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从南塔子街看南塔

从南塔子街看南塔

发布时间:2017-07-13    阅读:951

作者   魏德广

 

 现在慕容街的南段,早先叫南塔子街。

      解放初,在正对着南塔的北面,是朝阳皮毛厂,这里有一个大的错拐,于是道路就成了兀楼把形。朝阳街道的格局变化不大,再往前推十年二十年,也是老太太替袜底板——老样子。

 

                                                               (30年代老照片上的南塔

 

      这张三十年代的南塔老照片,应该是从这个错拐处拍摄的,相机正对着南塔的正北面。

      所以这张照片应该是从南塔子街看南塔。时间应该是朝阳还没有沦陷。因为南塔西面从下往上数的第三层还没有垮塌。南塔西面倒数的第三层垮塌发生在三十年代初。 

      前些日子,我把这篇文章传到网上,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张照片是从现在朝阳博物馆方向——从原来的朝阳县某厂拍照的。 

      我为这件事情又一次来到南塔下,如果说从博物馆方向拍摄,应该拍到南塔正面的拱券门洞。而照片上却是一个假拱券门,这张照片无疑是从北面拍摄的。

      从南塔北面的砖洞比对老照片与新照片,也是一致的。

 

                         (这是从慕容街拍摄的南塔,与30年代老照片拍摄角度大致相同

 

                                                          (从南塔南面拍摄的照片有拱券门洞)

 

      南塔下一直是一个热闹的去处,有一些旅店、大车店就在南塔附近。为什么旅店要开在这里?这里是从康德门(后来叫新华门)进城的第一站,歇脚方便。

       这条街的东面,有一片日伪时期建筑的舍宅,再往东就是佑顺寺,佑顺寺里西边有朝阳最早的戏园子。佑顺寺西边有两个较大的饭店。靠着南塔是有名的九州饭店。这里是一个热闹的地界。

       初夏季节临街的买卖都支起了白布凉棚,这是一种用细脚手杆支起十字木杆,木杆撑开大白布伞的四角,然后将脚手杆子栽在地上挖的二尺多深的桩子坑,再用几块石头、砖头一挤就牢帮了。看街上的人影,应该是晌午头子,太阳光正明晃晃地直射下来。

        靠东边的凉棚下,一位汉子正叉着腰,也许刚刚忙活了一阵,喘一口气。边上的拴马桩一位戴篾担头(一种用高粱篾编的草帽 )的农夫正坐在长板凳上,摆着挑筐卖东西。再往里的两个凉棚都斜支着,靠着一个高大的大马架子,这正是卖肉的肉杠,卖肉的将一扇扇猪肉用肉钩子挂在肉杠上,一个肉杠要挂三四片肉,地方小了也使把不开。

       照片的中间骑着毛驴迎面走来的,是一位梳着疙瘩鬏穿一身青衣的小脚妇道人,俗话说要想俏,一身皂,指的是穿黑色衣服会让人看上去很端庄,很高雅,但现实生活中,一身上下完全穿黑色衣服的时候很少,多多少少总要有一些其它颜色的搭配。这时候妇道人正扭头朝东看。后边掌鞭的是穿着夹袄敞着怀的汉子。一位斯文的人身着长衫戴草帽,左手拎包果子之类的东西正往回走,没准刚刚从果香铺——福香村买了一包绿豆糕。他的前面有一个人正大步小量地穿过去。往南塔方向,缕缕行行还有许多行人。 

      路西打着巴牛子的北墙根下放着几个挑筐,凉棚下有人正猫腰在摆弄青菜。一些菜叶洒落的地上。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吆喝声、嘈杂声、蝈蝈叫声、塔燕的呢喃声正裹着香油馃子的油烟子四散开来……