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九·一八”事变后,日军是如何全面侵占朝阳的?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是如何全面侵占朝阳的?

发布时间:2017-09-05    阅读:1097

作者  刘勇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东北极力扩张,193231日建立了伪满洲国,进而不断强化反动统治,清剿抗日力量,在南满、北满治安基本趋于稳定时,便把矛头指向热河。这是日军“恢复全满治安,巩固和确定该国基础的既定目标。”经过充分准备,终于在19333月侵占了全热河。

朝阳地处热河东部,是热河的东大门,是日军侵占热河的必经之地与重要地区,当年朝阳敌我斗争极为激烈复杂。  

 

 

日军入侵朝阳前之镜头——

蓄谋侵占热河已久  

狂轰乱炸入侵朝阳



   日军侵占热河蓄谋已久,特别是当时担任热河边境外警备的第八师团,一直千方百计地进行各种侵占热河的准备工作。



   19323月开始,日军飞机不断在朝阳、开鲁、凌南(今建昌县,下同)、凌源、宁城、赤峰等地上空侦察,通过散布传单,制造舆论,诬蔑我抗日武装,并投掷炸弹,恐吓群众。



   1932321日,日军派出满载武装士兵的“第三装甲列车”,从锦县车站出发,沿锦州至北票铁路向前做试探性挑衅运行,下午4时行至南岭车站,遭到抗日义勇军袭击,当晚返回锦县车站。



193244午时,日军一架飞机来朝阳城上空散发传单,内载日军司令部通告,通告说,通车(锦州至北票间列车)专为“农工商方便,并不是军事行动意思。凡热河境内军队和一切民众诸君好好保护铁路,为公为私合心共济”。5日午时,日军铁甲车2辆、客车一列由锦州开往北票,随车日军及旅客共60余人,日军未下站,并声称以后每日通车,而铁甲车不再随来随往。此后,锦州至北票间的民运列车开始不定期运行。411日,热河步兵第一0七旅二一四团三营由凌南调朝阳寺驻防。



   5月,日军又武装占领了朝阳寺,三营退守南岭。



   621日,日军一部从锦西侵入朝阳县境内,行至二车户沟、龙潭沟交界,遭到了王震与赵清泉领导的义勇军和当地民团的截击,伊藤等23名日军被打死,余者逃窜。当跑到曹杖子后山时又被王文福(王老凿)民众武装击毙2人,剩下6人逃回锦西。23日,日军派出一支部队直奔二车户沟企图报复,并有飞机助战,抗日军民与之激战一天,日军无奈退回。



    锦州北票间列车运行后,日军借此进行侦察活动。五、六月间,日军少尉石本权四郎两次潜入北票城。717日,石本再次来北票,乘车返回至朝阳寺以西、南岭以东破庙子处,在列车上被义勇军李海峰部抓获。日军闻讯乘铁甲车由朝阳寺驶来,与驻军发生枪战,三营退至扣北营子,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石本事件”。718日,日军飞机突临朝阳城上空绕城半小时飞去。下午1时,复来五架飞机扫射,投掷炸弹40多枚,炸死11人,伤21人,炸死马21匹,毁房10余处。

 

   819日下午4时,驻锦日军吉岗参谋通知南岭驻军三营十二连有事联络,即驾铁甲车到南岭一带。十二连连长张澄拒绝日军武装入境,日军竟置若闻闻,铁甲车五辆向南岭逼进。十二连即在山腰布防,王绍曾副官在铁道上掷红旗要求其停车,铁甲车停车后,王副官上前交涉质问日军来势为何这样猛?日军竟反问山上部队是否有意挑衅,王副官回答主要是为了防匪别无他意。正说着铁甲车就向他冲来,王见势不妙,急忙躲闪。同时日军枪炮齐发,十二连立即进行还击,并破坏了铁路,激战数小时,铁甲车掉轨两辆。日军停战相持一昼夜后,退回朝阳寺原地点。



