏坐三月日。复北行至中天竺。旷绝之处常赍石蜜为粮。其同侣八人路亡。五人俱行。屡经危棘。无竭所赍观世音经。常专心系念。进涉舍卫国中。野逢山象一群。无竭称名归命。即有师子从林中出。象惊怖奔走。后渡恒河。复值野牛一群鸣吼而来。将欲害人。无竭归命如初。寻有大鹫飞来野牛惊散。遂得免。其诚心所感在险克济皆此类也。后于南天竺随舶泛海达广州。所历事迹,别有记传。其所译出《观世音受记经》,今传于京师。后不知所终。”

从以上传记中可知,昙无竭,幽州黄龙国人。幽州,古代九州之一,故址在今北京西南,今朝阳所在的辽西地区属古幽州辖境。黄龙,即龙城,就是现在的朝阳。《宋书》列传第五十七《东夷高句丽国传》载:“先是,鲜卑慕容宝治中山,为索虏所破,东走黄龙。义熙初,宝弟熙为其下冯跋所杀,跋自立为主,自号燕王,以其治黄龙城,故谓之黄龙国。”《水经注》卷十四“大辽水”条亦载:“白狼水(今大凌河)又北迳黄龙城东。”南朝宋称冯氏北燕为黄龙国,故这里所说的“黄龙”均为三燕都城龙城。昙无竭俗姓李,少小出家,生活在北燕冯跋年代。他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在公元420年,带领一支25人的取经队伍,从北燕的首都龙城(朝阳)出发,去古印度取经,成为东北西行取经的先驱者之一。

昙无竭从小仰慕求法高僧法显、宝云等人西行佛国,从古印度取回真经的事功,立下誓言,决心亲赴西天取经。于南朝宋永初元年,也就是北燕冯跋太平十二年(公元420年),招集志同道合的和尚僧猛、昙朗等25人,携带供养佛、菩萨的幡盖和法器、衣钵等物,从龙城出发,先到慕容鲜卑吐谷浑人建立的河南国(今青海湖一带),再出海西郡(今甘肃河西走廊),穿过今新疆吐鲁番东,又从高昌郡沿塔里木盆地北缘向西行,途径龟兹国(今新疆库车一带)、沙勒国(今新疆库什一带),攀登葱岭(今新疆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等山脉),度过雪山,到达宾国(今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东部一带),进入月氏国(今新疆伊犁以西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东部),来到北印度(今巴基斯坦一带),再向南往中天竺(即中印度),到达舍卫国。昙无竭在印度各地礼拜佛陀圣迹,寻访名师,学习梵文经典,取回梵文《观世音授记经》一部,然后从南天竺搭乘商船,回到广州。回国后,昙无竭翻译佛经,弘扬佛法,直至去世。生卒年月无考。昙无竭所译《观世音授记经》,现收录于《大藏经》中,为世人所传诵。他将西天取经游历与见闻写成《历国传记》,惜此书早已失传。    

昙无竭之所以能西行取经,一是他个人求法的心愿使然;二是当时政权的支持。那时,慕容皇室大力提倡佛教,那里的佛事活动空前活跃。到北燕时期,已经培养出昙无成、释昙弘、释慧豫、释法度等一批高僧。龙城朝阳逐渐成为辐辏东北、乃至东北亚地区的佛教圣地。

昙无竭的西行受法显、宝云等人为法忘身精神的激励,其实也可能受到昙猛的影响。在《释迦方志》卷二中记载:“后燕建兴末,沙门昙猛者,从大秦路入达王舍城。及返之日,从陀历道而东夏。”昙猛可能是一个被历史淹埋了的求法先驱,朝阳市文联孙超对此有详细阐述。

昙无竭的西行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成规模、有始终的成功求法之旅,并且是在皇室支持下的朝圣之举。由25人组成的取经编队,浩浩荡荡向西行进,可以说是早期求法活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其次也是最为惨烈的一次。如在翻越雪山时,12人坠崖而死。在去往中天竺的路上,又亡8人,最后5人中,只有昙无竭一人回归故国。“昙无竭,宋言法勇。集同志,释僧猛等二十五人,共游西域,二十余年,自外并化, 唯竭只还。”11

昙无竭西方取经,历时20余载,遍尝艰辛。回国后,他先把梵本《观世音授记经》译成汉文,随即又根据一路见闻,撰写了《历国传记》。关于昙无竭根据见闻所撰的书目,有多种说法。《历国传记》是梁启超的说法,最早见于中华书局三十年代出版的《佛学研究十八篇》。梁启超在文中说“(《历国传记》)今佚。隋、唐志皆未著录。”而唐代的释道世称:“《外国传》五卷(竭自述游西域事)”。竭,指昙无竭。道世法师认为,昙无竭取经归来,“自述游西域事”,创作了“《外国传》五卷”。而叙其事最早和最详的《高僧传》则未载书名。

昙无竭所译《观世音授记经》是第二译,与法护本为同本异译。而《历国传记》又佚,所以,昙无竭的影响并不是太大,但如果从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互鉴的视角来看,他的西行,连接了草原丝绸之路、从河西走廊至西域以及印度的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在文明交流史上作出了巨大贡献。对其影响,应重新作出诠释。

 

注释:

①《晋书·佛图澄传》。

②《晋书·慕容载记》。

③《鼓角横吹曲·慕容垂》。

④《释氏通鉴》。

⑤《晋书·慕容熙载记》。

⑥孙进已:《东北古史资料丛书》第二卷《幽州刺史慕容镇墓志》,辽沈书社,1989年。

⑦《高僧传·法度传》。

⑧《辽史·卷三十八·地理志二》。

⑨ 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363页。

⑩ 孙超:《后燕名僧支昙猛传略》,《朝阳史志》,2009第一期。

11 道宣:《大唐内典录》。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宗教理论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