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朝阳地区抗日义勇军,坚持抗战14载!保家卫国洒热血!

朝阳地区抗日义勇军,坚持抗战14载!保家卫国洒热血!

发布时间:2017-09-18    阅读:1448

    作者  刘勇

 

1931年9月18日,震惊中外的“九• 一八”事变后,东北人民,特别是富有革命传统的辽西、热东广大地区的爱国人士和人民群众,以满腔激情,愤然组织起来,拿起武器,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抗日爱国斗争。

抗战期间,朝阳地区的抗日义勇军运动,大体上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2年1月初,为宣传鼓动阶段。社会各阶层的爱国人士,一方面义愤填膺地声讨日军侵华暴行,一方面自发地进行组织串联,从“联庄会”到小股义勇军,进行抗日宣传鼓动。同时在北宁线上开展灵活多样的抗日活动。
    第二阶段,从1932年1月3日锦州被日军占领后,朝阳、北票、凌南已处于短兵相接的第一线。各路义勇军揭竿而起,与日伪军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第三阶段,从1933年2月以后,热河省全部被日军占领后,没有撤退到关内的各路义勇军,转入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抗战阶段。他们凭借悉知家乡地情的优势,在人民群众掩护下,转战游击,对日伪的反动统治给予沉重的打击,虽然付出了重大牺牲,但始终没有离开乡土,用鲜血换来了黎明的曙光,迎来了祖国的光复。

                                                                           保家卫国抗日  同仇敌忾杀敌

    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客观上调动了中国人民的反日积极性。1931年秋冬之时,辽西、热东已听到了日本帝国主义者践踏东北的铁蹄声。各界人们做好应战准备,有钱出钱,有枪出枪人出人。“联庄会”普遍建立起来,为抗日保家进行联防。
1932年春,国民党爱国人士朱霁青(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偕同东北军将领宋九龄来到抗日前线朝阳地区,发动民众进行武装抗战,在朝阳县羊山镇肖家店村的玉清宫庙内建立了东北国民救国军总监部。同年8月间,设立在北平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派军事部副部长彭振国,以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司令的名义,来到凌源、朝阳县等地开展抗日活动。朱、宋、彭的到来,使辽西、热东自发的抗日救亡运动,得到了支持和鼓舞。同时救国会和东北民众抗日后援会,也在精神与物质上给予援助。从而,朝阳地区的抗日义勇军活动纳入了有组织的轨道。
中国共产党为维护民族利益和国家尊严,在“九•一八”事变后,即坚决反对日本的武装侵略和将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中共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组织东北济南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以严重的打击”。    