   此后,日军企图通过多种办法,想要回石本权四郎,均未得逞。107日拂晓,日军500余人分三路包围了义勇军李海峰所在地三宝营子村,动用了飞机枪炮。李海峰率部押解石本权四郎撤退到巴图营子。日军进村,焚烧抢掠,居民死伤百人,烧毁房屋百余间。



   19331月,日军侵略热河活动越来越嚣张。116日上午,日军300余人带着两门迫击炮,并有飞机一架,自明水塘门至张飞沟,经姚家沟时,地方自卫军连长刘继周带民众前去防堵,日军首先开枪,双方互攻4小时,日军撤回绥境,日军被打死3人,伤1人。17日,1000余名日军并有飞机4架、坦克3辆,至梨树沟门盘踞。



   129日,日军50余人侵入北票下府,烧毁部分文书账目,并给贫户白面五袋、煤油二桶、日旗四面,下午离去。

27,日军四五十人潜入凌南边境侦察。9日,日机一架入凌南上空侦察。

 

东北军备战与朝阳驻军之镜头——

日军挑衅引起关注 军民武装备战抗日



日军入侵热河的挑衅行动,引起社会各界关注,许多爱国人士和民众,纷纷拿起武器,建立各种抗日组织,备战抗日。



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为大势所迫及各方面的压力,才做出备战姿态,采取一些措施,制定作战计划。以正规军为主,义勇军为辅同守热河。以鲁北、开鲁、阜新、朝阳寺为前进警戒阵地线,以开鲁、朝阳寺为主要警戒据点;以乌丹城、赤峰、建平、朝阳为主阵地线,极力构成纵深阵地带



   1933217,宋子文、张学良视察热河,同汤玉麟研究防务计划,决定成立两个集团军。张学良兼第一集团军总司令,万福麟为第四军团长。张作相任第二集团军总司令,汤玉麟为第五军团长。这两个集团军共约10万余人。作战地域线是以朝阳、凌南、凌源、平泉至承德公路为分界线。公路以南为第一集团军作战地,公路以北属第二集团军作战地。



   此时,第四军团部和王永盛二十九旅驻平泉县(八沟),其六八四团(团长刘纯积)驻三十家子。三十旅驻凌源城和叶柏寿,并在叶柏寿、朱碌科构筑工事。四十一军控制围场、赤峰间。陆军第一0七旅(董福亭部)由凌源进至朝阳、朝阳寺间。热河保安骑兵第一旅赵国增部驻建平,另有义勇军李纯华、唐聚五部在朝阳朱碌科一带协助。

 

 日军制定进军计划之镜头——

周密制定进攻计划 武力扫荡热河全境



1933128,关东军司令部司令官武藤大将对进攻热河发出训示:“周密准备,严禁轻举妄动,一旦令下,坚决完成任务”。同时下达了有关作战准备的命令,调整了部分部队的防务,特别充实了第八、十、十四师团的兵力。



29,关东军司令部制定了攻占热河计划。10日,召集有关各兵团主任参谋会,公布了这一计划。17日正式发出命令,令第六师团从打通铁路出发,经开鲁、绥东、阜新向天山、下洼、朝阳前进,然后向林西、赤峰、多伦发起进攻。同时,以较强一部从朝阳寺附近出发,由北票铁路方面经朝阳、建平向赤峰方向作战,并负责掩护北票至朝阳铺设轻便铁路施工和北票至赤峰的兵站线。令第八师团以一部迅速占领北票,掩护北票铁路修整,并指挥该方面的第六师团部队,另以一部严守山海关及九门口一带掩护主力侧背安全,以其余主力成二路纵队,分别从北票附近及绥中西北热河省境附近出发,尽快向建昌附近及其以南一线推进,并不失时机以一部确保界岭口、冷口、喜峰口等长城重要关口,掩护主力侧翼。然后,以主力占承德及古北口,扫荡全热河。令在锦州、北票、朝阳、建平、赤峰公路及朝阳、大平房、凌源、平泉公路设置两条兵站线。

