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一绝>张全宏的麦秆画

张全宏的麦秆画

发布时间:2017-07-26    阅读:1663

                                  张全宏的麦秆画

 

                                     古道西风

 

小麦是一种在世界各地广泛种植的禾本科植物,小麦的果实是人类的主食之一,而麦秸却因缺乏韧性,燃烧差且发热量低,只能用于农村和泥、制作土坯、泥抹土墙面、屋顶的筋料,或者做家畜垫草、包装填料等,其用途很有限,尤其是在北方,多数被农民扔在路边空地上,任其腐烂风干最后变成尘土。然而,有一个叫张全宏的人,却让这种不起眼儿废弃物变成了身价百倍的工艺品,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大雅之堂。

在河北河南一带,麦秸画早已有之,但是在东北的辽宁朝阳乃至辽宁省,据行内人士讲,张全宏可谓是第一人。张全宏是朝阳市北票人,1985年通过地方招干考入北票市工商局,麦秸画和他的职业无关。但张全宏从小就对工艺品有着特殊的爱好,爷爷用野麦秆制作的小动物小饰件等工艺品,别的孩子都是玩过便顺手扔掉了,他不但是爱不释手,而且还小心地保存起来,如今几十年过去,还有2件爷爷的作品被他保存下来,不时拿出来欣赏,可见他对爷爷的感情之深和对工艺品的痴迷程度。2004年,因为身体的原因提前退休,但身体闲了下来,心却是闲不下来,总想琢磨着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弥补寂寞。一次,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河南有人根据古墓葬出土的麦秸画残骸,制作出了风格独特的麦秸画,但是他的画没有颜色,显得有些单调。他就想,如果染上颜色,那麦秸画不就更加好看了吗。由此就萌生了自己制作麦秸画的念头。用他自己的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浓厚的兴趣让他克服了很多的困难,最后终于做出了满意地作品。先是选料,虽然是原料遍地都是,但并不是拿过来就能用,成熟度低的发脆发青不能用,成熟度高的质地粗糙柔韧度差,也不能用,只有成熟度合适光泽好没有经过雨淋的才是最佳的,所以,要亲自到麦地去一根一根地去选。回家小心翼翼地裁短、剖开、压平、晾干,还要仔细挑选,剔除因为不小心操作失误造成的废品,才算完成原材料的筛选,有了原材料,开始拼接又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一根最粗的麦秸剖开还不到1厘米宽,要做大的花瓣或者人物身躯,需要许多块拼接在一起,拼接还要做得天衣无缝,为此,张全宏费了很大的功夫,夜以继日在显微镜下一点点琢磨一点点实践,平心静气聚精会神,一次次失败一次次从头再来,终于获得了成功。拼接好的麦秸杆片其实也还算是原材料,离作画还有一段过程,张全宏不敢贸然下手,而且先去书店买来素描入门勾图速成等书籍,闭门钻研起来。然后,买了一堆葫芦,开始在葫芦上烙画,遇上识货的,也卖几个钱,余下的都送了亲戚朋友。一年后,他以超乎常人的速度,掌握了作画的基本要领,才敢开始动手做画。最初的作品是粗糙的,但家人和朋友没有笑话他,而是鼓励他继续做下去,并且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出好的作品来。等作品做得有些模样的时候,又一道难题出现了,那就是染色。开始张全宏实用的是粉性染料,发现染上去遮盖了麦秸的本来面目,就又改用水性颜料,但水洗染料出现了更大的问题:麦秸里含一种蜡质元素,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蜡质的元素,才使麦秆有了光泽,显得柔和细腻。而偏偏是这种蜡质元素,让各种颜料染上去都显得斑驳陆离深浅不一。又一道难以迈过去的坎,让张全宏不得不再次停顿下来转身,寻求解决办法。一次,苦闷之中去大凌河边散心,看见有人在踢毽子,毽子上的羽毛五颜六色,让张全宏心里一动,羽毛和麦秸应该有相似之处,既然羽毛可以染色均匀,麦秸应该也可以啊。就赶紧去找一个学化工的同学请教,同学很为他的执着感动,就专门为他配制了化学制剂,让他掺入颜料里试试,一试效果果然不错,但是这种化学制剂有一种很难闻的刺鼻气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挥发掉。不过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张全宏就顶着刺鼻的药水味开始给麦秸片染色、剪裁、作画。也许是上帝看他太辛苦了,有意帮他。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张全宏遇到了一位农村的老太太,说起染色的不容易,老太太为之感动,竟然毫不保留地把一个祖传的秘方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说是祖辈就靠这秘方为人染布,从来不掉色。两味普普通通的中药,熬好兑入颜料里,然后涂在麦秸片上,犹如渗进去一般,擦不掉洗不掉风吹日晒雨淋都没有问题,这让张全宏更加信心十足了。但是他觉得五颜六色之外还应该有一种颜色更能显示出麦秸画的魅力,那就是烙色,为此,他又开始尝试着在麦秸上烙画,麦秸皮烙画不比其他的木板烙画和葫芦上烙画,轻了没有颜色,重了烙糊了前功尽弃。手、眼、意念的配合要相当的协调,稍有一点差池整个作品就要作废。长时间的探索和实践,他使用烙铁的技术也习练得炉火纯青,一烙铁可以烙出深浅不一的几种颜色,花的蕊树的纹狗的毛鱼的鳞都表现得惟妙惟肖,几乎可以达到乱真的程度。拓宽了作画内容的领域,增加了作画技术的种类,也提高了画的品味,越来越受到各类人群的喜爱。

2年后,他的画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了,但是,张全宏并不满足于这点小小的成功,他开始向更高的目标迈进。他觉得,任何一种艺术,都要吸收和借鉴其他艺术的优点,才能达到尽善尽美。他开始尝试研究烙画、剪纸、版画等相关艺术的创作方法及特点,力求把这些艺术的一些独到的手法借鉴过来,丰富自己的作品。于是,卖画的一点积蓄,他没有用到生活上,而且用在了外出学习上,几年来走南闯北去过不少的地方,不为游山玩水,为的是寻师访友,提升自己的艺术素质,靠自身素质的提高来提高自己作品的层次。现在,他做到了。他的一幅画最高可以卖到3600元人民币,最远卖到了海南,还有人陆续慕名而来找他定做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制作的麦秸画,张全宏当然是来者不拒,艺高人胆大,只要客户有要求,他基本都能满足。如今,他的画的制作工艺也从简单逐步走向复杂,采、选、煮、漂、染、刮、拼、烫、裁、贴等20几道工序让原本普通的麦秸变得五颜六色,拼出的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花朵鲜艳欲滴杏花如雨梨花似云、风景远山含翠近水流金,在朝阳画界独树一帜。也曾被《新华网》做过专题报道。

现在,张全宏已经在朝阳南塔的双塔区文化旅游市场有了一个70余平方米的创作室,也有多幅作品被朝阳市民俗博物馆和非遗博物馆收藏,还经常被邀请参加一些展览和社会活动。他本人也因为独特的艺术专长被推选为双塔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