 
朝阳地区组建起的抗日义勇军队伍主要有:
    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第十二支队。1932年6月,中共热河特别支部赵玉祺、王本初、周复苏三人到建平县朱碌科,联系“九•一八”事变后由沈阳高等师范学校回乡的学生高体乾组建抗日义勇军,因走漏消息,被热河军阀汤玉麟追捕而返回北平。8月份,高体乾找到彭振国,经联系准许成立“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第十二支队”,并任高体乾为支队长。高体乾在建平、朝阳和敖汉广大地区发展了2000多人,搭起了八个团的架子,这支队伍坚持抗战到1935年末,高体乾才按党的指示到正规部队工作。
    东北抗日义勇军西路军。“九•一八”事变后,北票市跑达沟村人、当时任区巡官的李海峰与义县人马子丹、刘公诚等人组织起一支民众抗日武装。1932年春,朱霁青到朝阳后,任命李海峰为东北国民救国军第一师师长,驻守三宝营子一带。同年9月,又被活动在吉林一带的东北抗日义勇军总司令王德林任命为西路军总司令。1933年热河省全部失陷后,李海峰部撤到丰宁县,后被改编。
    东北国民救国军第十四师。孟昭炎早年在东北军中任职。“九•一八”事变后,在天津参加了中华民族自救军,后受朱霁青派遣,举起抗日旗帜,带旧部30余人回到家乡,1932年夏在朝阳、北票及奈曼等地招募新兵,组建起1000多人的抗日武装。
    东北农民抗日拥张铁血军。这支队伍的领导人是北票栾家窑村人栾天林,“九•一八”事变后,组建起“东北农民抗日拥张铁血军”,自任司令,举薛振芳为副司令。在大凌河一带阻击日军,后转战在北镇、盘山、义县一带,队伍发展到1600余人。日军占领热河后,改称“抗日灭满救国军”,队伍发展到4000余人,在北票、朝阳、建平、奈曼等地坚持抗日到1937年。
    东北抗日义勇军第十三路军,第四十八路军。这两支队伍分别由石磐、郑桂林任司令。石磐受伤后,由建昌县大松沟人张镇任十三路军司令。建昌县人邓文风任四十八路军副司令。辽西抗战失利后,这两支队伍撤到关内,但其余部仍在热东坚持抗战。
    刘振东抗日义勇军。朝阳县七道岭小马场人刘振东,早年因被诬陷下狱,获释后投身绿林。1932年春朱霁青来朝阳,与刘振东取得联系,任命其为热东抗日义勇军团长。刘振东在日军占领朝阳后,率部转战家乡,坚持反满抗日活动,沉重打击了敌伪统治。
“平康德”反满抗日队伍。这支队伍由建昌县二道湾子大北沟人邓文山组织起来的。1934年邓文山举旗起事,自称“平康德”,拉起一支队伍坚持反满抗日,被日伪当局称为“政治匪”。
    李天德抗日义勇军。喀左县羊角沟人李天德,原在马占山部下任团长,因枪法精良,人称“打一面”。日军占领黑龙江后,李天德随队伍撤到内蒙古开鲁、天山等地,后与马占山失去了联系,到北平找救国会,寻求抗日途径。在救国会领到一笔给养费,回到家乡组织抗日义勇军,开展抗日活动,频频打击日伪军。
反满抗日仁义军。1937年冬季,李天德部为活动方便,划为几个小分队活动。其中以郭文连为首的一支发展壮大起来,自立旗帜,改称“反满    抗日仁义军”。他们在喀左、凌源、建昌山区中打游击,一直坚持到1942年,郭文连被叛徒出卖而壮烈牺牲。
    王文福抗日护乡的家族武装。他们以石明信沟为基地,固守家园,不听伪满洲国的一切政令,对来犯的日伪军给以痛击,从来没有屈服过。人们称石明信沟为“中国地”。1945年“八•一五”光复前,与冀东的八路军取得了联系,他们在抗日斗争整整坚持了14年。
携手抗击日寇  英雄战绩永恒
    “九•一八”事变到1933年日军全部侵占热河期间,朝阳地区的各路义勇军与日军作战,主要是在三条战线进行。
    第一条战线,是在日军侵占锦州前后,义勇军围绕北宁路灵活出击,阻止日军南下和西进。1931年12月,栾天林领导的抗日拥张铁血军在锦县羊圈子袭击日军南进的先头部队。翌年1月24日又攻打了石山站的日军,击毙多人,缴获步枪50多支。喀左县人李昆山领导的东北义勇军第十七路军,在北宁路两侧,配合十三路军攻打日军据点,破坏北宁路,对其南下和西进造成困难。
    第二条战线,是围绕争夺锦朝铁路(锦州至北票)进行的。日军于1932年1月初侵占锦州之后,特别是继而侵占义县之后,锦朝铁路便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焦点。锦朝铁路不仅是伸入热河省境内的唯一铁路,而且铁路终点又是通向工业重镇北票。日军对北票的煤炭早已垂涎三尺,所以进占义县是他们的战略目标之一。1932年3月21日,日军派出满载武装士兵的“第三装甲列车”从锦县出发,沿锦朝铁路越过义县车站,向前做试探性、挑衅性运行。被抗日义勇军耿继周部和孟昭炎部击退。之后不久,日军又派大特务石本权四郎乘民运列车到北票刺探情报。1932年7月17日被义勇军李海峰部在南岭车站附近将其擒获。这就是当时震惊日本朝野的“石本事件”。日军就这一事件大做文章,列为西犯热河的借口之一。
    第三条战线,是在锦西与朝阳县边界。1932年日军占领锦州之后,又向锦西县城冮屯进犯,妄图以此做桥头堡,向热河侵入。刘纯启、刘振东等人领导的朝阳、锦西民众抗日武装在冮屯附近一举歼灭了日军的古贺联队。同年6月20日,一股日军从锦西出发侵入朝阳县哈拉贵沟,又向西进到羊山,接着又南犯至二车户沟与龙潭沟交界处,此时,遭到王震、赵清泉领导的义勇军和民众抗日武装袭击,当场打死伊藤等日军23人,剩下8名日军狼狈逃窜。1932年秋,彭振国从北平来到朝阳县六家子,联合各路义勇军4000余人,于9月15日,攻打日军占领的冮屯,日军从锦州派来大批援军作战,义勇军退回朝阳县境,在锦西前线形成对峙局面,日军西犯受阻。
1933年2月,日军纠集重兵分三路进犯热河省。当时驻守在朝阳、北票一线的热军董福亭旅,因其部下叛变投敌,反戈攻击董旅及义勇军,因而全线动摇,一溃不可收拾。日军2月22日占领了北票,25日占领了朝阳,3月1日占领了凌南县城牤牛营子和喀左县城大城子,3月2日占领了建平、凌源,3月4日占领了承德,热河全部沦入敌手。原活动在朝阳地区的各路抗日义勇军大部分撤回关内,留在家乡的几支抗日义勇军,凭借山高沟险进行着顽强的敌后斗争。
    栾天林领导的“抗日灭满救国军”于1933年至1934年间,在北票黑城子一带多次惩治作恶多端的蒙奸、伪旗长、小王子沁布多尔济,攻打黑城子王府,使日伪当局不得安宁。活动在朝阳县南部山区的义勇军刘振东部,也伺机频频打击日伪军。1933年秋在羊山附近的一次战斗中,击毙日军多名。活跃在喀左、凌源、建昌广大地区的郭文连领导的抗日仁义军和李天德领导的义勇军,经常联合作战,神出鬼没地战斗在高山深谷,辗转打击日伪侵略者。1937年他们提出的口号是“天下第一军,专打日本人,反满又抗日,杀富又济贫”。郭文连的反满抗日活动,使日伪当局十分惊慌,几次发出以万元悬赏郭文连人头的通缉令,又派汉奸抄了郭文连的家,烧了房子,扒了祖坟,打死了郭文连的岳父和胞弟。还在郭文连活动较多的地区搞“集团部落”,实行“三光政策”,又调集日伪军轮番追剿,这些都没有使郭文连屈服,反而“仁义军”声威越来越大,活动范围越来越广。