   负责朝阳方向主要作战任务的第八师团,213日制定了具体作战计划。16日在锦州师团司令部向各团队长及有关部队做了传达。即师团以步兵第四旅团长铃木少将指挥的部队为先遣队,在占领北票、朝阳的同时,把主力向朝阳、锦州及绥中附近集结,准备之后的行动。以步兵第十六旅团长川原少将指挥的部队为挺进队,沿朝阳、凌源、平泉、承德公路快速推进,迅速占领承德。混成第十四旅团长服部少将指挥的部队向绥中、凌源、平泉公路方向作战。第八师团主力接续挺进队前进确保古北口、马兰关、罗文峪、喜峰口、冷口及界岭口等长城各关口,然后协助第六师团扫荡热河,步兵大佐秋川指挥的辽西警备队在以上作战期间确保山海关、九门口附近安全,掩护师团主力侧背安全,同时确保饶阳河以西师团原警备地区内的治安和交通线。



 

 日军入侵朝阳之镜头——

日寇火速入侵朝阳 进而全面攻陷热河



   日军根据拟定的作战计划积极进行部署。1933218日,日伪发表了讨热声明。当天第八师团下达命令,令先遣队于22日傍晚开始行动。19日下午2时,师团长接到报告,发现南岭隧道方向有轰炸声。日军察觉到行动已被发觉,怕铁路被破坏,经请示关东军司令部,提前在20日晚开始了行动。



   221日,第八师团先遣队中的早川支队乘火车由锦州至朝阳寺。22日在飞机、铁甲车的配合下,向南岭发动数次进攻,遭到守军董福亭旅和义勇军耿继周部的抵抗。23日,二一三团团长邵本良被日本人收买,在前线投敌,遂使北票、南岭两地失守,一O七旅主力退至朝阳、大平房一线。早川支队占领北票,铁道第一联队第二大队的装甲列车也进入该地。



   日军先遣队尾随早川支队向朝阳前迸,途中合并了早川支队,于24日傍晚会同步兵第十六旅团主力,一齐到达朝阳以东及以北地区。当夜朝阳城内守军大部分撤走,董旅又有一个营叛变,引敌深入。25日拂晓,日军进攻朝阳,未遭遇抵抗,中午进占朝阳城。第八师团主力也随到朝阳集结。因铁路运输后方补充出现问题,师团长把主力从朝阳出发日期推迟到31日。27日第八师团长西义一郎中将从锦州赶到朝阳,第二天又做了新的前进部署,令挺进队突破后,尽快向平泉前进,北路派一支队由建平直攻赤峰与第六师团配合行动。令骑兵队沿大凌河地区协助挺进队在水泉、叶柏寿附近战斗,然后,继续向凌源一带前进。31日挺进队、骑兵队和师团主力开始前进,当天占领喀左。师团主力到达叶柏寿时遭到三十旅的抵抗,日军约5000人,飞机9架、铁甲车30辆,陆空联合向三十旅阵地发起攻击,激战六、七小时,日军攻击不下,主力绕道去凌源。三十旅经战斗损失很大,军团又将二十九旅六八四团调来增援,39日到达后  同三十旅一起坚守到13日,这时三十旅后撤,六八四团突围后撤到了八里罕、甸子一带。与此同时,李纯华部也积极配合二十九旅、三十旅的作战。

 

   进攻凌源的日军先遣队于32日到达凌源东侧阵地,与绥中方向前进的混成十四旅团米山先遣队会合,一起攻击。这时东北军独立八旅、独立十六旅、独立十九旅驻防凌源,但无抗日决心,纷纷后退。2日上午,凌源失守,日军主力继续向平泉攻击。东北军撤走后,义勇军郭景珊部在牛河梁与日军混战一夜,击毙日伪军百余名,在日军飞机、铁甲车的配合进攻下,义勇军才不得不退出战斗。



在绥中方向进攻的日军混成十四旅团,227日在白石嘴边门集结,当日占凌南,28日攻击沙帽山后向凌源乘车前进,先后在庙岭、哈巴气遭到了抗日武装的阻击,32日到达凌源外围,协同第八师团挺进队攻占了凌源,又向冷口方前进,进而全面攻陷热河。

特此鸣谢:朝阳市史志办王天雨提供采访素材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