                                                                              爱国救亡运动 朝阳功不可没

    抗日义勇军运动是一次伟大的民族爱国救亡运动。虽然它在日伪军的残酷镇压下,逐步趋于瓦解之势,但直到日本投降,也未能扑灭燃烧着的民族抗日之火。因此,朝阳地区的抗日义勇军有其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和应有的历史地位。
    抗日义勇军兴起的第一阶段,以机动灵活的战术在北宁路上频频打击日本侵略者,显示了中华民族的民志、民气,使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阴谋不能顺利得以进行。
    在抗日义勇军进入有组织的行动后,与日军的进犯处于相持对抗阶段之后,各路义勇军相机而袭,连续打了几个震惊中外的漂亮仗,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朝阳南部抗日军民配合锦西广大民众,在1932年初歼灭日军古贺联队的战斗,就曾使日本报刊惊呼:这是“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惨事件”。1932年7月,李海峰抓获日本特务石本权四郎事件,更使日军大伤脑筋。由于当时驻守在热河的东北军无心抗战,所以各路抗日义勇军便成了日军进一步扩大侵略的主要障碍。
    日军侵占热河全省以后,强行建立了各级伪行政机构,留在敌后的各股抗日义勇军不断灵活机动地出击,成了日伪统治者的心腹之患。日军在忙于前方的侵略战争的同时,不得不抽调大批兵力,用于维持所谓治安。《满洲帝国史》、《满洲国警察史》、《省政汇览•锦州省篇》以及《新京日日新闻》、《大同报》等敌伪书刊中,曾不止一次以忧心忡忡的心情,记述朝阳地区的所谓“匪情”。特别是,把朝阳地区的抗日义勇军领导人栾天林、刘振东等人与杨靖宇、赵尚志相提并论,足以说明朝阳地区的抗日活动对日伪统治造成的威胁程度。
在1940年至1944年间,八路军冀东抗日根据地进一步发展,冀东党组织曾先后派出多股武装进入热河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活动。这时活动在喀左、建昌、凌源地区的郭文连反满抗日“仁义军”,已得知共产党八路军在长城内外开展抗日游击的情报。于是积极行动,扩大势力,破坏日伪反动统治秩序,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抗日高潮。他们一方面和李凤春领导的抗日救国军联合,一方面派人去冀东找八路军。这一计划虽被日伪统治当局发觉,壮举未能实现,郭文连、李凤春也分别于1942年、1944年先后被捕遇难,但是却搅得日伪不得安宁,客观上支持了冀东革命根据地,日军不得不投入力量来整肃后方,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大搞“集家并村”。

     朝阳地区的抗日义勇军运动,虽然规模不算很大,但作为全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起到了配合正面战场的作用。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冀东区党组织派人到热河开辟热辽抗日游击区,工作之所以开展得较为顺利,是与朝阳地区人民坚持14年的抗日基础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